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十五章 秘银髓液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法宝法术和阵法禁制其实都是能被归属在万物里头的,就能被溟海所容。

    这种“所容”最为直接的表现就是法宝法术和阵法禁制的威力不会被溟海的海水削减,原本是什么样就是那个样。

    天地灵气也是万物之一,溟海当然是有所容的,不过因为溟海本身会消耗天地灵气的缘故,溟海海水之中的天地灵气异常的稀薄。

    修士的法宝法术有不少是能借天地灵气增持威力的,阵法禁制更是少了天地灵气的辅助就难以运转运行,陆苏安有意将承禹之逼入溟海正是基于如此缘由。

    承禹之很强,凭着一把宝刀就能在围攻之中保持自己的不败不伤。

    攻向他的法术法宝被他以刀斩之斩破,就是斩破!

    法术这类存在被他斩破还好说,施展法术的人只要还有法力就能继续施展法术攻击,法宝这玩意就不同了,一个被斩破,修复起来那可是费时费力的。

    乘渊宗的人是有的是法宝,但是承禹之一斩一个一斩一个,他们有再多也禁不起斩。

    “起阵吧!”

    到底心疼法宝,哪怕殒岭老祖都有心疼。

    殒岭老祖准备启用阵法,也不是那种阵盘式阵法,是和戮神刀阵相似的阵法,实际上殒岭老祖准备启用的沉渊大阵本就是仿照戮神刀阵创出来的。

    陆苏安也是有攻击承禹之的,用的是剑锷再次恢复了灿灿金色的破字小剑。

    破字小剑速度极快,而且陆苏安有偷师高手丙,将他的小贼飞剑的攻击方式稍作改良的用在了破字小剑身上,让它的攻击显得恶毒刁钻。

    这样的好处是破字小剑不仅没有出现被承禹之一刀斩中的情况,还在一次攻击之中差点伤到承禹之的大腿内侧。

    老掉牙的承禹之都别样的帅,现在随着修为提升而暴增寿命而年轻了不少的承禹之更是帅得一塌糊涂。

    相貌平平的陆苏安绝对不是出于嫉妒才朝着承禹之的大腿内侧出剑,是意外是巧合,是……好吧!反正是没有成功的一剑~~。

    可惜非常可惜,就差一点点,就差那么一点点便能叫承禹之知晓“大内高手”的真意。

    殒岭老祖何尝不觉得惋惜可惜?因为承禹之只要中了陆苏安的绝命一剑,以陆苏安的邪恶邪狂,承禹之多半会因之丢命。

    殒岭老祖可不认为破字小剑是普通飞剑,着实剑刃锈迹斑斑还能拥有那样恐怖的速度的飞剑他是从来没有见到过,所谓的斑斑锈迹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什么恶毒邪恶的诅咒。

    “倾山之所以在他面前表现得那样的唯唯诺诺,只怕就是见识了剑上诅咒的威力,被生生吓到了。”

    殒岭老祖也并非没有将陆苏安一伙此来是为刻意引发乘渊宗的内斗方面想,同样是聪明人的他甚至有想过陆苏安他们乃是无仙国之人。

    可是转念之间,殒岭老祖就又否决了那样的想法。

    无仙国是个对修士一点也不友好的国度,对邪修凶妖什么的,那更是以敌人视之。

    陆苏安是邪修,祝莫忧是凶妖,就连看上去胖胖可爱的王慕容也是蛊人一个,这样的他们在无仙国待都待不下去,遑论成为无仙国之人?遑论为了无仙国而冒险前来挑起乘渊宗的内斗?

    倒是为了除杀承禹之这么一点,殒岭老祖没有分毫的怀疑,着实一直驮着陆苏安的祝莫忧整个就呈现怒火滔天的狂怒状态,陆苏安那里,看似没有愤怒的外露,可是从他用上绝命一剑的招数即能知晓他对承禹之的愤恨。

    这就对了!玉面神将承禹之在修真世界犯下了那么多的杀孽,若是没有几个人跑来找他报仇就显得奇怪了。

    乘渊宗的高层之所以同意骧真子参与推动的无仙国的大清洗计划,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让参与其中的宗门宗派等等势力获得好处,进而暂时放下与承禹之之间的仇恨。

    在骧真子与无仙国的勾结已成事实,在承禹之的叛国和投靠确为做戏的情况,那样一个大清洗的计划可谓是将乘渊宗推进了深渊沼泽,这个时候有着陆苏安他们的到来反而是好事一桩,至少事后可以借他们之口令修真世界的人们知道乘渊宗是无辜的,乃是受了叛徒的蒙蔽。

    再者说了,陆苏安一伙与承禹之之间有着仇恨才好,正好还能利用利用。

    于是准备起阵的殒岭老祖知会了陆苏安一声,期望他能带人入阵击杀承禹之。

    这个请求有些过分了,因为一旦入阵,入阵者的性命就把持在了主持阵法的人手里头,当然了,入阵者如果足够强大,主持阵法的人也没有把持的资格的,毕竟人家几下就把阵法破了,阵法就无法将之伤到乃至杀死。

    入阵是肯定要入阵的,陆苏安巴不得入阵,不过不是他入阵,是殒岭老祖等人入阵。

    陆苏安就把镇兽阵盘丢了出来,指着它问道:“尔等现在准备动用的阵法与这块阵盘所布大阵相比如何?”

    殒岭老祖表情微微尴尬:“差了不少……”

    没有办法不差,镇兽阵盘所布出的镇兽大阵与其说是大阵,不如说是威压的变相运用,自然是借助镇兽阵盘运用那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的威压。

    镇兽阵盘也确确实实是块巨大的骨头,正是那头石鲲的骨头,还是它的额骨的一部分。

    地球上的百兽之王老虎的额头上有着一个“王”字,石鲲的额骨虽然没有那样的东西,可是其后额骨却是它们这个族群的每个个体全身最硬的一块骨头。

    这样的一块骨头使得它们的撞击变得非常的可怕,也是有着这样的关系,如此一块骨头也就成了它们的威严的承载之处。

    拿如斯一块来自额骨的骨头炼制的阵盘,又是运用的那头石鲲的威压,镇兽大阵层次之高,威力之大,哪里是小小仿制创造的沉渊大阵可以比拟的?

    也就是镇兽大阵的限制太多,不然单单凭着镇兽大阵,乘渊宗就能以另一种姿态名扬修真世界。

    陆苏安讥讽的哼了哼,说道:“本尊就知道尔等的阵法不行!”

    殒岭老祖的阵法不行,陆苏安的阵法就行了?陆苏安是半点阵法知识都不懂,但他能不懂装懂。

    “尔等到阵盘上布置阵法吧!”陆苏安摆出几分宗师高人的风范,“待尔等布置好了阵法,本尊借来大鱼的威压和怨气助长威能。”

    殒岭老祖双目猛的一亮:“怨气也能借来?”

    那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的威压只是威压,即便能够借来运用,针对对象的限制还是太大。

    怨气就不同了,那玩意凶险无比,真若能够借用,镇兽大阵说不准就能升级成为镇杀大阵。

    陆苏安俯瞰一问:“你想学?”

    殒岭老祖恭敬抱拳:“请尊上指教!”

    镇杀大阵于乘渊宗有着太过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在这次事件带来的惨重损失过后,如若有着一个镇杀大阵的压阵,乘渊宗就有底气面对中了无仙国的引蛇出洞之计的虫子背后的宗门宗派等等势力的责问和威胁。

    陆苏安不怕殒岭老祖不起恭敬,就怕他存有戒备,淡淡一笑,淡淡说道:“这就要看看你的阵法造诣是高是低了。”

    殒岭老祖此刻是早就不记得戒备不戒备的了,陆苏安的话语有着看他的表现再做决定的意思,他听出来了,就必须要有个出彩的表现。

    为此,跟着他一起把承禹之逼入溟海的乘渊宗高手,还有藏于溟海却不得不跳出来出手的人,都被他分给了一面小小刀旗。

    该刀旗有着传音之能,拿着它的人能通过他听到殒岭老祖的密语传音,殒岭老祖凭之指挥,三五下就令他们攻手之间有了完美的协同,承禹之也是在这样的协同攻击之下第一次的受伤了。

    殒岭老祖却瞧得出来,刀意已臻化境的承禹之不可能被区区一个协同攻击击杀,且就算能够将之击杀,为了有所表现,也得由阵法来实现。

    承禹之就再受逼迫,这一次是被一点一点的逼迫来靠近镇兽阵盘。

    一直都以拳头轰击承禹之的王慕容退到了一旁,祝莫忧不情不愿的驮着陆苏安退至王慕容身旁,陆苏安朝着王慕容点了点了,做了一个看似是命令的示意。

    王慕容摆出恭敬的样子抱拳领命,也“按照”陆苏安的“要求”着手布置。

    王慕容是蛊人,家学又是蛊虫一道,由他着手的布置也就与蛊虫有关。

    一群圆鼓鼓的蛊虫,形象上的像极吹涨了的刺豚鱼,就是它们的圆鼓鼓并非它们吸气吹涨,是喝东西喝多了的原因。

    喝多了就要吐,它们是用的喷,是飞到镇兽阵盘上喷毒液似的有序狂喷,它们喷出的当然不是毒液,也不会是酒水,是宛若水银的液体。

    殒岭老祖微有惊色:“秘银髓液?还……还这么多?!”

    是有点多,几乎有把镇兽阵盘朝上的一面完全覆盖,可是那是有着“一钱一万上品灵石”的秘银髓液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