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四十一章 恶臭之海与海中触手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也许是除掉一位乘渊宗的长老一事太长信心,接下来的故事里,三个原先一个比一个焉的无仙国战士重新雄起来了,他们通力协作,一个破甲,一个钉箭,剩下一个……也就是我,庞虎!城南二虎之一的庞虎!专注终结,是终结敌人性命!”

    庞虎的旁白带有自夸之嫌,但他没有乱说,杀死云不惜这位乘渊宗的长老过后遇上的敌人皆是由他做的性命终结。

    专注破甲的人是余叨,与敌人有了遭遇,甭管对方是凶兽石鲲还是凶妖石鲲,余叨只管用电磁炮轰开它们表面的石甲,其后的事情就交给顾白之和断虎他们两个。

    顾白之是盯准了余叨轰开石甲的地方,抬手就将歼星弩里的陨星箭朝着那地方射去,使之仿若引雷针般的钉在那里。

    雷,自然不是天上打下的雷,也不是来自余叨的雷神之体的雷电的雷,是庞虎手里的电浆炮轰出的电浆弹,庞虎将之当做了终结之雷。

    真去计较,其实终结被他们三个联手对付的石鲲的存在非是电浆弹,乃是陨星箭,再细致点讲是陨星箭内里的诛仙玄铁。

    电浆炮的电浆弹蕴藏的电浆不过是拿来引爆诛仙玄铁的威能,是那样的威能杀死的石鲲。

    “乘渊宗的那个长老也是这样被我们联手杀死的,是我庞虎先利用陨星箭的诛仙玄铁激发出来的威能崩溃了他的体内法力和一身力气,我们的余叨战友才能用其后的那三支陨星箭的诛仙玄铁的威能将他重创,我们的顾白之战友才能最后来上五箭补刀。”

    庞虎的尾巴翘上了天,也把自己夸上了天。

    “诸位观众,你们一定好奇英明神武的我是如何发现这个事情的,实际上也简单,玄甲军的杀人技法之中有着一招,就是我们常在电视电影里边见到的斩舰刀的刀刃呈现被电浆附着被电弧环绕的状态的那样一招。”

    “那样的状态的作用想必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没错!正是以电弧电浆催动斩舰刀主要材料之一的诛仙玄铁的威能的持续爆发!我便是想起了这么一个事,就立即有了后续的计划和行动,所以那个乘渊宗的长老的被我们杀掉,我,庞虎,机智无双的庞虎当占首功!”

    真实情况哪有这样的无双机智?庞虎能想到通过往陨星箭通电的方式对付云不惜,也是云不惜自己作死的结果。

    如果云不惜不用手指去捏住那一支陨星箭,庞虎也不会因为恐惧到了极点而傻傻的盯着云不惜的手指,如果云不惜也不吃饱了撑的的摩挲那一支陨星箭,庞虎就见不到云不惜的食指和拇指的指肚被陨星箭自带的微末电力电黑的事实。

    说白了,没有了云不惜的作死,后边的种种就不会出现。

    诛仙玄铁的威能以及各种自夸的机智?都是庞虎事后的牵强附会。

    不过庞虎也是厉害,有了发现就当即有了行之有效的计划和行动,过人的演技亦是行动成功的不可或缺。

    当然了,庞虎的一手电浆炮也玩得顺溜,堪称是指哪打哪儿,否则即使有着余叨的破甲和顾白之的钉箭,想要终结遇上的石鲲的性命也绝非易事。

    “只是为什么都是石鲲?一个乘渊宗的弟子都没有……”

    死了的乘渊宗的弟子不算,还活着的乘渊宗弟子,庞虎他们在外边没有遇上也就罢了,在这乘渊宗的内门之地依旧没有遇见哪怕一个半个的就非常的奇怪了。

    “会不会是乘渊宗的高层不想底下的弟子白白死掉,因此叫他们藏起来了?”

    “还别说,真还有可能!”

    “那我们怎么办?没有人引路,我们找不到乘渊宗的秘境所在,就拍不下我们这次要拍的东西。”

    庞虎还记得别人许诺的大功,即便他今日所建功劳已经够多了。

    顾白之和余叨都还记得,他们不介意大功不大功的,他们介意能不能及时拍下要拍的东西。

    “找人!他们藏起来了,我们把他们找出来就是!”

    怎么一个找法?冲着那种一看就戒备森严的地方去找。

    庞虎又变回贪生怕死的画风,不同意那样的找法。

    “你们也不想想,戒备森严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乘渊宗的高手坐镇?就我们三个的本事,是对付不了乘渊宗的高手的,之前那个长老,我们能杀死他是与自己的作死和我们的侥幸有关。”

    实话最刺耳,顾白之脸色难看。

    “那你说怎么找?”

    接话的并非庞虎,是余叨。

    “找标记,找尸体的指向,别忘了,我们前边是有三个人先后开道的。”

    余叨他们的前边有着三个人先后开道,陆苏安和祝莫忧他们前边就有五个人先后开道。

    “我滴糖酿,好惨,乘渊宗这回好惨!”

    祝莫忧举目望去,到处都是尸体,是乘渊宗的弟子的尸体,是乘渊宗的石鲲的尸体,着实乘渊宗当得起一个大大的“惨”字。

    陆苏安不认为这样就算惨的,别的不说,丰裕镇海边的惨状就比乘渊宗的惨状惨上好几倍。

    “行了,我们兜兜转转的浪费了不少时间,还是赶紧找到人,赶紧报了仇,赶紧打道回府的好。”

    陆苏安到底还是担心余叨这小子,不早点将之找到,他这个当老师的无法心安下来。

    慕容凤姑和王师傅?看那些乘渊宗的弟子和石鲲的死法,就知道他们母子两个是何等的凶悍彪悍,就无需担心他们的安危。

    “话说,王师傅长啥样?”

    陆苏安很快就知道王师傅长啥样了,因为进了这超级巨山的内部,二白很容易的就确定了王师傅的所在位置,驮着陆苏安和祝莫忧就径直的去找他们。

    慕容凤姑和王师傅被困住了,是被阵法困住的,除开阵法,乘渊宗的几大高手还有借来属于秘境的力量的相助。

    也就是说,慕容凤姑和王师傅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乘渊宗的秘境之中?

    “这个秘境明显就是拿来对付敌人的,不是拿来练功的那种,说明这乘渊宗不止这么一个秘境。”

    陆苏安认同祝莫忧的说法,着实是这处秘境无时无刻都在似下雨一般的滴落具备恐怖腐蚀能力的恶臭腐液,秘境本身也是由如斯腐液汇聚而成的恶臭之海。

    面对这样的恶臭之海,祝莫忧朝着陆苏安挤眉弄眼外加手势:我是不是很有先见之明~~。

    陆苏安懒得理他,拉着二白一跃而出,跳入此海,随后祝莫忧就炸了。

    “这是啥?!”祝莫忧紧随其后的跳海,加身的追着追问道:“老蒜,你这不是我的对不对!你这是别的避水法术对不对?!”

    陆苏安半真半假的道:“这是,根据你的改的。”

    祝莫忧指着陆苏安“你你你”的“你”了半天,生气的哼了一声,一个加速,不理陆苏安了。

    陆苏安仗着轻松追上,连忙说道:“买蛋糕的,别生气,我也就是瞧出了的一些地方可以改改,就随手改良了一下,不是故意要乱改你的家传法术的意思。”

    陆苏安以为祝莫忧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气,殊不知祝莫忧是因为别的原因生气。

    正如陆苏安所想那般,身为成妖的二哈,祝莫忧是很会折腾的,家传法术的就被他前前后后折腾了二十年,为的就是进行改良改进。

    祝莫忧生气的原因就在于他辛辛苦苦折腾了二十年都没能折腾出什么改良改进的地方,陆苏安前脚学去,后脚就把升级成了。

    祝莫忧是有眼力的,一眼就通过凝出的碧蓝颜色的大气泡上边萦绕的时隐时现的暗红色符文的玄奥玄妙,判断出比起单纯只凝出碧蓝颜色的大气泡的强了不止是一筹半筹。

    他就是生自己的气,是生自己对家传的的了解还不如陆苏安透彻,以致做不来这般升级的改良改进。

    陆苏安想说,这是他有长生宝鉴而祝莫忧没有长生宝鉴的缘故,可是这事不好说也不能说,他说的是教祝莫忧。

    祝莫忧抹了一把眼泪,梗声说道:“我不要你教!我要自己改!我就要自己改!”

    成成成!自己改就自己改,陆苏安没意见,陆苏安这时候想说的是貌似他们被发现了。

    有条黑影远远袭来,陆苏安以为是老掉牙的石鲲,谁想是一条恶心巴拉的触手,而且那玩意一来都不理隔它更近的祝莫忧,打个转的专门缠向了他。

    “喂喂!我又不是马猴烧酒,缠我干啥?”那条触手要缠的并非是陆苏安,是陆苏安拉着的二白,陆苏安确定了此事,眉动说道:“凤姑恐怕是有麻烦了。”

    二白属灵兽,是精怪,更为蛊虫,那条触手专门找它,说明那条触手以及与之一样的触手针对的就是蛊虫,偏偏慕容凤姑是蛊虫一道的大家,倚仗的就是蛊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