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22.被小姑子搭救

时间:2018-10-08作者:荣来宠去

    晚上十点钟。

    齐家的人刚刚睡下,齐晋就开车回到宅子。齐雨薇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男人一进门就听到游戏里面刀枪剑棍发出的声音。

    齐雨薇打着哈欠坐起来,“哥,你总算回来了。我已经两天两夜没睡了,为了等你我都没倒时差!”

    齐雨薇眼睛和双手片刻不离手机,齐晋看到她熊猫一样的烟眼圈,大步走过去将手机夺过来。

    “哎哎哎,哥,我马上就赢了!”

    齐晋将手机给她扔在沙发上,齐雨薇没去抢,她困得要死。

    齐晋看她无精打采的样子,站在灯光底下冷斥道:“你是在等我还是在打游戏,现在许多年轻人就是因为玩儿手机导致瘁死,赶紧睡觉去!”

    “你在二房那里待到这么晚才回来,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齐雨薇打个哈欠流着眼泪躺倒在沙发上,无力的又对齐晋嘟哝道:“我真没想到一年多不见,你竟然变成了一个出轨的渣男,算我齐雨薇前二十年都被裤衩蒙蔽了双眼!”

    齐晋垂眸睇着烂泥一样瘫倒在沙发上的妹妹,嘴里发出一抹讥笑,“我更没想到一年多不见,你还是这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跟别人说你在国外留学简直打我的脸,要不是家里有钱,你会考到国外去,一个英语没过四级的学渣!”

    “……我已经在很努力了哥~”

    “真不知道你在国外怎么生存的。”

    “我那些朋友都会讲啊,再说我的英语虽然差劲,但是跟人交流完全没有问题啊。”

    齐晋这个学霸不跟她废话,一把将齐雨薇从沙发上拽起来。

    “现在赶紧去睡觉!”

    齐晋把齐雨薇往她的卧室拉,齐雨薇蹲在地上不肯走,“哥,我才刚刚见到你,有许多话没说,还有许多事儿没问呢。”

    “明天有的是时间。”

    “我明天就要出国~”

    “那更好,你一回来没好事,别让我看见你。”

    齐晋把齐雨薇往门里塞,齐雨薇死死的扒着门框不肯进去,额前的刘海都被掀了起来。

    “哥,可是我很想你呀!你不跟我说说话,我睡不着觉的。”

    齐晋这才撒手,这个妹妹撅什么屁股拉什么屎他还不知道。说想自己是正儿八经的瞎话。

    “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问,我还要去看看奶奶。不然一会儿奶奶睡下了,我又得等明天。”

    “我哥就是孝顺啊,”齐雨薇将额前的刘海放下来,对着齐晋嘿嘿笑,“你刚说你回去,去哪儿啊?是去那个小三儿……”

    齐晋蓦然抬起手臂,一掌将齐雨薇的小脸儿捏成海豚的样子,咬着牙道:“你再说一遍她是谁?”

    齐雨薇觉得自己一张脸快被捏扁,牙床子都要挤变形,赶紧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求饶,“我错了,哥,我说错了!”

    齐晋松开手,慢条斯理的从兜里掏出打火机和香烟,叼在嘴里一支又偏头点上。

    齐雨薇用力揉了揉自己被捏疼得双颊,大哥一根手指头就将自己灭成渣,她心理有怨气也不敢发出来,只好笑着对齐晋:“那个女人……不允许你抽烟吧?孕妇都忌这个,今儿一天是不是把你憋坏了。”

    见齐晋站在走廊里瞪了自己,一眼并没有否认,齐雨薇心里有个数儿。“抽,哥你可劲儿抽,这里又没孕妇,奶奶也歇下了,充其量就我一个双十年华的小姑娘,我吸吸二手烟没什么关系的!”

    齐雨薇话虽这样说,但齐晋还是离她远了一些。

    望着男人站在走廊里抽烟的背影,齐雨薇又偷偷摸摸离近了一些。

    “哥,我就问问你,那个女人有那么好吗?让你连家都不回了,嫂子可是因为给你怀孩子才导致的切除子宫啊。”

    齐晋吐口烟圈出来,扭头睇着到他肩膀的妹妹,“小孩子知道什么,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儿。”

    齐雨薇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哥哥应该是被下了迷魂药了。以前有多少人想着往齐晋床上送女人,可一次都没有成功过,他和姜美雅在外界面前表演的是模范夫妻,齐晋本身更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洁身自好。可这才多长时间,齐晋好男人的形象就被推翻了……

    “哥,你有她照片吗?”

    齐晋弹了弹指尖的烟灰,又用眼角睇着齐雨薇,“你想看?”

    “嗯,好奇嘛,你找的小三儿……哦,不对,是真、心、喜、欢、的女人,应该得长什么样子啊!听说她是你一手捧起来的明星,演过电视剧呢。”

    齐晋听此笑笑,他这也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

    男人将烟叼在嘴里,又从另一侧的裤兜里拿出手机,随即递给齐雨薇,“手机没有密码,相册点开可以直接看。小心看,别点错了再给我删除。”

    齐雨薇一边接过,嘴里边发出“啧啧”的声音,“手机里还存着照片啊,干吗呀,睹物思人啊?”

    齐晋总不能告诉妹妹,纪欧娃动不动就给他闹离家出走的事儿,说出来太丢人了。“相册里总得存些东西才显得不那么空荡荡的,再说我不存她的存谁的。”

    “我去,哥你可真会撒狗粮!你别告诉我你手机屏保上都是她啊?”

    “……你还是看相册,里面多得是,像素也比较清楚。”

    齐晋刚刚说完,就听到齐雨薇一声惊呼传到耳朵里。

    “我噻,这身材也太好了吧?哥你天天搂着她睡觉不会肾虚吗?我是个女人看了都想睡她哎。”

    齐雨薇这夸人的话怎么就听着这么别扭,小姑娘家还学会用荤词儿了。

    齐晋登时横了她一眼道:“身材不好怎么做艺人,你在国外不是经常见明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齐雨薇撇撇嘴,“夸她你还不高兴了……不过这头发做的也超级漂亮啊,模特儿出身的吧,哥你眼光真的不错。”

    齐晋不能告诉自个儿妹妹,当初就是看上纪欧娃的身材和脸蛋儿了,否则齐雨薇又该说他是个肤浅的直男。

    齐雨薇一张一张浏览着,齐晋见妹妹看的仔细,也没有打扰。他将最后一口烟抽完,转身摁倒了走廊的垃圾桶里。

    齐晋看眼腕表,时间显示十一点半,他想着一会儿还得回水族酒店,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于是朝着齐老太房间走去。“雨薇你先看,我去奶奶屋里转个圈儿!”

    齐晋话音刚落,他余光就瞥到自己的手机被齐雨薇从手里扔出去,抛物线一样“啪”的一声落到地上,手机屏幕上有碎渣儿掉出来。

    “……”

    齐雨薇见鬼一样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齐晋还来不及捡起自己的手机,就听到妹妹快速将门锁好的声音。

    “哥,我先睡了,你……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祝你,祝你一觉到天亮啊!”

    齐雨薇颤抖的声音从闭着的门板里面传出来,齐晋皱眉,说得什么鬼话。

    男人弯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国产机屏幕整个儿碎了,齐晋心里怪小妹又发什么疯,不过他等会儿还急着回水族酒店,没空跟她计较这些。

    齐老太早就睡下了,开门的是蛋蛋,齐晋到齐老太屋里转了个圈儿,见蛋蛋站着都能打瞌睡,他没做多留,摸了摸蛋蛋的小脑袋,嘱咐他把门插好,自个儿便出去了。

    齐雨薇跌坐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她被吓得面上毫无血色,手脚都麻木的不能动弹,一直等听到院子里响起汽车开走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齐雨薇颤抖的从床上站起来,她走到窗户面前,眼神复杂的望着缓缓驶出大门口的烟色宾利。

    哥,竟然跟那个女人住在一起……太像了,长得是在太像了!

    齐雨薇一回想起刚刚在齐晋手机上看过的那些照片,她连脊背都开始发凉,浑身的汗毛禁不住竖了起来。

    别人对化妆术没什么研究,可齐雨薇恰巧有一位国外的朋友是神级化妆师。她能将一个男人化妆成一名美女,一个老太太化妆成一名少妇,齐雨薇曾经亲自跟在她屁股后面探索过化妆术的秘诀。

    这个叫纪欧娃的女人,脸上明显是用过多种遮瑕膏和修容笔,包括脸颊处和鼻子两侧的阴影打得那么重,很容易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的样子。眼睛戴了美瞳,是假的,双眼皮也是假的,鼻子打过高光,颧骨处涂了东西,这么多假的东西凑在一起,都跟宋小鱼有几分相似,这要是卸了妆……齐雨薇不难想象她真实的样貌,几乎可以确定,就是原版的宋小鱼。

    想想五年前那场车祸,宋小鱼的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呈现浮肿状态,整张脸都严重毁容。齐雨薇不由得蹲下身子开始瑟瑟发抖,这个女人如果真的是死去的宋小鱼,那么她到底是人鬼,她留在二哥身边又有什么目的……

    不过很快,齐雨薇彻底推翻了刚才自己的想法。她是无神论者,脑子里怎么会想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二哥身边偶然出现个一个与宋小鱼十分相像的女人,也很正常,许多明星都会撞脸。二哥虽然是失去了有关于宋小鱼所有的记忆,但两人从小就在一起,潜意识里对宋小鱼还是有些印象的,不然为什么会被这个女人迷住。

    再者,齐雨薇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想法。

    或许,这就是宋小鱼本人。她根本没死,她可是在八岁的时候就获得过全国少儿组的游泳冠军,掉入水里之后她凭借着游泳技能,生还得几率很大。

    而新闻上打捞上来的那具女尸,不过是其他死者罢了。

    想到这里,齐雨薇不由得感觉空荡荡的房间阴森的可怕。

    她也不确定,宋小鱼没死,到底是不是一个好消息。

    …

    齐晋第二天刚刚起床,乔允就打来电话。

    齐晋不想接,现在但凡是关于父亲或者母亲的电话,他都不想接。可耐不住乔允一个接着一个的来电,现在早晨公司事情多,齐晋又不能关机,他将乔允拉进烟名单,乔允还会换别的号码打过来。

    齐晋只好将手机接听,他放在耳边道:“叫我去拿礼品就算了,我女儿只吃她亲爷爷送的!”

    “……齐总,您误会了。”乔允在那边小心翼翼道:“是市长生病了,他不让我通知家里人,我手机里恰巧有你的号码,只好私自给你打个电话。”

    齐晋面上没有波澜,“如果不是病危,我是不会去的。医生在他身边比我有用。”

    齐晋只要一听到有关于父亲的消息,他脑海里就不由得想起纪欧娃被绑架回来以后那副惊惶无措的样子,能给乔允一个好态度,才怪。

    “可是齐总,这回市长真的病得很厉害。我劝您……还是来‘万茜园’看看他吧,免得以后会后悔。”

    齐晋眉头蹙了蹙,“能有什么事,你叫他少出去喝酒应酬比吃什么药灵丹妙药都好得快!”

    “是肺炎啊,齐总。市长都发烧两天了,他不让我告诉任何人。”

    齐晋眉头跳了下,“……我给他打些钱过去,给他请最好的医生。免得别人说我这个当儿子的不管他。”

    乔允劝不动齐晋,真的很无奈,“市长不缺钱,缺的是陪伴,齐总。”

    “等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再来跟我谈陪伴!”

    齐晋说完就挂了电话,纪欧娃正好穿着睡衣和拖鞋从房间里走出来。

    男人睇她一眼,眉间的阴沉瞬间抹去,“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平常不都睡到八点。”

    “睡不着,”纪欧娃摇摇头,张开手臂抱住男人紧窄的腰身,依偎在他怀里,“这个酒店我总感觉阴沉沉的。”

    事实上,纪欧娃刚才是被刘能的骚扰吵醒的,约她在市中心一家大厦见面。

    “可能是深海效果,”齐晋两只手将她圈在怀里,“觉得不好,下次不来。”

    纪欧娃抬头仰望着他,男人下巴上有些青色的胡渣还没打理,整个人多了股成熟性感的味道。

    “刚才是你爸爸那边打来的电话吗?”

    齐晋见纪欧娃主动提起来,并且情绪不像前几次那样激动,便也不打算瞒着她。“他生病了,乔允要我去看看他。”

    “严重吗?住院没有?”

    “是肺炎,他不喜欢住医院,医生应该被请到了万茜园。”

    “你去看看他吧。”纪欧娃很认真的望着齐晋,口气也十分平和,“再怎么说也是你爸爸,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你是他的儿子,不能因为我背上不孝的罪名。”

    “不去!”齐晋坚持道:“他对你下手的时候,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一天!”

    “去吧,”纪欧娃笑着摇晃下齐晋的手臂,“我不想等我们老了,儿子和女儿也会这样对我们。”

    …

    乔允挂了电话,一脸为难的站在齐晟的床头。

    齐晟一眼洞穿他的心思,咳嗽了两下,又问乔允道:“他还是不肯来,对不对?”

    “……市长,我觉得齐总对您误会太深了,总得想个办法解决。”

    “没用的,咳咳。”齐晟咳了两下要下床,乔允赶紧扶他起来,市长两天之间老了许多,连声音都变得沧桑。“那个女人说什么他都信,他就不想想,我这个当父亲的怎么可能对他喜欢的女人下狠手?”

    乔允顿了顿,还是没接这个话茬儿,当初市长说安排绑架的时候,乔允就觉得这对父子肯定会闹僵。一不小心让纪欧娃占了上风,自然往死里咬齐晟。

    齐晟去了洗手间出来以后,直接躺在床上休息。

    过了一刻钟左右,站在房里的乔允听到客厅的门铃声,紧接着余曼彤惊喜的声音就透过门板传了进来。

    “你终于来了,快进屋里,你爸爸在床上等着你呢。”

    齐晟那双锐利的眸子有些波动,乔允立刻去开门。

    齐晋拿着礼品出现在卧室门口,乔允恭敬的跟他打个招呼,“齐总!”

    齐晋没应,他不喜欢这个乔允,年纪轻轻不去拼搏奋斗,反倒在这里给市长当狗腿子,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多一部分是他去做的。

    男人高挺阔拔的身影走近卧室,房间瞬间变得狭隘起来。

    齐晋抿着唇将礼品搁到地上,“这是给你买的口服液,你每天按时服用三支,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齐晟正视儿子那张刚硬冷峻的脸,“是那个女人派你来关心我的?”

    齐晟一语道穿,齐晋十分的不高兴,什么叫“那个女人”,齐家的人除了老太太和蛋蛋,所有人都这么称呼纪欧娃,尤其是父亲,对纪欧娃的不尊重之情溢于言表。

    “没错,我本来死活都不肯,是她硬逼着我来的!”

    齐晟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还真会装,她这样做是什么意思,想哄好我,做齐家少奶奶的位置。”

    齐晋当下笑了出来,他双手插兜站在灯底下,眼、唇、鼻、眉,都透着不屑。“爸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她要想做齐家少奶奶的位置,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

    齐晋这话十分讽刺,简直可以说是大逆不道,不过他现在没什么可在乎的了。纪欧娃这么懂事,叫自己来看父亲,他倒好,什么话难听捡什么说,也别怪他这个当儿子的刺激他。

    “你这话是盼望着我赶紧死,你好在齐家当家作主?”

    “你要非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不过对于你这样心胸狭隘、小肚鸡肠的长辈,纪欧娃的同情心真是用错了地方!”

    “她同情?”齐晟嗤笑一声,用眼神指着地上的礼品盒,“把你拿来的东西全部带走!我不需要她的同情!”

    齐晋二话不说把东西拎起来,掉头就走出客厅。

    房间顿时变得空旷,乔允见齐晟眉头蹙的那样紧,仿佛十分烦恼的样子,赶紧追了出去。

    余曼彤听到动静也从厨房跑出来,齐晋正好拉着脸走到客厅,乔允将他拦住。

    “齐总,市长这几天心情不好,他本来是想跟你好好说话的,不知道怎么得,一出口就给……”

    “下次我爸再生病,给齐家的人打电话,少来通知我!”

    齐晋脸色不好,乔允又劝道:“听说齐家二小姐刚刚回来,市长本来是打算回家看看他的掌上明珠,结果意外感染了风寒,发烧严重导致了肺炎。他让我瞒着齐家人,我能通知的就只有您了!”

    齐晋没说话,手里的口服液他还是搁到了地上,余曼彤听清了其中的来龙去脉,也上前劝说。

    “齐晋,你爸爸可能在你们眼中不是个好父亲,可他是个众所周知的好市长。不然也不会大晚上的去养老院探望孤寡老人,就凭这一点,你应该多体谅他一下。年纪大了,脾气都会古怪,他也不是诚心说一些难听的话,可能是想要得到你这个儿子的认可。”

    简而言之,是当父亲的在儿子这里找存在感。齐晋越是为了纪欧娃跟他呛着来,齐晟越是想让这个儿子低头。

    齐晋站在原地沉吟片刻,还是没能被二人劝回头。

    “既然他愿意留在这里养病,就让他养去吧!我公司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处理,先走了。”

    齐晋迈着凌厉阔大的步子走出万茜园。

    余曼彤站在门口顿了很久,这才转身去了齐晟的卧室。

    “走了?”齐晟闭着眼虚弱的问道。

    “嗯,”余曼彤穿着旗袍坐在床边,身上柔美的线条很完美的体现出来,她主动拉住齐晟的手,“好好儿的,他好不容易肯来看你,怎么就又说让人不高兴的话呢。”

    “他这哪里是来探病的,”齐晟睁开眼望着那张比他年轻一倍的脸,启唇道:“一出口就把人气死,照这样子还是别来了。”

    “怪不得你和齐晋是父子,两个人都爱说反话。”

    余曼彤笑起来眼波流转,齐晟抬下眼皮望着她,余曼彤又对他笑道:“当儿子的明明关心父亲,却并不说出来。当父亲的想念儿子,一出口就要赶人家走。父子关系闹得这么僵,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别怪齐晋,儿子都是跟着老子学,谁叫他是你的儿子!”

    齐晟被当下被气笑,齐晋可是他的骄傲,这个儿子身上有很多优点都随他,比如冷静、果断、自持、沉稳,这是谁都知道的事,不过齐晟从来不对外人说。

    余曼彤这样说令齐晟很高兴,他反握住女人的双手,“齐晋……她要是有你一半儿通情达理就好了。”

    余曼彤眼底划过一抹自嘲,瞧瞧,齐晟自个儿都拿她和齐晋比,她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懂事的“小”姑娘而已,这个老男人不经意就说漏了嘴。

    齐晟表面上对她的妻子没有感情,可李姝一旦身体稍有不适,他还是立刻回去照顾和慰问。就包括齐晟自己生病,为了不让李姝操心,他竟然瞒着齐家人留在万茜园养病。

    余曼彤心里清楚,她自己在齐晟的眼里,不过是知己加保姆。老男人对于家中妻子的唠叨和强势感到疲惫和烦躁,于是找要年轻的身体来刺激自己的身心,等到他真正苍老的那一天,最后陪伴在齐晟身边的只能是他的糟糠之妻李姝。而余曼彤,到时候一样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留之无用,落得个被遗弃的下场。

    余曼彤这阵子总是想,齐晟对她没有感情,她既得不到钱,又得不到人心,凭什么要在齐晟身上耗费自己的青春,不为自己争取点儿什么,实在太可惜。

    …

    姜昊天按照姜美雅给他说的,将自己打扮成那些青春偶像剧里的校草模样,在姜家附近制造一起“偶遇”。平日抹得油光发亮的短发,他今日特意修成了青春活力的造型。油漆马路上偶尔有几辆名牌轿车快速驶过,姜昊天就装作在齐家附近散步的样子,耐心等待着他的猎物。

    油漆马路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落到上面,姜昊天望着那些斑驳的影子,唇角勾起一抹回味的笑容。

    第一次见齐雨薇的时候,她还是个学生模样,背带裤加马尾辫,整个人虽青春靓丽却难掩青涩。不过身上那股子高傲凌慢的劲儿,一眼就能看出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姜昊天踢着脚下的石子冷笑着,齐氏夫妇待齐雨薇如心头肉,这样的娇小姐要是娶回家,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刚开始姜家所有人一定都会惯着她,尤其是姜昊天那个势力的妈,可时间久了,谁还让齐雨薇像在娘家一样放肆!他会好好的治治她!不过像齐雨薇这样的青苹果,姜昊天还真没尝过,不知道两年没见,她胸前那两个花骨朵长开了没有……

    姜昊天脸上的笑容变得玩味,他刚想要蹲下来休息一会儿,一道亮粉色的身影就从他眼前一闪而过。

    齐雨薇背着双肩包从齐家跑出来,姜昊天一扭头就看到她不停甩动的金色马尾辫。

    齐雨薇完全不知道身后正在有人打量自己,她抬手拦下经过的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带我去蜜儿集团!”

    姜昊天注意力正在她身材的曲线上,当听到齐雨薇这样说,姜昊天目光顿了一下。

    出租车拐了个弯儿,直接向蜜儿集团的方向驶去,姜昊天立刻跳到路边停着的白色轿车上。

    出租车的速度不算快,姜昊天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抽空给姜美雅发了条语音。

    “姐,你知不知道齐雨薇去蜜儿集团干什么,刚才我在路边看到她打出租车!”

    姜美雅时时刻刻都在拿着手机,因此回复的很快:“你在后面跟紧了,昨晚齐晋回来过,她很有可能是听说了什么!纪欧娃知道我们两个的事,她手里还有你跟那对姐妹花的视频,千万要阻止这两个人见面。”

    “我知道了,美雅。”

    姜昊天挂了电话以后提快车速,不久后,出租车在蜜儿集团门口停下来。不过齐雨薇没有下车,反而是静静的坐在车里。姜昊天怀疑她很有可能是在等待纪欧娃,一双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齐雨薇的动向。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纪欧娃拿着背包从公司里面走出来。女人一身咖色大衣加烟色长靴,脸上戴着墨镜,一出现就十分抢眼。

    她上了公司楼下停着的那辆银灰色轿车,上面应该有司机,纪欧娃上车以后,轿车直接就开走了。

    齐雨薇紧接着叫出租车司机跟上,姜昊天也发动引擎。

    一路上有两辆车在后面尾随,纪欧娃和司机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纪小姐,我们要不要换个路线甩了他们?”司机握着方向盘问道。

    纪欧娃瞟了眼后视镜,她唇角勾起一抹笑,朝司机回答道:“不用,就这条路线吧,出租车上坐的是齐家二小姐,估计是因为听说我,所以好奇跟过来看看,没什么恶意。”

    “那后面还有一辆呢?白色的轿车。”司机记得那个车牌号,是姜家的轿车。

    纪欧娃依旧笑笑,“姜昊天估计是冲着齐雨薇来的,我们就这样慢慢行驶,不用顾及他们。”

    司机按照纪欧娃说的,一路行驶到市中心,果然出租车和白色轿车在不远处,相隔100米停在了路边。

    纪欧娃下车直接奔了国美大厦,司机护送她到十三层的孕妇瑜伽室,自己在走廊里默默等着。

    纪欧娃提前跟刘能约定好的来这里,司机出去以后,她并没有像其他孕妇那样跟着老师做瑜伽,反而是走进了最里面的更衣室。她打开窗户望着大厦底下,果然看到齐雨薇从出租车上下来,像个扒手一样偷偷摸摸躲在华池后面,而姜昊天则是在离她很远的地方,静静等待着。

    纪欧娃勾唇笑了笑,看来姜家姐弟打算对齐雨薇出手了。她转过身来坐在刘能对面,刘能则摘下帽子一脸埋怨的望着她。

    “我说宋小姐,下次能不能选一个好点儿的地方,我一个大男人进女更衣室,传出去多丢人!”

    “除了我还有谁知道。”

    “那也是一样,要让我老婆知道了,说不定还会跟我打一架。下次您让我钻下水道,也比这个地方好。”

    “我一个孕妇,怎么跟你钻下水道?”

    “那倒也是……”

    纪欧娃双腿交缠坐着,她今天穿得是齐晋刚刚给她买的加孕妇美腿裤,并没有隐约透出大腿上白花花的肉,刘能将她这个细小的改变看在眼里。

    “你上次不是还说,很难拍到姜美雅和姜昊天在床上的证据,这次叫我出来干什么?”

    刘能从夹克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搁到纪欧娃面前,“姜昊天上次拿着姜美雅的手机去维修,我有个小弟刚好在售后,搞到了手机上的这段视频,应该是很久以前的,我保留下来了,你看看有没有用?”

    纪欧娃点开屏幕,刘能伸出手替她拨动几下,画面立刻放大在眼前。

    纪欧娃还是头一次见姜美雅衣衫不整的样子,称不上是全裸,可身上没几块布的吊带几乎让她是袒胸露背了。

    刘能看到这里不禁笑出来,“宋小姐,胸大的女人穿这种衣服我还能理解,她这样岂不是正好暴露自己的缺点,怎么能跟你比。”

    姜美雅故意化了个浓妆在视频里对姜昊天撒娇,而姜昊天正在浴室,镜头只要稍稍偏下一点,就能看到姜昊天的腰部以下。

    纪欧娃顿时感觉胃里一阵翻涌,她捂着嘴忍住要吐的冲动。刘能很有眼力的将手机拿开,声音放大。

    “宋小姐既然有孕期反应,还是不要看接下来的内容。”

    两个人都不说话,更衣室只有视频的声音。不过姜美雅撒娇的时候的确够折磨人的,像一种假娃娃那样恶心,而姜昊天相比较之下却冷静得多,就算露骨的调情也是一两句,基本只谈重要的事,偶尔会假意关心姜美雅几句。

    大概二十多分钟以后,姜昊天以自己要去酒吧监场子为由挂断了姜美雅的视频通话。

    刘能将手机返回桌面,朝纪欧娃问道:“宋小姐,我要不要发给你?”

    “要,信息量挺大的,姐弟俩不是在里面还提到了密谋让姜昊天入赘齐家的事。有机会我会让李姝好好看一看这段视频。”

    纪欧娃翘着腿等待两分钟,刘能将视频传给她,“宋小姐,你最好将这段视频保存到别的地方,以免齐先生看见。”

    “放心,你交给我所有的东西,我都会保存到一个优盘里。”

    刘能穿好外套以后,戴着鸭舌帽从更衣室另一个门走出去。纪欧娃在里面待了五分钟,也一样拿起包包走人。

    齐雨薇一直隐藏在花丛里,十一月的冷风吹得她皮肤又干又凉,不过为了能查清楚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没死的宋小鱼,齐雨薇也只好忍一忍。

    很快,她透过花丛看到纪欧娃挎着包包从大厦里走出来,司机提前一步去开车,两个人在喷泉那边喷开,齐雨薇吞了吞口水,脚步慢慢移动,试图离这个女人更近、看得更清楚一些。

    忽然,“嗖——”的一声,齐雨薇只觉得眼前的花从外面有一道烟影掠过,一个身材矫健的男人,快速冲过来一把抢走了纪欧娃的包包。

    纪欧娃当即愣住,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小偷已经跑开十米远,“把包包还给我!”

    要是搁在平时也就算了,可包包里面的手机有刘能刚刚给她发过来的视频,纪欧娃不知道这小偷是不是齐晟派来的,她必须得把手机追回来。

    司机听到纪欧娃的叫声,立刻从相反的方向赶过来,小偷一见情势不对又开始掉头跑,大厦门口的人群开始骚动,纪欧娃跟齐晋学过几招防身术,她抬起脚打算用高跟鞋踹在小偷的裆部。没想到身边忽然有个穿灰色棒球服的男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纪欧娃身后就是喷泉,她身形不稳眼看着就要向后面栽去,两只柔软无骨的小手忽然将她扶住。

    “你没事吧?”齐雨薇一脸紧张的望着高她半头多的纪欧娃。

    纪欧娃现在没功夫跟小姑子叙旧,她匆匆瞥了齐雨薇一眼以后,说了句“没事”,便赶紧跟了上去。

    ------题外话------

    小姑子真的是好人,虽然单蠢一些,难免犯糊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