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带着包子去种田 第672章吴宽的惊慌

时间:2018-08-12作者:夏小麦

    为什么选择‘膳禾馆’?

    夏小麦继续问道。

    吴宽那天拉着我说,我俩吵归吵,但是杨恕确是是真心诚意的为我俩,是我俩的好朋友。为了表示感谢,我们两个放下成见,请他去‘膳禾馆’。

    郑少岚说着,看了一眼吴宽。

    此时,吴宽低着头,对于郑少岚的言辞没有任何的反对。

    所以,这件事,是吴宽的主意。我再问你,你们为什么要送杨恕回家?

    夏小麦没有转而问吴宽,而是继续询问郑少岚。

    我们请客又如何?他是吃你家的东西死的,跟我们谁请客有什么区别吗?!文大人,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跟命案一点关系都没有!

    吴宽见夏小麦不问自己,有些沉不住气自己跳了出来。夏小麦再问下去,一定对自己没好处。

    好了!夏老板,本府允许你问问题,但不代表本府可以容忍你一直这般故弄悬虚,有什么问题,直接问来!

    文子川皱眉说道。

    就知道今天的开堂会很麻烦,结果没想到这个夏小麦没完没了了。

    文大人,吴宽和郑少岚是重要的目击证人,他们的证词几乎就是我的定罪证据,我自然是要详细询问,不然恐怕很难让我信服。若是大人就此定案,恐怕我的家人也不会心服口服。

    夏小麦理直气壮的说道。

    夏小麦的家人?不就是征远大将军刘星辰吗?

    文子川蹙眉,心里的那份不爽和郁闷就别提了。

    郑少岚,那天为什么要送杨恕回家?

    夏小麦见文大人不再阻拦,便抓紧时间继续询问。

    是我建议的,那天本来就是我们两个请客,我们送他回去有什么问题?

    吴宽也不再装模作样,看着夏小麦抢过话。

    你们?据我所知,吴宽你的家境应该不至于好到刻意请人到‘膳禾馆’点一大桌子菜请客吧!

    夏小麦说的时候看了一眼方东,她相信方东一定调查过两个少年的情况。

    方捕头,这可属实?

    文大人沉声问道。

    是的,大人!吴宽家境贫寒,以他的情况,请客吃饭确实不太切合实际。

    方东只能回禀。

    我出的主意,郑少岚出钱,这难道不算是我们两个请客?

    吴宽激动辩解道。

    吴宽,你确实都可以找到合适的理由,既然理由正当,你为什么还要隐瞒?!明明都可以说清楚,你为何自己隐瞒不说还要拉着郑少岚跟你一起说谎?!分明就是你心里有鬼!

    夏小麦沉声喝斥。

    你!你胡说!我能有什么鬼?难道这药膳是我做的?这乌头是我偷偷加进去的?

    吴宽面红耳赤,激动不已。

    吴宽,我只是说你心里有鬼,我有说你是凶手吗?你这么激动是为什么?

    夏小麦反问道。

    这是公堂,你问的这些问题,不就是想说药膳中途被我们做过手脚,杨恕是我俩害死的吗?

    吴宽很聪明,拉扯上郑少岚。

    见夏小麦和吴宽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起来,文子川不耐的拍响了惊堂木。

    大家纷纷看向文大人,关注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 微信搜 索名称:颜书阁(微信号ysg162)低头闭嘴。

    吴宽,你有所隐瞒本就是藐视公堂,现在还敢喧嚣公堂?夏小麦,本府允许你问最后一个问题!

    文子川觉得自己已经容忍的够多了,要不是昨日见到了皇上身边的关总管,他必然早就发怒了。

    郑少岚,最后一个问题。你仔细回忆,那天晚上,杨恕为什么非要当着你们的面喝下药膳?

    夏小麦故意变换了说法。

    郑少岚犹豫再三,面对所有人的注视,看了看吴宽。

    那天,杨大婶见我们送杨恕回去,很开心的拉着我们说了几句话。因为很晚了,我有些着急回家,可是吴宽一直拉着我。杨恕打开药膳喝的时候,杨大婶还奇怪的问两句,说不是刚吃完吗?

    郑少岚说的有些啰嗦,显然他已经发觉了夏小麦问这些话的原因了。

    郑少岚,你瞎说,你……

    吴宽惊慌的阻拦郑少岚。

    我没有胡说,杨大婶,你也在啊!

    郑少岚指着杨氏说道。

    是,是的,那天,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我还说教了小儿几句,客人没走吃东西太不礼貌了。

    杨氏惊惧的看着吴宽,或许这位母亲已经觉察到了一些让她不敢相信的事实。

    杨恕是她的儿子,现在想来,那几天里,自己的儿子都有些奇怪。

    杨大婶,杨恕是我的好朋友,我感激他才请他的,谁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这都是她的阴谋!把我们的好心变成了一场悲剧啊!

    吴宽大呼冤枉的看着杨氏。

    杨氏有疑虑不假,但是毕竟还是没有办法证明与膳禾馆无关。

    大人,民妇只是一个无知的妇人,请您一定要查清楚小儿死的真正原因啊?

    杨氏没有办法,只能求助文大人。

    文大人,小人隐瞒不假,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她推脱责任的证据啊!您想一想,我自己都有可能成为被毒害的对象,药膳不止经过一个人的手,您为何不去把‘膳禾馆’里的伙计厨子等人叫上堂来审问?

    吴宽指着夏小麦不甘心的说道。

    放肆,吴宽,本府怎么审案需要你来教?!

    文子川怒不可遏,吴宽这小子居然敢指使自己。

    方东,你还调查到什么了?

    文子川命令道。

    是,大人。请允许属下需要叫来几位‘膳禾馆’的伙计后厨等人。

    方东恭敬的说道。

    文子川点了点头,方东便离开了大堂,不一会儿便将徐大夫、两个厨子、顾大婶、大云等人一一被叫上堂,相继描述了自己工作的内容,以及初九那日所知的情形。

    夏小麦本来有一些忐忑,虽然卫林有安排人去调查自己的员工,可谁又能保证这些人当中的谁不是同党。

    好在结果让夏小麦松了一口气,大家虽然面对严肃的公堂和厉声问话的大人有些惊慌,但是描述的事情倒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文大人着重询问了大云和两个厨子,毕竟他俩是制作药膳的重要环节。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