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十二章 有大问题的问题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倾山老祖飞剑传音的完整内容的大概意思是,倾山老祖打不过那个邪修因而命令骧真子通知断江老祖和殒岭老祖出去帮忙。

    断续且混有杂音的版本没提邪修,就可以理解成玄甲军的高手太强因而倾山老祖才求助。

    完整版的飞剑传音,骧真子还能辩解一二,断续版的,骧真子是百口莫辩。

    “不对!我还可以辩!”骧真子爬起身,指着之前被他命令却不遵命令的那几个长老,辩解说道:“我是命令了他们出去帮忙的,是他们不听命令,我才去找的倾山老祖,而且当时狗蛋来报的时候说的可不是玄甲军,说的是狗妖和邪修……”

    骧真子又往陆苏安和驮着他的祝莫忧一指,阴沉着脸的说道:“就是他们!他们才是入侵内门之地的人!没有玄甲军,根本就没有玄甲军!一切都是他们弄的阴谋!”

    阴谋肯定是阴谋,被他指了的那几个长老也有此认为,不过是他骧真子的阴谋,他们站出来揭发他的阴谋。

    “三位老祖,还有这位尊上,骧真子之前时候是命令了我们,可他却非命令我们出去帮忙,是命令我们出去查看,仅仅只是查看,说白了,他想把我们推出去送死!”

    “没错!没有错!因为前来禀报的是狗蛋那个傻子,那个傻子那么傻,改个名字都不会,被骧真子的得力手下云不惜几个忽悠,还不什么都当真了?而且骧真子你个贱人连个傻子都不放过,你说!狗蛋呢?你杀他灭口了对不对?!!”

    春秋笔法,那几个本就不属骧真子一系的长老还是会的,揭发骧真子的阴谋之时是绝口不提狗尾巴花的狗妖和狗妖的主子,高手甲乙丙丁的搬着镇兽阵盘的背叛,在他们看来是高手狗蛋受云不惜的忽悠所致的假事。

    骧真子何许人也?无仙国的内部混乱的推手之一,当即就懂那几个长老有意的春秋笔法以及背后的落井下石。

    “你们好狠!”骧真子真有陷入百口莫辩的危险,为了解除危险,他再指祝莫忧,极力辩解:“他的仙道之花是狗尾巴花,这是证据,他进了这处秘境是没有展示过仙道之花的,可他破坏内门之地的时候头上顶着的就是狗尾巴花!”

    这算证据吗?真还算一丢丢的证据。

    世间的仙道之花的种类千千万,想要胡猜瞎猜的猜中可不容易,但是即便祝莫忧的仙道之花当真就是狗尾巴花,也只能证明骧真子有眼线在外边,仅此而已。

    云不惜不就是骧真子的眼线?况且祝莫忧的仙道之花又不是狗尾巴花……

    “狗……狗尾巴草~~?”

    还不如狗尾巴花呢!狗尾巴花好歹是花名“红蓼”的花卉,狗尾巴草是个什么玩意?真资格的路边野草。

    陆苏安心头一震,狗尾巴花和狗尾巴草并非一种东西?他还以为是一种来着!学到了学到了。

    骧真子是哑口无言,可他不能不言。

    骧真子努力的诉说道:“其实倾山老祖遇到了玄甲军和玄甲军的高手也不奇怪,承长老叛出无仙国,以他玉面神将的身份,再以他离开无仙国时的行为,必定遭到无仙国的追杀,入侵我们内门之地的玄甲军应当就是来杀他的。”

    理了理思绪,骧真子又接着说道:“还有诸位莫非忘了云不惜带回来的录像?那个叫摄像机的东西记录下来的那可是真正的屠杀!承长老做了那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还和无仙国有着勾连?而主使此事的我又怎么可能与无仙国勾结?”

    思绪逐步清晰,骧真子又能流利的辩解:“诸位也别忘了,无仙国内部的大清洗也是我和其他几大门派搞出来的,具体情况,诸位当时是借着石鲲的音波传音知晓了个清楚的,试问无仙国真若与我有所勾结,有我参与搞出来的大清洗还能进行下去?”

    有理!很有道理!

    倾山老祖只问一句:“你截留我的飞剑传音是何道理?你还试图将之毁掉又是何道理?”

    骧真子是想倾山老祖死!但他不敢说。

    他不说,陆苏安替他说道:“你想除掉他,因为他是你们乘渊宗最强之人,将他一除,你与承禹之的天劫计划才能顺利的实施,否则待天劫将至之时,他仗着身碎也能重聚的能力强杀了引下天劫的承禹之,将至的天劫就再也降临不了了。”

    “还有,本尊可听说无仙国有种叫电影的东西,那里头连破碎虚空征战星宇的故事都演得出来,摆弄一个所谓的屠杀还不是小菜一碟?”陆苏安讥讽一声,再道:“至于大清洗,呵呵!你真当我不知道有个成语叫‘引蛇出洞’吗?无仙国之所以配合你故意引着一众门派搞出的大清洗,只怕是为了引出各门各派藏在无仙国的人。”

    骧真子的脸色不变,笑道:“尊上所说,在下何尝没有考虑过?可是几万丰裕镇的镇民是真的死了的,尸体就摆在丰裕镇的海边,这是做不了假的,再者三百御林军的覆没,三千玄甲军的身亡,玄甲军的总帅谢佑方的被裹挟着的叛国,这些也都是做不了假的。”

    陆苏安邪意冲天,狂笑几声,狂笑之中用着看傻子的眼神看了一眼承禹之,收敛笑意,转看断江老祖他们,朝他们说道:“你们的叛徒宗主说的什么死掉的人都是死在阵法之中的吧?阵法,阵法啊!尔等蠢货还没有想到真相吗?”

    阵法一起,外边看过去阵法所处的位置要么是浓烟一团,要么是浓雾一堆,虽说也有其他的外观,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阵法之中的一切,阵法之外的人是看不见的。

    当然也有人能够看得见,比如布置阵法的人有意让其看见,不过有些阵法即便有意让人看也是看不见的,比方镇兽大阵。

    殒岭老祖在阵法一道的建树颇高,如何不懂陆苏安的话语的言外之意?眼中精光迸发,是混有冰彻刺骨的寒光的精光!

    骧真子是身躯一僵,陆苏安都把话语说得那般明白了,他要是还想不到言外之意,他的宗主之位就白当了,而且越是结合陆苏安的前边的话语他越觉得承禹之的背叛真的大有问题。

    随即骧真子手心的冷汗直冒,已有流淌滴落的架势,因为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承禹之的背叛若是大有问题,他这个主导承禹之的背叛和投靠的宗主是跟着有大问题。

    而若一切得一切都是无仙国的“引蛇出洞”之计,没有问题也大有问题的他必定成为参与大清洗的虫子背后的宗门宗派等等势力的肉中刺眼中钉,那他今后休想再有片刻的安宁日子可过。

    甚至不消今后,今天他能不能有命度过都不好说。

    骧真子陷入了绝境,承禹之那里也不好过。

    陆苏安说了那么多,证据也有不少,承禹之的叛国就被在场的乘渊宗的上上下下当成了做戏。

    都被当成了做戏了,对他的防备戒备等级接连提高,更甚者已有好几个长老,包括断江老祖是做好了一见他不对就下死手的准备。

    之所以没有直接下死手,其实还是他们心存奢望,实在是一旦陆苏安所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们也会受了骧真子的牵连而再无一天安宁日子可过,终究骧真子乃是乘渊宗的宗主。

    “对啊!我可是宗主!”

    是宗主掌门就有相应的信物,就似陆苏安的宝镜门的长生宝鉴,就似乘渊宗的驭兽宝印。

    实际上乘渊宗是宗主信物换得最勤的门派,主要是乘渊宗的挖冢盗墓的方式令他们总能时不时的收获好东西,进而就有更好的东西拿来换下相对较差的宗门信物。

    驭兽宝印是与超级巨山一起挖掘出来的,有着驾驭被它盖上了驭兽之印的灵兽的威能。

    骧真子就动用它了,也是在他动用温养在丹田的驭兽宝印的那一刻的下一刻,拉着超级巨山的九头超级巨鲲齐齐停了下来,而后齐齐的又有动作,是尾巴甩向同伴,试图抽断连在同伴身上的巨型锁链。

    可惜它们都很笨,巨型的尾巴老是抽不中锁链,老是抽在同伴的身上,抽得轰啊轰的,搅得所在深海一片大乱。

    有一群气势汹汹的家伙远远的感知,汹汹气势节节下落。

    “首领,那边好像好凶的,我们真要杀过去?”

    “杀……杀什么杀?我们是来看风景的,杀来杀去,多坏兴致~~。”

    “那我们就撤?”

    “撤什么撤?我家宝贝被几百头石鲲追了一万八千里,这笔账难道不和他们算?”

    “那我们杀过去?”

    “杀什么杀?我都说了我们是来看风景的!你耳朵聋了还是脑子傻了?”

    “可是首领您明明是要和他们算账……”

    “账当然要算,而且要狠狠的算!”

    “那我们到底是杀过去还是看风景~~?首领,您给个明白话,小的脑子小,转不过弯来。”

    “你脑子还小?摘下来上称,一万八千斤了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