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三十七章 兜一圈又回来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陆苏安自认为也是一个见多识广的人,核爆都见识过的他也认为世间少有东西能将他狠狠的震撼,可是如斯一个九鲲拉山还是给了他瞠目结舌的强烈震撼。

    二白是只有个性的筋斗蚊,有个性到哪怕身在祝莫忧的嘴里都还熊了胆的叮了一管血,面对那等九头超级巨鲲,它自是不会怕,它有着的是跃跃一试的叮上几口的架势。

    嗯~~这是祝莫忧说的,二白整个藏在它凝聚的筋斗云里头,反正陆苏安是瞧不见它,更别提瞧出它的架势什么的。

    话说~,祝莫忧这不会是讽刺陆苏安连只蚊子都不如吧?陆苏抬了抬脚,很有在祝莫忧的嘴里施放一招的冲动。

    不过被祝莫忧一个打诨,陆苏安也从震撼状态脱离出来,而后站在客观冷静的角度打量九鲲拉山。

    那座超级巨山不用说,必然是敌人的大本营,确切的说是人家的宗派山门的所在。

    九头超级巨鲲,抛却它们的巨大,关注它们本身,陆苏安怎么看怎么觉得它们傻乎乎的,一副只知道闷头闷脑的拉山的傻样。

    “傻不傻,试试就知道。”

    祝莫忧自信满满的试探,是哈嘴不动的吐出“吾王”,以此携着某种语义的两字试探九头超级巨鲲的反应。

    陆苏安撇嘴:“汪就汪吧,整什么‘吾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是王厨~~。”

    话语飘出,陆苏安就被甩了个屁股蹲。

    是祝莫忧被“汪”字扎了心,当即给了陆苏安小惩报复?祝莫忧没那么小气,是祝莫忧这回真捣了石鲲窝,被蜂拥而出的石鲲吓得一个哆嗦。

    陆苏安站起一看,好家伙!都是体长高过五十丈的凶兽石鲲,且并非外强中干的类型,身上气息之强悍,隔着老远都能感到。

    “买蛋糕的,你刚刚汪的啥?”

    “我问候了它们的老母。”

    “……”

    老母都被问候了,人家蜂拥而出很正常,就是有几头凶兽石鲲身上貌似有伤,还是咕噜冒血的新伤……

    陆苏安摸了摸扬起的眉毛,问道:“买蛋糕的,你刨得快不?”

    刨,狗刨的“刨”,祝莫忧幽怨道:“不能换个词吗?比如说‘游’,我游得老快了!”

    游得老快就好,游得老快,陆苏安就建议道:“买蛋糕的,再问候几次,把它们祖宗十八代全给问候了。”

    凶兽石鲲身上的新伤不出意外是出自王师傅他们的手笔,已被王师傅他们伤到的它们都还能因为老母被问候而蜂拥跑出,不如就多跑出些,也好变相帮王师傅他们减减压力。

    祝莫忧觉得可行,等陆苏安捂住了耳朵,等二白躲进了云纹袋,“吾王吾王”的问候就扯着嗓子出去了。

    炸锅了!那座超级巨山上炸锅了,九头超级巨鲲的嘴里也炸锅了。

    一十二十三十,一百两百三百……全是五十丈以上的凶兽石鲲,铺天盖地的杀来,仔细一看,里边还混着十好几个三四层楼高的凶妖石鲲!

    “我滴糖酿!”祝莫忧浑身炸毛,转身就刨,数个加速法术加身的不要命的狂刨。

    “那条狗是……”

    有人悄声相问,有人回声怒斥。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那是我叔,老祝叔!”

    问话人是顾白之,回斥人是余叨,与他们一块的还有双腿打抖的庞虎。

    他们三个之所以能够凑到一块还是在于某个人的相邀,当然了,那个人已经先走一步了,或者说,若非那个人先行一步的为他们三个吸引走了石鲲群的注意力,他们三个早就成了石鲲肚子里的食物。

    那个人不是王师傅,王师傅是有找余叨当司机,可是待到余叨载着他飞出无仙国的领海范围,也就是海上的禁飞范围,王师傅就自己用法术飞行并把余叨撵了回去。

    余叨也知道就自己实力去了也是帮倒忙,便做了折返,哪想在半途遇上了开船赶路的顾白之他们,再被相邀相激,脑袋一热的就成了他们的司机。

    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好不容易下潜入海,见识了九鲲拉山,余叨这才觉得自己冲动了,他应该回去多叫点街坊帮忙。

    庞虎何尝不觉着自己冲动了?被一句“扛着摄像机跟着一路拍摄即能立下大功”刺激跟来的他,最终发现自己是要当深入敌营的战地记者,整个人都不好了。

    顾白之本就是来死战的,冲动不冲动的情绪不在他的心绪里,只是死战的死也得死得有意义才成,被小喽啰般的石鲲吞食的死法太冤枉也太憋屈。

    顾白之也是知道祝莫忧的,陆苏安当日在病房提议的保护余叨的人不就是祝莫忧吗?祝莫忧来了,顾白之就想知道陆苏安来没有来。

    余叨笑了笑:“自然是来了的,不然你以为老祝叔方才那一手是谁教的?老祝叔这人逗是逗,机敏方面是差了我老师好大一截的。”

    话语之间混有对陆苏安的推崇,顾白之听出来了,不禁好奇道:“据我所知,陆前辈总共才来没两天吧?你却好像很信赖陆前辈的样子。”

    余叨也不隐瞒:“老师他是个好人,不仅我这样认为,街坊们和那些孩子也是这样认为,而且慕容医生还说她的蛊儿说老师他的灵魂是香的。”

    庞虎见识过陆苏安被拷了那般多副锦衣卫手铐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情形,就也有好奇:“莫非灵魂是香的就不怕我们无仙国的电?”

    余叨鄙视的看了庞虎一眼,说道:“就你这种一心想要升官的家伙,哪里知道‘降世圣人,通体飘香’这句话?”

    庞虎眼中精光四冒:“你的意思是说,你老师是降世圣人?”

    余叨摇了摇头:“老师的灵魂是香的,可是身体却很一般,用慕容医生的蛊儿的话说‘未出五行,尚在三界’,说白了,就是老师他一大把年纪了都还受着七情六欲的影响,注定这辈子只能当个好人,是成不了圣人的。”

    圣人是什么?圣人是修真过后的修仙层次的至高追求,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存在。

    陆苏安成不了圣人,却有着与能够成为圣人的人一样的“灵魂是香的”的特征,铁定不会是个平凡之人。

    庞虎颠了颠肩头扛着的摄像机,眼珠转动,主意定下。

    顾白之微微恍然:“我就说他和以前那些新来的修士为什么截然不同,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因为“灵魂是香的”?陆苏安都不知道他的灵魂是香的!祝莫忧却有觉得陆苏安的心是黑的,至少有一部分是黑的。

    “老蒜,你的办法太损了,弄个不好会挑起两族大战的,届时死伤太多,有伤天和。”

    祝莫忧在数落,陆苏安在嘲讽。

    “我可记得刚刚往那家伙身上绑电池炸弹的时候你的动作比我还麻利,怎么那个时候不觉得有伤天和?还有!你明明有这么好用的避水法术,却非要骗我到你嘴里待一下,你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陆苏安和祝莫忧摆脱了铺天盖地的石鲲的追杀,正偷偷摸摸的往九鲲拉山那边赶,既然是偷偷摸摸,祝莫忧不再是巨型二哈的形态,恢复了人形。

    陆苏安所说的避水法术就一个装住两人的碧蓝色大气泡,祝莫忧拿它装下他和陆苏安以及继续带路的二白,悄无声息的向前飘行。

    祝莫忧当然没有特殊的癖好,以二哈形态衔着陆苏安下潜也是为了节省时间,外加有着一丢丢的扳回一局的小小心思~~。

    祝莫忧就理亏,再被陆苏安嘲讽来向癖好方面引,抗不住了,急忙妥协:“好了好了!老蒜,不就是家传的吗?我教,我这教!”

    说要教祝莫忧就当即传授的法诀要诀,是一指点中陆苏安的脑门,毫无保留的将它们化成信息流度入陆苏安的脑海。

    这种类似复制粘贴的传功方式,即不能得了就会,还没有半点感悟,是空洞的往脑子里塞法诀要诀,比起来自长生宝鉴的传承书页,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不过倒是真的不错,此法术的玄妙之处在于不仅能遇水避水还能遇浆避浆,是岩浆的浆!而且此法术是一种速度不慢的遁术,具备一定的掩藏行迹的效果。

    陆苏安很满意,停了讥讽,拿出慕容王氏给的那一袋虫子与祝莫忧分享。

    恶战将起,祝莫忧也不忌讳,捻起就吃。

    二白?它的的确确吸了祝莫忧一管子血,现在还在消化中。

    陆苏安是边吃边琢磨,到底是在海底,单是海水的压力就恐怖非常,早点学会就早点多一点保障,随后他就察觉乾坤袋里有了嗡嗡嗡的动静,是来自长生宝鉴的动静。

    是要给他功力给他寿命?是要他的。

    长生宝鉴内里藏着的海量绝学可不是祖师爷一个人收录的,持有它的历代掌门也有往其中填充。

    陆苏安是这一代的掌门人,又够资格,长生宝鉴岂能将后者错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