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二十七章 预料之中意料之外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飞机是什么?飞机是二十世纪最为重要的发明之一,是载人飞天的工具之一,是速度最快的常规交通工具。

    ——前提条件:陆苏安生活的那个地球的那个年代。

    无仙国有着大大小小的汽车,有着磁悬浮的地铁,也有着各式轮船乃至远样战舰,就是没有天上飞的飞机。

    “你们可别合起伙来忽悠我!”陆苏安满脸不信,“没有飞机,陆海空三军就没有了空军,你们无仙国拿什么对付在天上飞来的敌人?”

    无仙国的外部敌人那都是一个二个的仙侠人士!他们踩飞剑、坐葫芦、站云团、躺飞舟等等等等,高来高去,比空军还空军,无仙国一方的主体却是凡人,没有飞机就没有空军,还如何对付他们?

    老张叔说道:“一般是打下来在地面上对付。”

    陆苏安一时糊涂:“怎么打下来?”

    祝莫忧给出答案:“加特林了解一下。”

    加特林?得!传说中的四大神器凑齐了。

    陆苏安以手扶额,来自地球的那位开国君主太调皮太恶搞了,还有劳什子的加特林应当是防空炮吧~~?

    白小袄是兴奋莫名,扯着他的衣角撒娇道:“陆爷爷,等收拾了不乖的玉面坏爷爷他们,你帮小袄做个飞机好不好?”

    好!当然好!就凭白小袄变相的解救了他,别说飞机,高达都可以做几个!不过可爱的小妮子,有没有兴趣拜个师?

    白小袄闭口不说话了,庞虎开口道:“能够完全信赖的人,我这有一个,是我们镇抚司的镇抚使,我了解他,他是不可能帮着承禹之做那等丧心病狂的事情的。”

    能够被祝莫忧完全信赖的人,以前是老张叔,现在多了一个陆苏安。

    老张叔那里是猫,猫屋里的猫能被他信赖,可惜全被承禹之以刀意扫来晕厥,现在都还没有转醒。

    他的女儿阿喵?一颗心有大半都装的是余叨,他这个可怜的阿爹仅占一小半的一小半。

    祝莫忧眼神幽怨的道:“阿豹,我们说好是彼此的天使的,你怎么不说我?我好伤心……”

    老张叔一肘击打出,冷哼一声:“你忘了昨晚的事?”

    顾白之的人生观已然崩塌,信赖的对象已从形象伟岸的承禹之身上转至了冷冰冰的歼星弩上头,于是他就抢了庞虎的歼星弩以及配备的全部箭匣。

    白小袄和棉滚滚?一个可爱,一个萌哒,接下来的凶险事情,她和它还是不要参加的好。

    陆苏安这里,余叨这个大徒弟是靠不住的,那个臭小子见了偶像就忘了师父,他想到的是慕容王氏,也担忧起了她。

    承禹之厉害,非常的厉害!如此厉害的承禹之既然能依着些许端倪先发制人的将他制服,没道理寻不到慕容王氏那边。

    因这担心,陆苏安做起了安排。

    “买蛋糕的,你和老张去探查海边那边的情况,小心些,别暴露了。”

    “这位……胖虎兄?你想办法联系你们那位镇抚使,嗯~最好别用电话联系,谍战片里说了,那玩意容易被监听。”

    “白粽子,小妮子和棉团子交给你了,你务必保证他们两个平安无事。”

    “至于我……”陆苏安看向那群毒蜂,对它们说道:“如果你们知道你们主子的娘亲现在在什么地方,带我去找她。”

    那群毒蜂自然是知道它们的主子的娘亲现在的所在,顾白之却对陆苏安的安排表示拒绝。

    “我要去杀他,他犯了叛国罪,他贩卖本国公民,我必须杀了他!”

    顾白之很冷,是话语的冷,是眼神的冷,是……心的冷。

    简单的说,此刻的顾白之已经失去了理智,心神皆被人生观崩塌诱发的杀意侵蚀。

    陆苏安朝着被老张叔一肘击击来退到顾白之身旁的祝莫忧使了一个眼色,祝莫忧会意,抬手成爪的往顾白之后颈一捏,捏得顾白之当场昏迷。

    顾白之此时是派不上用场了,保护白小袄和棉滚滚的任务就落到了状态其实不怎么好的老张叔的头上,顾白之抢到手的歼星弩和箭匣自是一并交到了有获奖证书的他的手上。

    哪想歼星弩和箭匣电手,状态不好的老张叔拿不住……

    陆苏安想起承禹之提及的一事,拿出师父的那件衣服,拿它的袖子裹着歼星弩和箭匣,再让老张叔试试。

    试出的结果果真是衣服附有雷电魔免的属性!

    陆苏安让老张叔继续拿着,取出收进乾坤袋的战舰刀欲要斩下那截袖子。

    老张叔急忙阻止:“这可是宝贝,斩了可惜,而且你要去对付承禹之,没这宝贝护着可不行。”

    陆苏安当然知道它是宝贝,尤其是在电有剧毒的无仙国,堪称是无价之宝!

    但是白小袄和棉滚滚的安全更显重要,何况他的身体对毒电已有一定的耐性抗性,且他只是斩下一截袖子给老张叔做简易手套,又并非斩烂整件衣服。

    “手套?”祝莫忧脑海中飘过一物,挤眉弄眼的笑道:“阿豹,你不也有一副手套吗?就是你当初参加比赛的时候戴的那一副,找出来让大家掌掌眼。”

    那是一副由一种名叫“粉戟者”的电鳗的鱼皮缝制的手套,偏向凶萌的猫爪造型。

    “这是豹爪,是豹爪!”

    老张叔极力的争辩,白小袄重锤一击。

    “粉粉的鳞片好漂亮!”

    粉戟者电鳗,粉红的宛若雷神之戟一般凶悍的电鳗,它鱼皮上的鳞片当然就是漂亮的粉红颜色~~。

    ……

    湛蓝的海水不知从哪一刻起便有朝着鲜红颜色转变的架势,实际上并非是海水本身的颜色的转变,是随着混入海水的鲜血的增多,给人以海水本身的颜色在做变化的感觉。

    鲜血来自戮神刀阵之中的人们?亦或者鲜血是来自拜师台上的近四百个孩子?

    都不是。

    鲜血是鱼的鲜血,是附近海域的鱼受某种外力的作用,纷纷受伤,纷纷流血,随后它们流出的鲜血再受外力的作用,纷纷汇向了拜师台所在的沙滩方向。

    黄瓜大叔已经停下了折磨唐布上的举动,因为随着鲜血的汇聚,一股厚重之中掺杂暴虐的威压自海底深处传来。

    唐布上被折磨得几近昏厥,遭此一威压侵扰,反而清醒了过来。

    “什么东西?”

    甭管什么东西,反正不是好东西,甚至有可能是新闻里说的凶妖石鲲那等凶悍存在。

    唐布上不清楚染红海水的鲜血是鱼血,以为是拜师台的那些孩童的鲜血,自行脑补出了一个冷血的前后因果。

    某天某人发现了潜藏在附近海域的一个恐怖的存在,比如凶猛强大的海中异兽,于是上边派遣黄瓜大叔和他的那个倒霉兄弟前来查探。

    他们的查探是查出了有关的线索的,也确认了那个异兽的确存在,未了避免引起恐慌,他们极力的隐藏那些线索,然而雷打不动的进行巡逻的余叨是个麻烦,因之就有了黄瓜大叔的偷袭事件。

    异兽藏于海底深处,想要将之解决就需要先将其引出来,被那伙恶徒掳掠的十六个孩童是引出异兽的诱饵,可是因为陆苏安的从天而降以及引发的种种后续导致引出异兽的行动失败,并造成了参与行动的人员的惨重伤亡。

    最为麻烦的是异兽被惊动了,再不是十来个孩童就能将之引出来的,然后就有了承禹之的收徒,就有了近四百个孩童沦为诱饵的做法。

    旁边的那座范围庞大的戮神刀阵是拿来对付异兽的,之所以提前施展开来,是缘于戮神刀阵是杀敌愈多愈发凶悍的刀阵,即承禹之是以当中的人们的性命增强刀阵的威力……

    “好冷血的玉面神将!好冷血的承禹之!”

    唐不挚也觉得承禹之冷血,因为他的嗓子都喊哑了也求伤了,承禹之依旧不肯回应他的呼救。

    黄瓜大叔眼神之中透着凝重,是对威压的源头的凝重,因这凝重,他在用着游蛇般的绳索保持着将唐不挚高举的同时又把唐布上卷起高举,举着他们踏上拜师台。

    “神将大人,求援吧!就你和你的家将是对付不了那头异兽的。”

    黄瓜大叔果然是上边派下来的人!但拜师台上的孩童怕不是诱饵……

    刀光一闪,鲜血一喷,承禹之一刀斩了黄瓜大叔!

    黄瓜大叔低下头看着自肩头斜斩而下的伤口,听着鲜血喷出的声音,抬起头,艰难道:“为……为什么?”

    承禹之淡淡的道:“我不想死。”

    黄瓜大叔艰难笑道:“这么说你说的不想我们背上‘以民为饵’恶名的话是假的?”

    呼吸一个急促,黄瓜大叔强提一口气,嘶声咆哮道:“你个老王八蛋!你要叛国!”

    随着咆哮,是绳索甩开唐布上和唐不挚,是以尖锥为枪头以绳索枪身,裹挟龙吟,双龙出洞。

    那是两条黑色龙影,独角森然、形态狰狞,它们径直的撞向承禹之,誓要把他撞得粉碎。

    又是刀光一闪,两条龙影崩碎,两条绳索崩断,它们的主人黄瓜大叔胸前又添一道自肩斜斩的刀伤。

    两伤相交成了斜着的十字,黄瓜大叔没有看它,死死的盯着承禹之,将手里拿着的最后短短一截黄瓜放在嘴里狠狠一咬……

    “咔嚓!”

    声响人倒,再无动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