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十三章 大戏开演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有着恶臭之海的海秘境的的确确是石鲲的胃,同理的,被乘渊宗取名“幽秘境”和“化秘境”也是石鲲的胃,甚至乘渊宗剩下的两个秘境本质上也都是石鲲的胃。

    超级巨山的内部空间有着如此五个胃,超级巨山实际上是什么东西已经好猜了——一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的尸骸!

    鲲种一属有四个普通的胃和一个特别的胃,普通的胃是用来储存食物和消化食物的,特别的胃即为第五胃,内有溟海,是天然形成的储物宝物。

    乘渊宗的核心秘境就是那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尸骸的第五胃,身处其中,修士本事再高也与外界有了感知上的彻底断绝,除非该修士炼化了第五胃。

    石鲲尸骸超级超级的巨大,那个第五胃也不小,其内的溟海都能容纳一座直径超过一百里的大岛了,它想小也小不了。

    如此一个第五胃,乘渊宗的修士是没有哪一个能够将之炼化的,骧真子这个乘渊宗的宗主也不成。

    但是骧真子有驭兽宝印啊!

    驭兽宝印是和超级巨山一起被挖掘出来的,两者之间是有着紧密的联系的,根据驭兽宝印的这一任主人骧真子的分析,尸骸化成了超级巨山的那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有被某个强大存在用驭兽宝印盖上了驭兽之印。

    驭兽之印不会随着驭兽宝印的主人的死而消散,却会随着被盖上驭兽之印的灵兽的死而溃散,可是反是也有例外不是?那头超级超级巨大的石鲲身上的驭兽之印就没有完全的溃散,由其尸骸所化的超级巨山就驭兽之印的残留印记,也是借着它,身为驭兽宝印的这一任的主人,骧真子才能无视第五胃的隔绝驾驭外边的九头超级巨鲲。

    骧真子是个聪明人,知晓凡事留个后手,就向所有人隐瞒了有关驭兽之印的残留印记的事,因而不认为有人能够暗中所做的这么一件事情。

    另一件事,骧真子是想要隐瞒也隐瞒不了,是借助驭兽宝印之威,驱使核心秘境之中被他早早盖上了驭兽之印的凶兽石鲲和凶妖石鲲的事情。

    正因为隐瞒不了,骧真子在没有与断江老祖他们撕破脸之前不想驱使它们,免得暴露他的早就图谋不轨。

    其实那都是为了架空三大老祖的权力而偷偷做的准备……

    偷偷做了准备的人何止一个骧真子?断江老祖也有去做,巧得不能再巧的是断江老祖的偷偷准备是做在外边的九头超级巨鲲的身上。

    九头超级巨鲲不同于量产类型的凶兽石鲲乃至凶妖石鲲,是断江老祖好不容易才炼制出来的,当然不可能刚炼制出来就那样的巨大,它们刚被炼制出来的时候也就十来丈的体长,被断江老祖费心费力的喂养才长成了现如今的巨大模样。

    断江老祖也是有私心的,她没有那么伟大,倾尽了心血炼制出的九头超级巨鲲可不是单单拿来拉山的,她的最终目的是利用它们制造出修真世界最强灵宠。

    为此,断江老祖无论是在炼制之时还是在喂养之时都有暗中添加私货,因此早已与它们之间构建主仆契约的关系,因此它们的遭人强行操控,她隔着第五胃也能察觉。

    断江老祖如何不懂这是骧真子的手笔?嘎嘎一笑,尖着声音的说道:“骧真子,你个叛徒暴露了!”

    已经暴露了的叛徒,不需要与之多做废话,直接打死就是。

    断江老祖就出手了,出手攻击骧真子之余,她有知会殒岭老祖等人:“骧真子正在暗助拉山九鲲挣脱禁制锁链!”

    这是实锤了!骧真子是再无辩解的可能。

    骧真子也没再辩解,温养丹田的驭兽宝印猛然飞出,悬于半空,光芒大盛。

    驭兽宝印的大盛光芒之下,混于人海的凶妖石鲲,远离人海的凶手石鲲,十头有五头身上显出驭兽之印,但凡这类石鲲,即便抗拒非常也不得不受骧真子驾驭,纷纷用着各自最快的速度冲向骧真子这边救驾。

    凶妖石鲲还好说,再高不过几层楼高,又是多用的飞的方式,他们的冲向就制造不出太过吓人的慌乱。

    凶兽石鲲就不同了,能进到核心秘境的它们体长最少八十丈,某些远在岛外海中的凶兽石鲲,体长已然超过一百五十丈,它们的冲来救驾又是故意不用飞的方式,那可就很有一个弹尾拍鳍便是山摇地动的意思。

    倒霉的人喝凉水都塞牙,倒霉的乘渊宗的内门弟子就有死在凶妖石鲲和凶兽石鲲的救驾途中。

    殒岭老祖是目眦尽裂:“骧真子!你给我住手!”

    住手?已经出手了是住不了手的,骧真子就非但没有住手,反而逼人出手。

    “承长老你的天劫呢?还不快快引下!”

    这可不是逼承禹之出手,是逼迫殒岭老祖等人朝着承禹之出手。

    “诸位长老,你们真当我死了你们能好过?”

    这倒是逼迫某些长老出手了,是那些一直归属在骧真子一系的长老们。

    殒岭老祖等人一听“天劫”二字,如遭棒喝。

    “天劫!我们不能让天劫降下!”

    “杀了他!必须第一时间杀了他!”

    “天……天劫啊!好恐怖的东西~~,要不还是溜了的好?”

    有人决定溜了,可像殒岭老祖在内的一些人是立马杀向了承禹之,在骧真子的背叛暴露无遗的当下,承禹之的叛国和投靠是肯定一定有问题,那他就一定肯定会引下天劫。

    天劫何止是恐怖?简直是可怕!真若落下,溜是溜不脱的,除了硬抗身亡,再无其他选择。

    殒岭老祖他们就不可能给了承禹之引下天劫的机会,就必须第一时间将其击杀。

    有人比他们还快,是倾山老祖,是陆苏安和祝莫忧。

    倾山老祖是似若炮弹一般的撞向承禹之,承禹之在这个时候才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目光扫过紧随其后的被祝莫忧驮着的陆苏安,轻叹一声,拔刀相迎。

    刀并非斩舰刀,却也是把品级不低的宝刀,承禹之手持持刀自有一股刀道宗师的风范,刀相迎而未斩即令倾山老祖面色凝重。

    倾山老祖有心暂避其峰,然而大戏刚刚开演他若就来罢演,陆苏安和王慕容绝对不会放过他。

    没有办法,倾山老祖印诀一掐,头顶显出的两朵仙道之花娇艳绽放,似若相引的引来不知何处的山峦投影,与身形重合,凝做宛若实质的山体。

    “开山路!”

    倾山老祖一声暴喝,山体拦腰分开,刹那一分为二。

    山分了,山也碎裂,倾山老祖的身形重新显现,脸上多了一分惨白。

    倾山老祖动用了大招,承禹之直面他的大招。

    就在山体一分为二的那一刻,一股平行地面的撕裂之力骤临承禹之的身上,也做拦腰的誓要将他分成两截。

    承禹之周身环绕五条彩练,头顶模糊的虚影闪烁不定,不躲不闪,硬接倾山老祖的大招。

    没使法术,用的武技,承禹之的硬接是人刀合一,化刀硬撼。

    刀韧刀固,刀意冲天!

    区区撕扯之力遇上冲天刀意,不堪一击,真正的不堪一击,一个照面就被绞得粉碎。

    “好强!”倾山老祖惊叹,也冷声:“留你不得!”

    承禹之这还没有步入聚顶阶段便能靠着人刀合一破了倾山老祖的大招,真若他晋升了一花之境,以他的刀道宗师的风范,倾山老祖哪还是他的对手?

    再说这也不是对手不对手的事,陆苏安看上了承禹之身下的灵脉高塔,倾山老祖方才被他几番示意,如若不把承禹之逼到别处,等下以承禹之为中心的战斗必定毁了灵脉高塔,届时倾山老祖生死两难。

    不然本该竖着的一分为二的,也不会被倾山老祖强行的改为拦腰的一分为二。

    实际上也是有此强行更改,是为倾山老祖的大招的才会有威力上的减弱,才会被承禹之的人刀合一一个照面击破。

    承禹之不知晓这些,却主动的离开了灵脉高塔,因为有人自下而上的一拳轰来。

    是王慕容,他的拳头可不是刀意技能绞碎的。

    几乎是承禹之的脚面与灵脉高塔一个分开,灵脉高塔嗖的一下就不见了,陆苏安在祝莫忧的帮助之下将它收进了乾坤袋。

    殒岭老祖他们没有人觉得陆苏安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或者说陆苏安的做法才是最为正确的做法。

    承禹之的修炼速度是很快,但也正是他太快,根基必然不稳、功力必然不足的他如果没有灵脉高塔这类灵力充盈的宝物辅助,休想突破朝元阶段与聚顶阶段的境界壁垒。

    陆苏安再给他们一个提醒:“别在这边围攻他,逼他下溟海,那里的天地灵气更稀薄!”

    于是承禹之不管愿不愿意,已被围攻的他被一点一点的逼退,一退再退的,很快就退到了岛外。

    与此同时,同样也被骧真子逼迫出手的那些长老出手了,已被打上了叛徒标记的他们没得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