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四十章 庞虎是个好战友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乘渊宗是无仙国的敌对势力之一,乘渊宗的云不惜自然就是敌人,一个敌人要求余叨拜师是几个意思?依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说法,这是要余叨认贼作父啊!

    有人看不惯,“砰”的一声,电浆弹往云不惜的脸上招呼。

    庞虎怕死,怕死的他在迈上萌剑滑板之前将摄像机固定在了肩头,为的就是遭遇危险的时候能有空着的双手动用没什么威力但到底有点作用的电浆炮。

    仅仅只是拿来自保!比如把咬向他的石鲲吓开,庞虎是断然没有拿它率先攻击敌人的预想的,更别提往强大非常的云不惜的脸上招呼了。

    可是扣动电浆炮的扳机的人是他不假,扣动过后不见有恐惧的袭身,兴奋亢奋的冒出却是确有其事。

    一路行来,余叨是见惯了庞虎的贪生怕死,骤然见到庞虎来上画风的突变,惊愕错愕,各种违和感涌上心头。

    不过这样很好,余叨喜欢这样画风的庞虎,一直御敌准备即一直通电蓄能的三发电磁炮当即出去,也是往云不惜的脸上招呼。

    理由?就当是这家伙长得比老师俊美了太多,身为老师的学生,有义务把这家伙的俊脸打烂。

    顾白之的攻击出得比余叨还要快,是附着箭影的四箭混以偷袭的普通一箭,他没有往云不惜的脸上招呼,攻的是云不惜的胸口。

    与余叨的惊愕错愕不同,顾白之虽有讶然的神色闪过,但稍作回想便认为庞虎此举才是符合他的真实性格。

    庞虎是普通人家出身,即他的百户之位是他一步一步自己爬上去的,不掺杂任何的世袭成分。

    锦衣卫的升官靠的是功劳,此乃铁律,无人能钻空子,换句话说,即使镇抚使断虎看在与庞虎的缘分的份上,也不敢随意的为庞虎升官。

    真当六扇门的提刑院是吃素的?那帮总被锦衣卫看不起的衙差最喜欢的就是见到有锦衣卫徇私舞弊,因为一旦有此事发生,他们就能本着解恨泄愤的心思,狠狠的收拾犯事的锦衣卫。

    庞虎能官至六品百户,身上有着的功劳着实不少,甚至立功最多的那几年,庞虎还和当年的断虎一起得了个“城南二虎”的称号。

    只是后来庞虎不知为何的变了,变得贪生怕死,变得欺软怕硬,这才有了断虎已是城南镇抚司的镇抚使,庞虎却一介百户的巨大差距的呈现。

    云不惜是真的强大,不躲不闪,就以薄纱状的拦下了电浆弹,再以棉絮般的挡下了电磁炮和陨星箭。

    是法术,云不惜用法术拦下挡下它们,余叨他们还能接受,然而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他们就接受不能了,

    是顾白之拿来偷袭的那一支陨星箭,云不惜轻轻一捏就将之捏在了指间,令其失去了威能,停滞不动。

    云不惜手指摩挲着陨星箭,目视三人,忍不住的说道:“我就不明白,你们在无仙国撑死也就百十年好活,为什么就不愿舍弃无仙国的公民身份,转投我们这边步道长生呢?”

    无仙国也并非闭关锁国不与外界交流的国家,无仙国的公民也并非对修真世界一无所知,可大势就是每年往无仙国跑的修士不少,而从无仙国跑出来的凡人却极少。

    且就云不惜所知,即使是从无仙国跑出来的凡人也鲜有人加入修真世界的宗门宗派之类的势力,他们宁愿靠着一本不知哪儿淘来的功法于随波孤船之上瞎修炼,也不愿意拜入名声不小的修真门派。

    而似那等老而不想死的老人,他们表现得更加的固执,是他们之中哪怕有人瞎修炼的修炼出了成果,因之得了寿命的暴增式获得,也不会在外多做停留或者闯荡修真世界,而是会屁颠屁颠的开船返回无仙国。

    云不惜不懂,大大的不懂。

    余叨他们何尝又懂乘渊宗这些修真门派?明明在修真世界拥有宛若仙境的山门,却还在觊觎无仙国的寻常土地,甚至不惜为之发动战争。

    随后他们似乎懂了,因为那一支被云不惜捏住的陨星箭以及被挡下的那四支陨星箭被他视若珍宝的小心收走。

    顾白之的太爷爷是玄甲军,他家就算得上有那么点的底蕴,深受影响的他就联想到了什么,惊声说道:“你们觊觎的是我们无仙国的‘诛仙玄铁’!”

    诛仙玄铁,无仙国独有的一种金属,斩舰刀的主要材料之一,陨星箭里边也有添加。

    云不惜也没否认,当然也没补充,他的目光重新落到余叨的身上,淡然之中裹着淡漠的说道:“你不拜我为师,不止他们要死,你也要死。”

    云不惜看上的是余叨的雷神之体,又非余叨这个人,死与活的差别不大。

    拜师是不可能拜师的,庞虎就跳出来拜师了。

    “前辈,您看我成不?”庞虎将熄了火的电浆炮丢一旁,觍着脸的凑前道:“前辈,别看我一身肌……好吧!是一身赘肉~~,可我曾经也是叱咤城南区的二虎之一,辉煌过,强大过,所以前辈要是给个机会,我保证不丢您的脸!”

    “城南区的二虎?”还别说,云不惜还有印象,毕竟断虎那边他还派了潜伏的虫子前去对付的。

    庞虎一看有门,扯下顾白之的备用箭囊,也就是专门盛放备用的陨星箭箭匣的锦衣卫制式储物袋,倒出装着的箭匣,退出匣中陨星箭,缩手躬背的捧起,一脸讨好的孝敬云不惜。

    顾白之那里愤怒不已,一副若非忌惮云不惜,必定弄死庞虎的咬牙模样。

    余叨那里也咬牙切齿,身上挂着的铜线几欲化成鞭子抽人。

    云不惜见此一幕,又忍不住的笑道:“我都忘了,你们无仙国也不是没人把我们的步道长生当成一回事,就像你们那位玉面神将,就像你们口中的‘狗贼’。”

    在无仙国,叛国者即被称为“狗贼”,庞虎此时此刻的讨好行为不就和那些狗贼一般无二?好在庞虎的脸皮厚,尴尬的扯了扯嘴就继续一副狗贼样。

    云不惜的视线落到他的身上,没接他捧着孝敬的陨星箭,双目深邃的道:“你刚刚可是第一个朝我射击的人,现在却又是第一个当狗贼的人,你不会是有什么偷袭的小心思吧?”

    庞虎扑通跪地,捧着的陨星箭撒落几根到萌剑滑板上边,他顾不得捡起,惶恐的解释:“前辈!冤枉啊!是前辈您出场太拉轰,我被惊艳到,情不自禁的双手一抖,就勾动了扳机……”

    庞虎脸上的惶恐加剧,解释也就乱来。

    “前辈啊!前辈!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是当真一不小心,就好像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喜欢你就u你一脸’,我这是喜欢您崇拜您呀前辈!”

    云不惜总觉得这话很有问题,却又弄不明白问题在哪儿,但他是看出来了,庞虎是真有被他吓到。

    “这才是对的!我记得资料中与断虎齐名的家伙就是一个胆小如鼠之辈。”

    如此庞虎是没有成为云不惜的弟子的资格的,不过看在他识时务的份上,云不惜决定收他入外门。

    庞虎孝敬的陨星箭,云不惜是笑纳了,抬步踏上萌剑滑板,伸手就去拿过。

    用隔空取物的拿?内含诛仙玄铁的陨星箭是不能被轻易拿动的,云不惜也没必要在此事上变相的出丑。

    而后……

    “滋滋滋~~!”

    云不惜瞳孔皱缩,肌肉也不受控制的疯狂收缩,体内法力更是不受控制的疯狂崩溃,他触电了,陨星箭上有电,高压电的电!带剧毒的电!

    庞虎也有触电,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手里捧着的陨星箭在云不惜伸手的那一刻被他暗中用着自余叨身上扯下的铜线与电浆炮最大功率的电池相连,因而超高的电压和超强的毒电,他也有份体验。

    但他终是凡人,身上的飞鱼服又内衬少量的粉戟者鳗鱼的鱼皮,对此电压和毒电有着些许的抵抗力,就还能艰难的吼道:“余叨,铜线卷箭,刺他电他!”

    庞虎有意撒落萌剑滑板的陨星箭正是为这一刻的余叨准备的,本就隐隐猜到庞虎有着偷袭想法的他,受庞虎提醒,当即御动铜线卷起陨星箭,猛劲齐刺。

    “嗤嗤嗤!”

    “滋滋滋滋……”

    余叨的铜线卷起的三支陨星箭分别刺中云不惜的俊脸、脖子和胸口,雷神之体蕴藏的雷电不要命的顺着铜线往它们输送。

    云不惜的俊脸炸了,脖子糊了,胸口焦了,整个身体重重的倒下,扯落焦糊伤处的陨星箭,跌落云海。

    顾白之在这个时候发威,歼星弩换上常用箭袋装的箭匣,五箭连珠,箭箭都射穿云不惜的身体。

    待他换好新的箭匣,云不惜已被方才的连珠五箭的强大冲力带入了底下云海。

    庞虎瘫了,被电瘫的瘫,也是事后瘫的瘫。

    瘫在萌剑滑板上的他,喘着气,旁白道:“诸位观众,你们也见到了,方才我和两位战友凭着智谋弄死了一个乘渊宗的高手,如果我没有记错乘渊宗的衣服的等级标识,对方是乘渊宗的长老,哈哈哈哈!是长老!我们立大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