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29.护妻

时间:2018-10-15作者:荣来宠去

    饭桌上。

    齐老太望着坐在对面的纪欧娃,笑得合不拢嘴。

    “孙媳妇儿,你和齐晋的房间我都给收拾好了。齐晋向来不讲究,所以屋里头没什么东西,我叫人给你添置了一个梳妆台,你看看缺少什么,再跟奶奶知会一声儿!”

    “不用了,奶奶,我觉得挺好的。”纪欧娃回答道。

    “看都没看就说好,”齐老太满心满眼都是欢喜,乐呵呵的朝纪欧娃道:“不用为我们家省钱,我们家就是钱多。你现在啊,怀了齐家的子孙,你就是这个家里最大的。你说哪里不合适,奶奶立刻让人去改!”

    纪欧娃轻声笑了笑,一旁的齐晋随手揽住她的腰,抢在她前面对齐老太开口道:“奶奶,本来她就压我一头,你这样会把她惯坏的。”

    对面三双眼睛看着,纪欧娃觉得不自然,她偷偷拿掉齐晋放在她腰上的那只手,男人紧接着就圈主她的肩膀。

    纪欧娃:“……”

    老太太责怪的瞪了齐晋一眼,“男人就该吃屈,疼好你媳妇儿,事业和家庭才能发达!我看欧娃就懂事的很,打从见到我,她就一直规规矩矩地,说话也轻声细语。要不是因为肚里的孩子,你以为人家愿意跟你进门过日子?”

    齐晋望了眼身边腼腆到不敢大声说话的女人,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她这是刚刚见您,时间一长您就知道她到底什么样子。”

    挑食、懒惰、超级不好惹还爱耍脾气!

    齐晋心中冷哼,全世界……也就他一个男人能忍受纪欧娃。

    “我什么样子?”纪欧娃貌似洞穿了男人的心事,忽然温柔俏皮的朝他眨眨眼,仿佛只要齐晋敢说出别的,今天晚上就只有睡地板的份儿。

    齐晋挑下眉,不动声色的收回自己的目光。

    男人抿了抿唇,说出几个词:“年轻、漂亮、聪明又有爱心,挑选东西的眼光不错,挑选人的眼光更不错。”

    因为看上他了,所以那些缺点可以忽略不计。

    纪欧娃见齐晋这样回答,一双眼睛弯的更深。齐雨薇见到哥哥和新嫂子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心里头吃味的同时开始为姜美雅打抱不平,看纪欧娃的眼神带了些仇视。

    “哥,照你这么说,小嫂子在你心里就完美无瑕了?”

    齐晋没听出妹妹话里的火药味,可纪欧娃听出来了。

    “除了脾气臭点儿。”齐晋沉默了下,如实回答道。

    齐雨薇轻哼了一声,蛋蛋一双大眼睛不停的在姑姑和妈咪之间来回流转着,小脑袋里已经浮现出了两人交战的样子。

    齐晋搂着纪欧娃肩膀的那只大掌在不断收紧,齐老太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她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

    “欧娃做得对,男人就应该在外面耀武扬威,回到家里全听老婆的!我不是个护犊子的,齐晋要是不听你的话你就跟奶奶说。”

    纪欧娃和齐晋这一对壁人的到来仿佛另整个齐家都蓬荜生辉,齐老太那张老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她的热情却并没有驱除纪欧娃心里的别扭,就连屁股下面坐着的椅子都好像粘着蒺藜一样难受。从前纪欧娃来这里找齐晋,留下的,可都是不好的回忆。不是遭遇李姝的冷嘲热讽就是齐晟的冷眉冷眼,再或者,就是齐雨薇这个爱争风吃醋的妹妹,对她大打出手。

    尤其是经历过那场车祸以后,纪欧娃对这个宅子打心底里发出抵触。要不是为了让齐晋开心,她说什么也不可能搬进这里。

    热菜很快端上来,宅子里的佣人和保姆都在用好奇和惊诧的眼神偷偷打量纪欧娃,老太太给了这些人一个严厉的警告眼神,这些人很快收敛神色退下去。

    李姝和齐晟都不在,这好像是齐家人提前预谋好的。不过纪欧娃懒得追问那两个老毒物的去向,抱着眼不见心不烦的想法,舒舒服服吃了齐家为她准备的一顿大餐。

    齐雨薇在整个用饭期间一句话都没讲过,她心里本来就憋着口气,纪欧娃这个新成员贸然挤进齐家,并且几乎夺走了老太太的所有宠爱,齐雨薇看纪欧娃是愈发的不顺眼。

    齐晋将纪欧娃照顾的无微不至,齐雨薇看着碍眼,索性吃完饭就回了楼上。

    纪欧娃当着齐老太怎么也得表现得大度一点,她有些奇怪的望着齐雨薇气冲冲进屋的背影。

    “妹妹怎么……”

    齐老太回头瞥了眼,齐雨薇已经进了屋子,她转过头来又继续对纪欧娃眉开眼笑着:“不用搭理她,这丫头就爱使性子,谁知道哪根筋不对了!”

    客厅里传来齐雨薇大力的关门声,纪欧娃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齐晋也皱着眉头望着这一幕,他思索着一定得找个时间和妹妹好好谈谈。

    …

    纪欧娃被齐晋领到了二楼,齐老太带着蛋蛋到卧室里歇息。

    蛋蛋刚刚爬上床,正在脱外套的齐老太看着小家伙儿闷头坐在床上也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忽然光着小脚丫又从床上跳下来。

    齐老太看着他穿鞋的举动,不解的问道:“你去干什么,蛋蛋?”

    “我想去看看齐叔叔和纪欧娃姐姐,从她进了我们家,我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齐老太隐隐约约听到楼上的说话声,她大孙子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低沉沉的声音里夹杂着快要将人融化的温柔。大概是在哄女人。

    “回来!”

    老太太小声制止住蛋蛋开门的动作,她将外套挂在墙上,给了蛋蛋一个“你懂得”眼神,“你这个时候去多不合适,还是明天早晨等起来再说。”

    蛋蛋怔了怔,转过小身子面对齐老太,“纪欧娃姐姐怀孕了,她一定不会和齐叔叔做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我只是进去一会儿,不会打扰她休息的……”

    “啧,这孩子,我跟你说,你也不懂。”齐老太拉着蛋蛋往床上去。

    齐老太还不知道自己大孙子脑袋里想的是什么,她今天在饭桌上就看懂了齐晋的眼神。他情意绵绵、温柔似水,直勾勾火辣辣的盯着纪欧娃,晚上不做点儿什么才怪。虽然孕妇前三个月是危险期,纪欧娃现在还不能同房,可她大孙子是个稳重可靠的男人,一定会“适可而止”。齐老太对齐晋,可是放心的很。

    蛋蛋不情愿的钻到被子里,齐老太轻拍着他的背部哄道:“总之奶奶是不会骗你的,你这个时候进去,会另你齐叔叔不高兴的。”

    蛋蛋想了想,灵机一动,忽然指着墙角说:“奶奶,要不然我去偷听一下,确定齐叔叔的屋里没动静,我再进去。”

    “小孩子家家的,学什么不好,快睡!”

    “那奶奶要不然您去听一听,我真的很想和纪欧娃姐姐玩一会儿。”

    “……”齐老太一张老脸顿时拉下来呵斥道:“胡闹!奶奶又不是变态,哪儿有偷听人墙角的嗜好?”

    蛋蛋睁着大眼望着齐老太抽搐的嘴角,心道你以前不经常偷听姜阿姨。

    …

    齐晋果然想压着纪欧娃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

    纪欧娃被他摁在门上亲了好半晌,“起开!”女人伸出双臂一脸嫌弃的推着他。

    齐晋目光灼灼的盯她两秒,纪欧娃愈发红艳的脸蛋儿像是熟透的苹果那样诱人,男人趁她淬不及防的时候又叨了上去。

    “你走开,我现在没心情。”纪欧娃推搡着他,似娇似嗔的嘟哝道。

    “就一会儿,一下就完……”齐晋低喃嘶哑的声音有股极致的盅惑力。

    纪欧娃才不信他,偏着头躲过他炙热的吻。“你哪次有一会儿就完的?我现在是名孕妇,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有分寸,绝对不会伤害你和女儿。”

    “你说什么都没有用!”

    齐晋到底还是没得逞。

    纪欧娃身上的针织衫是露肩的,几乎整个儿被齐晋扒了下来。她站在房间中央整理衣服,齐晋望着她光滑雪白的后背,小腹紧绷的更加厉害。

    纪欧娃做了个甩头发的动作,一头的波浪卷发被她撩到了前面,齐晋看见她美好的胸型更觉得难受。

    “我出去一下。”

    男人从床上站起来,想踱步到院子里去抽烟,纪欧娃巴不得他现在赶紧消失,齐晋前脚刚出门,纪欧娃后脚就将门锁上。

    齐晋回头望着紧闭的房门驻足半响,心里头顿时生出些不快。他不过是想在自己的房间体验一回,又不是掌握不好力度,有必要把他当成洪水猛兽。

    齐雨薇跑到厨房倒杯热水,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齐晋被“赶”出卧室的这一幕。

    她躲在厨房的门后面呆了半响,一直等到齐晋的身影消失在客厅,这才拿着水杯走到自己的卧室。

    姜美雅那边刚刚和继母聊完天,正打算换衣服睡觉,齐雨薇的视频电话紧接着就发了过来。

    姜美雅接听,齐雨薇一张朝气蓬勃的小脸儿很快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雨薇,这么晚了还不睡。”

    齐雨薇一见到姜美雅,嘴巴就是机关枪那样嘟嘟个不停。

    “嫂子!我跟你讲,纪欧娃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她竟然敢把我哥赶出卧室!”

    齐雨薇在那边愤恨不平着,姜美雅有些愕然,没想到她前脚才被赶出齐家,齐晋后脚就将人接了过去,这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忘恩负义!

    姜美雅心里气得要死,可面上却浮现出担忧的表情,“雨薇,你哥……你哥是不是很怕她?”

    “何止是我哥怕她!纪欧娃一来,我奶奶的注意力完全都被吸引了过去,对待她比对待我这个亲孙女儿还好!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我妈亲生的。”

    姜美雅不动声色的笑笑,“说什么傻话,当然是亲生的。”

    齐雨薇面上表现出失落,“可她一来,全家人都跑去关心她了,根本没人在意我的感受。”

    “她不是怀了齐晋的孩子,雨薇你应该多担待她一些。”

    “要我担待她?”齐雨薇不屑的撇撇嘴,“我齐雨薇这辈子谦让过谁!何况她本来就是小三儿上位的,就冲她把你挤跑了这一点,我永远都不会把她当作亲嫂嫂来看待!”

    姜美雅想笑,牙齿碰了一下,她还是硬生生的忍住。

    “雨薇,别为了我和她作对,更别为了她和全家人作对。怎么说,她肚里怀的,可是你亲侄儿。一家人都宠爱她是正常的,我是怀不了孕,否则齐晋也不会……”

    姜美雅嘴角展露出一抹凄楚的笑容,“大概这就是命吧。她取代我也是早晚的事。”

    齐雨薇顿时觉得镜头对面的姜美雅无比可怜,愤愤不平的朝姜美雅保证道:“嫂子,你放心,这个家里只有哥和奶奶喜欢她,我和爸妈都不喜欢!哥今天把她接回来,爸和妈都没在家,就是故意表现给这个女人看的!她心里头应该比谁都清楚,齐家没有几个人欢迎她!”

    “嫂子不伤心,嫂子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也挺好的,就是放心不下你哥,更担心你……”

    姜美雅欲言又止,最后表现出一副不得不说的表情,“你有没有觉得那个女人和宋小鱼长得很像?你小时候,你哥就偏向宋小鱼,什么都让你捡她剩下的,就连你们两个打起来,你哥维护的也是她。那个时候,我真替你叫屈……现在宋小鱼死了,又来一个纪欧娃,我害怕这个女人欺负你。更害怕你哥像从前一样偏袒她!我又不在你身边陪着你,剩下你自己一人孤军奋战……”

    齐雨薇脑海里快速闪过小时候宋小鱼抓她两只小辫子的情景,她眼底浮现出愤恨,对姜美雅说道:“不可能的,嫂子!我永远也不会让那个女人把我压下去!”

    “小姑子和嫂嫂自古以来都很难相处,雨薇你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别让爸妈操心。”

    齐雨薇忽然冷笑一声,“嫂子你觉得我像是会吃屈的人吗?”

    姜美雅见到齐雨薇成功被自己激怒了,唇角微不可察的勾了起来。

    齐雨薇在视频通话里又关心了姜美雅几句,卧室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齐雨薇挂了电话以后,起身去开门。

    见齐晋叼着烟出现在自己门口,齐雨薇没好气的瞥他一眼,“你不是被轰到院子里去了,又跑来我屋里干什么。”

    齐雨薇不想面对这个色迷心窍的亲哥,转身又趴回到自己的床上。

    齐晋走到敞开的窗户旁边,靠在栏杆上抽烟,目光睇向趴在床上戳手机的妹妹。“你刚才在跟谁打电话?”

    “没谁,同学。”齐雨薇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

    “是么?”齐晋吸了口烟,又朝她道:“可是我刚才在院子里听得一清二楚,你貌似在说你嫂子的坏话。”

    齐雨薇一个激灵儿从床上翻身坐起来,瞪大眼睛狐疑的望着齐晋,“你怎么知道的?”当反应过来,她又气愤的用手指指着齐晋,“哥你不学好,竟然偷听我打电话!”

    齐晋不屑的笑一声,有些瞧不起她的意思。“还用得着偷听,你房间里的窗户大开着,而你说话声音又那么大,我就在楼下抽烟,想不听到都难!”

    齐雨薇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你听到了又怎么样,我只是觉得以前的嫂嫂比较好。人家被你赶出去,我总得代表我们全家人问候两句。只是在通话过程中,顺便提了几句新嫂子的不好,又没有研究其他的!”

    “本来不知道你跟谁打电话,我也根本没听清楚你在电话里说什么,不过现在全知道了。”

    “……”齐雨薇脸色变烟,“哥你真阴险,竟然想办法套我的话!”

    齐晋笑了下,这个妹妹,还真是单纯。

    他将最后一口烟抽完,丢到了脚边的垃圾桶里,板起脸踱到床边,居高临下对齐雨薇道出今天来找她的最终目的:

    “以后把你的大小姐脾气给我收起来,尤其是当着你新嫂子,再敢像今天一样摔门,我跟你没完。”

    “哥你讲不讲理!”齐雨薇拍打着床沿,“她一个小三儿上位的,凭什么得到我们全家人的尊重!我脾气一向就是这样,爸妈和奶奶从来都没怪过我!你竟然为了她,你吓唬我,你简直是昏君啊你!”

    齐雨薇气得咬牙切齿,却不敢骂出更难听的。

    齐晋冷冰冰的注视她,“你从小就娇蛮霸道不懂事,我们全家是你的亲人,所以才会惯着你纵容你。而纪欧娃可是跟你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她从跟了我更是受了许多委屈,我不允许任何人给她脸色看。”

    口口声声都是他的女人委屈,他的女人怎么怎么好,难道这个妹妹就不是亲的了!

    “哥,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见面就要喊嫂子,连吃饭上桌就要先让着她?”

    齐雨薇气的眼眶发红,齐晋知道这个妹妹的性子,并没有逼的她太紧,放低口气道:“真要你那样,你也做不到,总之以后别明里暗里和她较劲。”

    齐雨薇嗤笑一声,今天她只不过是摔了个门,就遭到亲哥这样的威胁,那以后要是两人不小心发生了口角,齐晋还不得站在那个女人旁边骂自己。

    “我知道了,哥。”

    齐雨薇硬声答应了着,见妹妹不再反驳什么,齐晋拉着脸走出去为她关好门。

    …

    纪欧娃察觉出来齐雨薇对自己的不欢迎,为了避免和她碰面,纪欧娃一大早就开车带着蛋蛋去了公司。

    齐老太大早起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到临吃早餐的时候却不见了纪欧娃和蛋蛋的人影,老人家虽然失望,脸上却还依旧洋溢着笑容。

    齐晋仇怨的眼神望着餐桌对面的妹妹,齐雨薇装作视而不见吃起了老太太亲手做的小笼包。

    一大清早看不见那个女人,齐雨薇实在是太痛快了,连空气都是新鲜的。

    “奶奶,我劝你以后还是别费劲了,”齐雨薇边嚼边含糊不清的对齐老太说道:“人家吃惯了我哥给她做的山珍海味,您这些粗茶淡饭她根本吃不下啊。”

    齐老太也有些怀疑自己的做饭水平,望着一桌精致可口的早餐发呆道:“难道真是我的手艺问题,不过这些可全是素的,完全按照欧娃的口味来的啊。”

    齐雨薇一口一口咬着,最讨厌的人不在家,她心情无比舒畅,说话的口气都开始愉悦起来。

    “没准人家知道是你做早餐才带着蛋蛋跑的呢,这只能说明嫌弃你呗!奶奶,许多女人都不喜欢让家里的老人做饭,因为那些手皮会掉到锅里去……”

    齐老太一脸恶心的瞅着吃的欢快的孙女儿,“让你腻歪的我都吃不下去了,更别说你嫂子。”

    齐雨薇一乐,又伸出爪子去拿小笼包,一双筷子忽然狠狠的敲在她手上。

    “哥,你干什么!”齐雨薇揉着被打出两道红痕的手背嘶气,“你打疼我了!”

    齐晋深沉的目光锁着她,“要不是因为你昨天晚上吃完饭甩脸子,纪欧娃能一大早晨逃出去吗?”

    齐雨薇倒真希望是齐晋嘴里说的这样,那代表这个女人已经接受到她的敌意,逃避代表纪欧娃有些自知之明,最好自觉地滚出齐家。

    “怎么什么都怨我呢,她自己小心眼儿赖谁。”齐雨薇不以为然的嘀咕着。

    齐晋一张脸拉的厉害,齐老太望望不高兴的大孙子,再看看得意洋洋的孙女儿,不禁也开始忧虑起来。

    “大概是带蛋蛋出去玩儿了,小家伙儿昨晚就想黏着她。”

    …

    纪欧娃现在住在齐家,她有光明正大带蛋蛋出去的理由。

    蛋蛋陪着她在公司呆了一整天,下班以后齐晋打来电话说来接她一起回齐家,纪欧娃不想与齐家的人碰面,借口说自己公司还有事,晚些回去。

    齐晋没有在电话里拆穿她,只是嘱咐她慢点儿开车。

    纪欧娃又带着蛋蛋去商场买了几套新衣服,蛋蛋说要补给妈咪一件生日礼物,纪欧娃心疼儿子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零花钱,便只在商场挑了一件价格中等的汽车装饰品。

    “妈咪,你看,”蛋蛋指着车子前面的装饰物对正在开车的纪欧娃道:“这个卡通人的脑袋一摇一摇的,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是不是跟我好像。”

    纪欧娃也喜欢儿子送给她的这件礼物,她点点头,启动车子,“看到他,妈咪就像看到了你。”

    纪欧娃觉得,其实司机不在也挺好,她自己开车虽然累了点儿,但是有足够的空间和儿子单独相处。

    纪欧娃带着蛋蛋在一家比较干净的餐馆简单吃了点儿,中途齐晋打了几个电话过来,都只是问平安,纪欧娃不厌其烦的应付着。

    母子俩回到齐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客厅里的灯光将整个大厅照耀的如同白昼,蛋蛋和纪欧娃在玄关处换鞋,小家伙儿悄声对纪欧娃道:“妈咪,你看,从你来了我们家,客厅里的大灯都是一整晚的亮着。一定是担心你晚上出来会摔倒,有人故意这么做的。”

    纪欧娃心思不再这上面,她担心再耽搁一会儿,会在客厅里碰到齐家的人,便催促蛋蛋快点儿回到自己的房间。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纪欧娃目送蛋蛋进了齐老太房间,她脚步刚刚迈上楼梯的第一层台阶,不速之客就出现在她面前。

    纪欧娃顺着那双红色的棉拖鞋往上望,李姝正站在楼梯口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凌厉的眉峰看人时微微扬起,莫名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利索的短发削到了耳根,彰显了这个女人的强势。

    看样子,似乎要去客厅。

    纪欧娃这还是第一次以新身份面对一直恨不得弄死她的李姝,回想起五年前那场车祸,纪欧娃的目光蓦然变得幽深。

    到底还是碰上了,躲,是躲不过的。

    纪欧娃硬着头皮扶着扶手一步步往上走,越是靠近楼梯口站着的那个女人,她心里越是打鼓。李姝看待她的目光与从前一模一样,是在无声的嘲笑她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纪欧娃不主动开口叫人,这要是搁在平时,李姝一定会当面指责她没礼貌。可此刻的李姝,已经完全被纪欧娃那件露肩的紧身衣吸引了注意力。

    “现在都什么天气还露肉,身为一个孕妇也不知道保暖。”

    在经过楼梯口与李姝擦肩而过的时候,纪欧娃突然听到她这样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