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三十八章 各种不正常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陆苏安的师父是没有跟陆苏安说填充绝学一事的,陆苏安也没有往那方面想,察觉到储物袋里的长生宝鉴有了动静,陆苏安是下意识的就把手伸进了储物袋,触碰到了长生宝鉴。

    之所以是把手伸进去,而非将长生宝鉴拿出来,是陆苏安担心长生宝鉴整出什么幺蛾子,继而暴露他们这边。

    陆苏安的担心是担心对了的,在他的手指触碰到长生宝鉴的瞬间,长生宝鉴迸发耀眼的碧蓝色辉光,当中还有赤红色的符文的闪烁。

    如此幺蛾子,若是在储物袋之外出现,立马就会将身处幽暗的大海深处的陆苏安他们这边变成一个硕大的灯泡,好不容易被他们遛走的那群石鲲说不定就会被引了回来。

    陆苏安暗自庆幸之余,感受到方才祝莫忧度给他的信息流遭到了长生宝鉴的复制,随就明白了历代掌门填充绝学一事。

    这就对了!祖师爷再是厉害,能厉害到将天下绝学搜罗干净?再者说了,即便搜罗干净了,那也是搜罗的祖师爷所处的那个年代的绝学,其后的年代的呢?

    仙侠世界从来不缺自创绝学且一个自创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惊才绝艳之辈,那样的人物也绝不会全部都集中在祖师爷所处年代和所处年代之前,在其之后是会出现的那样的人物的,而由他们所创绝学自然就得倚仗其后的持有长生宝鉴的掌门收录。

    “就是不知道收录绝学有没有好处……”

    好处是少不了陆苏安的,而且回馈得相当的快,几乎复制的有关的法诀要诀的信息流刚被长生宝鉴得到,自它迸发的耀眼辉光和闪烁符文一个收敛,便有一张绘有赤红纹路的碧蓝书页顺着他的手指回馈给了他。

    那是真切的不带虚假的传承书页!陆苏安得了即愣了。

    “?”

    名字都变了!法术效果也有着些许变化。

    兼顾的一切效果并有一定增幅的同时,还多了一个防御能力不低的防御效果。

    “嘶~!还有这种好事?!”

    陆苏安欣喜刚起,刚琢磨着以后可以多找些绝学来做收录,祝莫忧一盆冷水泼下。

    “老蒜,你又老了。”

    陆苏安借着功力液化带来的生机染黑不少的头发又白了回去,同样借之少了不少的皱纹又长了回去,简而言之,老回去了。

    “不是吧?”

    “真还是。”

    拿出恢复了旧巴巴模样的长生宝鉴一照,陆苏安表情精彩:“我哔!还真是!”

    陆苏安当即打消了找绝学收录以换取实力增长的想法,他不得不打消,他必须给打消!

    他的寿命少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强至的过程是以他的寿命做的驱动,他的人生残余已骤减为“13天/20年”。

    上次照镜子的时候可还是“21.5天/20年”啊!

    陆苏安的心好痛,肺好塞,五脏六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舒服的。

    “老蒜,你脸色不好,莫不是偶染风寒?”祝莫忧抬手一招一翻,手上出现装着温热开水的冰制水杯,顺手递出,顺口说道:“来,多喝点热水。”

    陆苏安:“……”

    ……

    那座超级巨山是乘渊宗的山门所在,此山神奇,明明身处暗无天日的大海深处,其上景致却和陆上山峦相差不大,清山秀水、绿树红花,蛇虫鼠蚁、鸟兽鱼龟,堪称是应有尽有!

    “不过都是普通品种的。”

    山是普通山,水是普通水,树花蛇虫等等也是不属灵物灵兽的普通品种。

    “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陆苏安已经接受了人生残余骤减的残酷现实,再说他不接受又能如何?事实已成,不接受也改变不了分毫。

    何况仔细一想,他也能够理解长生宝鉴为何会消耗他的寿命。

    是祝莫忧这个成妖的二哈的家传法术,既是家传,如果其中有地方能被改进改良,想必以二哈酷爱折腾的个性,是断然不会放过的。

    也就是说,传承到祝莫忧手里的是改良改进到再难有所进步的地步,当然那是针对祝莫忧或者是针对祝莫忧的父辈而言。

    针对陆苏安,确切的说是针对长生宝鉴而言,的改进改良并非多难的事情,但是蹬个自行车都得消耗体力,改进改良那等哪能没有消耗?于是陆苏安的寿命就被消耗了,于是他就又变老了。

    陆苏安能够理解如此现实,却理解不了堂堂修真门派的乘渊宗山门之中除开遛走了的石鲲连个灵物连只灵兽都没有的离奇现实。

    祝莫忧很是理解,二白也极为理解。

    二白不会说话,就是祝莫忧来做解释:“是威压!普通的草木虫蛇够傻够呆,感受不出这座巨山里的某个存在散发的威压,灵物灵兽不同了,它们对此感知敏锐,因此在这样的地方是根本没有办法正常生活生长的。”

    祝莫忧是妖,层次高于灵兽,可是能对灵兽起到作用的威压于他也有不小威能,也就他的修为境界不低,才能保持面色如常。

    二白是精怪类别的筋斗蚊,层次高于灵兽而低于妖类,对上那等威压,面色如不如常,陆苏安不知道,战战兢兢,它是表露明显。

    陆苏安随即不解:“那群石鲲能被你的问候激怒,少说都是精怪,为什么它们待在这里不受影响?”

    不等祝莫忧答,陆苏安想到了答案:“莫非那等威压是某个级别很高的石鲲散发的?”

    能有多高?三五十层楼那么高!

    赫然是如此一座超级巨山能在大海深处形如寻常山峦,而非被海水淹没不知所措,便是有着那等威压把四面八方倾轧而来的海水强行排开。

    陆苏安满满的失望:“我还以为是宝物的作用,太没意思了。”

    祝莫忧惊异不已:“你不会是想偷东西吧?”

    陆苏安连连科普:“仙侠人士的事,能叫偷么?再说……这里可是敌人的地盘!我们拿敌人的东西也能叫‘偷’?”

    祝莫忧想了想的,表示理解,但他们是来帮忙报仇的,也是来带人回去的,不先找到人,如何帮忙报仇又带人回去?

    二白现在起不到领路的作用,除了战战兢兢的原地瞎打转,它就不会其他。

    陆苏安看它可怜,踩它凝结的筋斗云上头,抬手指了一处金碧辉煌的建筑,为它指明方向。

    有了明确的方向,人还真找不到。

    悄悄的来到那处金碧辉煌的建筑,陆苏安和祝莫忧围着转了一圈,又进去转了一圈,连个鬼影都没找着。

    值得陆苏安拿的东西倒是不少,各种金器各种金器以及各种金器。

    用来充当太阳,照亮超级巨山的各处的宝物?

    嗯~~没有,一个都没有,有着的是功率超大,架设各处也照亮各处的电灯。

    “这又不正常!这乘渊宗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地方!”

    陆苏安纳闷且恼火,祝莫忧恍然又迷惑。

    “乘渊宗不正常才正常,他们本就是干盗墓的,你以为专门撬人祖坟的他们能够正常到哪里去?不过只有各种黄金器物确实不正常,连块玉都没有。”

    何止是玉都没有一块,稍有年头的古董都没有一件,像灵石、法宝和功法什么的,如同鬼影,休想找着半个。

    祝莫忧心头一动,陆苏安眉头一挑,两人对视,相互确认,有了计较。

    陆苏安依着计较,问又在瞎打转的二白:“你家主人是不是在山的里边?是的话,撞买蛋糕的肚子,不是的话,撞他的屁股。”

    祝莫忧:“……”老蒜,别啊!我真没影射你又傻又呆!

    二白:“……”是又不是咋整?撞他腰子?

    ……

    山的里边却非等同“大山里”的“山里边”,是说的山的内部。

    那座超级巨山的内部有着云雾缭绕、宛若仙境的巨大空间,余叨和顾白之他们跟着标记的指引潜入了如此空间。

    其实也不算潜入,因为一路之上根本没有人把守,或者说原先做着把守之事的人都成了死人,是先后三拨都成了死人,以致再没人敢跑来把守。

    死了的人很多,都是乘渊宗的弟子。

    死了的凶兽凶妖更多,都是石鲲一族。

    他们和它们的死法大致分为三类,一类是被各种各样的蛊虫弄死的,一类是被拳头生生轰杀的,剩下的最少的一类是被人用刀杀死的。

    庞虎的双腿依旧还在打抖,可为了大功,扛着摄像机的肩头稳得不行,稳稳的将如此三类死法做了一一拍摄,还做了一一讲解。

    “这个一看就是被蛊虫咬破喉咙死掉的家伙是我们的慕容凤姑前辈出手杀的,她老人家是那件鼎鼎大名的九彩凤袍的缝制者,是我们封仙城城南区丰裕镇锦山街彩凤裁缝店的上任掌柜。”

    “说到彩凤裁缝店,不得不提它的现任掌柜,他是慕容凤姑前辈的儿子,人送尊称‘王师傅’,他继承了慕容凤姑前辈的裁缝手艺,技艺精湛,据说还能炒得一手好菜,当然了,他更是一个高手,像这头都被轰穿了的石鲲就是死在我们的王师傅的拳头之下。”

    “至于这种,标准的玄甲军杀人技法,相信大家通过看电视看电影比我还了解,我就不多做废话介绍,倒是这玄甲军,我必须说说,那可是我们无仙国的保护神!为我们抹除了不知道多少覆国危机,比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