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八十章 藏鼠又纳狐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皇族有着的不仅是特权,还有他们身份的尊贵。

    皇族是尊贵的,尊贵的他们可以犯罪被抓,却不能在抓捕过程当中被杀,不像那些个犯罪的修士,稍有抵抗就往死里整。

    这还是皇族犯了罪的前提,且抓捕他们的还是六扇门的捕快和镇抚司的锦衣卫之类,陆苏安算什么?初到无仙国的修士,没资格也没权利抓捕皇族。

    何况陆苏安这不是抓,是拿枪威胁雾忻棠这个皇族。

    “风紧扯呼?”

    有吃火锅的客人有了风紧扯呼的想法,有人不屑一顾。

    “扯?扯个屁扯!皇族本就是畸形的存在,受些教训是应该,而且教训那个皇族的人是谁,是陆苏安陆前辈啊!他老人家可不是普通人,就算杀了那个皇族,玄甲军没有大批出动之前,官府那边也是无能为力的。”

    “我来补充!再说这里是海边,真把陆前辈惹急了,大不了杀人跑路,有什么大不了的?”

    无仙国与修真世界格格不入,与修真世界的那些凡人国度也是完全迥异。

    无仙国是有皇帝,是有朝廷,就体制上讲与修真世界的凡人国度万分相似,可是无仙国却没有那些凡人国度的上下尊卑之别,更没有严苛的等级制度。

    简而言之,无仙国讲求一个人人平等。

    有着“人人平等”的讲求,身在无仙国,只要是守法公民,是不会卑躬屈膝的当人奴仆的。

    而像锦衣卫,守法公民是不怕的,甚至若非忌惮他们的歼星弩外加他们事后会有赔偿,锦衣卫抓人的时候随便毁坏公物私物的行为就能让他们被人民群众讨伐。

    然而皇族就不同了,皇族有着特权,身份又比别人尊贵……

    很多人就看不惯皇族,也不是没有人针对皇族,无仙国的历史上也有过无数次的叛军诛杀皇族的事件的发生,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皇族这么一种特别的存在一直保留了下来。

    “你们说,会不会因为镇国神器的缘故?”

    “镇国神器?哼!那种无头哇凉的东西,你也信?我看啊!那就是皇族拿来把持君主之位不放的由头!”

    “我觉得也是,因为真有劳什子的镇国神器,为什么不开出来帮着打死那头妖鲲?”

    无仙国的人民群众以前也对皇族有诸多的不满,可那也只是不满而已,还达不到敌视的程度。

    现今不同,玉面神将承禹之战死,十几员家将赴死,无仙国朝廷一方却没有派人支援,支援的人竟然只有寥寥数人,大部分还都是普通民众,其中的陆苏安更是初来乍到之人。

    是!借着承禹之的大戏,无仙国的朝廷一方和官府一方是肃清了诸多的虫子和狗贼,因之得了极大的胜利,然则如此胜利是换不回战死的承禹之他们的。

    换句话说,无仙国的朝廷一方但凡将承禹之他们的安危当做一回事,多派点高手相助,或者干脆动用传说中的镇国神器,承禹之他们就不会战死。

    因为如斯种种,好些崇拜承禹之的人就有对无仙国的朝廷滋生了浓烈的怨气,而似掌控镇国神器的君主,当中不乏有人对之起了敌视。

    殚精竭虑的君主都有此待遇,仗着是君主的血亲胡作非为的皇族们,遭受敌视是太正常不过。

    有人敌视,就有人巴不得死一撮的皇族。

    雾忻棠压力甚大,是死亡的压力,也是周遭吃火锅的群众的各种不待见带来的精神压力。

    “错了!错了!今天的行动又做错了!”

    应该私下找陆苏安,且应该在性命有所保障的前提之下找陆苏安。

    现下被动了,也危险了,陆苏安的手哪怕仅是抖一下,雾忻棠觉着自己的小命就会没了。

    “老爹,使不得!”

    有人来了,是慕容王氏,当然也有拉着她逛街的游妮旎。

    慕容小文也在,手里头还提着不少的购物袋。

    慕容王氏是听闻雾忻棠带着一众武装到了牙齿的随从来了符火老火锅,猜测雾忻棠是来找陆苏安的麻烦,就急忙的赶来了。

    还好来得及时。

    慕容王氏可不担心陆苏安,准确的说,她不担心雾忻棠和他的随从就能伤了陆苏安,而是担心他惹怒了陆苏安,而后被陆苏安随手弄死。

    在慕容王氏的眼里,陆苏安是绝对做得出弄死雾忻棠这么一个皇族的事情的,因为陆苏安初来无仙国就刀斩顾白之这个锦衣卫,明显是不把无仙国的规矩放在眼里的人。

    “老爹,这人教训一顿就行了,别杀了,杀了麻烦。”

    及时的赶到,慕容王氏也及时的劝说。

    陆苏安听她的劝,收了弑神枪,不等雾忻棠恐惧过后的发怒,声音冰冷得胜若寒风的说道:“老张猫馆的事情,你最好给我处理漂亮一些,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摘了你的项上人头。”

    雾忻棠哪还敢发怒?“我会回来的”的话语都不敢留,灰溜溜的溜了。

    他的随从倒是有人壮着胆子的想要丢下几句狠话,结果狠话刚出口,就被人用斩舰刀拍飞出去,是游妮旎拔刀了。

    游妮旎即便不是丰裕镇的原著居民,可也是丰裕镇的户口,丰裕镇就算得上是她的第二故乡。

    雾忻棠他们来丰裕镇胡搞瞎搞,游妮旎哪有可能给他们好脸色看?

    “滚!”游妮旎斩舰刀相指,冰冷的道:“滚出丰裕镇,丰裕镇是我罩着!”

    皇族是有特权,玄甲军难道就没有特权?皇族的特权源自血脉,玄甲军的特权源自斩舰刀,在动刀子的时候高下立判。

    再有就是,游妮旎在承禹之的大戏之中立功可大了,却是黄瓜大叔不愿暴露身份,就将成功送回近四百个孩童的功劳全部安在了游妮旎的头上。

    况且庞虎也不敢忘恩,公开表示是游妮旎给了他当战地记者的机会。

    也就是说,游妮旎一入虎贲营就有了不低的地位,惹了风头正盛的她就与惹了虎贲营没有什么两样。

    雾忻棠的随从便彻底的老实了,再不敢多言,护着灰溜溜的主子,灰溜溜的离去。

    陆苏安的目光没有落在他们的身上,落在游妮旎的身上。

    “你这是在为我转移火力?”

    拿着弑神枪威胁雾忻棠的是陆苏安,但是那样的威胁相信少有人会信,毕竟雾忻棠是真正的皇族,把他杀了就是把皇族得罪了,故而陆苏安的虚假威胁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游妮旎的“滚”字威胁可就不同了,首先是她的玄甲军的身份令她有威胁的资格,其次是她的功劳令她即便杀死雾忻棠也不至于赔上性命,最后人家是丰裕镇的人,有权利驱赶雾忻棠这种搞事的皇族。

    游妮旎就凭着这些将大众的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也就将皇族的火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这样的举动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一种善意,陆苏安不会拒绝别人的善意,就有旧事重提。

    “游……”陆苏安不知道游妮旎的名字,却有想起那天的新闻内容,“油腻腻,拜我为师吧,我教你和,还有雷神……”

    游妮旎淡漠打断,拒绝说道:“不用。”

    陆苏安向慕容王氏使眼色,示意她帮忙劝劝。

    慕容王氏无奈的摇头,说出原因:“小泥人儿有师父的。”

    没办法了,人家有师父,总不能叫人家甩了师父转投他门吧?如果人家的师父是五海游,那倒可以叫她转投,可人家显然不是五海游的门下弟子。

    陆苏安惋惜一叹,不说收徒拜师一事,转而招呼慕容王氏她们三个一起吃火锅。

    棉滚滚更直接,直接夹起一颗煮耙的鱼丸喂向慕容小文。

    “要不我们也直接一些?”

    丰裕镇卧虎藏龙,也藏鼠纳狐。

    陆苏安的威胁和游妮旎的威胁,有落入鼠狐之辈的眼中。

    他们不是好人,怀揣着各种目的前来丰裕镇。

    “怎么直接?”

    “杀了他们。”

    “你是说,嫁祸?”

    杀了雾忻棠他们,嫁祸给陆苏安和游妮旎。

    “不成的,现在的丰裕镇藏着的高手太多,我们贸贸然的杀人,别说嫁祸了,恐怕老底都会被查出来。”

    “总不能白白的浪费这次机会吧?”

    “浪费肯定不能浪费,……不如我们反嫁祸?”

    就是反过来的嫁祸雾忻棠。

    “这事可行?”

    “以无仙国上下对皇族的怨气,这事可行!”

    因为对皇族有怨气乃至敌视,嫁祸雾忻棠的行为,即使中间有些破绽漏洞,想必也会有人故意的遮掩隐瞒。

    雾忻棠非常的不安,他的不安来自陆苏安的敢出弑神枪,也来自游妮旎的敢拔斩舰刀。

    “放在以前,他们不敢这样的。”

    放在现在,陆苏安和游妮旎已经这样了。

    雾忻棠的不安的源头还有一个,即是能有两个敢想皇族出枪拔刀的人,就能有第三个、第四个……

    “还有火锅店里的人的幸灾乐祸,甚至期望陆苏安的下杀手。”

    雾忻棠有他的智慧,由此意识到有不妙的事情正在发生。

    “弄个不好又会出叛军,专门刺杀皇族的叛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