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十章 扮邪进行时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灵石是好东西,但那“小鬼”是什么意思?还“可口”的……

    陆苏安就非常生气。

    “一群混账东西!这个时候还往我头上扣邪修的帽子!”

    “帽子只是帽子,又不是真的。”祝莫忧开解道:“再说他们那样认为,我们不正好可以加以利用?”

    那伙恶徒亲手送来的枕头,用自是要用的,可是哪儿来的觉得“小鬼”可口的凶妖那等邪道之物?棉滚滚吗?它就萌物好不!

    祝莫忧有个办法能令棉滚滚看起来像个嗜血的凶妖,就是需要它小小的牺牲一下下。

    棉滚滚胆小是胆小,可它为了救人连死都不怕,自然不怕小小的牺牲。

    陆苏安已经强行当了它的师父,不会允许它胡乱牺牲,也不允许旁人把它随便牺牲,问道:“怎么一个牺牲法?”

    祝莫忧轻吐两字:“染血。”

    棉滚滚是萌萌的棉花团,染了血可就不萌了!但它不介意,它还分出棉团卷成棉绳牵住陆苏安的手,摇来摇去的渴求他的同意。

    陆苏安不忍拒绝,倒不是缺了一个凶妖相衬托他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将自己变得像个真正的邪修,而是如果不让棉滚滚参与最终的营救,就无法给它为了救人而付出的努力和承受的艰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好了好了!就按他说的来!不过……”陆苏安不怀好意的转向乱出主意的祝莫忧,“卖蛋糕的,你长得壮实,献几斤血呗。”

    “几……几斤?!”祝莫忧很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压着嗓子嘶着声音:“那不是水那是血!还献几斤?不要钱啊!”

    陆苏安板着脸说道:“你老师没有教过你,水和血的主要成分是一样的吗?”

    一斤血有九两左右的水,一斤水……它全是水,主要成分都是水了,要什么钱?

    祝莫忧无言以对,陆苏安也不逼迫。

    “不如这样,你把脑袋借给它,由它卷着你的脑袋出去,那样的它不是凶妖也是凶妖了。”

    这还不叫逼迫?!!

    祝莫忧满心憋屈,流下悔恨的鲜血,而后就被棉滚滚躲开了……它居然躲开了!

    祝莫忧这下是又流血又流泪了。

    陆苏安嫌弃的咋舌,血臭的家伙起开!还是得他亲自上场。

    余叨?余叨就一病弱小子,放他的血?弄个不好会将他的小命一并放走。

    陆苏安就拿破剑……破剑有锈,直接开割容易搞出破伤风,何况破剑很钝,压根割不动,他是拿破剑施展,以凝出的一只小小的金色大雁割破掌心。

    瞧着棉滚滚没有躲陆苏安的血,任由它滴落身上,祝莫忧一度怀疑自己的血恐怕真是臭的。

    陆苏安瞅见祝莫忧的怀疑神色,故意露出一抹得意进行刺激。

    余叨在旁忍不住的翻起了白眼。

    “我说两位,这里是深山老林诶,就不能随便找只动物放血吗?”

    “……”

    空气突然安静,表情突然僵硬。

    动物也是有血的,比如说鱼这种动物,而且鱼血的腥味极重,用来装扮棉滚滚,还能令它行动之间自带腥风,使得它更像凶妖。

    最为最为重要的是那东西乾坤袋里还有那么多,都不用去找。

    陆苏安咬牙切齿:“你个混小子怎么不早说!”

    ……

    陆苏安扮邪修想扮得像,除开得有染了鲜血装作凶妖的棉滚滚做帮衬,还得有形象气质上的变化。

    这难不倒他,他好歹看过那般多的电视电影,在当中挑选一个恨不得冲进屏幕将其撕碎的该死反派有样学样即可。

    期间他用摆谱的说话方式要求那伙恶徒提高价码,且还叫祝莫忧暗中盯着他们,防止他们悄悄的摸过来或者悄悄的逃遁了。

    余叨也没闲着,他假装愤怒假装咆哮,假装疯狂攻击陆苏安,好让那伙恶徒坚信陆苏安是与他绝非一路的邪修。

    待价码谈妥,待祝莫忧折回,完成版的邪修陆苏安呈现于这个世界。

    肩托凶妖,身绕煞气,体携邪性,目含漠然,嘴露淡笑……尤其是那一抹淡淡的笑容!祝莫忧初见之时,汗毛当即倒竖,凉气顿时倒抽。

    “我滴糖酿!他不会真是个邪修吧?”

    不怪祝莫忧有此认知,着实是那抹淡笑似若一个反衬,完美的反衬出了陆苏安所扮邪修的极致邪恶和极致邪魅。

    “现在该讨论一下谁和我们师徒一起过去。”

    陆苏安是扮邪修扮得宛若如真,可他又不是为了扮邪修才扮邪修的,他是为了将计就计的营救人质。

    那伙恶徒人又太多,因而得有祝莫忧或者余叨假装被他抓获,随他和棉滚滚一起混入对方阵营,以能协助救人。

    “我提议卖蛋糕的!”

    说是提议,陆苏安的语气却坚定无比,因为深入敌营从来都是充满了危险的冒险行为,当然得让成年人来。

    祝莫忧是半点意见也没有,即便他清楚“装备”齐全的余叨的实力比现今他的还要高。

    余叨也没有要强行参与,况且于暗处配合也是一种参与,就是……

    “他们里边哪些是人质?”

    余叨必须弄清楚这个事,他可不想暗中配合的时候将人质打死了,虽说之前如若没有陆苏安的阻止他已经打死人质了。

    祝莫忧回答道:“他们里边……一个人质都没有。”

    “……?!”余叨脑袋有点乱,既然一个人质都没有,还怕什么打死人质?刚刚一波带走多好!

    “带走他们我没意见,可若伤了那些小鬼……”陆苏安咧嘴一笑,笑得让人毛骨悚然,“我打断你的腿!”

    陆苏安已然进入邪修角色,祝莫忧被震得一愣一愣的,余叨也有被惊艳到,随即余叨双目猛睁:“小鬼不是真的小鬼,是指小孩儿?是他们绑架了那些孩童!”

    孩童是不是那伙恶徒绑架的真不好说,毕竟孩童失踪是最近发生的,而他们的花田却绝非最近开辟的,但失踪的那些孩童应当就在他们的手上。

    却是他们的大包小包的“大包”恰巧能装下孩童,且十六个的数量和两个衙差小哥无意间说的南城区这边总共有十五个孩童失踪的数量出入不大,还有就是他们喊话中“小鬼”一词也是他们手上有孩童的佐证。

    ……

    那伙恶徒的大包装的确确实实就是近来南城区失踪的孩童,小小姑娘白小袄是其中一个,也是特别的一个。

    棉滚滚的名字是她取的,“9958”这一求救信号是她教的,甚至于那伙恶徒半途吃烤鱼一事也是她的手笔。

    可是她后悔了。

    棉滚滚的声音,她太熟悉了,它尖叫之时她就听出来了,当时她激动惨了,因为棉滚滚的出现代表着救星的到来,谁想紧随其后竟是棉滚滚的凄厉悲号……

    棉滚滚出事了,说不定它带来的救星也已经死了,那帮坏人用了嘣嘣嘣的炸弹,她听见了的。

    白小袄很聪明,人小鬼大说的就是她,但她终究只有七岁,在好朋友出事,无辜人身死,还是因她出的馊主意而出事而身死的情况下,她哪里忍得住,泪水阀门大开,哭得无声却十足的伤心。

    哭能无声,哭极的抽泣定然有声。

    背着装有她的大包的恶徒察觉,重重的拍了拍大包,低喝道:“小鬼!消停点!”

    白小袄还能怎么消停?她消停不了,于是无声的哭泣就成了撕心裂肺的哭闹,她哭着要报仇,闹着要回家。

    闹着要回家是标配,十六个孩子有十五个成天成天的闹着要回家。

    哭着要报仇的,就如同闹着吃烤鱼就要撒辣椒花椒、孜然和葱花的特例一样,就属白小袄才有。

    放在别的事情上,白小袄是特例就是特例,主要是她平常非常的听话,既不哭又不闹,反过来的还安慰其他的孩童。

    放在“报仇”一事上就不成了!因为如此小小年纪都懂“报仇”二字的人,虽不至于全都是记仇之人,可万一是呢?万一白小袄是那种现今就把仇恨铭刻于心的记仇之人,将来必成祸患!

    恶徒之中有人就建议道:“等下那个邪修来了,第一个就把她交出去。”

    “其他的呢?”有人小声问道:“我们真按说好的交?”

    说好的价码是陆苏安故意提高而后谈妥的价码,是送他十五颗灵石、三个小鬼,他就忘记他们拿炸弹炸他的事,而若他抓到了余叨和祝莫忧,他们就要额外再送灵石十颗,小鬼四个。

    灵石还好说,因为封仙城“封仙”的缘故,修士修为越高所受的“封印”越强,也就越发的不好过,因而灵石这种于修行有益的东西,用处还没有能做炸弹的电池大。

    小鬼,也就是他们的大包里装的孩童,其价值之大,区区灵石可比不上。

    “三个加四个,都七个了!交给了他,我们如何交差?”

    “还是那句话,看了他的战果再说”

    为什么要看战果?因为看了战果才能确定陆苏安是否当真免疫雷电方面的伤害。

    如果是,那他的价值就远远超过七个孩童。

    如果不是,不好意思,麻烦去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