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十七章 为了一己私欲?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生物的进化从来不是一蹴而就,除非世界观的不同。

    地球那边的生物进化是自然选择和生物变异之类的各种因素长时间的作用的结果,这边是仙侠世界,一个排成一列的排排吞,成了最大赢家的九号超级巨鲲就得了进化,还是超级进化!

    首先是体型,本就超级巨大的它,体长暴增到了原来的三倍。

    其次是外形,之前的它就一个字——大,除了大,还是大,现在的它除了大还变得狰狞了,原先的薄薄石甲变成个泛着金属光泽的狰狞铠甲。

    最后是灵智,它眼中透着一股子的灵动之光,不再是之前的蠢笨傻乎的模样,换句话说,它一个进化就从灵兽变升为了精怪。

    “首领,不妙啊!这大家伙我们打不过的……”

    “打?为什么要打?打什么打?我都说了很多次了,我们是来看风景的!”

    那群汹汹气势一落再落的家伙还在,只是已经没有了再待下去的心思和胆子。

    吞噬进化是鲲属一族的天赋能力,当然不是每头鲲种都有那样的能力,得返祖获得传承才能觉醒相应的能力。

    一头有着那样的能力的超级超级巨鲲是极为危险的,因为它的吞噬进化也可以对其他物种使用,比如说四象海兽。

    四象海兽与四象瑞兽没有半点关系,它们一族牛首狼嘴、鳍足毛身,是为似牛非牛似狼非狼、似鱼非鱼似兽非兽的四不像。

    它们其实是来找陆苏安和祝莫忧算账的,主要是陆苏安和祝莫忧为了能够不战脱身外加祸水东引,拿了它们的某个族人当吸引追杀他们的几百头石鲲的火力目标。

    “首领,我们真就撤了?”

    “撤!为什么不撤?再不撤,等着被吞吗?”

    于是那群四象海兽就偷偷的撤退……

    “撤退什么撤退?都给我定着!谁敢动,我就弄死他!”

    那群四象海兽的首领自己就一动不敢动,毕竟它们刚有撤退的动作那头超级超级巨鲲就转过头来,用着灵动的眼睛望向了它们。

    其他四象海兽不傻,很感动首领的提醒,不敢动一分一毫。

    “动,为什么不动?”有声音传来,是从超级巨山那边传来的,有人从那边来了。

    海兽首领看过去,看清来人的模样,呼吸猛的一滞,张口吐出人言:“海……海皇大人!”

    海皇并非海洋之皇,但也是海洋之皇,这里头没有矛盾,因为海皇并非指的单独的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存在,海皇是指的某一个曾经称霸海洋的种族。

    这个“曾经”距今有些久,却也没有久到活了更久的海兽首领忘却的地步。

    “海……海皇大人,您怎么这身打扮?”海兽首领还记得当年的往事,忍不住的问道:“海皇一族当年是被无仙国的开国国君覆灭的,可您这身服饰……”

    服饰是没有问题的,六扇门的人在外当然得穿六扇门的制服,有问题的是那头超级超级巨鲲,它是得了进化,也是有了自我意识,然则来自驭兽宝印的驾驭,它违抗不了。

    因而它即便想吞了四象海兽再次进化也无法依着自己的意志做出相应的举动,它就不情不愿的反身游向超级巨山,它要进到超级巨山的内部,去到核心秘境帮着骧真子杀人。

    有人就帮着骧真子杀人,是承禹之的家将,他们可没有承禹之那样的努力修炼,短短时间就突破到了五气之境,再者他们也没有时间努力,按他们的话说,他们都去努力修炼了,谁来为努力修炼的承禹之护法?

    玉面神将承禹之在修真世界有多遭人恨,身为修真世界的一员的乘渊宗上上下下是非常清楚的,承禹之的家将的护法做法,他们也就能够理解,而后他们的理解就令承禹之的家将全部都还是凡人。

    承禹之的家将其实都是他以前当玉面神将的时候的亲兵,换句话说那都是玄甲军中的精锐。

    一众都还是凡人的玄甲军精锐,又是一众持有斩舰刀的玄甲军精锐……他们帮着骧真子杀人那就真是想杀谁就能杀谁,难有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断江老祖肯定不是他们一合之间就能斩杀了的,不过断江老祖顾不上抽身对付他们。

    外边九头超级巨鲲的排排相吞,断江老祖通过留下的主仆契约感知得清楚,以她对石鲲的了解,也能猜出骧真子对它们做了什么,她就愤怒到了极点。

    “骧真子,你抢我灵宠!”

    断江老祖怒而出手,这个时候的出手带着些疯狂的意味,就没有留手的意思,就没有顾及倾山老祖。

    倾山老祖慌忙一个躲开,不解问道:“什么灵宠?他的驭兽手段差了你好几节,怎么能把你的灵宠抢了?”

    断江老祖疯狂的攻击,听不进话,也懒得答话。

    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相信少有人能不因之动怒,倾山老祖为了不被愤怒得几乎失去理智的断江老祖攻击,果断的撤离这边的战圈,跑去收拾那些作乱的凶兽石鲲。

    就是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倾山老祖的攻击很有牛刀杀鸡的意思,以致每每收拾一头凶兽石鲲就每每有余威伤及无辜。

    是无差别的伤及无辜,即不管其人是骧真子一方亦或者断江老祖一方,都有遭到余威波及。

    承禹之的一众家将或许是反应迅速,也或许是应对灵敏,每次都能成功躲过。

    “好个玄甲军!”倾山老祖冷哼一声,舍了作乱的凶兽石鲲,转而杀向承禹之的家将。

    那些家将不愧是玄甲军的精锐,面对倾山老祖是毫无惧色,急弹斩舰刀的刀刃,彼此拉开距离,刀意相连,戮神刀阵再在这处秘境启动一个。

    倾山老祖深陷这座刀阵,与他一起陷入其中的乘渊宗内门弟子有好几个,就连凶兽石鲲都有一头,

    这样还不够,远远不够!随就有了戮神刀阵的范围的扩大。

    自然了,承禹之的家将就那么一众,即便他们全是玄甲军的精锐,随着戮神刀阵的范围的扩大,该刀阵的威力不可避免的在随之减弱。

    不过被拉进该刀阵的人或石鲲是越来越多,死在刀阵之中的人或石鲲也就越来越多。

    “你……是你叛变了!你倾山才是叛徒!”

    在岛上这座戮神刀阵之中杀人的人是倾山老祖,与他的无差别的伤及无辜一样,在此刀阵当中他是无差别的杀人和杀石鲲。

    要是见到倾山老祖这个时候的无差别的做法还不能想通事情的真相的话,乘渊宗就是蠢货当道了。

    倾山老祖在无差别的杀人,承禹之也在无差别的杀人。

    稍有不同的是,倾山老祖这边的戮神刀阵起到的只是一个遮掩作用,承禹之那边的戮神刀阵是帮着他杀人。

    承禹之那边的戮神刀阵是王慕容布置的,也是他主持的。

    “这刀阵硬是要得!”

    陆苏安得了王慕容的允许,能看见阵法之中的情况,能看出戮神刀阵的厉害。

    其实更厉害的是王慕容,一个蛊人居然走的还是玄武双修的路子!

    陆苏安见猎心喜,问道:“大胖小子,有没有兴趣拜个师?”

    不等王慕容回答,化为了人形的祝莫忧赶忙说道:“老蒜,别打扰小王师傅,戮神刀阵控制起来很伤心神的。”

    戮神刀阵是多人的阵法,王慕容是一人起阵,自是损耗心神。

    “再说小王师傅准备的秘银髓液又不是纯粹的秘银髓液,是混入了诛仙玄铁的秘银髓液,由它起的阵法操控起来本就更为艰难。”

    说来也是神奇,身为蛊人又走的玄武双修的路子的王慕容依然还是理论上的凡人一枚,也是有此身份,以某种秘法混入了诛仙玄铁的秘银髓液才能被他拿来布置戮神刀阵。

    祝莫忧对此一事是见到了才搞清楚,也是因之猜到了陆苏安的修为境界。

    “老蒜,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没有入一气之境?”

    陆苏安的雷神模式是以无仙国的毒电激发,还是手持斩舰刀的情况,祝莫忧也就是没有参照,这有了王慕容的参照,得出答案并不难。

    就是不入一气之境却有着陆苏安那等战力……好吧!戮神刀阵里头的承禹之以前不也是个不入一气就强大得不行的凡人吗?再有一个新发现的王慕容,祝莫忧忽然有些忧伤。

    “早知道不入一气就能这么强,当年我修炼个什么劲儿啊!成天玩多好~~。”

    忧伤的人就想喝酒,祝莫忧就拿出了糖酿。

    陆苏安要让他喝酒的心情都没有,直接一语甩出去:“买蛋糕的,你当年不修炼,能化成人形吗?不能化成人形,你也就一只逗比逗比的二哈,还喝酒~?吔屎啦你!”

    祝莫忧没有生气,他倒觉得陆苏安有在生气。

    “老蒜,承禹之再怎么不对,也是为了无仙国,你就别和他置气了。”

    打着为了无仙国的招牌就可以为所欲为?陆苏安讥笑两声,讥讽说道:“再说,他当真是为了无仙国?我看他是为了一己私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