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徒儿休走 第五章 漫漫长路终于找到了方向

时间:2018-07-19作者:步千川

    余叨被人偷袭的时候场间有着的人就那么些,当中的兽耳阿婆和老张叔却显得尤为特殊,因为他们皆对余叨流露出过畏惧和忌惮的情绪,不排除其他人也对余叨存有畏惧和忌惮,只是隐藏得好,没被陆苏安看出来罢了。

    “因为这个?”

    “不止这个。”

    兽耳少女阿喵是老张叔的女儿,她早不送照片晚不送照片,偏偏在余叨被偷袭时偷偷的送,说好听点叫巧合,说难听点叫配合。

    “然后?”

    “然后就是你那位老张叔的手……”

    余叨背上的伤显然是某种高温武器所留,恰好陆苏安刚才瞧见老张叔的双手都呈现出被烧伤的模样,甚至正是发现了这一点,陆苏安才怀疑到了老张叔。

    “啪啪啪啪!”

    余叨一手拿着钱,一手拿着疗伤丹药,鼓不了掌,就口动鼓掌。

    “你的推理不错,可惜没有一个是对的!”

    余叨的鱼篓之前是忘了带走的,庆幸的是,那个装着十一条鱼的旧鱼篓没被方才的战斗波及,他揣好钱和丹药,走过去从中拿出一条完好的鱼,又走回来的,当着陆苏安的面一指点中鱼身。

    “滋滋~”

    “嘭!”

    雷光电花间,鱼……它炸了!炸成了逸散焦香的碎渣。

    一指炸了鱼,余叨又夺过陆苏安手里的剑,提剑就往手腕上割。

    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剑太钝,割不动。

    余叨翻了个嫌弃的白眼,把破剑随手一丢,找了截绣春刀的碎片,再往手腕上一割……无声无息间,碎片割出了一条焦糊的伤口,而碎片也一同变得焦黑。

    陆苏安惊为天人,余叨也说他是天人。

    “我是雷神转世,天生雷神之体,生来就会使神鬼辟易的。”

    雷神转世?东方的雷公或者西方的托尔的转世?那么请把锤子拿出来瞅瞅!

    陆苏安信了才叫个怪!不过他倒是明白了老张叔和兽耳阿婆他们畏惧和忌惮余叨的原因,毕竟那样威力的,少有人能不去忌惮,而有人畏惧,也能理解。

    只是老张叔的嫌疑还不能排除,不如说他的嫌疑反而更重了!

    余叨不知真假的雷神之体,能将绣春刀的碎片变得焦黑,说明它给了碎片某种灼烧,如此灼烧与老张叔的手的烧伤太契合,而高温武器都是武器了,要是还敌我皆伤,不如用根烧红的铁钎……

    “你个头发长见识短的老大爷!”余叨直接一怼:“这里的电是有毒的好不?!老张叔是妖,他以妖身动用电浆炮,双手当然要被电着被烧伤!”

    “还有这种事?”

    陆苏安长见识了,余叨让他长更多的见识。

    脚下这片地方归属的丰裕镇隶属封仙城,封仙城是一座以凡人为主、修士为辅的城市,是字面意义上的为主和为辅。

    封仙城高度的电气化,然而这里的电当真有毒!有着修士触之非死即伤的大毒剧毒!因而如此城市的许多与电相关的工作岗位,修士是不能也不敢胜任的,就比如六扇门的衙差之一的捕快这类要配备电浆炮的岗位。

    镇抚司的锦衣卫?其实歼星弩也是用电的……

    “不对呀!凡人触电也是非死即伤好不好!呃……”陆苏安挑重点问:“别的岗位不说了,就说捕快!捕快这岗位,修士明明可以胜任啊!因为修士会法术,不用电浆炮也能对付罪犯。”

    “不成的!不然老张叔老早就成捕快了。”

    理由?理由是封仙城不兴法术。

    “正所谓‘十法九难施’,在我们这片地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的施展法术的。”说到这里,余叨想到陆苏安刚刚的表现,满是好奇的问道:“你那招法术是怎么施展出来的?”

    刀系绝技不是法术。

    “不是法术也不应该!因为刀技属武技,而武技这玩意,封仙城也不兴的。”

    余叨就很惊奇,挤眉弄眼的道:“莫非你也是什么什么神的转世?”

    神的转世之说就算了,他是龙的传人,他是炎黄子孙!陆苏安是往缘由方面靠拢。

    顾白之是锦衣卫,依照余叨的说法,他想必是个凡人,可是他的刀影和箭影应当都是武技,他却能正常的施展它们。

    不入一气非修士,陆苏安不入一气,也是凡人一枚,这一刀系绝技,他施展起来毫无滞涩之感。

    也就是说,封仙城对凡人有偏爱!

    “看来这封仙城的‘封’是封印的‘封’!仙人来了也得靠脚走路。”

    这不正好?否则到处都是动辄就翻山倒海的修行前辈的,陆苏安这么一只菜鸟还如何装逼如何飞?

    “决定了!即便找到了功法,我也暂时不入一气之境!”

    着实是在封仙城这一亩三分地,做凡人挺好。

    “何况才增加了十年寿命,不急着加那三十二……嘶~!!什么破鬼?!”

    陆苏安手欠的拿出长生宝鉴一照,镜中的他还是之前那副“老”样子,唯一变化的是他的残余天数,由上次的“3天”变成了现在的“12.5天/10年”。

    “/”后边的“10年”,陆苏安一时弄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它前边的“12.5天”很好懂,那是3加9.5得来的天数?问题是他增加的是十年的寿命!即便折算为天,也是“10天”才对。

    10加3,难道不是13?

    12.5……那就有一种可能!从上次在冰箱里照镜子开始到此刻为止,半个小时都绝对不到的时间却扣了他半天的寿命……

    “没得玩了!剩下的12.5天也不过是几个小时,还玩啥?等死算逑!”

    气压很低,低到余叨想要陈述阿喵那里绝对是巧合,绝不是配合的原因都不敢,好在祝莫忧这个糙汉子扛着一口大缸,风风火火的奔来,成功的冲散了低气压。

    余叨这才哪壶不开提哪壶:“节哀顺变。”

    节什么哀,顺什么变?12.5天等于几个小时吗?陆苏安心被扎了,血条直掉……

    等等!血条?!!

    陆苏安重新燃了起来。

    “12.5天/10年”的书写格式不就和血条的“1000/1000”的标注格式很像吗?换句话说,“/”后边的“10年”是现今的他的人生残余的上限,那它前边的“12.5天”便是能像加血那般通过某种途径进行增加的。

    收徒授徒两者都有,才算真正的收了徒弟,而且只有授徒过后,当徒弟的才有可能学成出师。

    如果陆苏安没有猜错,收一个徒弟并把该徒弟教来最终出师,整个过程下来,他就能得到十年的寿命。

    是不折算的十年!而若仅是收徒这个事,则仅有十天的寿命获得。

    至于少了的“0.5天”,倒也不是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扣了他半天寿命。

    天上日头当顶稍偏,说明是正午已过,即过了中午十二点,一天的时间正好是两个十二点,过了一个,当然就得减去半天!

    想明白了这些,陆苏安念头通达,肚子饿了……

    祝莫忧果真是细腻的糙汉子!他为陆苏安带来了吃的,是甜腻腻的精美蛋糕,包装上书有“莫忧蛋糕店,香甜把忧填”。

    ……

    ……

    满地的鱼块,无论是拾捡抑或搬运,经不住街坊邻里的齐心协力,顾白之联系的同僚到来的时候,连那个大坑都已经被他们填平了。

    来的是两个六扇门的衙差,他们不似顾白之一言不合就动刀动箭,他们和气的询问和气的记录,末了还和和气气的请陆苏安稍等,他们这就回去为他办理身份证件和立案调查余叨受袭事件。

    陆苏安在未领到身份证件之前是无法住旅店的,他也没想住旅店,他打算在余叨家借住。

    “可以!但要付房租。”

    房租也不贵,一个月五条鱼,且是包吃包住、包水电。

    “这么说……我拿出来的鱼很值钱了?”

    陆苏安是除了鱼,身无分文,那柄破剑和长生宝鉴?

    前者送人人都不要,后者谁送谁是傻帽,倒是断了的绣春刀和毁了的陨星箭能卖几个钱,就是也得有人敢买啊!

    余叨很大方,丢出一大袋钱,砸出哐当一声。

    “全是硬币?”

    是铜钱、银元和金环,它们都有面额,铜钱分为1毛、5毛和1块,银元分为10块、20块和50块,金环只有一个面额——100块。

    大体和陆苏安熟知的货币相似,只不过将纸币换成了金银铜的金属货币。

    余叨给的钱不少,因为光是面额100块的金环就有三十五个。

    “品相好的鱼块挑出来五百七十五斤,按一斤十块的价格,卖了五千七百五十块,你这里有四千七百五,剩下的一千我拿了,品相不好的六百八十八斤我和街坊们分了。”

    是该分!总不能劳累人家大半天,一点酬谢都不给,也该拿!好歹称鱼卖鱼的事都是人家在张罗,酬劳该得。

    陆苏安是没有参照,不清楚这些钱的价值。

    “一毛钱可以买一个馒头,五毛钱可以买一斤好米,十块钱可以买五斤猪肉。”

    那这四千七百五就值钱了!

    “省着点花,够你花很长一段时间。”

    节省节约是美德,陆苏安也不提倡浪费,可是他的乾坤袋里的鱼哪怕全部按十块一斤开卖,都还能卖个几十上百万!

    “要不全卖了,也好当个百万富翁?”

    “你敢卖光鱼,我就敢断绝师徒关系!”

    陆苏安是开玩笑的,余叨也并非威胁。

    “‘宝镜门’是假的吧?”余叨走近拍了拍陆苏安的肩膀,轻声说道:“需要钱纸香烛和牌位的话,我帮你置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