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八章 你得赔我雾炎花和鱼!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折辕山脉的某处,有一伙人正在翻山越岭,他们就是那伙所谓的恶徒。

    实际上他们不怎么像恶徒,他们衣着朴素,相貌普通,加上每个人都大包小包的背着提着,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举村迁徙的寻常村民。

    他们都是恶徒了,当然不是寻常村民!

    他们能从众多自然界的声响之中辨别出远远传来的电池炸弹的爆炸声,其中一人轻叹道:“我们当时冲动了,不该对那个顾白之下手的。”

    说来也巧,这么一伙恶徒最初是没打算围攻顾白之的,但是他们的一位重要人物被顾白之误杀了,他们骤然暴怒的,于是就有了围攻顾白之的冲动之举。

    有人反驳道:“错了!是下手了却没能下死手!不然我们也不用转移。”

    此乃实话,他们虽是恶徒,可是除了和余叨有个过节之外,其余时候与常人无异,半点恶事都没在丰裕镇做出。

    有人摇头:“来得够慢的,我差点都以为陷阱白弄了。”

    话中指的来得够慢的人是锦衣卫,他在老巢布置的陷阱也是为了对付锦衣卫。

    有人笑道:“不是慢,是召集人手很耗时间,不过这样更好,一波全部送去西天,我们还不用担心被人追击。”

    不好意思,针对他们的追击正要开始。

    “莫急!”陆苏安指着余叨拿出的家伙什,惊声问道:“你就踩着这个追?!!”

    滑板,一块板子、四个轮子的那种,踩着它在山里追人……

    即视感太强。

    “你去过夏威夷?”

    “夏什么姨?”

    “好吧!你也不是小学生……”陆苏安砸吧一下嘴巴,说道:“莫非世道变了,御剑飞行不流行,流行御板飞行了?”

    不飞行的滑板,是不可能在崎岖的山里行动自如的。

    事实确实如此,陆苏安的话语落下,余叨的滑板飘起,余叨踩着飘浮的它,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快且稳!当真不受地形限制。

    “好一个御板飞行!小刀子!教教我!”

    陆苏安不介意跟着余叨这个徒儿学,缺乏轻功的他也有必要学,祝莫忧轻轻地倒下一盆冷水。

    “老蒜,醒醒!你没有雷神之体的。”

    “御板飞行和雷神之体有什么关系?”

    “磁悬浮了解一下。”

    “……!!”

    雷神之体带电,电生磁,磁力托起滑板,载着余叨悬浮疾行?

    陆苏安非常失望,如此科技风格的操作哪有御板飞行的仙侠风范有趣?

    祝莫忧的追击方式也不具备仙侠风范,因为他就一个粗暴粗犷的狂奔!

    “一点也不华丽,一点也不美型,是忽悠不了别人的……”

    陆苏安是一切为了忽悠别人拜他为师,他便不能学祝莫忧的方式,即使以他的七十年功力的加持,能让他在山间狂奔起来并不显得多么的艰难,甚至多加练习的话,如履平地也并非没有可能。

    “可我只会一招……”

    是刀系绝技,是用来攻击或者防御的招数,但也没见谁说在这个场合就用不了了。

    “老师都说过,公式什么的别只知道死记硬背,得晓得灵活运用。”

    陆苏安就拿来灵活运用,是他施展时不去凝出多余的金色大雁,仅把自己化身成为特殊那一只,再以前方某人为敌,振翅冲去。

    于是乎,祝莫忧有了如芒在背的感觉,吓得他一边加速一边回望,待看清持破剑化金雁的陆苏安疾速追来的架势,他不禁感叹:“到底是骗过我的人,赶个路都带杀气!就是……能不能别把杀气对准我,我有点慌~~。”

    余叨不慌,他有着的是依旧还在积攒的愤怒。

    丰裕镇在封仙城这座城市里边只能算一个极为普通的小镇,但是这座小镇于他而言是有着重要意义的。

    那伙恶徒他们居然想在丰裕镇搞事!

    “不可饶恕!不能饶恕!”

    况且他们对付他也就罢了,竟然还拿阿喵当挡箭牌!

    “死!必须死!”

    余叨浑身闪烁雷光,脚下滑板环绕电弧,如化奔雷,领先在前。

    他不怕追错了方向,因为他拔了足够形成雾炎妖火的雾炎花的茎杆,而后他就跑偏了……

    “好狡猾的恶徒!带着雾炎花的人和大部队分开了!”

    祝莫忧能有此判断,源于那伙恶徒曾在某段休息时间吃了类似香辣烤鱼的食物,因之就沾上了混有小葱孜然和辣椒花椒的烤鱼香味。

    “嗅嗅~!”祝莫忧指着余叨跑偏的方向说道:“香味很淡,说明那边只去了一两个人……”

    去的一两个人可能是被舍弃的卒子,不过卒子也不能将之小瞧了,万一人家玩的身捆炸弹呢?

    “你继续追大部队,我去找小刀子。”

    陆苏安的嗅觉比不上祝莫忧,循着香味追击那伙恶徒的大部队的事,陆苏安做不来。

    “那太好……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没问题!”

    说句实话,祝莫忧有点怕陆苏安,方才赶了多久的路,陆苏安就在他的身后杀气腾腾的追了他多久,他都快被整疯了!

    现下得了独行的轻松安排,又差点暴露心头的高兴,祝莫忧分秒不敢多待,迈着紧张和欣喜的步伐,循味狂奔。

    ……

    余叨也意识到自己跑偏了。

    路不对!一溜的斜坡,陡峭且凶险,像他这种踩着磁悬浮版的滑板赶这样的路还好说,径直的往下冲就是。

    那伙恶徒据顾白之的描述,仅有个别身怀武技法术,其余都是普通人,叫他们赶这样的路,摔也得摔死几个。

    “那他们是把雾炎花装进个球里滚了下来?”

    余叨见到了那个球团,半人高,黑乎乎却又软绵绵的样子。

    余叨不在乎它的软绵绵,他在乎它包着的那些雾炎花,那是陆苏安预定了的东西,他能从陆苏安那里换回好些鱼。

    就在余叨伸手准备破球取花的时候,球团它动了!

    “藏着人?”余叨悚然一惊,抬手就是一记。

    “滋滋~嘭!”

    没电到人,电到的是挤成一团砸来的雾炎花,如同那条为演示而被电的鱼,这团被挤压夯实的雾炎花报废了,篮球大小的它被炸成了漫天纷飞的焦糊碎渣。

    “我的雾炎花!啊啊啊~!我的鱼!”

    余叨登时怒了,他不介意在这里宣泄部分的怒火,他要给毁了他的雾炎花的人好看!

    可惜这里没有除了他以外的第二个人,可这里有精怪!就是那个球团,它是棉花团子成精,因为抛出了裹着的那团雾炎花的关系,它的体积缩小了一圈。

    此刻的它瑟瑟发抖,好生可怜。

    余叨是有火发不出,他是有底线的恶霸,专门欺负欺凌弱小的恶霸,欺凌弱小的事,他不会去做。

    就是但是可是!雾炎花被炸没了,他的鱼也跟着没了!

    不甘心,不开心!

    余叨声嘶力竭的道:“你得赔我!你必须赔我!”

    棉团精听得懂话,甚至能说话。

    “滚~~”

    话音很轻,话意很重。

    遇到暴脾气的,已经戳它身上了,余叨的脾气算好的,但该有的教训也得给,他的身上挂着好些铜线,当中一根受他御动,宛若鞭子般的抽到棉团精的身上。

    “滋滋~噼里啪啦!”

    铜线通电,抽出焦香味道,也因之抽出几点火星。

    棉团精痛得惨叫,也怕得打滚,因为那几点火星刹那引燃了各自的周遭,它打滚哪怕慢上片刻,它整个都得被点燃。

    饶是如此,棉团精也被烧坏了好几处地方。

    余叨很是错愕,棉团精的惨叫都是“滚滚滚”的叫法,也就是说它只会说一个“滚”字,那它刚刚那个“滚”就不存在话意的重,是他误会它了。

    而它很弱,弱得区区火星都有终结它的性命的可能。

    “那什么……”余叨凑近道歉:“对不住了,你……还好吧?”

    棉团精着实只会说“滚”,因为它的名字就叫“棉滚滚”,棉滚滚它发抖瑟瑟如筛糠,怕得厉害,回不了话。

    陆苏安正巧临近,接话道:“你在和谁说话?”

    不等搭话,陆苏安瞧见发抖的棉滚滚,愣了愣,惊呼道:“这这……这……国宝!”

    干净的棉花是雪白的,棉滚滚的“黑乎乎”是它滚来滚去的弄脏了的缘故,它刚刚被烧坏的地方被它翻进内里温养,相应的翻出来的部分就是雪白的。

    因为视角和光线的缘故,它落在陆苏安的眼里就像极了蜷缩害怕的国宝大熊猫,还是萌死人不偿命的大熊猫宝宝。

    “团子乖乖,别害怕,来来来,让我抱抱……”陆苏安眉开眼笑,激动非常:“在家乡那边没机会rua(挼),没想到来了这边能有机会!”

    棉滚滚当然不是大熊猫,但是软和和的触感也极为不错,抱着rua(挼)着也极其舒服,而且它非常非常的贴心,在陆苏安抱起它的瞬间就主动的将脏兮兮的表面翻进了内里,让他触碰到的皆是干干净净的棉花。

    余叨看着眼热,看得手痒,就想伸手摸几下rua(挼)几哈。

    他摸不着,rua(挼)不了。

    棉滚滚怕死他了,每每他的手伸来,它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往陆苏安的怀中藏。

    余叨恼羞成怒:“你得赔我雾炎花和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