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二十五章 实力升,刀阵起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在无仙国,凡人就是道理。

    如斯道理体现在无仙国的方方面面,在此情此景则是体现在电对凡人的优待和对修士的虐待,简而言之,区别对待。

    具体的说,无仙国的电是有毒,还是有剧毒,可是却是针对修士的毒,对于凡人,电……它就是单纯的电。

    再说具体:能把凡人电麻的电,修士碰了必会被电伤;若是能将凡人电伤的电,修士碰了八成会被电死;能电死凡人的那种电,放到修士眼里简直宛若小型雷劫!

    陆苏安机智的选择暂时不入一气之境,暂时继续当凡人的做法是选对了的。

    承禹之拷在他身上的那些能持续电人的手铐的一同发威也确实拥有将一个修士电死的威力,然而陆苏安本质上还是一个凡人……

    因为他是凡人,手铐的持续相电就电不死他,因为他是凡人,做了助长的功力就不会被相电的毒电电得崩溃。

    而后……陆苏安真该好生的感谢感谢慕容王氏她哥王师傅。

    陆苏安之所以吃下熟虫子就能得到那种能够轻易助长功力的灵力,是由于王师傅在烹饪的时候已将虫子蕴藏的灵力做了催化催动,使之容易被人消化和利用。

    那些也是王师傅准备的生虫子就不同了,它们蕴藏的灵力在未被催化催动之前惰性极强,陆苏安简单烤上一烤又起不到催动催化的作用,那他自是不能轻易的将之消化和利用。

    于那些被陆苏安烤了吃下肚的生虫子蕴藏的灵力而言,持续相电的毒电如同催化剂兼催动手段,持续一个作用就使得它们的惰性消除,变得易消化易利用。

    还是受手铐的持续相电,陆苏安体内暴走的功力呈龟缩状态,即扎堆挤在他的经脉和丹田的几处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小范围。

    在那些的小小范围保持不变的情况之下,又在陆苏安处于昏睡而无法驾驭体内功力的情况之下,得了源自熟虫子的灵力而助长的八十年功力又得了源自生虫子的灵力的助长……

    就像往大小不变的铁罐之中加入煤气,一加再加,煤气是能液化一样,陆苏安体内扎堆相挤的功力就在再次助长之后被迫的液化了。

    不液化不行!不液化的话,再次助长之后的功力是无法再在那些小小范围扎堆相挤的,就会压抑不住的崩溃龟缩的状态,就会向外冲撞出去,问题是毒电的层次太高,陆苏安体内的功力可不敢与之正面碰撞。

    不敢向外冲撞,便只能向内的挤,狠狠的挤,死命的挤,原本挤不下的功力自然而然的就以挤来液化换来小小范围的不变。

    功力的液化换成寻常的修士即是法力或者真元的液化,此乃步入了一气之境的标志之一。

    陆苏安现在就是一气之境了?差得远呢!

    拿寻常的玄修举例。

    玄修修的是法力,他们的法力的液化一事是以相应的法门在朝元的内脏之中进行。

    朝元是五气朝元的“朝元”,据《修士境界初解》的记载,“朝元”是说的法力或者真元的朝归内脏。

    又说玄修,玄修的法力是借灵根炼化灵气灵力而炼出的,炼出过后的法力的周天运转是起自丹田又归于丹田的顺着经脉的运转,换句话说,平常时候玄修的法力是储存在丹田里面。

    所谓的“朝归内脏”是指达到一定量的法力依照功法朝着相应的内脏运送过去,以在内脏那边炼化液化,随后归于该内脏存储管理。

    符合这样的要求的内脏有五个,即人的五脏,即心肝脾肺肾。

    书上还有说,第一个内脏有了那样的朝归便是步入了一气之境的修为境界,待体内五脏都有了那样的朝归便是彻底成就了五气之境。

    五脏的朝归没有特定的顺序,得看各家的功法要求,而朝归了五脏的法力或者真元,正是相应境界的玄修或者武修施展法术或者动用武技时消耗的能量的来源所在。

    陆苏安体内的功力属于兼顾法力和真元的特性的另类能量,它们的液化没有经过五脏之一的任意一个的参与参加,液化过后的功力一旦等到手铐的相电的停止,归处又依旧是他的丹田。

    差别这般的巨大,他那算哪门子的步入了一气之境?故而别人步入一气之境能够得到的32年的寿命,他是得不到的。

    但是好歹有了功力的形态变化的发生不是?他就还是有所得,得到的是浑身内外的生机的焕然勃发和浑身上下针对毒电的一定抵抗耐性。

    落到祝莫忧的眼里便是他年轻了几岁的变化,便是他能用唇语能打手势。

    陆苏安手势加唇语:还不把我放开!

    祝莫忧唇语加手势:我没钥匙。

    陆苏安:不会砸吗?

    祝莫忧:砸了会爆。

    陆苏安:“……”

    砸了会爆的手铐,暴力开锁的方式就用不成,必须要找到钥匙才可以。

    上哪儿找钥匙呢?

    手铐上印着“城南镇抚司”的字样,说明手铐是城南镇抚司的锦衣卫的手铐,既然手铐都有,没道理没有手铐钥匙。

    白小袄插嘴说道:“锦衣卫都去了海边,玉面坏爷爷和他的坏兵叔叔也在海边。”

    祝莫忧毫不畏惧:“没事,我去偷把钥匙。”

    陆苏安翻了翻白眼:光偷钥匙还不够,没见指纹录入的装置吗?你得再偷个人。

    祝莫忧:“……”连人带钥匙的偷,比起只偷钥匙剧增了难度,他没把握不惊动承禹之,还有~就不能换个词汇吗?

    棉滚滚忽地想起什么,连忙道:“滚滚滚。”

    祝莫忧:“~~。”催什么催?又没说不去,是在想妥帖的办法好不好!

    棉滚滚不是那个意思,它向那群毒蜂“滚滚滚”的表达意思,那群毒蜂“嗡嗡嗡”的把意思排成话。

    “师父打昏了一个?”陆苏安眉开眼笑,连唇语带比划:旅馆,那有一个锦衣卫。

    某个没醒的白粽子:“……”喂喂!你们把我忘了,我也是锦衣卫!

    庞虎是自己昏迷的,不是被陆苏安打昏的,关乎名声,不能乱说。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那可是民变啊!是会出动玄甲军的,而我又是引发民变的罪魁祸首,是会被问罪凌迟的……”

    庞虎其实早就转醒了,可是他宁愿长眠不醒,外边死一般的寂静很是说明锦山街发生了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

    “哔哔的断虎,以后你再也不能为难我庞虎了!”

    庞虎想过自我了结,因为那样可以免除恐怖的凌迟之刑,只是比划了半天都狠不下手。

    “呵呵!我就是这样一个没用的人,欺软怕硬,对自己也不够狠,争不过那帮死要功劳的家伙。”

    庞虎呈大字的瘫躺床上,思绪放空,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享受最后的安宁,静候抓他的人破门而入。

    “砰!”

    “嘭嘭!”

    “嘭嘭嘭!”

    “嘭嘭嘭嘭……!”

    无仙国也有烟花,不过这里的烟花是电池版的烟花,也就是说,地球那边的烟花填充黑火药的地方在无仙国这边是填充的电池。

    爆浆的,溅射的,喷涌的,平铺的……各种款式的激发型电池,它们被装入礼花弹,再被礼炮炮管送上天,就有了各种各样绚丽缤纷的烟花。

    承禹之今日就有燃放烟花,但燃放的目的并非为了庆祝,是以烟花的缤纷绚丽夺人视觉,再以烟花的嘭嘭轰鸣扰人听觉。

    视觉被夺,人们注意不到身旁的某人偷偷的拿出了一把斩舰刀,听觉被扰,人们就留意不到身旁的那人屈指一弹的弹响了那把斩舰刀的刀刃。

    然后……

    承禹之也拿出了一把斩舰刀,也屈指一弹的弹响了那把斩舰刀的刀刃。

    刹那间,没有风云变幻,却有景色骤转!

    刀阵起了,烟花的嘭嘭轰鸣瞬息被战场的厮杀之声取代,烟花的缤纷绚丽瞬息被战场的尸骸残躯取代。

    前一刻还在欣赏烟花的人们,下一刻宛若深陷修罗战场,体弱者晕厥的晕厥、愕然的愕然,体强者咳血的咳血、凝重的凝重。

    不包括拜师台上的那近四百个孩童,因为拜师台是刀阵刻意留空的地方。

    有承禹之主持的刀阵凶悍异常,直白点的说,若是他有意行诛灭之事,如斯刀阵的突然发动是能立马终结刀阵之中的大部分人的性命的,余下的部分随他指挥变阵,也能如绞盘一般一拨一拨的绞死绞杀好大一部分。

    自然了,最终还是有人能逃出升天的,究其原因是构成刀阵的斩舰刀和持刀人的数量相对人山人海的人们的数量显得不够,毕竟这又不是玄甲军的集体行动,仅是承禹之和他的家将的私人行为。

    “啪啪啪!”

    有人口动鼓掌,是个原先混在人海之中不知何时独处于外的吃瓜群众。

    那个群众模样普通,衣着普通,腰上挎着的包也普通,他一手拿着手机录像,一手拿着半根黄瓜。

    他恰好站在刀阵范围之外,就没有受到刀阵的影响,他抬眼望向刀阵,视线透过翻滚的凌厉刀意和如墨煞气,寻到阵中的一对父子。

    是唐布上和唐不挚他们这对父子!为父者咳血,为子者愕然。

    那个群众指着他们,语气普通,眼神冰寒的道:“把他们送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