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20.蛋蛋的姑姑(神助攻)

时间:2018-10-07作者:荣来宠去

    房间里的气氛剑拔弩张,姜美雅收敛笑容,死死的盯着小家伙儿,蛋蛋看到她阴森的牙齿从嘴唇里面露出来。

    “你不就是想舒舒服服的呆在齐家,做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少爷么?你之所以护着齐老太,是不是担心她死了以后,齐家会把你赶出去啊?放心,不会的,阿姨会把你当成亲生孩子来疼爱。阿姨以前也很喜欢你的,曾经在很多个夜晚里拥着你睡觉,难道你都给忘了?”

    经姜美雅这样一提醒,蛋蛋下意识的望向她腋下的位置,小嘴巴一裂,十分恶心的说道:“姜阿姨,你自己有狐臭,不知道么?你以为我从前愿意跟你一起睡吗?我鼻子太灵,很多个夜晚被你熏到失眠。”

    被人提及最耻辱的事,姜美雅当即恼羞成怒。

    “你——”姜美雅龇牙咧嘴的抬起两只手就要掐住蛋蛋的脖子,借着从窗缝上露进来的一丝月光,蛋蛋瞧清楚她手里并没有任何凶器。

    眼看着两只大手就要掐住自己的小脖子,蛋蛋忽然扬起两只小拳头,狠狠的砸在姜美雅的肚子上。

    “嘶——”

    姜美雅伤口处传来剧烈的疼痛,她忍住没有大叫的冲动,颤巍巍的弯腰扶住墙壁。

    蛋蛋看到有大滴的汗水从她额头上流下来,姜美雅的睡衣很快浸出一小片鲜红。

    “小东西!”姜美雅咬着牙恶狠狠的瞪着他道:“你最好祈祷有一天别落在我手上……”

    蛋蛋望着姜美雅痛到不能站立的样子,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大眼睛里散发出愉快的光芒,蛋蛋歪着小脑袋笑她道:“姜阿姨,说这种狠话的前提是你有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否则你拿什么打败我?我劝你呢,还是先养好了伤口再来,否则以后你来一次,我就打你一次,把你的伤口打到重新裂开为止~!”

    姜美雅愤恨的瞪着小鬼,她刚要说什么,院子里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汽车鸣笛声。

    蛋蛋大眼睛里闪出希翼的亮光,他心底已经开始雀跃,是爸爸回来了!

    “姜阿姨,我劝你识相的话呢,最好赶紧走。齐叔叔很可能是听说奶奶身体不舒服,专门夜里跑回来看她。要是让她看到你半夜三更出现在这里,并且身上还有血……你该怎么跟他解释呢?”

    烟暗里的小家伙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那里面散发出异常明亮的色彩,姜美雅恨不得现在就弄死他。

    “你给我等着!”

    姜美雅慢吞吞的扶着墙壁出了门,客厅里的灯光透过虚掩着的门缝照耀到卧室里,蛋蛋心情复杂的盯着地板上那几滴鲜红的血液。

    刚才要是他稍微怂一点点,奶奶现在可能已经陷入危险之中。要换做一般的小孩,早就被姜美雅这个可恶的女人吓怕了。大半夜整个宅子的人都在熟睡中,而齐家又没有要佣人守夜的习惯,姜美雅想要害死齐老太简直神不知鬼不觉。就包括外面的保镖,都会想不到,齐家的大宅里竟然还会出现内鬼……

    蛋蛋叹口气,他刚刚用手纸将地上的几滴鲜血擦干净,楼下的客厅就响起了开门声。

    “齐晋,你回来啦?”姜美雅轻柔低悦的嗓音响起在客厅里,蛋蛋不由得撇起了小嘴儿。他的爸爸回家,他还没有来得及第一个跟爸爸打招呼,这个女人却故意抢在他前头。

    姜美雅担心蛋蛋这个小鬼会赶在自己前头给齐晋告状,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暴露出去,所以只是往肚子上匆匆缠了几层纱布,遮掩住那些鲜血,便换了一身棉质的睡衣跑到了楼下客厅。

    姜美雅披散着头发站在齐晋面前,齐晋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就开始打量她。本来就瘦弱的身无三两肉的女人,

    经过一场巨大的手术之后,更加显得弱不禁风。脸色苍白到几乎透明,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与从前光鲜亮丽的利美总裁形象大相径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眠不足的缘故,姜美雅眼眶有些凹陷,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精神气儿,称不上是鬼,勉强算是人。

    齐晋目光锁定住她凸起的颧骨,面无表情的开口道:“你瘦了。”

    姜美雅内心涌出来一股失而复得的狂喜,就连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这个男人竟然在关心她。

    “齐晋……”

    “这么快就出院,伤口好了?”

    “嗯……医生说再调养一个月。”

    “那你自己好好注意身体,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赶紧睡觉,熬夜可不利于伤口恢复。”

    “……刚才已经睡下了,这不是听到你回来的声音么,赶紧起床来看一看!”

    男人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提离婚的事情,面对女人笑若春风的样子,齐晋直接选择无视掉。他脚步停留到齐老太的门口,正打算敲门,姜美雅心里一慌,险些失声喊出来。

    “齐晋,别敲了,奶奶早就睡了!”

    齐晋看眼墙上的钟表,时间刚刚显示十一点半,他不禁皱起眉头,“是吗?这个时候奶奶难道不是在看电视?”

    齐晋心里想着,这老太太十分迷恋纪欧娃,平时追她的电视剧都要追到一两点钟,眼下这才不到十二点就睡了,难不成是追星的兴奋劲儿过了。

    姜美雅前走两步,紧接着就给出了齐晋答案:“妈没有派人告诉你吗?奶奶这几天身子不舒服,今天还晕在了客厅,所以睡得比较早。我看你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奶奶,明天一早再起来看她!”

    齐晋稍顿片刻,“既然奶奶生病了,那我就更得现在看看她。”

    齐老太的卧室门本来就虚掩着,齐晋轻轻一推就能进去,姜美雅见他要抬手,脚步立即跟上去,一个小小的身影忽然从屋里窜出来。

    “齐叔叔!”蛋蛋反手替齐老太关好门,眨巴着大眼睛对爸爸道:“奶奶好不容易才睡着的,我们还是不要把她吵醒了,有什么事你就对我说吧,我是奶奶的守夜人!”

    齐晋觉得低头看这小家伙太费劲,两只手一提索性将蛋蛋抱到了怀里。

    蛋蛋坐在齐晋精壮的胳膊上,奶声奶气的朝爸爸道:“齐叔叔你放心吧,奶奶身体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常常忘事情,她只记得一个月之前的事情,有的时候刚刚做过什么,她转眼就忘。”

    蛋蛋个子长高了,齐晋有些日子不见他,抱着他比从前的时候还要重,见他说话都一板一眼跟个小大人儿似的,齐晋不由得就想到了自己未出世的女儿。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像蛋蛋这样懂事。不,懂事的孩子都是没人疼的,他的女儿还是得像个小公主一样骄纵,最好是跟她妈妈一样。

    “你搬到老奶奶房间来了?”齐晋这样问道。

    蛋蛋点点头,“嗯,我负责照顾老奶奶,老奶奶有半夜喝水的习惯,我在她身边,奶奶就不用自己下床了。”

    “也好,老奶奶有什么事你能第一个通知大家。”

    齐晋当然不知道蛋蛋刚才和旁边的姜美雅发生过什么,他只觉得蛋蛋十分懂事,假如他和纪欧娃这一胎生的真是女儿,那下一胎就准备要一个儿子,就像蛋蛋这样懂事的儿子。

    姜美雅看着那小鬼在齐晋面前卖力的表演,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笑。

    “蛋蛋,你还是快下来吧,都多大的孩子了,还要你齐叔叔抱着?你齐叔叔工作一天很辛苦,别把他累坏了。”

    齐晋倒没觉得什么,只是蛋蛋这孩子太自觉,一听姜美雅这样说,马上央求把他放下来。

    姜美雅走到二人面前,她面色柔和的牵起蛋蛋的手,尽力在齐晋面前表现出一副蛋蛋和自己很亲的样子。“奶奶年纪大了,脑袋难免糊涂,其实蛋蛋时时刻刻跟着奶奶也挺好的,万一她又不让佣人跟着,自己跑到外面去玩儿,有蛋蛋缠着她,奶奶也不至于走丢。”

    齐晋十分认同姜美雅的说法,目光睇向乖乖巧巧被姜美雅领着的蛋蛋,“奶奶有什么事及时给我打电话,再忙我也会抽出时间来看她。”

    “知道了,齐叔叔。”

    姜美雅将蛋蛋的手攥得很紧,蛋蛋忍着痛,他觉得自己的右手可能马上就要被这个女人当成气球捏爆了。

    “齐晋,你不在家里留一晚再走吗?”

    姜美雅将注意力集中在男人身上,齐晋不忍心打击这个脆弱飘摇的女人,他道:“我只是回来拿一些东西就走,公司里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处理。”

    大半夜的,能有什么公事需要齐晋这个掌管二百多家分公司的大总裁亲自处理,齐晋手下多得是精英,他不过是一心想

    回西城守着纪欧娃那个女人罢了。

    姜美雅面上也没有很难堪,反而是笑着对齐晋道:“我理解,你忙你的,有什么事家里会给你打电话。”

    齐晋下意识的望了眼姜美雅,就算她被切除子宫这件事打击到了,可忽然之间变得像现在这样柔和懂事,转变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可转念一想,也不对,她以前就是装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现在在自己面前不过是收起了狰狞,恢复了本色。

    齐晋上楼以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拿了东西很快就下来,姜美雅“领着”蛋蛋一直在走廊里等着,一大一小眸子里汹涌澎湃,不停的用眼神交战,要不是碍于齐晋,姜美雅说不定早就活吞了蛋蛋。

    齐晋一走到二人面前,姜美雅立刻用手为蛋蛋抚平褶皱的衣角。两个人看上去,亲密的诡异。

    “我这阵子很少回家,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尤其是关于老太太的。”齐晋出门前看似在交代姜美雅,实则上眼神却落在蛋蛋身上。

    姜美雅表现出困极了的样子,嘴角像是勉强提起来,“放心吧,虽然你和爸都不怎么回来,家里有我和妈呢。”

    齐晋又不放心的去齐老太屋里转了一圈儿,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姜美雅和蛋蛋说什么,两个人笑得那么开心。

    齐晋的眼神不动声色的落在两人握着的双手上,姜美雅为什么那么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齐晋没有点破,顿了顿,他道:“我走了。”

    “齐叔叔再见!”

    齐晋默默盯了姜美雅两秒,见她目光含笑眼神迷离的目送自己,的确是一副困极的样子,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于是他试探性的问蛋蛋:“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蛋蛋懂齐晋的意思,爸爸是叫他跟自己回西城,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他想见妈咪也得忍着,蛋蛋一步也不能离齐老太。

    “不了,齐叔叔,我要留下来陪奶奶,你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齐晋站在门口杵了片刻,转身拿着车钥匙走出去。

    男人的身影很快上了园子里那辆静静停着的烟色宾利,车子如一尾游鱼消失在夜色里。

    诺大的客厅里只剩下蛋蛋和姜美雅两个人,姜美雅立刻收起刚才那副笑意绵绵的样子,发起狠来望着蛋蛋。蛋蛋忽然扬起另外一只手臂,姜美雅担心他又打到自己的伤口,立刻松开手里攥着的那只小手儿,蛋蛋急忙拉开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逃进屋子里。

    姜美雅咬牙切齿的想要跟进去,“嘭!”的一声,蛋蛋快速将门关好,姜美雅看到门把手拧动两下,蛋蛋在屋里将门反锁。

    姜美雅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眼前木质的门板,她眼底的阴霾想遮都遮不住。

    就算那小家伙把房门反锁,而唯一的备用钥匙又落在里面,那又怎么样,她不一定非得用钥匙进去,打开房门的办法有很多种。何况,她也不见得非得在晚上动手,白天家里没人的时候,一样可以。

    …

    齐晋越思索越觉得不对劲,他将车开到齐家大宅附近的马路上,缓缓的停到路边,降下车窗。

    整个天空布满了漆烟的颜色,夜里的星辰十分璀璨,从他这个角度刚好看到齐家的大宅。

    一楼齐老太屋子里的灯一直熄着,而二楼姜美雅卧室的灯直到一点钟才熄灭。

    齐晋点了只烟叼在嘴里,他蹙眉思索着,姜美雅刚才明明说自己已经睡下了,并且当着自己的面儿也表现出一副极其犯困不愿意应付的样子,同意自己离开,可为什么那么久才灭灯。

    姜美雅从前妄想着用那个孩子稳固自己在齐家的地位,现在她根本不能生育,像这种处于绝境的女人,难保不会对身边的无辜人下手。

    想想走之前蛋蛋小脸儿上僵硬的笑容,齐晋立刻掏出手机给家里的保镖打了个电话。

    “注意最近姜美雅的动态,包括家里每天来什么人,她和谁单独见面,都要事无巨细的向我汇报。是暗中监视,不要被她发现。另外派人轮流每天去客厅里不定时的转几圈儿,保证老太太和蛋蛋的安危。”

    齐晋眉头一直在不停的跳,他倒不担心齐宅的人,这些保镖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身手和思维的灵敏度丝毫不亚于特种兵。他担心的,是在西城的纪欧娃,想到这里,齐晋赶紧驱车子回去……

    姜美雅之所以那么久才关灯,是在跟姜昊天视频通话。

    就眼下的情况来看,有蛋蛋这个小鬼插手,她自己一个人是搞不定齐老太的,必须要联合姜昊天。这老太太是个心腹大患,一天不解决掉,姜美雅一日难以安宁。

    姜昊天前两天才来过齐家,次数频繁了难免会引起齐家人的注意,他和姜美雅两个人商议以后,决定等后半月再来。姜昊天在视频里假意关心了姜美雅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

    另纪欧娃想不到的是,上次她在茶馆里严厉的拒绝余曼彤以后,这个女人竟然还不死心。

    余曼彤并没有再一次给纪欧娃发出邀请函,她很聪明,十分懂得趋势利弊。

    纪欧娃几乎每天都收到不同样式的小礼物,这些礼物不值钱,但却十分精致,样式别出心裁,一看就知道是余曼彤花费了很久的时间很大的精力亲手制作的。

    方雪望着办公桌上这些精美的礼品,对纪欧娃感叹着,“钥匙扣、项链、墙饰,上面都刻有您的艺术签名,就连一个普通的笔记本,封面都是您的素描头像。纪总,余曼彤要是个男人,就她追女孩子的这种手法,早就把人感动坏了!”

    纪欧娃把玩着今天快递员新送来的一支古风簪子,她面上瞧不出任何情绪,半响,轻启唇瓣对着方雪说道:“把这些东西都扔了。”

    方雪咂舌,“我没听错吧?纪总,就算您不喜欢对方,不打算和她共谋大业,也不至于将人家辛辛苦苦做的小礼物给扔了吧?太打击人了。”

    “你想要?”纪欧娃瞥她一眼,方雪撅下嘴,“我倒是想,这是我能要的东西么,我要真替您收下了,您跟那位也就说不明白了。”

    方雪讪讪的将桌上的礼物归集到一个塑料袋里,打算扔到公司外面的垃圾桶,纪欧娃掏出手机拨打快递包裹上的那个电话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余曼彤的嗓音特有的纯亮温柔,“喂?”

    纪欧娃直接跟她说正题。“以后别白费工夫做这些礼物,但凡是你让送来的,我一个也不会留下。”

    余曼彤并不恼,纪欧娃听到她吸气的声音,“你误会我了,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演的电视剧我每一集都会看,我知道你不会收那些贵重的东西,我花心思为偶像做一份小小的礼物,不算过分吧?”

    余曼彤的态度倒真让纪欧娃没了脾气,她觉得自己刚才那两句强硬的话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我不可能要。”纪欧娃再一次明确态度。

    “我送我的,你收不收是你的事。”

    “……”

    “这是你的电话号码吧?我存上。”

    “……”

    纪欧娃挂了通话以后,她瞬间觉得自己给余曼彤打电话有种多此一举。

    算了,这个女人爱做就做,用不了多长时间,余曼彤的耐力就被纪欧娃坚定的意志打垮。

    纪欧娃吃了午饭正准备在公司休息,上午才来过的快递员又跑来一次,纪欧娃这回连问都不问寄件人的姓名,直接叫人拒签。

    快递员得到余曼彤的指使,将礼物放到前台掉头就走。

    前台小姐姐喊他半天,快递员装作听不见,直接骑着电动三轮驶远。

    纪欧娃看着手中这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颇为恼火,真是赶不走的苍蝇。

    下午司机得到齐晋的指使,开车带纪欧娃去公主房的建筑工地。公主房不过刚刚开始动工,齐晋就迫不及待的要和纪欧娃分享这些建筑历程。

    他现在是上午办公,下午监工,齐晋虽然不能亲自动手给女儿建公主房,但他必须跟着参与整个过程。

    别墅已经建好了基本框架,纪欧娃一下车就见到戴着黄色安全帽站在场地中央的齐晋,女人拉着脸朝他走过来。

    “叫我来,就是看钢筋混凝土。”

    齐晋听到声音以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皱着眉头扭过身来。“谁气着你了,脸色这么差。”

    纪欧娃双手插在风衣里面,她手里紧紧握着那个方形的小盒子,顿了顿,还是觉得没必要告诉齐晋,否则他心疑查下去,没准牵扯出自己更多的事情。

    “没什么,大老远让我跑过来,我还以为是给女儿的房子建好了,没想到让我在这儿吹冷风。”

    齐晋想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盖到女人身上,纪欧娃看到上面有不少泥土,一股腥味扑面,纪欧娃险些吐出来,立刻后退了一步。“不用,你留着自己穿。”

    齐晋盯她两秒,面色不佳。

    “我还以为你会觉得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今天是你怀孕整整两个月,本来打算和你一起看看女儿的公主房,再带你去吃顿烛光晚餐庆祝一下。没想到你这么煞风景……”

    纪欧娃顿时觉得好笑,她伸出手捋了下耳畔的发丝,“我拍戏杀青的时候你都没说和我庆祝,我和剧组的人去饭店喝酒庆祝,你还给我闹脾气来着,情人节更是连支玫瑰花都没送给我……现在女儿在我肚里两个月,你居然说要吃烛光晚餐。齐晋,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

    齐晋默不作声拿下自己头上的黄色安全帽,纪欧娃的态度有点儿打击人,他抿了抿唇道:“搞浪漫不都是这样么,我看鼎润最近新交了一个小女朋友,认识一星期要庆祝,认识两个星期要庆祝,认识一个月还要庆祝。”

    “所以你就挑选了我怀孕两个月作为理由来庆祝?”

    齐晋点点头,缓缓拉起她露在冷空气里的那只手,温暖的掌心包裹住。

    男人揉搓着她冰凉的小手,沉吟片刻才道:“你不是老说我不浪漫,现在有你,还有女儿,我觉得每一天都需要庆祝。”

    齐晋不可能告诉她,自己是被宋宇那个小崽子给刺激的。他封了那小子的微博,宋宇干脆在记者镜头面前大谈对纪欧娃的倾慕。两个人最近绯闻炒的火热,齐晋不想让纪欧娃觉得自己小家子气,他忍住将宋宇再一次封杀的冲动,跑来在纪欧娃这儿下功夫。

    纪欧娃看到齐晋眼中的深情,心里头那块沉积了很多年的冰雪在一点点化开。

    他会为她在海边建一所不大不小的房子,也会为没出世的女儿建公主房。他会为她买下几千万的钻戒,还会不容她拒绝就掏钱买下蜜儿集团。他会做精致的早晚餐,也会处处考虑她的情绪和感受,忍受她的小脾气,包容她所有的不足和缺点。他的浪漫和柔情不是用嘴说出来的,而是用无声的行动体现出来的。

    纪欧娃越看越觉得古板老套的男人这么可爱。

    让齐晋跪黄豆的事情,谁说他心里没疙瘩,不过纪欧娃为他撤了对李姝的诉讼,两件事加一块儿算是抵消了。纪欧娃这都怀孕了,齐晋还不能给她正名,哪怕和李姝打官司,齐晋都没能站出来力挺她,齐晋觉得自己亏欠她太多。当着众人的面儿跪黄豆确实丢人,女人就是有意刁难。可纪欧娃就是他老婆,自己女人怀孕了离家出走,他为了让老婆回来,就算地上是刀子,那也得跪。否则还算不算男人。

    **

    远在外国的齐家二小姐齐雨薇,一大清早突然拎着行李箱回到齐家。

    她的出现,另姜美雅险些敲碎了阳台上的玻璃,淬不及防。

    大宅里到处洋溢着喜庆,李姝见了闺女笑得合不拢嘴,她今天特意给利美公司请了半天假,留在家里亲自下厨做大餐。

    齐雨薇叽叽喳喳的说话声透过门板传到姜美雅的卧室,姜美雅穿上拖鞋到走廊里观看。

    齐雨薇身穿牛仔裤,白色板鞋和亮黄色的卫衣,站在客厅里给大家发礼物。姜美雅注视着她,齐雨薇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比她上回离家时显得苗条不少,被染成黄色的头发扎成一条简单的马尾垂在脑后,额前是齐齐的刘海,一双明眸顾盼生辉,二十岁的小姑娘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跟活力。

    姜美雅看到她将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递给蛋蛋,故意凶神恶煞瞪着那小家伙。

    “你就是我妈嘴里的那个臭小子吧?告诉你,以后管我叫姑姑,听到没有?我不喜欢当姐姐和阿姨,以后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不听话我就把你赶出去!我可是齐家真正的老大!”

    齐老太正乐呵着,听此不由得呵斥齐雨薇一声,“说的什么话,赶你走也不赶他走!”

    齐雨薇撇撇嘴,嘴里嘀咕着:“有了小的就不要我这个大的了……我妈一说您身体不舒服,我赶紧订了机票赶回来,时差都没倒呢,就先想着陪陪你!您倒好,没怎么着先赶我走,那我明天一早就收拾行李飞回去!到时候您想我可别给我打电话啊。”

    老太太望着撅嘴的孙女儿乐的合不拢嘴,“贫嘴的毛病就改不了!”

    蛋蛋乖乖的接过巧克力,甜甜的喊了声:“姑姑~!”

    齐雨薇脸上立马展出灿烂的笑颜,伸出手用力在蛋蛋脑袋上摸了下,“乖,我就喜欢你这么大的侄儿!别说,跟我哥长得还挺像的,干脆认我哥当干爹得了!”

    蛋蛋:“……”那本来就是他亲爸爸好不好。

    老太太就喜欢一家子热热闹闹的欢欢乐乐的,齐雨薇是个活泼的小姑娘,老太太打小儿就疼她,眼看着身边围着的一大一小,连眉眼都那么相似,虽不是亲生姑侄,却胜似亲的,老太太不禁摇头惋叹着,“要是亲生的就好了……”

    齐雨薇是个没心没肺欢乐多的小姑娘,她见齐老太叹气,转身坐在齐老太旁边,递给齐老太一颗坚果,“给,奶奶,尝尝,外国的栗子!”

    齐老太皱着眉头推开,“奶奶年纪大了,不吃这个。”

    齐雨薇又往自己的双肩包里翻了翻,发现除了一些甜食就没别的了,她不好意思的朝齐老太笑笑。

    “奶奶,真对不起,我这儿还真没您能吃的。”

    齐老太佯装生气的撇下嘴,“我就知道你心里没奶奶!”

    “怎么会,我把自己给您带回来,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

    蛋蛋和齐雨薇坐在沙发上,一大一小吃的很欢畅。李姝在电话里给齐雨薇念叨过齐老太如何疼这个捡来的小乞丐,甚至因为这小乞丐跟全家人做对。齐雨薇回国前还担心蛋蛋会完全剥夺了齐老太对自己的宠爱,所以一进家门先给小家伙来个下马威,没想到看到本人以后,将那些想法和打算全都给忘了。

    “小孩子长得还挺可爱的嘛,几岁了?”齐雨薇声音含着愉悦,事实上她一见到蛋蛋也有种想把他据为己有的冲动,因为这孩子长得太可爱,跟大哥太像了。

    蛋蛋一边吃坚果一边回答:“四岁了,姑姑。”

    这一声“姑姑”可把齐雨薇美坏了,齐雨薇当即扔了书包,两只手不停的揉捏蛋蛋的小脸儿。

    “哎吆喂,可爱死了,要真是我大哥的种儿就好了!”

    “么么!”齐雨薇将蛋蛋抱在怀里死亲,蛋蛋好不容易才从她手里挣扎出来,小家伙一脸的栗子碎屑,齐雨薇蹲在沙发前,笑眯眯的问他:“听说你喜欢智能飞机呀,下午姑姑带你去商场好不好?”

    蛋蛋吃着坚果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行的,姑姑,我下午还要陪着奶奶。”

    “萌死了。”齐雨薇笑盈盈的望着他,将所有的栗子都拿到蛋蛋面前。“好懂事的小可爱啊,眼睛真好看,会说话一样~以后没人敢欺负你,跟着姑姑混,啊?”

    蛋蛋头一次被人当成一个真正的小孩子来对待,他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姑姑十分无语。这智商看上去跟爸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也不知道怎么会考到国外去。

    姜美雅站在二楼看了许久,齐雨薇和蛋蛋亲热的样子,让她心底逐渐生出刺。

    傲慢的小姑跟谁这样亲近过,当初她刚进入齐家的时候,只不过是去齐雨薇的房间拿了一张便签纸,因为家里只有她在读书,彩色的便签纸也只有她的房间才有,而齐雨薇就以“随便私闯他人房间”的罪名,跟她这个大嫂大吵过一架。直到姜美雅低三下四的给齐雨薇道歉,这个小姑才肯息事宁人饶了她。

    齐老太过大寿的时候,齐雨薇都不肯回来,却偏偏在她打算对齐老太下手的这个节骨眼儿上被李姝一个电话叫回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姜美雅唇角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她扶着楼梯慢慢的走下去。

    “雨薇啊,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我好派人去机场接你呀!”

    听到这个声音,齐雨薇忽然变得脊背僵直,她从沙发上起来,瞬间站成了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齐雨薇扭捏的对姜美雅笑道:“大嫂!”

    姜美雅正好走到客厅,齐老太瞥到孙女儿嘴角那抹僵硬的笑容。

    “这次回来得多呆些日子吧?奶奶可是经常念叨你呢。”

    姜美雅慢慢的朝齐雨薇走近,齐雨薇忽然觉得面前逼近一股压迫感,她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想起五年前听到姜美雅和别人的谈话,齐雨薇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

    要不是妈说奶奶有事,她都不愿意回来……面对这个害死宋小鱼的凶手。

    “嗯,应该得呆到新年以后,奶奶年纪大了,哥在外面又忙,我应该多陪陪她。”

    齐雨薇忽然收敛成一副文静的样子,不过佣人都在忙着欢迎二小姐回归,没空观察齐雨薇,蛋蛋在看电视,只有齐老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个儿的孙女儿。

    姜美雅笑着问齐雨薇:“是妈打电话叫你回来的?”

    “嗯。”

    姜美雅顿时心里头有了数,现在连李姝都开始对她动心眼了。婆婆这是明显不放心自己,蛋蛋年纪小不能照顾老人,叫小姑子从国外回来,家里总算是有个让李姝放心的人来看护齐老太。

    齐雨薇一见到姜美雅就紧张,她和宋小鱼从前是水火不相容,有什么东西都要抢,宋小鱼剥夺了大哥对她所有的关爱。可两人也是从小玩儿到大的,齐雨薇不想让宋小鱼做自己的嫂嫂,可也没想过让宋小鱼死。

    姜美雅是齐雨薇认可的嫂嫂,可这个嫂嫂是害死宋小鱼的凶手,齐雨薇良心上过不去,从三年前就开始对姜美雅有很深的忌讳。这也是她突然提出出国留学的原因,谁愿意和一个杀人凶手天天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姜美雅却并不知道齐雨薇偷听过自己打电话,她反倒觉得眼前的齐雨薇比从前懂事了不少,最起码见到自己这个嫂嫂能主动打招呼,知道收起以前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雨薇,一会儿吃了饭你到我房里来,嫂子跟你说说心里话。”

    姜美雅垂眸盯着自己的小腹,面上浮现一抹伤感。齐雨薇知道姜美雅流产和切除子宫的事情,对于失去的这个侄儿,她也很心痛,姜美雅这个大嫂现在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

    “好的,大嫂。”

    ------题外话------

    小姑子是个好人,请相信我。姜美雅烟化了,马上就要被ko掉,宝宝们别着急,需要一个过渡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