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18.最在乎他的感受

时间:2018-10-05作者:荣来宠去

    蛋蛋看到齐老太这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隐约猜到她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大事,他睁着一双发亮的眼睛问道:“奶奶,为什么要用柜子将门堵上呢?你是害怕谁跟进来吗?”

    “嘘——”

    老太太一根手指竖着比在唇间,表情恐惧而焦虑。“往后但凡是进自己屋里一定要锁门,万一有不轨之人偷偷潜进来行凶怎么办?别人都是次要的,死不死关系都不大!这个家里我最老,你最小,我还没活够,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我们两个遭遇不测就麻烦了!”

    蛋蛋望着齐老太一副被吓怕的样子,瞬间明白她口中的“不轨之人”指的是谁。

    “奶奶您说的是姜阿姨和她弟弟?”

    “嘘嘘嘘嘘!”老太太伸出手指使劲儿戳了一下蛋蛋的脑门子,“叫你小点儿声偏不听,一会儿被他们偷听到了,你一样受牵连!”

    齐老太不知道,姜美雅已经对蛋蛋动过两次杀机了。蛋蛋觉得,现在没什么牵连不牵连的,能不能在这个大宅安然无恙的活下去,凭着的全都是本事。他跟妈咪以前什么样的苦没吃过,姜美雅这个青铜对他来说是小意思。

    “奶奶,您要不要把窗帘拉上?万一有人用望远镜偷看您怎么办。”

    蛋蛋不过好心提醒了一句,齐老太瞬间如临大敌。

    她快速迈着两条小短腿走到阳台上把里外两层窗户都锁死,窗帘拉到没有一丝缝隙,这才稳定心神坐到床上。

    老太太望眼身边的蛋蛋,不由得叹气口。蛋蛋跟她大半年,两人早就有了很深厚的感情,她要是稍有不测,把他一人独自留在世上可怎么办。唉,齐老太更不知道的是,自个儿还有没有那么幸运|见到纪欧娃肚里的小家伙出生。蛋蛋的五官跟她大孙子极其相似,简直就是齐晋的翻版,这要是她的亲曾孙就好了,就算死了也无憾。

    “蛋蛋,你记住奶奶说过的话,万一有一天,奶奶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或者走在路上被车撞,上厕所时被谋杀……那一定是姜美雅和姜昊天这对姐弟干得!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声张,否则他们会伤害你,你只要偷偷将这件事告诉你齐叔叔,他自然会解决一切。”

    听齐老太这样一说,蛋蛋大眼里快过一抹震惊,他伸出一双小手紧紧抓住齐老太的胳膊。

    “奶奶,您这么说让蛋蛋害怕的……您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跟蛋蛋说出来,蛋蛋会想办法帮你的!”

    “唉……你能帮我什么。”

    齐老太叹口气,她瞬间觉得自己活了七十多年头一回如此无助,关键时刻,陪伴在她身边的,却是一位四周岁的小孩子。

    齐老太知道蛋蛋没什么作用,可她心里实在憋得厉害,急于找一个人倾诉,如今她能信任的也就只有这个小家伙了。

    齐老太开始将今天中午去医院探望姜美雅时在病房里看到的一切,以及被花盆险些砸死和路上被姜昊天开车追踪的事情,全部原原本本一丝不漏的给蛋蛋讲述了一遍。只不过那些带有颜色的辣眼睛情节,被齐老太刻意简化了。

    蛋蛋听完以后胆战心惊,他握着齐老太的手久久不说话,齐老太见蛋蛋吓得不轻,赶紧将他小小的身子搂到怀里。

    “奶奶没事儿,蛋蛋别怕啊,吓坏了你,奶奶可是要心疼的……”

    齐老太轻轻拍打着蛋蛋的后背,蛋蛋小小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快速压抑住内心的惊慌,对齐老太分析道:“奶奶,依我看,我们还是想办法见到齐叔叔,赶紧将这件事告诉他!齐叔叔会保护奶奶的!”

    “我何曾不是这样想……”齐老太脸色变得深沉起来,“这姐弟俩诡计多端,我要是贸然告诉齐晋,他们俩指不定又生出什么诡计,说不定齐晋在路上就会遭遇不测。”

    “不会的,齐叔叔现在非常强大。”

    老太太摇摇头,“五年前,小鱼儿的车祸并不偶然,齐晋也极有可能就是被这姐弟俩害得失忆,只是外人都被那些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所蒙蔽罢了。我大孙子的人生欠缺的那一块儿好不容易快圆满了,我可不能给他惹半点儿祸端!如今最主要的,就是先装作什么都忘记的样子,想办法抓住两人的出轨证据并暴露在大家眼皮子底下!”

    …

    纪欧娃回到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齐晋早就将屋子从新打扫一遍,铺好床,烧好开水等着她。

    纪欧娃进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下自己脚上那双累死人的高跟长靴,齐晋见状,主动拎下她胳膊上的手提包。

    “晚上吃的什么?”男人脸色拉着,还为刚才的事生气,不过他不敢说出来,纪欧娃好不容易被他哄回来了,他有再大的怨气只能在心里憋着。

    纪欧娃看他一眼,丝毫不顾及男人的情绪,穿着拖鞋走到客厅的沙发旁。

    “吃的小龙虾、深海鱼头、阳澄湖大闸蟹!”

    齐晋听完了不禁皱眉,“全是海鲜,并且还有辣的,不是嘱咐过你,这些东西连在一起吃会拉肚子的?”

    纪欧娃见茶几上有洗好的紫色葡萄,葱玉的手指捻起一颗放在口中。她边嚼边回答齐晋的问题:“吃的不多,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再说麻辣小龙虾偶尔吃一次,没什么的。”

    齐晋还能说什么,他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关心到一种病态的程度,纪欧娃这么大人了,什么不懂什么不知道,孕妇有哪些禁忌她应该比自己清楚,可这个女人不记心,什么都乱吃,除了烟酒几本不忌口,这更让齐晋恨不得盯着她的一日三餐。

    纪欧娃不停的往嘴里送葡萄,她打开电视机,两条被丝袜包裹着的大长腿一条搭着另一条,轻轻摇晃着。

    齐晋见此不由得在心里一阵冷哼,她倒是惬意!

    脸圆了不说,上围还涨了,那两团丰盈包裹在紧身黑线衣里更显得呼之欲出,看起来,这阵子离开自己,过得一定十分滋润。

    可他自己呢?七天内瘦了五斤!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电视屏幕比我还好看?”

    齐晋挡在电视机前头,沉闷的声音略带磁性,语气里散发着浓烈的醋味儿。纪欧娃却只是抬眸望他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去洗澡。”紧接着抬起屁股就视若无睹的走进了浴室。

    “……”

    人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可齐晋一点儿也体会不到其中的含义。

    纪欧娃人是回来了,可根本不鸟他。

    女人在浴室洗澡,齐晋拿自己的手机给那群正在happ的蠢比们群发了一条短信——“谁敢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都别想在娱乐圈儿混下去!”

    齐晋只要一想起那群蠢比在屏幕里看好戏的样子,就气愤得想要摔手机。那些娱乐界的大明星,还有时尚界的大咖,怎么这么喜欢八卦人家小两口的家务事,是不是闲得蛋疼。

    很快,齐晋收到集体回复一条短信——齐总您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听不懂?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懵懂)(懵懂)

    齐晋望着屏幕冷笑一声,蠢比们还不算太蠢,看好戏的时候看好戏,该装傻时还装傻。

    纪欧娃身上裹着浴巾擦着头发走进卧室,齐晋立刻将发件箱和收件箱里的短信删除。

    纪欧娃只顾着擦头发,根本没注意到齐晋的动态,她站在镜子面前看了几眼,发现自己这阵子确实胖了不少,下巴圆润了不说,就连皮肤都变得比以前还要嫩滑。难怪都喜欢生女儿,女儿是福气呀,还在妈咪肚子里就知道发挥自己仅有的作用为妈咪养颜美容了。

    “擦好了?”齐晋忽然站到她身后,眯起双眼危险的盯着镜子中的纪欧娃。

    纪欧娃注意力在自己圆润的下巴上,“嗯……天气冷头发容易分叉,不能擦得太干……你干什么!”

    纪欧娃浑身一凉,顿时捂着胸前惊呼起来。

    齐晋一只手扯掉她的浴巾,纪欧娃美妙的酮体暴露在他眼前。男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你说你要我出那么大丑,丢那么大人,难道我不应该讨点儿利息回来?”

    “你是不是又想让我离家出走?”纪欧娃一只手臂挡住胸前,愤恨的瞪着他。

    齐晋现在可不怕她跑,双眼紧盯着她胸前冷笑道:“天天看,天天摸,孩子都有了,你现在害羞是不是晚了点儿!”

    “……”

    “当初勾引我的时候,使劲浑身解数。现在爬到我头上了,就觉得我屁都不是!”

    纪欧娃当时也是被齐晋拽浴巾的动作吓了一跳,回过味来才想起俩人之间什么没见过。她那点儿廉耻早就没了,登时顾不得其他,手臂一杨就去抢齐晋手中的浴巾。

    “把它还给我!”

    …

    纪欧娃香汗淋漓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时候,这才悔不当初让男人跪黄豆的事情。齐晋折磨人的手段,可有两下子。

    她确实是怀孕初期所以不能同房,可男人发泄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大腿根儿,或者上半身。

    纪欧娃揉着酥麻麻的胸口,两边白嫩的皮肤上各有一道鲜艳的红痕,她怪嗔的瞪了身侧的男人一眼,心里暗骂他下三滥,对自己这样一个孕妇,什么都使得出来!

    齐晋心满意足的躺在另一侧,纪欧娃要怪就怪她自己。深海别苑离这儿远,他摸不着人,由着她折腾,回来了他还不得搓一搓她的锐气。

    “禽兽!”纪欧娃躲在被窝里小声骂了一句。

    齐晋现在又困又舒服,不想跟她吵,大臂一揽,将被窝里的女人拽到自己怀里搂着,舒舒服服的沉睡过去。

    黑暗中,男人鼻翼下散发出均匀的呼吸声,纪欧娃望着他孩子般的睡颜,忍不住勾起了唇角。她自己都没发觉,此刻的她眼角眉梢,都是化不开的温柔。

    这些日子,她也挺想他的。以前她动不动就将爱挂在嘴边,可齐晋是个行动派,从来不肯说“爱”这个字。

    现在过了五年,她学会了永远不再说那个字,这个男人却更将她当作掌中宝。

    整间屋子都弥漫着男人身上的苛尔蒙气息,纪欧娃就这样安安静静盯了齐晋一个多小时,忽然做了一个以前常做的动作。她抬起手指,用指腹缓缓勾勒过齐晋的五官,当移动到他鼻尖的时候,男人的眉头几不可察的皱了起来。纪欧娃顿住,她下意识的想为男人铺平这些皱纹,没想到齐晋一把捉住她的手放在胸口的位置,嘴里嘟哝一句:“别生气了……女儿会长不大的。”

    房间里又传出沉稳的呼吸声。

    纪欧娃抽不回自己的手,索性由齐晋抓着。她将脑袋枕在男人肩膀处闭上眼,唇角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她确定今天让他当众跪黄豆没有错。

    …

    纪欧娃第二天起的很早,齐晋提前就醒了,却故意躺在床上装睡。

    因为他知道纪欧娃去干什么,今天是法院正式开庭的日子,那场“艳照门”风波引起的案子,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他为纪欧娃做什么都行,唯独不能站在她旁边与自己的母亲对薄公堂,保持沉默是他的最佳立场。

    齐晋担心自己一大清早再惹纪欧娃不痛快,索性就装睡到她走出家门。

    齐晋梳洗完毕后换好衣服很快驱车来到公司,吴青十分意外。

    “齐总,这还没到上班的时间您怎么就来了?纪小姐不是回去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没抱着你老婆睡懒觉,还来务正业。

    “今天是开庭的日子,”齐晋坐在办公椅上,沉着脸色道:“我就算想睡也睡不着。”

    “那倒也是,不过齐总您不用担心,纪小姐一定会赢的!”

    齐晋抬起脸望他,只见吴青正在笑眯眯的给他报告这个“好消息”。

    “原告还有一个宋宇,他可是不留余地的站在纪小姐这一边。宋宇的家室极其不简单,祖上四代都是从军的,他爷爷曾经是少将,在执行任务时光荣牺牲了。他太爷爷也是为国捐躯。宋宇要是不掺和这件事,有您父亲在背后助阵,这官司齐夫人稳赢!可当官的最敬畏革命先烈,您父亲对这件事保持旁观态度,那……齐夫人这官司输定了!”

    吴青面上难掩兴奋,说实话他从心里偏向纪欧娃,毕竟她跟宋小鱼长得那么像,并且齐晋有多在乎纪欧娃,他可是一路看过来的。

    齐晋却并不高兴,反而拉着脸看吴青,口气像天色一样阴沉。“既然宋宇家里那么有背景,这小子为什么不去当兵,跑来娱乐圈趟浑水!”

    “宋宇家里到他这辈就一个独苗,家里两代人都为国捐躯,总不能到他这儿断子绝孙吧。他长的又好,性格又受人欢迎,所以就来娱乐圈发展了。”

    “哼。”

    齐晋这一声冷笑可谓是提醒了吴青,他怎么瞧着大总裁,都有些不想让自己女人赢了的意思。

    “齐总,您……盼望着齐夫人打赢这场官司啊?”

    齐晋没吱声,他觉得吴青最近越来越笨了,连自己的心思都揣摩不透。纪欧娃要是输了,他怎么着都成,一天哄不下来天天哄,跪黄豆跪图钉都可以,什么冷刀眼他没挨过。可母亲要是输了……那可是能要人命的!

    “今天下午帮我去超市买些菜,一会儿我把购物清单给你列出来!”齐晋抿着唇收拾桌上的文件,早晨没能让纪欧娃吃上清淡的早餐,晚上给她做大餐庆祝吧。

    哼——女人!

    “齐总,”吴青讪讪的劝他道:“您也别太上火,这不纪小姐还是给您留了面子了。外界都只知道她在跟人打官司,可大家都并知道放照片的那个人是谁啊。齐夫人就算输了,也不会受任何影响。”

    齐晋斜他一眼,“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轻巧。纪欧娃要的是公开道歉,可不是什么赔偿!”

    “……”

    **

    齐晋头一次觉得给纪欧娃做饭是一件无比烦躁心闷的事。

    从前他拿做饭当兴趣,尤其是受到女人的追捧和夸赞,他更愿意毫不吝啬的展现自己的厨艺,只为让她吃到可口的饭菜。

    可今天呢……齐晋摆放着盘中的水煮大虾,他面上显出闷闷不乐。他倒宁愿是纪欧娃官司败诉,这是他用来讨她开心做的晚餐。可是事实结果却正好相反。

    齐晋刚刚想到这里,客厅就响起了开门声。

    他知道是纪欧娃回来了,刚刚起身,口袋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起来。齐晋用手臂夹在耳朵上接听,他头一次觉得闫鼎润这个四弟说话这么悦耳。

    “喂,二哥,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可是知道纪小妞……不是,小二嫂,刚才在法庭上败诉了啊,你也是要当爸爸的人,有眼力点儿,哄哄人家啊。”

    齐晋猛然听到这个消息,反应有些迟钝。“败诉?”不是说,宋宇有很强硬的后台,纪欧娃又找的驰名远扬的律师么,怎么会败诉。

    “唉,准确来说,应该是她在即将要赢了的时候忽然说自己要撤诉。而你母亲那边又一直咬着不放,纪小妞自己选择的败诉……不对,是小二嫂~”

    这称呼真闹心,闫鼎润在电话那端想。

    纪欧娃刚好走过来,见齐晋在接打电话,她也没吱声,自个儿剥开一个大虾吃。

    齐晋看着女人脸色不佳的样子,眼神闪了闪,眼底流露出一股情绪。“先挂了。”

    齐晋将手机搁到饭桌上,见女人坐在椅子上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他去洗手间洗了手,又摘下围裙,换了身干净衣服,确保自己身上没有太大的油烟味,这才坐到纪欧娃身边的位置上。

    “大虾怎么样。”

    “不错,就是老了点儿。”

    “……站了一天也够累了,我给你捏捏腿。”

    齐晋二话不说将纪欧娃的腿轻放到自己腿上,两只大掌不轻不重的为她按摩起来。

    纪欧娃拿着大虾横他一眼,“想笑就笑,别憋着。”

    “……我笑什么。”

    纪欧娃嗤一声,“还装,你母亲胜诉,你高兴坏了吧?”

    “她胜诉?”齐晋装作不知情,皱起眉头道:“我还以为今天是你胜诉,特意为你准备了一桌子大餐。”

    纪欧娃不想跟他扯,一边拿起筷子吃菜一边道:“别以为是我怕她,我故意让着她的……”

    齐晋说不感动是假的,这女人平时可是半分亏都不肯吃的。

    他愣了一下,手下加重了力道,佯装有些看不过的意思,朝纪欧娃道:“她没那么不堪一击,你何必委屈自己——”

    “那好,我重新提起诉讼!”

    “……”

    纪欧娃看着男人默不作声一心一意为他按摩的样子,蜜色的唇瓣又忍不住勾了起来。

    可她瞬间又压下去,依旧不给男人好脸色。

    “既然你昨晚都跪黄豆给我认错了,那我就原谅她这次!最近网络上流行一个词,叫‘母债子偿’……”

    齐晋一挑眉,这话说的没毛病。到底谁发明的这个词,他得好好感谢这个人。

    纪欧娃见他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忽然变得柔声似水起来,“我赢了官司,就输了你。你输了官司,却赢了你。你以为我傻么……我要真让你妈当着媒体给我道歉,打的还是你的脸,这么丑的家务事宣言出去,你在外面还怎么抬起头。看你出丑,我比谁都不高兴……”

    齐晋手里的力道越来越重,脸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跳动的眼皮子遮住了他眼中的情绪。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他的女人,未免太懂事了一些。虽然只是他自己这样认为。

    齐晋还能说什么呢,纪欧娃其实最在乎的还是他的感受,他以后应该加倍对她好。

    “吃完了饭去床上休息,明天一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男人抿着唇道。

    明明高兴的要死,却非得装出一副淡定的模样,纪欧娃就讨厌他这副永远都这么沉稳冷冽的样子,女人撂下筷子拉着脸。“平时亲的欢,关键时刻就不知道表现一下!”

    “啵~”齐晋亲了一下她的脸蛋就赶紧离开,“这不是你吐酸水的时候了。”

    男人转身去卧室铺床,纪欧娃看着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发怔。

    其实撤回诉讼她也不高兴,可一想到齐晋背着自己私底下愁眉苦脸的样子,纪欧娃心里更不好受。

    **

    蛋蛋在齐老太屋里陪了她一整晚,第二天李姝一大清早就来敲门。

    齐老太不愿意起,准确来说是不愿意面对姜美雅那个女人,可逃避总不是解决的办法。

    齐老太和蛋蛋穿戴整齐后,直接在卧室里的卫生间洗漱。

    姜美雅和李姝早就在餐厅里等着,蛋蛋搀扶着齐老太从卧室里走出来,姜美雅的目光立刻投放到老太太身上。

    “……”

    “哎吆,哎吆,”齐老太忽然拄着拐棍停下脚步,扶着额头在客厅叫开了,“我这头怎么回事啊?怎么跟针扎似的!”

    李姝赶紧站起来走到齐老太身边将她扶住,十分紧张的问道:“妈您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呐?”

    齐老太晃了下头,目光不经意略过站起来的姜美雅,见她马上就要朝自己走过来,齐老太忽然又恢复正常,“现在没事了!”

    “……”

    李姝搀扶着齐老太走置餐桌旁,蛋蛋很有眼色的退到一边,闷不做声的爬到了自己平时坐的位置上。

    餐桌上四个人心思各异,李姝正琢磨着一会儿带婆婆去医院检查一下,目光忽然间就瞥到齐老太坐着发呆的样子,“妈你怎么不吃?是不是觉得饭菜凉了?我让佣人给你热一下。”

    李姝示意旁边站着的保姆,保姆立刻将齐老太面前那碗稀粥端进了厨房。

    齐老太盯着桌上的几盘小青菜,有些机械的摇摇头,“没胃口!我觉得我脑子缺了一块儿,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姜美雅抬头睇她一眼,老太太立刻闭起眼睛揉太阳穴。“嘶,我到底忘了什么呢,重孙子的婴儿鞋织好了,阿花的坎肩织好了……”

    保姆正好端着热粥走过来,齐老太一拍桌子,恍然大悟的盯着对面的姜美雅。“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说让我给你肚里那个也织一双婴儿鞋来着?”齐老太目光往下移,望着姜美雅平坦的小腹,“奇怪,你的肚子呢?”

    “……”

    李姝尴尬的笑了笑,看了眼面色难堪的儿媳妇,对着齐老太解释道:“妈你说的都是快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美雅身体不舒服,这个孩子不要了,您以后别提织婴儿鞋的事情了。”

    “哦……”

    齐老太狐疑的盯着姜美雅,李姝生怕她再问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赶紧转移话题。

    “妈,吃了饭我带您去趟医院吧?昨天您摔得那一下不轻,可别落下什么毛病。”

    齐老太听此像个小孩子一样撇着嘴,“我不要!我才不打针呢!”

    “只是检查一下,拍个片子而已,又不是给您打针。”

    “那我也不去,我没病,我身体好着呢!”

    姜美雅看着齐老太这副小孩子的幼稚模样,不动声色的笑了下。

    “依我看,奶奶您还是去一趟医院吧,您刚才说的可都是一个月之前的事呢。”

    齐老太顿时皱起眉头,“一个月之前?这么说你的孩子都没了一个月了!”

    “……”

    姜美雅与李姝互望一眼,还说自己没事,这脑子都落下毛病了,什么话都敢说。

    李姝拗不过齐老太,又不敢强硬拉她去医院检查,只能等齐晟回来再劝一劝。

    李姝打赢了官司,可她内心并不像表面那样高兴。姜美雅给她的那些照片是合成的,李姝并不敢确保姜美雅知不知情,她看待姜美雅的目光不由得深沉起来。表面上虽然不显露什么,可李姝心理已经因为照片的事对姜美雅产生芥蒂。这个儿媳妇,并不想表面看上去这样听话。

    李姝吃完饭就出了门,走之前她嘱咐佣人和保姆好好看护美雅和齐老太。

    姜美雅故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老太太搬了张板凳儿坐在墙角,不停的数落佣人养的那只猫。

    “你说你啊,屁大点儿畜牲,还干偷嘴吃的勾当!家里是少你吃了,少你喝了?大鱼大肉伺候你还不知足,跑到外面去偷腥,你要不要脸啊?”

    姜美雅眉头挑了下,不知道的人以为老太太在跟猫说话,事实上她到底在骂谁只有姜美雅最清楚。

    这老太太从早晨起来就语无伦次一直乱说话,依她看……哼,怎么都不像是摔坏了脑子,倒像是在装疯卖傻!

    ------题外话------

    明白了吧、女主要男主跪黄豆不过分吧?

    投月票的宝宝有红包可以领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