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九章 棉滚滚好样的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蓬松的棉花即便是一大团也没有多重,陆苏安单手抱着棉滚滚的赶路就丝毫不受影响。

    余叨咬牙切齿的在旁跟着,时不时的重复那句“你得赔我!”,以示威胁和吸引注意。

    星空浩瀚,夜空敞亮。

    祝莫忧一路狂奔一路留下显眼的踪迹,陆苏安他们便是沿着如是踪迹追赶的,随着追近,陆苏安又感到了怀中的棉滚滚发起抖来。

    “莫怕莫怕!”陆苏安声音柔和:“你现在有我保护,那帮家伙伤不了你的。”

    陆苏安和余叨达成了共识,都认为棉滚滚是被那伙恶徒舍弃的受气包,卒子什么的,就棉滚滚的羸弱胆小还不够资格。

    陆苏安的保证起的作用不大,棉滚滚的瑟瑟发抖不见因之减弱,且它这时说的话也带有焦急的意味。

    “滚滚!滚滚滚!”

    全篇的“滚滚滚”,陆苏安……他听不懂。

    “这样,为了你我能够顺利交流,你拜我为师,我教你写字。”

    任何关头都不忘记叫人拜师,此乃陆苏安的专业素养,只是不知道教写字能不能增加寿命……

    写字?对呀!写字啊!

    棉滚滚会写字,它分出四团棉花拧成粗制棉绳,以之作为笔划,写出了四个字,虽然写的是数字……

    “9-9-5……8?救救我吧?”陆苏安笑道:“你已经得救了好不好!”

    棉滚滚浑身抖得很急,似若不如此就无法表达它获救的高兴一般。

    陆苏安捏了捏它,得寸进尺:“等把那帮家伙搞定了,你也得让我高兴高兴,比如卖卖萌的帮我招徒弟。”

    雾炎花是收徒利器不假,可是靠着那样的收徒利器收来的只怕多是贪图便宜之辈。

    况且已经毁了毁了……

    棉滚滚卖萌招来的人就不同了,因为一颗心能被萌化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是坏人。

    余叨冷哼插话:“卖萌还不够,它得赔我雾炎花和鱼!”

    陆苏安哪怕已然听了很多遍,还是觉得好笑:“雾炎花是我的好不?”

    “明明是我先找到的!”话音一转,余叨露出他的“险恶用心”:“不过它要是给我抱一抱,赔偿问题还可以商量商量……”

    抱是不可能抱的!棉滚滚愣是不给余叨抱,余叨太可怕,它很怕余叨的样子。

    “你!!”余叨重重一哼:“那你就等着卖棉花赔我吧!”

    说闹间,祝莫忧的背影映入眼帘。

    祝莫忧听到动静,转过头来,示意陆苏安和余叨噤声。

    他们与那伙恶徒相隔没有多远了。

    “二十三个人,比姓顾的说的要多八个,而且多的八个里面有高手!其他人也训练有素,我认为我们要用偷袭的办法对付他们。”

    敌众我寡,偷袭是相对稳妥的办法。

    “那边崖头刚好有好多大石头,我准备用它们一通乱砸,能砸死几个先砸死几个,砸不死也能乱了他们的阵脚,然后就该你们出场……”

    祝莫忧还想说什么,却被把新写出来的“9958”摇来摇去的棉滚滚萌到了,顿时忘了原本想说的后续计划。

    余叨有他的计划,报复心切的他也顾不上棉滚滚的萌态。

    他身上挂着有两种铜线:一种纤细,一种微粗。

    微粗的铜线受他控制纷纷卷成喇叭形的弹簧状,纤细的铜线受他牵引的卷着铁钉缩入“弹簧”之中,随后前者通电蓄能,为后者卷着的铁钉积蓄威能。

    “电磁炮?!!”

    陆苏安端是无言以对,说好的仙侠呢,尽整些科技流的玩意。

    祝莫忧了解余叨,知他愤怒,笑道:“小叨,你来!由你来打响偷袭的第一枪!”

    余叨有太多的怒火需要发泄,这偷袭的第一枪当然得由他来!他就来到可以俯瞰那伙恶徒的崖头处,正欲来上一波电磁炮齐射……

    “滚!!”

    棉滚滚突兀的尖叫,嘶声的尖叫!

    它要暴露这边,它的嘶声尖叫传出,被那伙恶徒听到,也的确将这边暴露了。

    那伙恶徒当真训练有素,第一时间做了战术规避。

    余叨心头怒火冲天!

    “你干什么?!”

    咆哮着,却没有当即收拾棉滚滚,余叨还是想把能已蓄满的铁钉打出去。

    棉滚滚不愿他得逞,它整个绞成一条棉绳,悍然的缠向余叨。

    余叨此时此刻是全身带电,以棉滚滚的易燃体质,或许能够阻止余叨的电磁炮的射击,但它绝对是不死也残。

    “好一个忠烈之辈!”祝莫忧轻轻一叹:“可惜效忠对象是一伙恶徒……”

    轻叹之余,祝莫忧手化为爪,爪覆幽芒,一招抓住绞成棉绳的棉滚滚。

    棉滚滚疯狂挣扎,凄厉悲号。

    余叨无限烦躁,棉滚滚的悲号宛若魔音,影响到了他对简易电磁炮的控制。

    也是这时,一箭袭来,直取余叨的胸口。

    箭是陨星箭,是那伙恶徒动用自顾白之那里抢到的歼星弩了。

    陆苏安探手扯住余叨的后领,把他甩至身后,令他躲过被陨星箭穿胸而过的下场。

    祝莫忧反应也是迅猛,空着的那只手抓扣身旁的大石头,将之抓起的便想砸向陨星箭的来处。

    陆苏安侧身一撞,连人带石头的撞飞了祝莫忧。

    “诶?!!”

    余叨见此一幕,结合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甩开的经历,满脸的怔然。

    没有见到袭来的陨星箭的他没让怔然持续多久,便有了了然的涌上心头,了然一出,瞬间引燃了他今日积攒的所有愤怒。

    “你也和他们是一伙的?你个骗子!”

    棉滚滚为那伙恶徒通风报信,陆苏安帮那伙恶徒出手伤人……这是背叛!无耻的背叛!

    连遭两次背叛,余叨再难保有理智,任凭愤怒侵扰,一心只想……

    “想什么想?”陆苏安曲指敲在他脑门上,“你个臭小子很笨啊!”

    陆苏安是出手伤了祝莫忧,可他是有原因的,而这原因也正是棉滚滚“通风报信”的理由。

    祝莫忧的细腻心思在这个时候发挥作用,借着种种线索想明了真相。

    “就是……”祝莫忧收回抓扣大石头的手,松开抓着棉滚滚的手,后一手揉着前一手的手腕,苦笑说道:“不能温柔点吗?我的手都脱臼了。”

    棉滚滚得了自由做的第一件事是滚到余叨面前,摆出以死相拦的拼命萌样。

    余叨不笨,猜到了些许,问道:“他们抓了人质?”

    棉滚滚为什么会写字,还是会写“9958”这等暗含求救信号的数字?自然是有人教它的,而教它的人自然是求救的人,即所谓的人质。

    甚至再夸张一点,那些雾炎花压根不是那伙恶徒采摘的,是棉滚滚采了它们,以便用来给他们这种能救人的人引路,如此的话,正好还能解释为何花田那边没有旁人的脚印。

    “不然你以为呢?”陆苏安没好气的再敲了余叨一下,复改轻柔的抚摸棉滚滚,夸赞道:“好样的!为师很骄傲!”

    余叨冷静下来也能想通这些,但他有一件事想不明白,便是棉滚滚半途把路往偏处引的事。

    陆苏安就看着他,不说话。

    祝莫忧余光盯着陆苏安,不开口。

    “……”余叨指着自己,“是我吓到了它?”

    棉滚滚的胆子很小,又是跟踪又是引路的必然又很紧张,忽地又有一个杀气腾腾的凶狠家伙飞速迫近,哪有不被吓到的道理?而被吓到的它惊慌失措间“失足”滚落斜坡,滚啊滚的,路自然而然的就偏了……

    “那现在怎么办?”

    棉滚滚的事事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解救人质。

    “还是先躲躲吧!”

    陆苏安抱起棉滚滚,捞起余叨,拔腿就跑。

    没办法,电池炸弹飞来了。

    祝莫忧:“……”你把我忘了啊喂!!

    ……

    “来了三个人,一个是余叨,一个是祝莫忧,剩下一个是新人。”

    那伙恶徒在分析情报。

    “余叨和祝莫忧,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那个新人……他和顾白之打过……”

    “接着说。”

    “没了,因为当时和我们一起暗中观察的那位大人中了顾白之的流失,我们急着救人,就没往下看。”

    顾白之的流失?顾白之和陆苏安交手的时候就只有一支能被当成流失的陨星箭,就是被陆苏安挑飞的那一支。

    那伙恶徒的那位大人真够倒霉的!

    “……不说那位大人了,死都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说说那个新人吧!我们围攻顾白之的时候,顾白之明显是有伤在身,若是顾白之的伤是那个新人造成的,那个新人的战力至少和顾白之不相上下。”

    “是个高手啊!”

    “是高手不好吗?别忘了,刚刚是他提醒了我们,也是他阻止了余叨和祝莫忧的出手,余叨还吼他说他是骗子……说明什么?说明他和余叨祝莫忧他们不是一路的!”

    “和他们不是一路,也不见得和我们是一路,何况他也有可能是不想误伤人质。”

    “他的确不想误伤人质,因为他瞧上了我们手上的货品。”

    “何解?”

    “因为他是个养凶妖的邪修!他想拿我们手上的货品喂他的凶妖!”

    棉滚滚的尖叫不似人声,更像邪修养的凶妖的叫声,而它凄厉悲号的似若魔音则坐实了它的凶妖身份。

    有了这般的误会,再有陆苏安与棉滚滚的“配合”,陆苏安当然就被当成了邪修一名。

    “邪修啊!那可都是疯子!”

    “话说……我们刚才丢的炸弹不会激得他发疯吧?”

    “你们!你们怎么又冲动了!唉,想办法灭了他吧,不然被一个邪修疯狂报复很麻烦。”

    “不行!不能灭了他!因为我忽然想起来他好像不怕电浆炮!”

    “你肯定?”

    “这个……不能太肯定。”

    “那就看看情况再说。”

    于是正在头痛如何才能完好无损的救出人质的陆苏安他们听到了以下的喊话。

    “那位新来的朋友!谢谢你刚刚的提醒和相助,同时我们也为差点误伤了你而表示歉疚,所以我们决定送你十颗无暇的灵石和两个可口的小鬼!当然了,你要是能够帮我们抓住那个少年和那个汉子,我们额外再送你灵石十颗、小鬼两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