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15.亲妈和老婆,你站哪边?

时间:2018-10-05作者:荣来宠去

    纪欧娃站在客厅的阳台处,温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耀着她腿上的黑色丝袜。

    整个s市都沐浴在11月的阳光下,天气那样明媚,甚至可以说是风和日丽,可究竟底下藏着多少暗涛汹涌,又有谁说得清楚。

    纪欧娃看眼手机,时间显示下午三点半。她重新刷新了一下宋宇的微博,粉丝关于他隔空表白自己的动态,留言已不下30万。

    蜜唇弯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可笑,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还真的以为她是荧屏上那个冷艳纯情,懂事又坚强的女人。

    可惜,她不是。她甚至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狠……

    宋宇因为受到“艳照门”事件的影响,所以一整天没有出门。经纪人为他取消了全天的行程,正在着手解决这件事,宋宇躺在床上耍手机,时时刻刻关注着“艳照门”事件的最新动态。

    洗过澡的大男孩儿浑身上下散发着馨香沐浴乳的味道,身高一米八三的他斜趴在床上,两条被灰色休闲裤包裹着的大长腿一看就是有过舞蹈功底,线条欣长而优美,上半身纯白色t恤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黑色的发梢还淌着水珠,白皙清秀的五官被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照耀着,整个人看上去跟青春偶像剧里走出来的校草无异。

    他握着手机看了很久很久,都没能等到纪欧娃隔空回复他一下。

    等宋宇过几分钟再刷微博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微博所有的动态和粉丝留言都被删除了。他快速点击了几下,微博所有功能禁止使用。

    宋宇扯着唇嗤笑一声,不用猜就知道是齐晋让官方封的号。三十几岁的男人专门干小孩子的勾当,仗着自己有钱有势随便封别人微博,这不是不自信是什么!

    宋宇刚刚将手机搁到床头,那道为纪欧娃设置的专属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他兴奋的瞬间从床上一跃而起,快速拿起手机走到窗台前面接打电话。

    “欧娃!”

    宋宇的声音与那些油腻大叔不同,清亮中带着点儿小清新,尤其是他特别高兴的时候,尾音都带了丝呢喃。要不是纪欧娃心里早就有了齐晋,她也会像其他那些小迷妹一样,一路从脚麻到脖子根儿。

    纪欧娃直接说正事:“嗯,网站上那些照片你看了没有。”

    宋宇心里还挂念着微博上公开表白的事,有些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看了,我经纪人叫我这两天不要出门。”

    “你怎么想。”

    “嗯?”宋宇莫名被纪欧娃这个问题问得脸红,他抬手扯了下窗帘,“能怎么想,跟照片上想的一样呗,想让你做我女朋友,你能同意?”

    纪欧娃吸口气,“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是问你,有没有打算起诉的意思。”

    宋宇顿时感到浓浓的失落,微博账号被封了,他自己一个人在那里吆喝,还不知道女神有没有看到他的公开表白。

    “齐总不是已经出动齐氏律师事务所了?那么强有力的团队,哪里轮得到我出手……”

    “我是说,我们两个联合起来一起告,不是告媒体,是告那个将照片散播出去的当事人,要求她站到镜头前面,公开与我们道歉。”

    “……你查出这个要害你的人是谁了吗?”

    “李姝。”

    纪欧娃的语气轻描淡写,宋宇脑海里快速将这个名字搜索了一边,瞬间跟齐晋的母亲联系起来。他开始默默的心疼他的女神。“那你还打算要和齐总继续下去?”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宋宇。”

    “但凡是你的事,我都想管。”

    纪欧娃轻极的吸口气,“你的微博动态我看到了。”

    宋宇紧张的抓住手机,他眼睛紧紧盯着床单,大脑里也陷入一片白。

    纪欧娃沙哑慵懒的嗓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我再提醒你一回,以后不要做这种傻事。我不想看到你因为我总是受到伤害。”

    “……可是我就是一个直爽的人,心里想什么必须要表达出来。我喜欢你,不说出来会把我憋死的。我不但想让你知道,我还想让每一个人都知道!”

    纪欧娃:“……”难怪她对宋宇这种小奶狗不来电,刚才那一番措辞明显证明了对方还是个小孩子。

    实在太不懂事,只顾着个人心情,完全不考虑追自己的后果,唉。

    “拒绝我的话就不要说了,我已经听够了。”

    小奶狗的口气认真又执拗,纪欧娃总觉得自己在跟一个小孩子较劲。她叹口气道:“你还太年轻,宋宇。”

    宋宇只是笑笑:“可我见过的女人不少啊,我觉得你就是需要我保护的那种女生。”

    这种话题进行下去也没意思,纪欧娃只能淡淡的道:“挂了。”

    “嗯……”

    **

    齐氏集团。

    齐晋亲自问了那个小记者好几遍,他都一口咬定幕后指使人是李姝,并道出李姝派人拿刀子威胁他,一旦泄露出去就要杀人灭口的事情。

    齐晋又让人换着方式逼问几次,见这名小记者口径一致,整个人呈现出一副慌乱无措、快被吓到魂飞破散的样子,给任何人的感觉都不像是在说谎。

    齐晋心中早就知道了答案,例行将人盘查一遍,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心里有个底。

    吴青走进会议室,他杵在门边望了齐晋一眼,只见男人一直保持双手握拳搁置唇边的状态,磕上眸子蹙眉不语,似乎一直在深思着什么。落日的余晖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倾斜着洒到齐晋身上,将他硬朗的五官镀上一层金色。

    吴青叫手下人将那名小记者先带去别的休息室,房间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吴青知道齐晋现在一定无比烦躁。一边是亲生母亲,一边是走肾又走心的女人,再强大的男人遇到这种事情都很难抉择。

    可时间争分夺秒地过,人总得面对现实。

    “齐总,你看看这个。”

    吴青将平板电脑递给齐晋,他抬眸望上去,男人的瞳孔不断的紧缩。齐晋一直认为安安分分呆在家里等着他回去的女人,竟然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记者的镜头面前。

    女人身穿驼色大衣,一头栗色卷发自然的垂落在背后,身材高挑,极有的曼妙。硕大的遮阳帽和墨镜难以遮掩她惊艳的五官。

    纪欧娃背后是繁华的马路,她身边簇拥着许多记者,那些镁光灯照耀的她红唇和皮肤透着亮光,齐晋的目光紧紧的锁住这个女人,只有司机在她身边护着,齐晋生怕纪欧娃一个不小心被周围的人给挤到或者推倒。

    纪欧娃丝毫不畏惧这些记者,走路的样子一如既往的冷酷,齐晋看到女人面对镜头用快速斩断的语气说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我粉丝团里有鉴别照片真伪的高手,同样也有驰名远扬的律师,这些被合成的照片完全可以作为证据出现在法庭上!我也知道那个意图毁坏我名声的人,要背负什么样的刑事责任。我不需要她任何赔偿,我只需要她站出来,公开与我道歉,否则我会一直告下去!”

    记者再继续追问她是否知道这个人是谁,纪欧娃表示不再谈论这个话题。“等到她公开与我道歉的时候,所有人就都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齐晋看到镜头下的纪欧娃在司机的掩护下上了那辆银灰色的轿车,后面还有不少记者想要追上去,男人心里说不出来的复杂。纪欧娃这个女人,实在太不听话……

    他还是低估了她的能力,纪欧娃又不是没有名气的女演员,她有自己强大的粉丝团队做后台,还认识不少有钱有势的朋友,她想背着自己查调查一件事情并不难。

    齐晋还没来得及封口,纪欧娃早就查清楚了来龙去脉,想必这个小记者之前早就被其他人找过。

    吴青又点开一个视频网页,小心翼翼的放大到齐晋眼前,“齐总,还有宋宇,你看。”

    小白脸的能力也是不容小窥得,这么快就召开了一个小型记者发布会。

    宋宇穿白衬衣牛仔裤站在镜头前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恨不得让人一巴掌拍死他。

    “我会力挺……我的女神!”

    宋宇一句话,惹得那些媒体记者争相报道,引起台下的粉丝疯狂尖叫。

    齐晋气得朝吴青直摆手,“赶紧给我拿走!”

    宋宇这小子就是属跳骚的,只要不撵死他,他就专跟你眼前蹦跶。

    吴青立即将电脑关机搁到茶几上,转身又问齐晋道:“既然这件事已经被纪小姐知道了,那这名小记者——”

    “把他安置在一家酒店里,我留着他还有用。切记不要将他的行踪透漏出去,尤其是不能让他出现在媒体面前,更不要让纪欧娃找到他。”

    否则李姝做的那些龌龊事,很快就被曝光。

    “是,齐总。”

    吴青转身出去办事,齐晋不停的揪着眉头。

    晚上八点钟。

    照片的事情耽误了齐晋不少工作,他加急处理完手头几样重要的文件,这才回了西城。

    齐晋想到纪欧娃可能因为生气过度,一天都没有吃晚饭,而现在他如果做饭又得耽误一个小时才能让纪欧娃吃上口热乎儿现成的,干脆半路上从纪欧娃最爱去的那家“素斋馆”打包了几份现成的带回家。

    保温盒里装的是皮蛋瘦肉粥,齐晋将这些东西全部都用一只手拎着,腾出一只手来开锁。

    很意外,他大拇指摁上去,指纹锁识别他的指纹以后,并没有自动打开,齐晋拧了两下门把手,这才发现是纪欧娃在里面将门反锁了。

    这个时候纪欧娃不可能在睡觉,她锁门只有一个原因,故意给自己闹脾气。逼迫自己和她统一战线。

    ——“来开门。”齐晋拿出手机给屋里的女人发短信。

    ——“我买了素仙斋的菜和粥。”

    过了四十多秒,齐晋收到纪欧娃的回复——“我不想见到你,你回家吧。”

    齐晋今天忙了一天,回家还要遭到女人的冷暴力,心情不压抑才怪。别人怎么样他都不在乎,他就在乎纪欧娃对他的态度。纪欧娃要给他一句不痛快,他好几天都不痛快。

    齐晋拎着饭菜站在门口,走廊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他一只手握着手机,又回复道:

    ——“这里就是我的家,你让我去哪儿。”

    ——“齐家。”

    ——“……我想女儿了,你让我见见她。”

    ——“女儿也不想见到你。”

    齐晋没辙,站在走廊里看眼天花板,他喘口闷气,又发条信息——“你出来拿饭菜,拿了饭菜我就走。”

    ——“你把东西放在门口,看见你我没胃口。”

    齐晋满腔热枕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他是真的真的非常想念他的女人跟女儿,可纪欧娃根本不考虑他的感受。

    齐晋顿了顿,还是照纪欧娃的意思,将饭菜搁到门口的地毯上。

    ——“我走了,你出来拿。女儿还小,别因为生气,故意饿着你们娘俩。”

    ——“嗯。”

    齐晋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迟迟不见纪欧娃开门,当他看到防盗门上的那个猫眼,顿时意识到纪欧娃一定在门里面偷看,他想到现在自己的一举一动根本逃不过女人的眼睛,于是终于抬起脚一步步朝走廊另一头走去。

    齐晋刚走到电梯口,就听到身后传来“咔嚓”开门的声音,再一扭头,门口的塑料袋不见了,回应他的是大力关门声。

    “彭!”

    **

    李姝今天很晚才回到齐家,打从她无精打采的进了二楼卧室之后,老太太就一直躲在外头偷听。

    蛋蛋在自己房间玩儿了会儿电脑,他出来的时候,齐老太正像只干瘪的壁虎一样贴在李姝门板上。

    蛋蛋吓了一大跳,当意识到齐老太在偷听自己儿媳妇,立刻走过去喊她:“奶奶……”

    齐老太立刻扬手制止,“嘘——”

    蛋蛋走到齐老太身边,小劲儿拉扯她睡衣的衣袖,“奶奶这样做不好吧,你怎么偷听别人打电话?”

    齐老太撇撇嘴,一根手指指着门板,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我说她最近怎么筋疲力尽的,原来是忙着对付我曾孙子的妈!竟然把那种照片发到网上,虽然我不懂什么合成,但我知道那些照片一定是假的!她这种行为简直另我们老齐家蒙羞!谁跟我曾孙子的妈作对,就是跟我作对!我现在正在寻找证据,李姝要是被我抓住马脚……我可是会大义灭亲的!”

    齐老太表情愤恨,嘴巴更像机关枪一样快。蛋蛋有些无语,齐老太都搞不清楚事实经过,就冒然给人定罪。哪里是大义灭亲,分明是故意偏向他的妈咪好不好。

    “奶奶,那你听到什么了吗?”

    齐老太又将耳朵重新贴到门板上,“暂时还没有!”

    “……”

    “她一个劲儿的给电话那头的人说那些照片不是自己放出去的,我信她的话才怪!”

    蛋蛋挑了下小眉毛,“奶奶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唉~更过分的事她都做过,我这回要是冤枉她算我老糊涂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小孩子一边儿玩去!”

    蛋蛋心里不由得叹口气,老奶奶一向深明大义,可这回还真是冤枉人了。

    蛋蛋打算不管这件事,他刚刚转身,李姝的房门忽然被从里面打开。

    齐老太:“……”

    李姝愣了下,疑惑的目光看婆婆,“妈,你站在我门口做什么。”

    “咳~”齐老太立刻反应过来,“我只是想问问你,上回你给我买的电动老年代步车的车钥匙放哪里了,明天我想带着蛋蛋出去兜兜风。”

    李姝将齐老太从头打量到脚,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对劲。

    齐老太经常干这种偷听人墙角的事,打从李姝嫁到齐家这毛病就有了,她岂会不知道共同生活了三十几年的婆婆躲在门外偷偷摸摸的在干什么。李姝面色寒下来,压抑住内心的火气问道:“妈,连你也不相信那些照片不是我公布出去的,对不对?”

    齐老太见儿媳跟自己挑明了讲,也没有要噎着的意思。

    “我刚才的确在门口听了两句,既然你说你是清白的,那为什么只有你手里头有这些照片?而你又找不出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那只能说明这件事的确是你做的!”

    这话,李姝从自己儿子那儿已经听过一遍。

    面对被至亲的不信,李姝脾气蹭的一下子上来,嗓门也难免变高了一些,她紧紧握着手机朝齐老太道:“为什么你和齐晋都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

    “她不是外人。”齐老太板着脸纠正道:“她是我大孙子真心实意喜欢的女人,是他想娶进家门儿的女人。只要是我大孙子看上的,我都满意。她肚里还怀了齐家的子孙,将来还会管我叫一声奶奶!就算美雅称得上外人,她也不是!”

    齐老太觉得自己跟李姝没什么好谈的,这个女人一贯强势,可惜家里没什么人听她的。所以才导致她有时候做事相对极端。

    齐老太拉着老脸迈着三寸金莲儿走下楼梯。

    李姝望着老太太瘦小的背影移动到客厅,一口气提上来,她没能压下去,顿时气得心肝儿狠狠疼了一下。

    李姝回到屋子里继续打电话,这次她没有关门,并且说话的声音很大,似乎根本不畏惧任何人听到,甚至有故意表现自己光明磊落的意思。

    老太太看上去是在客厅里聚精会神的看电视,实际上一双老耳朵早就竖得直直的,一字不落的听着李姝房间里的动静。

    客厅里经过的佣人奇怪的望了眼齐老太,蛋蛋又扯了扯她的衣袖。

    “奶奶,这件事您就不要管了吧?家里头……”

    “别吵!”老太太竖着耳朵扒拉下蛋蛋的小手,“我貌似听到她要和我曾孙子的妈对着打官司,告对方污蔑!”

    “……奶奶您这么大年纪了,少操心。”

    蛋蛋话音刚落,一抹高大的身影忽然卷着一身寒气从外面闯了进来。

    见到日思夜想的爸爸,蛋蛋立刻出口喊了句:“齐叔叔!”

    齐晋没应,看脸色就能看出心情差的要死。他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来扔到沙发上,又将手里握着的礼物拿到蛋蛋面前,他走到哪里,那块地板上便投下一大片阴影。

    “路上买的,不值钱,但能考验你的智商。”

    蛋蛋打开一看,小眼睛笑弯了,爸爸也太小瞧他了,这个他两岁就玩过儿,不就是“数字魔方”嘛,只不过这个是圆形的,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智商蛋”。难度系数更高了一些而已。

    “谢谢齐叔叔!”

    齐晋听到了李姝在二楼房间里打电话的声音,他沉着脸坐在沙发上,耐心的等着她打完电话下楼,打算好好“问问”她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齐老太好不容易逮着亲孙子,立刻伸出一双老手扒拉住齐晋,赶紧将自己刚刚听到的情况报告出来:“大孙子,你妈要和你女人打官司!”

    齐晋面无表情,“我听到了。”

    “……那你站在哪一方啊?”

    见齐老太睁大一双老眼盯着自己,齐晋觉得自己在齐老太眼中好像一只死猫,顿时感觉到极不耐烦。“奶奶,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玩儿数字魔方的蛋蛋立刻配合的点点头,深深的表示赞同。

    齐老太吧咂下嘴,“我可告诉你啊,像我们这种家庭,你妈除了生你之外,根本没耗任何力气养你,都是保姆和佣人的功劳!而你老婆,还得和你共度余生至少四五十年,她得给你生孩子,你知道生孩子多痛苦,还得往肚子上切一刀!切一刀,竖着切,好几层,你知道吗?就这样……”

    老太太伸出一只手在齐晋眼前比划着,齐晋觉得她简直就是给自己添乱,皱着眉头回答道:“我知道,我都懂。”

    “一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不知道!奶奶必须好好给你讲讲,生孩子分剖腹产和顺产两种。别以为顺产就好受啦,开骨缝的时候比火烧还疼,搞不好下面还得挨一刀,咦~”老太太缩着双臂,面上表露出一副极其不忍的样子,“那么嫩的肉,得多疼。”

    齐老太硬是拉着他大孙子进行了一番“亲妈和老婆,孰轻孰重”的思想教育,齐晋对齐老太一向尊重,他皱着眉头,耐着性子好不容易听完。

    齐老太确定齐晋听了进去,这才舔了了下干裂的老嘴,舒口气。

    又不放心的问道:“那你决定站在那一边?”

    “这件事我打算不管。”

    齐老太一听急了眼,“不管?不管就行了?你女人正在为你怀孩子,你不得偏向着她呀!”

    齐晋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事实上他对这件事情保持中立就等同于偏向纪欧娃。亲妈就算犯了天大的错,那也是亲妈。齐晋跟李姝没有太深厚的感情,纪欧娃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的的确确超过了一切,可若让他站在老婆这一边,与亲生母亲对簿公堂……抱歉,身为一个男人,他做不到。

    纪欧娃也八成是吃他这股劲儿,所以连家门都不让他进。

    齐老太看到大孙子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也停止了洗脑般的唠叨。

    “唉,谁能想到一个男人夹在两个最亲近的女人之间,是多么的为难……啧啧,帮着哪个都不行哦!”

    齐老太拍了下齐晋的腿,蛋蛋不由的抬眸望她一眼,让爸爸为难的不正是老奶奶么?

    李姝早就听到客厅里齐老太和齐晋的谈话声,她更知道齐晋这次好不容易回家的目的。

    李姝穿着拖鞋从二楼走下来,她直接朝齐晋开门见山道:“有什么要逼问的你就问!我还是那句话,照片怎么流出去的我并不知道!”

    客厅里看似平静,实际风卷云涌。齐老太很有眼色的将沙发上的蛋蛋快速领走。

    齐晋抱着臂膀冷笑一声,他站起来与李姝对视。

    “口供我都对出来了,妈你怎么还好意思否认。这件事情曝光出去,我爸这个市长也很难当了,他这不是姑息纵容自己的老婆知法犯法这是什么!”

    “口供?”李姝皱了皱眉,瞬间翻脸朝齐晋呵斥道:“随便一些乱七八糟的人说的话你都相信!人在哪儿,我要亲自问他!”

    “我让人安排在酒店,明天我亲自带你去见他。”

    “用不着明天!”李姝冷着脸走到客厅的衣架旁,将自己的貂绒大衣摘下来披到肩上,“现在就走!”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万分感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