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十四章 聪明人的做法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世间从来不缺聪明人,乘渊宗也是有聪明人的。

    骧真子是必然有问题,他的背叛也有着有问题的相似问题。

    背叛是需要代价的,骧真子本就是乘渊宗的一宗之主,无仙国想要他背叛,必定是能给出他渴求的东西,但是他想要的是无仙国本身,无仙国一方是断然不可能给他的。

    为了借无仙国的力量剪除三大老祖?开什么玩笑!

    乘渊宗的三大老祖代表着乘渊宗的三个派系,剪除他们三个,他们三个的派系成员得一同剪除,就算不剪除干净,当中的高手也得除掉,否则骧真子依旧坐不稳乘渊宗的宗主之位。

    问题就在这里!因为将三大老祖一个剪除再将那些高手一个剪除,乘渊宗能剩下以前一半的实力就不错了,这还是不算上剪除过程当中出现的折损。

    乘渊宗是受人欢迎的,主要是乘渊宗通过挖冢盗墓得来的宝物受人欢迎,乘渊宗也是遭人觊觎的,着实是乘渊宗拿出去卖掉的宝物都是挑选过后剩下的。

    如果乘渊宗的整体实力骤减一半以上,相信有的是修士甚至修真门派跑来围攻和瓜分乘渊宗。

    倚仗石鲲补齐?乘渊宗炼制出来的石鲲百头有九十头都是炮灰,剩下的十头也有七八头也就内门弟子的级别,单靠那百分之二三的执事长老级别来做补充,炼制个上万头的石鲲都不见得能够补齐折损的实力。

    有人就意识到骧真子怕是被人冤枉了,骧真子的出手以及逼迫承禹之和某些长老的出手,说白了不过是骧真子无奈自保,而若骧真子的背叛是被人冤枉,承禹之的叛国和投靠乃是做戏的说法就有待商榷了。

    聪明人能在第一时间做出自认为聪明的决定,于是想到这些的人第一时间的脱离战圈,其中就有不少往岛外的海里钻的人。

    海是溟海,有着容纳万物之能,藏几个人是轻而易举,结果……承禹之被逼入了溟海。

    “……”

    聪明人之所以是聪明人在于他们聪明的智慧,他们的个人战力不见得多高,眼力却非常之高。

    这个“眼力”可不仅仅是观察能力的眼力,还有见风使舵的眼力。

    是!承禹之的叛国和投靠乃是做戏的说法有待商榷,相对的,陆苏安这个一心要置承禹之于死地的邪修极有可能没安好心,说不定人家就是想要借着今日的种种削弱乘渊宗,但是偷溜藏在溟海之中的聪明人没打算帮助承禹之。

    承禹之是被人围攻啊!陆苏安一伙加上殒岭老祖一伙,这个时候跑去帮助承禹之与找死有什么区别?当然了,他们要是继续藏着不动弹,待承禹之一个被击杀,相信怒火攻心的殒岭老祖不会放过他们。

    因而心头骂娘的聪明人们摆出“我埋伏你好久了”的神情,一个二个的跳出来,对着承禹之就是一阵法宝法术的猛烈攻击。

    他们这个时候有点后悔,后悔明明都溜了溜了,为什么就不一鼓作气的溜远点,比如直接溜出这处核心秘境。

    不过后悔归后悔,即便给他们重新选择的额机会,他们也不会一个脑热的溜出核心秘境。

    倾山老祖出去没有多久就仿佛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唯唯诺诺,再无昔日的威严,这太不正常了。

    不正常代表着有问题,就他们这些脑袋是绝对聪明,战力比不过倾山老祖百分之一的聪明人去了有问题的外边,只怕连变得唯唯诺诺的资格都没有,直接就被抹去了性命。

    其实也有人偷偷逃出了核心秘境的,不出意外,他们还真就被抹去了性命。

    慕容凤姑得了王慕容的蛊虫留音,大致猜到了王慕容他们的计划,为了不搞得他们的计划失败,她哪怕恨不得冲进核心秘境与乘渊宗的那些仇人同归于尽,也不敢有闯入动作。

    她是患了老年痴呆般的病症,是有时候忘这忘那,可是先前在镇兽大阵里边的经历给她的印象太深,令她绝难忘却。

    既然不会忘却,她就不敢冲动行事,免得再次将宝贝儿子陷入生死危机当中。

    慕容凤姑就按照王慕容的要求守在核心秘境的入口处,保证任何出来的人回不去,也保证任何想进去的人进不去。

    余叨和李谨言也在这里帮忙,庞虎还在幽秘境那边采访受害人,顾白之与黄瓜大叔凑到了一起,待在幽秘境的某个角落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李谨言是真有问题,患有脸盲症是一个,数字数不过六是另外一个。

    别看余叨是个病娇娇的少年,实际年龄已满十八岁,按照无仙国的法律规定,他已经是成年人了,但是再是成年人也不可能是李谨言的那个二柱弟弟。

    六年之后又六年,六年之后又六年,一个计算,嗯~~,十八年没错!

    可老天啊!李谨言的弟弟是六岁的时候失踪的,六加十八都二十四了好不~~?!况且李谨言的“六年之后又六年”是有好几个重复的……

    李谨言哪管那么许多?脸盲的认错人再有余叨的确实十八岁,就认定余叨是李谨记李二柱。

    “二柱,等把乘渊宗灭了,跟我回家吧。”李谨言似若染上了慕容凤姑的老年痴呆,又一次的说出这句话,而后多了另外的话语。

    “爹娘死得早,你是记不得了,可是到底是我们的爹娘,我们应该回去祭拜他们,而且我跟你说,当年二柱你偷看洗澡的阿芳长着长着就长得老漂亮了,等我们回去了,狗蛋哥我就帮你张罗着把阿芳娶回家。”

    余叨狠狠的挠了挠早就被他挠得乱糟糟的头发,苦着脸的说道:“哥,你是我哥!我有名有姓,余叨,无仙国封仙城城南区丰裕镇人氏,我家在那里,我娘的坟也在那里,还有我那个疯了的老爹也在那里,所以你是真的认错人了!”

    李谨言摇头不信:“二柱,这不怪你,当年你太小,被人卖到了那里就真以为自己是那里的人,不过你的养父既然还健在,我有必要跟着去去趟无仙国,还有你的养母的坟前,我也应该去上几柱香,因为如果没有他们养育你,以你当年病怏怏的样子,活不到现在,虽然现在的你也病怏怏的……”

    说到这里,李谨言就有些生气:“你老师也是,明明那么强的一个人,都不知道多逮些灵兽多找些灵物给你补身,哼!等下见到他,看你狗蛋哥怎么说他!”

    余叨清楚陆苏安很强,但具体有多强他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的,他就很好奇,至于没拿灵兽灵物给他补身的事,每天一条的罕见鱼种的鱼不就是吗?

    李谨言倒也不清楚陆苏安究竟有多强,含糊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内门之地变成这副惨样,是你老师斩了海秘境一刀。”

    海秘境的秘境壁垒的破口,李谨言是跑去瞧过的,一看便知与毁掉镇兽大阵的招数是一样的,镇兽大阵是被陆苏安毁掉的,斩出那道破口的人自然是陆苏安。

    “那样的刀技,你老师教你了没?”李谨言是为了余叨好,“如果还没有教,事后就去求你老师教,二柱你学会了,不说能有多么多么的强,至少没人再敢抓走你。”

    刀技吗?余叨记得刀技是叫,是宝镜门的绝学绝技,陆苏安是求着他学他都不肯学的。

    余叨也不可能反过来的求着陆苏安教,因为没有必要。

    “什么叫没有必要?”李谨言抬手就想抽余叨的脑门一巴掌,手都抬起了却又舍不得抽下去,就改抽自己的大腿,“你知不知道那一招刀技与你的雷什么体简直不要太契合,你不学就亏死了!”

    李谨言“偷偷”从破开的镇兽大阵逃离的时候,有回头去看镇兽阵盘上的狂暴雷池,海秘境的秘境壁垒的雷电残留也骗不过他的眼睛,在他看来就是雷电属性的刀技,机缘巧合觉醒了雷神之体余叨就该将其学下。

    “狂暴雷池?”余叨惊愕了一番,想不通为何会与狂暴雷池扯上关系,随即依旧摇头:“不学!就是不学!”

    李谨言很想逼着余叨去学,难处在于余叨是自己不想学,他总不能跑去逼着陆苏安教,他可不是陆苏安的对手。

    “要不……”为了被当成了二柱弟弟的余叨,李谨言也是豁出去了,“二柱,你老师还收徒不?”

    李谨言决定拜陆苏安为师,以从他的手里学走再来逼着余叨学习。

    陆苏安巴不得有人拜他为师,就是乘渊宗的人除外。

    溟海是好地方,容纳万物包括尸骸。

    岛外的浅水处就有好多的尸骸,有些尸骸的面容都还清晰可辨。

    “一帮丧尽天良的东西,今天不灭了你们,我就不叫陆苏安!”

    陆苏安胸中翻腾着熊熊怒火,祝莫忧与他一样,甚至还要严重一些,他的一对哈眼转至了通红,是充斥怒气、燃烧怒火的通红。

    祝莫忧非常非常的愤怒,因为那些尸骸全是炼制失败的石鲲的尸骸,同时也是能够看到原材料的种族的尸骸,其中不乏人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