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24.不是他的儿子

时间:2018-10-10作者:荣来宠去

    齐雨薇晚上十一点钟才回到齐家,她下午是跟姜美雅一起出去的,而晚上两个人却一前一后赶回来,这种反常的行为引起了保镖的注意。

    保镖堵在门口儿不让她进去,“齐二小姐,齐先生昨晚走之前吩咐我们要看好你,这么晚了您才回来,去干什么了?”

    齐雨薇看着拦在自己面前的手臂愣住,她下意识的做了个心虚的动作,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刘海,“我嫂子……怎么给你们说的?”

    保镖眯着眼沉默一下,“她说您去高中同学家里吃饭,她身体不舒服先行回来。”

    “对!”齐雨薇暗叹嫂子可真聪明,兴高采烈朝保镖道:“我的确去朋友家用餐了,刚才就是他打车送我回来的!”

    “……”

    两个保镖互看一眼,“进去吧,二小姐,明天别这么晚回来。”

    两名保镖望着齐雨薇甩着书包蹦蹦跳跳的进了别墅,其中一人掏出手机来给齐晋打了个电话。

    齐雨薇承认在朋友家吃饭,而姜美雅事实上对保镖的说辞则是齐雨薇在饭店和朋友聚会,两个人的口供,并不一致。齐雨薇心性单纯,哪里知道保镖在用话诈她。

    保镖将情况给在西城的齐晋大致讲了一遍,齐晋吩咐保镖下次齐雨薇再和姜美雅出去的时候,派一人暗中跟随,另外加强宅子的巡逻,保证齐家每一个人的安全。

    齐雨薇刚刚到家,姜美雅就在房中听到楼下的关门声,心神不定的她立刻给姜昊天去了个电话。

    “喂……”姜昊天声音懒洋洋的,似乎人躺在床上,姜美雅听到了他吞云吐雾的声音。

    “昊天,你和雨薇进展怎么样了?”

    姜昊天吸口烟,“什么怎么样,就那样。太纯了,我估计她连自己怎么生出来的都不知道,怎么跟她提做一些深入的事情。”

    姜美雅听这话的意思,眼神不由得闪了闪,“你们两个不会连手都没有牵到吧?”

    姜昊天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美雅,你以为这是像我们俩约炮一样,说干就干。她跟你不一样,心急了只会适得其反!我得先让她对我投入很深厚的感情,接下来再说其他的!”

    姜美雅皱起了眉毛,“昊天,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姜昊天抽口烟,嗤笑一声,“累了,别见怪。”

    姜美雅察觉到了姜昊天不太高兴,让他彻底隐藏起自己的本性,一心一意讨好一个未涉世的小姑娘,也的确够为难他的。

    姜美雅刚要提及正事,忽然听到姜昊天那边传来女人的嘤咛声。

    姜昊天笑了一下,姜美雅眼神变得凶了起来,她质问姜昊天道:“这么晚了是谁在你身边!”

    “我累了一天了,让自己松懈松懈有什么问题吗?”

    姜昊天的手应该在女人身上胡乱摸,姜美雅听到那个女人极力忍着但还是不小心发出来的笑声。

    “昊天!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其他女人身上下功夫,这要是让雨薇知道了,你还想不想做齐家的女婿!”

    “你不告诉齐雨薇,她怎么会知道。”姜昊天声音轻飘飘的,完全不在乎。

    姜美雅顿时觉得心底发寒。她和姜昊天的关系虽然见不得光,可好歹两个人也这样在私底下维持好几年了,比露水夫妻还要有些感情,没想到姜昊天这样不在乎她的感受……这跟让她深爱着的负心男人齐晋,又有什么区别。

    甚至,还不如齐晋。

    “昊天……”姜美雅在电话里听到姜昊天明目张胆的调戏其他女人,她心里难受的发紧,想要用可怜来博取男人的同情,可没想到姜昊天完全不在乎她的感受。

    “姐,我先挂了,办‘正事儿’要紧!”

    姜昊天挂断以后,手机里传出“嘟嘟”的两声,姜美雅呆呆的垂下手臂。

    她本来是想将蛋蛋很有可能是纪欧娃和齐晋亲生儿子的事情告诉姜昊天,此刻看来,他并没有那个心思去听……

    姜美雅坐在床上,用力攥紧了掌中的手机,她眼神变得阴狠。要想知道蛋蛋到底是不是齐晋和纪欧娃的亲生儿子,不单单是光凭着那几声亲切的呼唤就能确定,最重要的是验证dna。

    想到这里,姜美雅立刻走出房间从储藏室里拿了两个干净的袋子,她先去齐晋的房间取走了他很久不用的牙刷,又到客厅拿走了蛋蛋平时常用的那个卡通小水壶,把这两样分别装进袋子里密封好。

    保镖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巡查,姜美雅用身体挡住左手拎着的东西,她扶着楼梯打算去自己房间。

    保镖适时喊住了她,“姜小姐。”

    姜美雅站在楼梯中央停下来,保镖正好走到楼梯口,装作不经意瞥了眼姜美雅故意挡住的那只手。

    “这么晚了您还不睡?”

    姜美雅对这群齐晋的狗腿子没什么好感,尤其是眼前这个队长。她将东西藏在自己背后,冷笑着转过身,“难道我下来喝杯水还要跟你们汇报?”

    保镖握着手里的电棍对她笑笑,“齐先生嘱咐我们务必保证家里每个人的安全,我看您这么晚了还没睡,只是关心一下,并没有别的意思,姜小姐。”

    姜美雅岂会不知道这些保镖每天不定时的来客厅里巡查是在提防谁,她心里再有不快也无可奈何,哼了一声,便拿着东西上了楼。

    保镖在客厅里站了很久,一直到姜美雅房间里完全没了动静,这才转身出去。

    姜美雅一夜没睡,天色刚亮她就对保镖说去朋友的店里给齐老太拿一些养生品,要自己开车出去。

    保镖并没有阻拦,姜美雅的红色轿车刚刚消失在齐家大门口,保镖立刻通知齐晋,并将姜美雅昨晚的反常情况一起汇报。

    “拿我的牙刷和蛋蛋的水壶?”齐晋正在集团办公,听此不由的皱起眉头,“她不会是怀疑蛋蛋是我的亲生儿子,所以要拿这两样东西验dna。”

    “有可能,齐先生,刚才已经派人在后面跟踪了,很快就有结果。”

    齐晋握着笔,抿唇思索了一下,“跟踪到以后打电话通知我。”

    “好的,齐先生。”

    齐晋挂断电话,纪欧娃正好推门走进来,见到男人眉头轻蹙的样子,她走上前问道:“怎么了,又遇到什么事情这么发愁?”

    “姜美雅怀疑蛋蛋是我的亲生儿子,你说可不可笑。”

    纪欧娃不动声色的瞟了齐晋一眼,见男人又垂着头继续办公,没有表现出丝毫惊喜或异常,她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那有什么奇怪的,蛋蛋和你长得那么像,让别人误认为是你儿子很正常。说不定,你以前真的是一个喜欢猎艳的男人,蛋蛋就是你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齐晋听此不由得放下钢笔,他眼神在纪欧娃平坦的小腹上停留半响,思索着,“不可能,我不是喜欢乱来的男人。”

    “你不喜欢乱来,那女儿怎么有的?”

    “那是跟你,别的女人没这个机会。”

    纪欧娃故作讽刺的笑了笑,“五年前你失忆了,你就敢说你一个女人都没碰过?”

    这个,齐晋还真的不敢保证。纪欧娃话里明显带了酸味儿,他伸出手臂将女人捞到怀里。

    “就算蛋蛋真是我的儿子,那也是跟你生的。”

    纪欧娃眉毛当即跳了下,她两只手紧紧抓着男人的衣襟,死死的盯着齐晋。“为什么这么说。”

    “我除了喜欢在你身上下功夫,对哪个女人还有反应。所以说,就算蛋蛋真是我齐晋的儿子,那也一定是我们俩的。”

    纪欧娃暗自舒口气,齐晋这是笃定了蛋蛋不可能是他的孩子,所以才如此放心大胆的给自己下保证。

    姜美雅此刻就在去dna验证中心的路上,不过纪欧娃一点也不紧张,因为蛋蛋昨晚半夜里就给她发短信报告了这件事,并且那小家伙儿早就料到姜美雅要偷拿他的水杯,故意将杯口刷干净之后,再抹上海鲜酱,让大花舔了好多下。所以水壶上残留的唾液是大话的,要真查出蛋蛋是齐晋的儿子,才怪。

    …

    dna鉴定结果要24小时以后才出来,姜美雅担心她出去时间一长会引起齐家人的注意,她将样本交到验证中心以后,又在街边一家超市随便买了些老年人吃的养生东西,就急着驱车赶回齐家。

    在暗中跟随她的便衣保镖,将这些情况详细的报告给齐晋。

    姜美雅走到客厅以后,齐家人刚刚用完早餐。齐雨薇一个人托着腮盯着手机屏幕傻笑,姜美雅一眼就看出她正在等姜昊天的消息。

    而齐老太和蛋蛋则是一如既往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姜美雅盯着电视屏幕上那张令她生厌的脸,冷笑一番。

    姜美雅在房间里呆不下去,她跑到客厅转了几圈儿,终于逮到了只剩下蛋蛋一个人的时候。

    小家伙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姜美雅穿着家居服和拖鞋走到他跟前。

    蛋蛋觉得眼前有一篇阴影笼罩住自己,便抬起小脑袋仰望着姜美雅。女人对他讽刺的笑了笑,“你是不是觉得,你真实的小少爷身份就要曝光了,所以更加心安理得的呆在这儿打游戏!”

    蛋蛋笑笑,姜美雅恨不得将那两排洁白整齐的小牙齿一个一个的抠下来。

    “姜阿姨,你在说什么呢,虽然我很想做纪姐姐和齐叔叔的亲生孩子,但我真的不是……”

    要不是碍于偶尔会有佣人出没,姜美雅真想趁着没人的时候把这个小崽子弄哭。

    “装!”姜美雅白了他一眼,“你就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不过你别以为dna鉴定出来,你就会变成齐家的小太子爷!到时候我会弄一份假的出来,你依然是没人要的小乞丐!你妈想凭借着你,一跃枝头变凤凰,门儿都没有!”

    姜美雅阴狠毒辣的眼神另小蛋蛋完全没有感到半分害怕,小脸儿上依然装出无辜的表情。

    “姜阿姨,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她要是真弄份儿假的出来,蛋蛋巴不得呢。何况姜美雅也做不出真的亲子鉴定,水壶上的唾液是阿花这个猫类的。

    …

    齐雨薇躺在自己房间里,一整天什么都不干,眼巴巴的盯着手机。

    姜昊天应该在忙,可每当抽出一点时间都会回复齐雨薇。字并不多,可有问即答,结尾还总是挂上一个微笑的表情。齐雨薇总算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初恋,姜昊天这个人文质彬彬又举止有礼,对她说话永远都保持一副客气和疏离的态度。这种若即若离的关心,另齐雨薇怅然若失,她猜不透姜昊天的真实想法。

    即将吃晚饭的时候,房间外面响起敲门声。

    “进。”

    齐雨薇话音刚落,姜美雅面色柔和的打开门走进来。“雨薇,快吃完饭了,准备下楼吧。”

    “嫂子我不饿,你和奶奶他们先吃吧。”

    见齐雨薇头也不回,只知道趴在床上眼巴巴的瞅着手机屏幕,姜美雅不动声色的笑了下。

    “雨薇,在跟谁聊天啊,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了。”

    齐雨薇面色一红,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来。

    “嫂子,我想问你件事儿……”

    姜美雅猜得出齐雨薇的心思,笑眯眯的道:“问吧,跟嫂子还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就是那个……”齐雨薇变得支支吾吾,“昊天哥,他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啊?”

    姜美雅故意一愣,随即一个看透齐雨薇的眼神,望着她抿嘴笑出来,齐雨薇脸色当下红透。

    “没有呢,昊天比较洁身自好,不喜欢跟女人走的太近。”

    齐雨薇心花怒放,可当听到姜美雅说出的下一句话,她一颗膨胀的心立刻冷静下来。

    “昊天说他现在还年轻,打算先闯事业,后结婚。”

    “哦……也就是他这几年都没有交女朋友的打算。不过也对哈,男人注重事业是良好的表现,就像我哥一样,不然齐氏集团这几年哪会发展的这么迅猛。”

    齐雨薇想通以后顿时变得眉开眼笑,姜美雅暗中观察着她,“不过,昊天说了,他要是碰着合眼缘儿的,也会先试着交往,日子一长,说不定连婚期都得定下来。”

    “真的吗?嫂嫂!”

    齐雨薇兴高采烈的从床上一蹦而起,当看到姜美雅含笑的眼神,她又有些尴尬的坐下去。

    姜美雅一副“看穿并不点透”的样子,对齐雨薇说道:“我早晨去朋友店里给奶奶拿养生品的时候,她白送了我两张电影票。你知道的,以我现在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去那种地方。正好,你和昊天晚上都没什么事,一人一张,就当替我看了。”

    姜美雅弯着眉眼将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递出来,齐雨薇呆呆的望着她手里那两张电影票,有些不好意思去接。

    “这怎么好呢,嫂嫂,我和昊天哥又不熟。”

    齐雨薇抓抓脑袋,姜美雅将两张电影票赛到她手里,“拿着吧,别人我不了解,昊天我还不清楚吗?他不是个爱跟女生聊天的男人,既然肯抽空回你的消息,那一定是对你有意思。昨晚我看他一直在替你拎书包,我可从来没见他对其他女孩子这样有耐心。你们两个要真成了,嫂子也算是牵了段儿姻缘,积福积德做了件好事。”

    齐雨薇羞的满面通红,她将头垂下去不敢看姜美雅,“嫂子,什么都瞒不过你……”

    “昊天自己不爱说话,但他心里更不喜欢高冷的小女生,雨薇你这么健谈,到了他面前可别冷场子。”姜美雅又不放心的“嘱咐”道。

    齐雨薇心猿意马的点点头。

    …

    齐雨薇找了个和朋友聚会的借口,到齐家附近拦了一辆出租车。

    姜美雅正站在窗前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看到齐雨薇上车以后,紧接着齐家的保镖就开了一辆消音摩托车跟了出去。

    姜美雅给齐雨薇去了个电话,说齐家的保镖在后面跟踪她,要她按照自己说的办。

    出租车驶到电影院附近的一家kfc店,齐雨薇掏了钱,下车以后直接钻进了kfc店里。保镖停下摩托车跟进去,齐雨薇早就钻进人群里往另一个出口逃走。

    保镖找不到人,只好骑着摩托车又返回齐家。

    电影院门口,姜昊天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等在冷风里瑟瑟发抖,齐雨薇一见他就冲过去。

    “昊天哥!”

    姜昊天上次被康晏用枪打中的那条腿还没有完全恢复好,眼下他为了在齐雨薇面前保持形象,只穿了一条薄料的牛仔裤,这种冷天气对于他来说就算是一种折磨,弹孔的位置像是灌进了冷风那样难受。

    “走吧,电影马上就要开场了。”姜昊天皮笑肉不笑,他为了以后的宏图大业,必须得忍受当下的一切痛苦。

    齐雨薇看到他走路时右腿有些不明显的坡脚,不禁走上前关心的问道:“昊天哥,你的腿怎么了,受伤了吗?”

    “……上大学的时候参加短跑冲刺扭伤了,从此以后右腿就落下了毛病。偶尔遇到冷天气才会变得有些拐,不过平时没什么影响。”

    “啊?”齐雨薇面上浮现出心疼,立刻上前将他搀扶住,“那是不是很疼啊,真对不起,让你在这里等我这么久。”

    “没关系,”姜昊天脸上露出温柔的表情,“不过追求体育是我这一生的梦想,可惜以我现在的身体,以后很难再参加短跑比赛了。”

    齐雨薇望着姜昊天的眼神闪了闪,这个昊天哥,真的和记忆力的那个他,太像太像了。

    …

    dna验证出来,齐晋和蛋蛋并不是亲生的父子关系,这个结果,另姜美雅感到十分意外。

    这两天齐雨薇和姜昊天的关系进展迅猛,齐雨薇为了逃避保镖的眼睛,一大早就翻墙溜出去和姜昊天约会。

    姜美雅担心自己会打扰姜昊天和齐雨薇,只能等到晚上再打电话。

    蛋蛋早就知道姜美雅拿不出真正的结果,所以表现十分正常,每天除了陪着齐老太就是玩手机打游戏,姜美雅站在二楼的走廊,她看着沙发上那个小小的黄色身影,目光不禁深沉起来。

    如果说蛋蛋和齐晋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打死她都不可能相信的。

    两个人明明长得那么像,蛋蛋又和纪欧娃十分亲近,而纪欧娃五官的某一个角度又和宋小鱼极其相像……其中的关系,可想而知。

    姜美雅眸子染上一层阴霾,她早就怀疑过纪欧娃就是死去的宋小鱼,可昊天挖了宋小鱼的坟墓,确认里面的尸骸还在,宋小鱼总不可能跳出来诈尸,所以现在就只有一个可能——

    宋小鱼,根本就没死!

    而那具被打捞上来的尸体,根本就不是宋小鱼。

    即使当时车祸现场惨烈,可宋小鱼驾驶的那辆车子并没有抛入水中,反而是她从撞开的车门口飞了出去,掉进了江里。凭借着宋小鱼超乎常人的水性,完全可以逃生!

    而,纪欧娃,很有可能就是整容过后的宋小鱼。即便没整,那也一定是用了神级化妆术!

    姜美雅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整间大宅都莫名变得诡异起来。她身上的汗毛全部都竖着,双手不停的揉着肩膀,一步步倒退到自己的房中。

    煎熬的时间过的极慢,姜美雅好不容易挨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她终于等到齐雨薇的房间传来关门声,便迫不及待的给姜昊天去了个电话。

    对于姜昊天身边每晚都出现不同女人的声音,姜美雅假装听不见。

    从偷听到蛋蛋打电话,到提取样本验证dna结果,包括那些藏在心里的疑虑,姜美雅仔仔细细的给姜昊天讲了一遍。现在姜美雅自己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等待着这个男人给她拿主意。

    姜昊天在那头沉吟了很久,姜美雅听到他让身边的女人先出去,紧接着,姜昊天便对她说道:“要想证明他是不是纪欧娃的亲生儿子还不简单,我这里有一个好办法,到时候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姜昊天笑了笑,姜美雅听到这笑声觉得毛骨悚然,立刻紧张的追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等着瞧就是!宋小宝不是纪欧娃的亲弟弟么,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死!”

    “……两个人?宋小宝和纪欧娃?”

    姜昊天暗骂这个继姐蠢货,“自然指得是蛋蛋和宋小宝。要真的是亲舅甥关系,蛋蛋不会不管他。假如宋小宝和蛋蛋同时死了,姐你想想,纪欧娃……不对,是宋小鱼,会不会变成疯子?”

    姜美雅忍不住笑出来,她脑海里浮现出纪欧娃披头散发跪在亲弟弟和亲生儿子尸体面前痛哭流涕的样子,顿时整个人都高兴的有些神经错乱。

    姜美雅担心齐家的人会听到,因此不敢放声大笑,只能硬生生憋着,她忍得辛苦,眼角都挤出了泪。“昊天,你千万要当心,别露出马脚!”

    “放心,宋小宝这个蠢蛋,智商跟五年前的宋小鱼没什么区别,我想阴死他还不简单。”

    …

    齐雨薇和姜昊天的关系进展迅速,姜昊天并没有向齐雨薇提出正式在一起,可在齐雨薇看来,两个人已经手牵过手,这就是确认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齐雨薇对姜昊天这个温柔体贴又上进的大哥哥,迷恋到无法自拔。对初恋对象憧憬的那些美好,完全在姜昊天身上体现出来。

    姜美雅按照姜昊天说的,这阵子一直按兵不动,默默等待着他的指使。

    这天,齐雨薇反常的没溜出去和姜昊天约会,而是窝在卧室里看起了动漫。姜美雅跑去房间询问她,这才得知姜昊天有“工作上的要紧事”,可能今天没办法陪着她。

    姜美雅知道机会可能来了,她握着手机在卧室里反复踱步,一直病态的面容上因为激动过盛的缘故,浮起了诡异的红晕。

    很快,姜昊天给她发来一条短信。

    “等着看好戏!”

    同一时间,正在客厅玩游戏的蛋蛋,也收到一条“舅舅”发来的信息,“蛋蛋,我在贵华小区顶楼的天台上,舅舅有东西要交给你,你赶紧过来。”

    蛋蛋盯着屏幕上那两排小字,不禁有些疑惑。打从他进了齐家,舅舅就因为担心二人的关系会露馅,所以很少联系他,不像妈咪,天不怕地不怕。今儿是不是吃错了老鼠药,舅舅竟然好心给自己买东西要自己过去拿?

    蛋蛋心思琢磨不定,他担心舅舅会搞事情,还是决定去宋小宝说的地方看一看。

    齐雨薇今天没有出门,蛋蛋觉得齐老太有姑姑陪着,何况现在又是白天,姜美雅做不来什么伤害到齐老太的事情。他跑到自己原来的卧室拿了五十元钱,穿上一个小银人的面包羽绒服,戴好帽子就溜去了花园。

    齐家大花园的围栏上都有安装电网,只有常常翻墙的蛋蛋和齐雨薇知道哪些地方能钻空子。

    蛋蛋躲避掉保安的巡逻车,瞅准时机扒着栏杆翻了出去。

    姜美雅站在落地窗前看到这一幕,那个小小的银色身影像个小蚂蚁在油漆马路上移动着,她唇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很快,这个小鬼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

    蛋蛋按照短信上舅舅说的地址,只身一人打了出租车,来到贵华小区的顶层。

    天台上的冷风呼啸而过,蛋蛋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身处在深山老林那样冷,他戴好帽子将两只小手伸进羽绒服的口袋里。

    天台中央站着一个又瘦又矮的男人,蛋蛋看得出那就是舅舅,只不过宋小宝以前的爆炸头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利索的烟色毛碎短发,身上穿了一身板正的西服,显得整个人极为正经。

    宋小宝在齐氏集团财务部门工作,蛋蛋一眼就看出来舅舅这是在仿照爸爸的造型。八成是被爸爸逼着改造的。

    “舅舅!”宋小宝背对着蛋蛋迎风而立,蛋蛋喊了他一声立刻走过去,“你穿的这么单薄,不冷吗?”

    蛋蛋站到宋小宝身边的位置,他眼神四处一瞟,整个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蛋蛋这才发觉自己站的高度这样可怕,二十六层楼,假如不小心跌下去,整个人都得摔成一滩烂泥。

    宋小宝面无表情的站在楼顶中央,他听到声音侧过头,浅浅的瞥了身边的小家伙一眼。

    “你怎么来了。”

    蛋蛋仰头望见宋小宝毫无焦距的眼神,当看到他眼底严重的青色,心里蓦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舅舅,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风声呼啸而过,宋小宝仿佛感觉不到冷,他缓缓的转头盯着远处的天空,低声喃喃道:“我叫你……你好好的在齐家做你的小少爷,我怎么可能叫你过来陪我呢。”

    蛋蛋望着宋小宝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由得伸出小手儿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

    “舅舅,你怎么了?”

    宋小宝眺望着远处的天空和码头,他眼神聚焦在一只飞翔的白鸽上。

    “舅舅过了今年马上就二十岁了,可我却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别人问起我的学历,我撒了个谎说是大学没毕业,可这些人一听就知道我在说假话,我只会说t国语言,连英文是什么都不懂。同事们背地里嘲笑我、挖苦我。我个子不高,没学历、没背景、没文化、没经验……年纪又小,我凭什么进的齐氏集团,还不是凭着你妈!”

    宋小宝忽然扯着苍白的唇瓣苦笑,“就连我喜欢的女孩儿,她都告过我强奸……蛋蛋,你说你怎么会有一个这样没用的舅舅。”

    宋小宝忽然抬起两只手掩面开始抽泣起来,蛋蛋拉了拉他的衣角,“舅舅,谁说你没用的,蛋蛋没有你,能长这么大吗?我两岁以后可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

    “你说的对,”宋小宝忽然停止住了哭泣,他抬起满是泪痕的脸,绝望的看着阴沉下来的天空,“我唯一的作用就是看孩子,也难怪别人都说我一无是处,我只配当个男保姆……”

    “舅舅……”

    宋小宝忽然轻轻挣开蛋蛋的小手儿,木讷的望着前方,抬起脚一步步朝天台的边沿走去。

    “蛋蛋,告诉你妈咪,如果觉得累了,就离开你爸爸。这个世界上愿意对她好的男人那么多,没必要非得挤进水深火热的齐家……舅舅,下辈子还会做她的亲弟弟!”

    宋小宝双脚上像是绑了千斤重的沙袋,每走一步都十分沉重,天空中逐渐飘下一片片小雪花儿,落在脸上冰冰凉凉的。

    蛋蛋望着要轻生的宋小宝,他瞬间明白了,原来给他发短信的人并不是舅舅,他只是拿了舅舅的手机,冒充舅舅。

    这明显是有人做的局,想办法把他引过来,目的就是要他和舅舅两个人一起死!

    “舅舅!”蛋蛋当即抱住宋小宝的大腿,羽绒服上的帽子被风吹掉,冰凉的雪花调皮的钻进蛋蛋的脖子里,“你有什么困难我和妈咪会帮你一起解决,但你千万不能死啊!”

    蛋蛋的话对他没起到任何作用,宋小宝迎着风雪,拖着蛋蛋一步一步往天台的边沿走去。

    蛋蛋看到楼外的景色离自己越来越近,心生大骇。

    “舅舅!你醒醒啊,有人要害你!你要是死了,那些人才会活得更开心!他们就是要看到妈咪伤心欲绝啊!”

    宋小宝仿佛根本听不见周围的任何声音,感受不到任何事物,就连雪花被风吹进他眼睛里,宋小宝都毫无反应。

    两个人距离边沿只有两米,蛋蛋用了浑身的力气都拖不住宋小宝,小家伙儿里面穿着的针织衫已经湿透了,头发上也全是汗,可他绝对不能放手。

    楼下街道上汽车鸣笛的声音很清晰的传进蛋蛋的耳朵里,蛋蛋望着大楼外面如深渊一样的景色,几乎要哭了出来。

    “舅舅,你醒醒啊……”

    与此同时,“宋小宝!”

    一声高亢而熟悉的女高音从天台入口传出来,时光仿佛又倒退回妈咪去游戏厅捉舅舅的那一幕。

    蛋蛋回过头,纪欧娃一头栗色卷发被冷风吹了起来,她咬牙切齿的踩着高跟长靴,气势汹汹的朝二人走过来。

    “宋小宝!”

    蛋蛋心里一喜,高兴的叫了出来:“妈咪!”

    “把他放开!”纪欧娃凶神恶煞的对蛋蛋吼了一嗓子,蛋蛋立刻松开两只小手。

    宋小宝还在往楼的边沿走,纪欧娃走过来,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往后拽,宋小宝淬不及防的跌倒在地上。

    纪欧娃二话没说,蹲下身来,照着宋小宝的脸蛋“啪啪”就是两巴掌。

    ------题外话------

    既然大家这么想看姜氏姐弟惨死,那么作者君剧透一下,下一章节呢,姜昊天会断一条腿,好吧,是男主让人打得,解气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