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七十四章 该我出手了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光能长枪绝非样子货,它所在位置的空间都有被它烧得扭曲,之所以烧不着五海游的手,是在于它本就是五海游的东西。

    仙侠世界是有不少反噬其主的法宝,却绝对不包括五海游的光能长枪。

    五海游拿此长枪舞了一个枪花,舞得空气之中充斥焦糊的味道,轻蔑的看着骁勇,轻蔑的道:“宝镜门的掌门,可有胆子接我三招?”

    五海游还是想要陆苏安让他三招,他还是为了赢而不顾“公平”二字。

    陆苏安脑袋有点昏,眼睛有点花,是《魔龙伏仙录》的文字和图案导致了他的这般模样。

    这还是他借着长生宝鉴做过《魔龙伏仙录》的解码之事,若是他没有之前的解码经历,此时的他怕是会陷入昏迷。

    “好霸道的枪法,好霸道的枪术,好霸道的枪技!”

    陆苏安惊叹着《魔龙伏仙录》各方各面的霸道,五海游臭不要脸的强说陆苏安是默认了接他三招的提议,拔地而起,长枪朝下,隔空一刺。

    “神光劫!”

    不是劫,是仿照天劫的攻击。

    是从天而降,降下的非是雷劫,是光,呈现圆柱形状的光。

    五海游出手突然,已是偷袭行径。

    陆苏安头昏眼花,反应不及,被光柱轰中。

    引下的光柱似若以高能光束为杀敌毁城的天基武器的攻击,有着不低的杀伤力,陆苏安所站地方的地面被轰得塌陷,边缘的泥土也就遭受波及,都有转至火红且玻璃化的迹象……

    “不好!陆大爷有危险!”

    “好狠的五海游,偷袭都用大招,你个老王八蛋,你死定了!”

    有人急,有人骂,五海游选择无视,再次出招。

    五海游身形下坠,于此下坠途中,光能长枪被他当成大刀使用,双手握着枪杆,高高扬起,重重劈下。

    光能长枪高扬之时有团光球凝聚在枪头位置,随着五海游的劈下,光球砸向了陆苏安?

    没那么简单!

    “玄光斩!”

    光球离枪化成了月牙光刃,割破空间,撕裂地面,斩进的光柱。

    “轰!”

    有巨响起,是的光刃斩中陆苏安,再不得寸进,因为月牙光刃的两端刃尖还在外边,也停在外边。

    光柱没被斩灭,吃瓜群众和围观人们看不见光柱里边的情景,可是光刃的不得寸进,证明陆苏安还能防御。

    还能防御就还活着,而有活着就该能够反击,只是防御是什么意思?

    “我凑凑凑!陆爷爷,你真接他三招啊!”

    “他不是真接我三招,是他没招可用。”五海游大笑狂笑,“他个蠢货被《魔龙伏仙录》扰了心神,乱了灵台,出不了招,只能挨打。”

    虽有大笑,五海游的心情却不怎么好。

    的斩击削铁断钢,对上歼星弩射出的陨星箭也能以一换一,竟被陆苏安的防御防住了,还是不得寸进的那种防住。

    “是拿了弑神枪当盾牌?”

    五海游转头朝着游妮旎冷哼了一声,责怪她不该带弑神枪来。

    游妮旎冷冷的瞪回去,弑神枪是能当盾牌使,可那是盾牌吗?

    弑神枪当然不是盾牌,是枪就是枪,陆苏安能拿它挡了月牙光刃,却无法拿它挡另外的好些攻击。

    五海游目光转回,便决定用那样的攻击。

    “宝镜门的掌门,别怪我下手太狠,实在是我不想神镜门的传承断在我的手上。”

    五海游身上有光亮起,亮起的光吸收了周遭的光线,刹那之后,仿若夜幕降临场间,大上午的亮堂转至阴暗晦暗。

    “这是……”

    “莫非……”

    “五海游,你别太过分!”

    很多人激动了,是愤怒的激动。

    五海游动杀招了,动了杀招的他是场间唯二明亮耀眼的,另一个是的光柱。

    “五海游,你偷袭也就罢了,有意相激的令老陆头接你三招也没甚,可你现在这招要是使出去,那就不是要脸不要脸了,你这是要人性命!你这是以武斗的方式搞谋杀!”

    “老五,你敢用招,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因为你过分得太离谱!”

    有人不说,直接架起简易电磁炮表达对五海游的过分举动的不满。

    余叨是离开了的,然则这边的动静又把他吸引了回来。

    余叨自然是认识五海游的,甚至曾经差点被五海游骗入神镜门,但论情深情浅,先认识的五海游与他的情谊关系是比后认识的陆苏安与他的情谊关系浅薄的。

    有此差别,五海游真若做出伤害陆苏安的事情,余叨架起的简易电磁炮必然对其发动轰击。

    旁人于李谨言而言无情深情浅的区别,哪怕是陆苏安,李谨言也只当他为师,仅此而已。

    陆苏安的死活,李谨言就不会在意,也就能理智的看事,就小声的对余叨说道:“二柱,你忘了师尊的那身重甲了?”

    鲲王模式的那身重甲,那身能硬接电磁炮而不毁不坏的重甲。

    余叨想起,瞅了瞅光柱那边,撇了撇嘴,散去架起的电磁炮。

    实际上见识过陆苏安的那身重甲的人不少,毕竟陆苏安穿着它和余叨破坏那处公园的时候是有引得路人驻足的。

    场间也有那样的人,他们就知会身旁的人,渐渐平息了人群的愤怒激动。

    游妮旎是想教训和收拾陆苏安,却没有想过杀死他,把他杀死了,已然认同了他的慕容王氏必定与她绝交。

    上次的事件,即便是场戏,可也因为最初瞒着慕容王氏的关系,导致了慕容王氏与她的关系再不如以前。

    若是在以前,游妮旎与慕容王氏说谁谁谁的接近是没安好心,慕容王氏是想都不想就会把那谁谁谁一顿收拾的,哪像现在,游妮旎都和慕容王氏说了八百遍,换来的也不过是慕容王氏的一句“小泥人儿,你想多了。”。

    因而陆苏安可以受伤,却不能死,因而游妮旎也说道:“五叔,这是武斗,又非厮杀,你收些功力,莫要意气用事。”

    五海游也没料到自己刚起招式就遭到了如斯多的阻挠,同时也没料到才来不到十天的陆苏安已有如此好的人缘。

    “明明是我先来的……”五海游很是伤心,“而且连侄女都不相信我……”

    五海游只想获胜,又没想过杀死陆苏安。

    “罢罢罢罢!”五海游目视光柱,大声说道:“宝镜门的掌门,我的杀招来了,放心,我只用三成功力,我要攻你左腿,你可防好了!”

    周遭的光线都汇集到了五海游的身上,在旁看去,五海游简直就像一颗小太阳。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这颗小太阳缩小了,是光线向着他手中的光能长枪汇去,于是光能长枪成了一颗胖乎乎的枪形太阳。

    五海游松开了握住枪杆的手,枪形太阳悬浮而起,仿佛一柄特别的飞剑。

    它当然不是飞剑,它是杀招。

    五海游印诀掐出,大招渐成,是枪形太阳的缩小,是光芒的内敛,是黑暗的全面降临,是光柱那边的光亮都被掩去。

    “破晓一枪!”

    五海游一声厉喝,一点光亮起,此点光亮去。

    不及眨眼,不到刹那,一枪破晓碎黑暗,陆苏安正是“黑暗”。

    “卑鄙!”

    “无耻!”

    “老王八蛋,你好奸诈!”

    “老王八,你简直卑鄙无耻,奸诈狡猾!”

    骂声此起彼伏,都是在骂五海游,着实是他说了攻击陆苏安的左腿,却对准的陆苏安的右肩。

    五海游不怕被骂,他要的是获胜,要的是赢得彩头,其他人的意见,除了游妮旎的意见必须听些,均不会放在心上。

    只要陆苏安不死,右肩受创,乃至被毁掉,游妮旎也不会有意见。

    “所以,”五海游大笑说道:“余叨,还有那什么狗蛋的,你们两个是我的了!”

    五海游抬步就走向余叨和李谨言,因为这场武斗他已经赢了。

    游妮旎嘴角不着痕迹的翘了翘,抬步欲走,因为她要去找人来为陆苏安治伤。

    吃瓜群众已经有人走了,是跑得飞快的走法,他们是要去找慕容王氏这位丰裕镇首屈一指的名医来抢救陆苏安。

    围观群众有人正在上前,是要向前保住陆苏安的性命和稳住他的伤势。

    “叮~~!”

    脆脆的轻轻的声响突起,大部分人没有听到,少部分听到的人脸色微变,五海游也有听到,脸色大变。

    “你挡住了我的?”五海游在问陆苏安,陆苏安回答他:“我挡住了,也该你接我的招了。”

    五海游浑身迸发光芒,冷声一笑:“你还是彻底挡住再说!”

    “说”字出,光芒出,是疯狂涌向身处光柱的枪形太阳。

    不仅是他身上的光芒,还有光柱的光芒,还有月牙光刃的光芒,它们纷纷汇去,疯狂涌去,是为暴涨枪形太阳的威力威能。

    场间又有变黑,敢情场间的光线也有涌向汇去!

    “叮叮叮叮……”

    脆响未断,轻响未止,暴涨威能威力的枪形太阳依旧被挡住。

    “好个宝镜门的掌门人!”

    四成,五成,六成……五海游全力以赴,十成功力全数用上。

    陆苏安不再挡,他出招。

    “苍龙出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