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三十章 老爹请把我带上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恐怖片里边有个通用的设定:分头行动等于一一送命。

    这边是与恐怖片里的世界截然不同的仙侠世界,陆苏安下意识的忘却了那般一个设定,做了一番分头行动的愚蠢安排。

    急忙赶回丰裕镇过后,陆苏安越发臭骂自己愚蠢,因为丰裕镇的好些地方都正在发生着战斗。

    陆苏安杀至最近的一处,发现是两个黑衣人联手进攻一位垂暮老人,黑衣人招招夺命,垂暮老人堪堪抵挡。

    饶是如此,垂暮老人见着了身上包裹金色大雁的陆苏安的到来,也没有要他相助,反而惊喜的道:“快去救人,去救别人!我还撑得住。”

    垂暮老人认识陆苏安,或者说垂暮老人听人讲过陆苏安的营救孩童的好人事迹,透过金色大雁这一标志性事物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两个黑衣人显然也认识他,非常果断的,他们拉开身位,分头逃遁。

    陆苏安由此辨别出谁是好人谁是坏蛋,斩舰刀连斩两刀,斩出两只比之以前多了纤毫可见的羽毛纹路和泛着的雷光的金色大雁,后发而先至的分别袭向他们的后背。

    两个黑衣人汗毛倒竖,顾不上隐藏身份,企图使用秘术逃命。

    陆苏安早就有所防备,有意微抬的脚已经重重踏下,踏出两条似若闪电形状的火焰纹路,贴地窜出,分别窜至他们附近。

    “轰轰!”

    同样比之以前多了雷光泛着的两个紫焰方柱自地而起,分别罩住两个黑衣人,送他们凄厉的惨叫。

    陆苏安忽地心有所感,随即心有所动,再送他们惨叫终止,一命呜呼。

    垂暮老人双手撑着老腿,大气急喘,没给赞美,给的是断续的催促:“救救……救人,去救……去救别人。”

    陆苏安点了点头,裹雁飞起的救人去了,飞起之前往垂暮老人的手中塞了一颗灵石。

    “这是要我借它恢复?”垂暮老人从善如流,靠着院墙佝偻的炼化那颗灵石之内的灵力,借以恢复老胳膊老腿儿本就不多的精力体力。

    恢复过后,垂暮老人没去看死得不能再死的黑衣人,望向某处有着战斗发生的方向,自言自语道:“丰裕镇是个好地方,我不允许你们这些造孽的东西毁了它。”

    垂暮老人折回他的院子,不一会儿开着三轮代步车出来,车上放着他找来的一刀一杖——刀是菜刀,杖是擀面杖。

    丰裕镇是个好地方,位于无仙国的南部,靠海临山,山还是归于未曾开发的折辕山脉的折轱山,对总是想要轰开无仙国的国门的宗门宗派来说,战略意义非凡。

    因这缘故,丰裕镇当真是卧虎藏龙!陆苏安就有看到至少七个被锦衣卫围攻都还不落下风的黑衣人。

    相对的,他也有看到拿着笤帚板砖、折凳拖把、橡皮筋呼啦圈等等“民间武器”反将黑衣人撵得鸡飞狗跳的人民群众。

    “这届锦衣卫不行啊!”

    因为陆苏安又看到反过来被黑衣人撵得鸡飞狗跳的锦衣卫。

    “咦~!?又是锦衣卫?!锦衣卫有点多!”

    锦衣卫的多,证明庞虎成功的通知到了城南镇抚司的镇抚使断虎,断虎也不负期望的带人杀来了。

    “但是……是不是快了点?”

    陆苏安起了疑惑,随即疑惑被愤怒取代。

    老张叔和白小袄他们果然被人找上了,一伙黑衣人不顾白小袄的可爱,不顾棉滚滚的萌哒,还臭不要脸的找掩体躲藏的用着法术和武技乃至电池炸弹轰击他们。

    如果老张叔手头有着歼星弩,凭他以妖身之属都能斩获证书的高超技艺,那伙黑衣人早就被他收拾了,问题是老张叔手上拿的是威力小了一大截的电浆炮。

    交托老张叔照顾的白粽子顾白之不在场间,想必抢走歼星弩的人就是顾白之。

    “早知道就该打断他的狗腿!”

    陆苏安异常愤怒,本就是引发他的愤怒的原因之一的那伙黑衣人成了他发泄愤怒的对象。

    ,,还是……

    陆苏安没有动用能够一招致命的,只用烧得那伙黑衣人惨叫惨嚎,直至把他们生生烧死。

    动静很大,大到引来了不少人,比如手持歼星弩的锦衣卫,比如全都拿了电浆炮的衙差,比如明显动过手的群众,比如满是惊喜的慕容王氏,唯独缺乏另外的黑衣人的前来送死。

    见到人群中的慕容王氏,陆苏安也有惊喜,可是转念想到慕容凤姑,那份惊喜顷刻消散大半。

    慕容王氏上得前来,递出一个绣着云纹的精致香囊,紧随着的一句“陆老头,我哥临走时让我给你的。”,将存有小半的惊喜冲刷干净。

    临走?往哪儿走?自然是往慕容凤姑暴走破海的方向的去走。

    王师傅那样走了,事情便是按照承禹之的算计推进了。

    果不其然!慕容王氏也不愿久留。

    “陆老头,我哥不准我去,你会准许的对不对?”慕容王氏附身凑近,仰头看他,笑颜之中有着祈求的道:“我哥把它给你,说明他同意你当我爹,我爹不就是他的爹?所以你的话比他的话管用,所以……爹~老爹~~,你准许我也去好不好?”

    王师傅的真实意图只怕是托孤,他意识到个中的凶险,担忧自己有去无返,于是托付陆苏安在他不能回来的情况照顾慕容王氏。

    陆苏安懂此真意,随即骂娘。

    王师傅并非一个人去的,他找了帮手,确切的说是找了个载他前去的司机,而那司机赫然是余叨!

    慕容王氏笑颜胜花,小声说道:“老爹,等把我娘救回来,你们再结个夕阳婚,你刚刚骂的话就可以尝试了。”

    陆苏安:“……”那是你的娘亲啊喂!拿她开车,不怕你爹揭棺而起的收拾你?

    扭头不理开了车居然还满满期待的慕容王氏,陆苏安看向人群,犹豫着要不要当众公布真相。

    慕容王氏收起笑颜和期待,抱住他的手臂,朝他摇了摇头。

    也是!这个时机不恰当,主要是人群还是太小,比起承禹之百年间明里暗里培植的势力,根本不值一提,因而告知他们真相即是害了他们,何况凡事讲求证据,陆苏安手里头又没有确凿的证据。

    越是如此,陆苏安越不会准许慕容王氏也跟着跑去带回慕容凤姑。

    “此去危险,可是留下来的人也不见得安全,我就需要你留下来保护老张他们,确保他们不出事,而且必须要留个聪明人,你……就是那个聪明人。”

    有外人在旁,陆苏安不好把话说明白,但他相信以慕容王氏的聪明聪慧能听出话语中隐藏的搜集证据的含义。

    能听出又如何?慕容王氏是真不愿意留下,因为即使留下来也心绪难安。

    陆苏安双手按住她的双肩,严肃严厉,郑重慎重的说道:“慕容王氏,你给我听好了!你给我乖乖的留下!我,陆苏安!一定一定将你哥和你娘带回来!我陆苏安发誓!”

    不等慕容王氏赞成或反对,陆苏安来到老张叔那里,低声向他感谢几句外加交代几句,再把剩下的灵石分出一半偷偷塞给又变脏兮兮且又受伤不轻的棉滚滚,再再捏了一下脏兮兮却被保护得没受半点伤的白小袄的嫩嫩小脸,转身踏步,拔地而起。

    陆苏安也要找帮手,不找别人,就找祝莫忧。

    祝莫忧也在等陆苏安找他,见到陆苏安裹着金色大雁飞来,还露出“我等了你好久”的会心一笑。

    “此去危险,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凶险,我们很有可能一去不回,所以要是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比如你的蛋糕店的继承权,最好先交代下来。”

    陆苏安见过大世面,有说笑的心情。

    祝莫忧不比他差,笑着说道:“就知道你瞄上了我的蛋糕店~~,放心,如果我回来不了,你的那个棉花团子徒弟就有了一门营生,饿不死的。”

    说和笑一完,即是赶路的开始,而为他们引路的是那群毒蜂,它们这次可不敢指错路。

    慕容王氏到底还是在旁人的陪伴下追来了,却非硬要跟着一起去,她是来送壮行酒的,不过这是目的之一。

    “老爹,云纹袋里装的是‘筋斗蚊’,你用它赶路吧,这样你就能省些力气,再说你不拿出它,是找不到我哥他们的,大蜂它们在海上又飞不远。”

    “还有这一袋虫儿你拿好,恶战之前多吃些。”慕容王氏极力的保持笑容,“老爹,你也必须要回来,不能我哥和我娘回来了你却没能回来,那样我会恨死你的。”

    香囊并非香囊是云纹版灵兽袋?筋斗云并非筋斗云是灵兽筋斗蚊?好吧!这都是其次。

    陆苏安递回仅有半坛子的壮行酒,换一种方式回答:“开车不喝酒,这是人人都得遵守的规矩,所以庆功酒你先拿着,等我们回来再喝。”

    祝莫忧非常不知趣,抢过酒坛,蹭着酒坛,就在他的抹泪大笑声中加速拉远了距离。

    原来酒坛里装的是糖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