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12.父女相认

时间:2018-10-01作者:荣来宠去

    齐老太也是个明白人,她知道以纪欧娃的身份,如果见到自己一定会觉得十分尴尬,便像上次送柴鸡蛋的时候一样,托蜜儿公司前台的工作人员将缝制好的羽绒服送到董事长办公室。

    蛋蛋料想按照妈咪的性格是肯定不会穿的,没想到纪欧娃打开以后看了一眼,便直接拿去休息室。

    蛋蛋坐在办公椅上,耐心等待着妈咪。

    模特儿换衣服的速度都是极快的,不过两分钟后,纪欧娃就穿着齐老太送她的那一身轻薄羽绒套装出现在蛋蛋面前

    蛋蛋眼里闪过惊艳,嘴巴里发出赞叹的声音“好漂亮啊,妈咪。太合身了,就像t台上走秀”

    纪欧娃却并不满意,这身衣服的确时髦,短款无领的夹克羽绒上衣,领口还嵌了一圈儿珍珠,下半身是修身脚裤,款式和类型无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或许外人看来十分漂亮,可纪欧娃对衣服的眼光相当挑剔。她扯了扯下半身的羽绒裤,总觉得没有穿长靴和皮裤好看,不过老太太一番心意,又怎么能浪费呢。

    “我总觉得好像少点儿什么。”

    蛋蛋托着下巴细细的将妈咪从头打量到脚,当目光落到她脚上的那双粉色拖鞋上面,脑袋灵机一动。“妈咪,你穿上高跟鞋不就显得你更加苗条了吗”

    休息室里有一百多双纪欧娃各种不同款式的鞋子,纪欧娃听取蛋蛋的建议,跑到里面挑选了一双十公分的裸色高跟鞋。

    她将栗色的长卷发完全披散下来,双手插兜站在蛋蛋面前转一圈。“现在怎么样”

    蛋蛋摸着下巴不住的点头,“妈咪就是妈咪,难怪妈咪能成为模特儿,别的女人却不能,羽绒服穿到你身上,都有一种其他人难以驾驭的美感”

    纪欧娃笑他的贫嘴,不过老太太的手艺的确可以拿到商场去卖了。

    蛋蛋盯着妈咪脚上那双尖尖细细的高跟鞋沉思着,他想妈咪要是摔一跤,妹妹岂不是危险了。

    “妈咪,我觉得羽绒服是不是应该搭配雪地靴更好看,你把裤腿塞到短靴里,岂不是更拉长了你下半身的比例然后扎一个洋气的马尾辫,显得你青春又靓丽。”

    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纪欧娃,她穿衣服一向时尚,可还没有这样搭配过。

    休息室里刚好有前阵子齐晋陪着她逛街时,硬是给她买下的两双棕色雪地靴。

    纪欧娃光着脚钻进去,两只雪白冰凉的脚瞬间被一股毛茸茸的感觉包围,她抬起脚来走了两步,霎时感觉浑身都暖和起来。

    纪欧娃随意将头发拢成了一个简单的马尾,蛋蛋拉着妈咪的手站在镜子前,他指着里面穿天青色羽绒服的女人道“妈咪,你瞧,我们两个站在一起,像不像姐弟”

    纪欧娃看了两眼镜面,蛋蛋的一点也不假。

    “我十八岁就生了你,看着像姐弟才正常,像母子就奇怪了。”

    “”

    蛋蛋觉得爸爸私底下一定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正经,妈咪刚成年就怀了他,现在还没和爸爸结婚,就又有了妹妹。

    蛋蛋想到这里不禁扶了下额头,这俩人可真够操心的。尤其是妈咪,为了哄妈咪穿上厚衣服,他刚才可下了好半天功夫。

    蛋蛋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妈咪拍了两张照片,纪欧娃很配合的举起剪刀手,萌萌的嘟起唇,摆好poss,蛋蛋趁纪欧娃不注意的时候将这两张照片以彩信的方式给齐晋发送过去。

    并编辑齐叔叔,你的女人被我哄好了,穿上了厚衣服和棉鞋。你不要太感激我,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男人很快回复最新款智能飞机。

    蛋蛋惊喜的险些要叫出来,虽然爸爸对他出手一向很大方,可他最乐意见到的还是爸爸在某件事上对他的嘉奖和认可。

    蛋蛋完全不知道,他此刻的这副模样,在纪欧娃的眼里,就是一个渴望父爱的孩子。

    纪欧娃前两天刚刚在公司开完全体大会,宋启航这里紧接着就出了问题。

    纪欧娃一大早赶到蜜儿公司的时候,助理方雪就慌慌张张的拿着资料迎上来。

    “纪总,你看,昨天晚上宋启航跟客户喝酒,被人骗签了三千万的合同”

    纪欧娃拧着眉毛接过方雪手中的资料,一双美眸匆匆浏览过后,目光对准了上面被刻意改动过的数据。

    “八千万不是好要八百万的货,怎么成了八千万”

    方雪也是一脸焦急,“宋启航昨晚在酒店喝的一塌糊涂,就在他即将不省人事的时候,对方拿出了这份合同,他根本没听清对方嘴里的是什么,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签大单,稀里糊涂就签上字了”

    纪欧娃秀美蹙得更紧,仔仔细细的将合同再浏览一遍。

    方雪又道“纪总,如果年底之前,我们生产不出对方要的这些货按照合同上写的,我们不但要自己压下这批货,还要赔偿对方双倍的损失本来八百万的货对于我们的生产进度来,只需要一个月就可以完成,突然改成八千万,恐怕”

    纪欧娃还算淡定,她将合同拿在手上,脸色十分郑重。

    “把宋启航和采购部的经理叫到我办公室”

    “是,纪总。”

    纪欧娃怒气冲冲的进了自己办公室,她将手提包扔在桌上,插着手臂一脸不高兴的站在窗前。

    现在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好好的蜜儿集团在宋启航手中却几度濒临倒闭的危险。这都三十多岁了,对一些商业对手和合作伙伴从不设防以他的酒量还喝到伶仃大醉,这不是摆明了让人下套子,自个儿伸长脖子往里钻么

    宋启航和采购部的经理很快被叫到办公室。

    宋启航知道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站在办公室的角落里,默默的等待纪欧娃每天必须对他进行一次的“批斗”。

    纪欧娃还是想着先解决货源问题,她平复了心情,才跟采购部经理商谈起来。

    “上个月我们采购的那些化妆品原料到了吗”

    采购部经理回答道“对方一直供货源库存不足,要我们等些日子。”

    纪欧娃快速下了裁决“今天打个电话过去,告诉他们,如果再故意拿不出货,我们会按照合同上写的追讨法律责任他们不怕赔偿任何损失,那就继续拖延”

    “好的,纪总。”

    纪欧娃瞥眼一旁站着的宋启航,见他短发打理的利索,身上的西装也一丝不苟,可唯独称得上英俊的脸上却一副大难临头、任人宰割的表情,她心里头不禁埋怨起这个大哥的不争气。

    好歹也三十多岁了,和齐晋一个年纪,怎么就没人家半点儿沉稳和做事的派头。当初心心念念想跟自己争蜜儿,可你倒是做出个样子让别人瞧瞧啊。

    “你先下去吧,有任何情况随时来找我。”纪欧娃用平和的态度对采购部经理道。

    “是,纪总。”

    房间里很快剩下两个人,纪欧娃默默盯了宋启航两秒,忽然冷笑一声。“你,搬个椅子坐在我对面,我让你亲眼目睹你犯错的过程。”

    宋启航没什么,依纪欧娃的话,自己从外面搬了一张椅子坐到她对面。

    方雪从外头搬进来一台笔记本搁到办公桌上,她手指在键盘上快速敲打了几下,屏幕上很快弹出一个画面。

    那是从酒店调出的监控画面,宋启航全程陪客户喝酒的过程。

    “你出去,没什么事不要进来。”纪欧娃面无表情的对方雪到。

    “是,纪总。”方雪给了宋启航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出去为二人带好门。

    桌上还有一摞文件等着她处理,纪欧娃没那个心思,她将椅子转了个圈儿,背对着宋启航,双手插臂,磕上眸子靠在椅子上休息。

    屋里静谧的极致,监控录象也没有声音,宋启航在办公室里度过的每一秒都如坐针毡。他偷偷的侧头瞥了一眼,纪欧娃很安静的靠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栗色的马尾辫下面是精巧白嫩的耳朵,阳光晒出上面一层细细的绒毛,宋启航眼睛闪了闪,他想起妹妹时候,为她梳头的样子。也是这样安静美好。

    “看完了吗”

    纪欧娃蓦然出声,彻底拉回宋启航神游的思绪。

    “还没有。”宋启航立刻将眼睛对准了笔记本屏幕,当看到自己歪倒在墙角口水横流的那一幕,他不禁抬手遮了下眼。他喝醉的样子还真是惨不忍睹。

    纪欧娃将椅子转过来,宋启航正好看到画面上自己被人搀扶起来,随后又趴在桌子上。而对方拿了一份文件在自己耳旁了几句什么,宋启航连看都没看,瞬间酒醒了一般站起来,拿起对方手中的笔,大笔一挥,十分潇洒的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快,自己就歪倒在桌面上,不省人事。而对方则露出一脸得逞的笑意,派两名男服务生将自己搀扶出去。

    宋启航亲眼目睹了自己的“罪行”,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嘴唇蠕动下,还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能挽救什么。

    “你要骂就骂吧。”反正他也已经习惯了,除了被骂,他还能做些什么。

    纪欧娃唇角扬起笑,她忽然站起来,拿起桌面上那份合同,狠狠的砸到宋启航的脸上。

    “身为宋家的继承人,你不但把蜜儿集团搞垮,竟然还如此不知进取宋家有多少产业够你赔的谁有你这样的哥哥谁才丢脸”

    宋启航闭着眼睛承受狂风暴雨,他感觉到脑袋上一重,耳畔就伴随着纸张洒落的声音。

    宋振刚好走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他无意听公司里的人到自己的儿子闯了大祸,赶紧拄着拐棍哆哆嗦嗦爬到了六楼。

    方雪出去办事情,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宋振透过那道窄窄的门缝儿看到,他三十多岁的大儿子,腰杆挺直的垂着头站在里面,房间里洋洋洒洒飘落下来许多白纸,整幅画面极具震撼,就像下了一场大雪。而站在宋启航对面的那个身穿天青色羽绒服的女人,面容姣好,正一脸怒意的望着他。

    宋振觉得这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给他的感觉十分熟悉,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一样。即使时过境迁、世事变幻,却唯独记忆力有她。

    宋振一双浑浊的老眼开始细细打量纪欧娃的五官。

    娇媚的红唇,俏挺的鼻,完美尖细的下颌处打过一层阴影,应该是为了让脸显得更瘦一些。当看到那双散发着怒气,仿佛话会骂人的大眼睛,宋振一口老气提不上来,当即栽倒在了地板上。

    这,这分明是他的女儿啊

    宋启航和纪欧娃听到门外的动静,立刻从办公室里跑出来。

    只见宋振张着大嘴喘气,两只手僵直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一双老眼直直的锁着纪欧娃。

    那双黑色的瞳仁即使变成了咖啡色,他也认得出那就是他的女儿,宋鱼。

    宋启航赶紧将宋振从地上搀扶起来,两只有力的手臂将老人抱在怀中,直接奔着楼梯口跑去。

    “爸,爸,您怎么样啊别吓我啊”

    纪欧娃看着宋启航抱着老人奔跑的背影,心里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宋振艰难的回头望向走廊里那抹天青色的身影,他眼睛瞪得老大,视线开始模糊,嘴里发出微弱的呼喊“鱼鱼”

    纪欧娃立刻拨打了11,宋启航抱着老人冲到一楼的时候,附近的救护车正好赶到。

    纪欧娃望着楼底下远去的救护车,心里难受到想要流泪的冲动,却因为方雪的到来,硬生生的被打压下去。

    “查到了吗”

    纪欧娃声音里含着难以掩饰的颤抖,方雪抬眸看她一眼,见上司脸色有些不对,身为下属的她并没为此什么。

    “纪总,查出来了,骗宋启航签下合同的那家公司,跟利美集团有三年的合作。他们的老总据跟利美集团的代理总裁,也就是齐先生的母亲李姝,是十分要好的闺蜜关系。”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上当的是宋启航。”纪欧娃翘着唇冷笑一声,“李姝办法倒还真不少,在蜜儿集团安插不了奸细,就专挑宋启航这个闷葫芦下手。恐怕我们要的那些货源供应不上,也是她在背后搞鬼。”

    方雪“纪总,那现在怎么办,您是不是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齐先生”

    纪欧娃摇下头,“她既然诚心跟我过不去,我岂能轻易认输,告诉齐晋就太没意思了。多招揽一些员工,加大生产力度,争取在年底完成合同上的任务。如果生产顺利,这就代表公司今年又出去一笔不的销量。”

    方雪“可纪总,公司又不是只签了这一份合同,如果专注生产这一份业绩,其他公司要的产品一样会耽误。”

    纪欧娃纤细的手指在桌面上敲打着,沉吟片刻道“重拟一份合同,下午你和销售部经理亲自到各个合作商那里跑一趟。就,如果他们肯同意交货时间延迟一个月,那么每三千块钱的产品,公司免费赠送一套美容仪。”

    方雪面上难掩震惊,“纪总,那我们的利润相对于减少百分之五十”

    “如今也只能这样做了。宋启航捅得这个大篓子,赔钱事,一旦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生产不出这批货,那么公司的名誉在业界将会大大的折损,以后谁还敢跟我们签单子。”

    见方雪望着自己不话,一副又心疼自己又心疼钱的样子,纪欧娃笑了笑道“你忘了齐晋是做什么的齐氏集团专门生产按摩保健仪器和医用机械,我知道他的公司最近刚刚研究出一款适用于女性的美容仪,价格并不是很高。我管他直接拿货,他还能收我的利润啊”

    方雪面上的紧绷逐渐消失,“那感情好啊,齐总哪能收您的钱呐。”

    纪欧娃却一本正经,“公是公,私是私。你觉得我像是白拿利益的人”

    “对对对,您不是,您不是。”

    方雪转过身来却吐吐舌头,心道,齐总在您身上花了多少钱大家都看着呢,有必要在事上这么斤斤计较。

    纪欧娃心里牵挂着宋振,她亲自给宋启航打了两个电话询问老头子的情况,当听宋振只是旧疾发作,肺部呼吸不畅导致的全身僵直,并没有大碍的时候,纪欧娃一颗心这才放下来。

    她放了宋启航几天假,要他在家里安心照顾老爷子,等宋振好了再来,宋启航在电话里连声道谢。

    下午四点左右,公司外面下起了雨。十一月的天气黑的本来就早,这会儿天空更是乌云密布,整个s市都变得阴沉。

    齐晋要开车来接她回家,从齐氏集团到蜜儿集团至少要半个多时的车程,纪欧娃不想他为自己奔波劳碌,直言自己想吃水晶馅儿饺子,让齐晋提前回家给自己包饺子。

    纪欧娃不想每天都让齐晋见到自己这副臃肿的样子,她特意将齐老太为她做的那身羽绒服脱在了公司,换上了风衣皮裤和长靴。望着镜子里那个时尚的摩登女郎,纪欧娃瞬间觉得找回了从前的自己。

    司机早就打开了暖风,就等着纪欧娃上车。

    纪欧娃拿着手提包行走在走廊里,公司的员工也在各自收拾东西下班,见到纪欧娃一律很有礼貌的打招呼。纪欧娃朝他们点下头,走到电梯入口的时候,手提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梯正好打开,其他员工不敢先行走进去,纪欧娃走到楼梯口接听。

    宋启航的声音伴随着沙沙的雨声传入纪欧娃的耳朵里。

    “纪总,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您能不能答应我。”

    纪欧娃最烦他这副吞吞吐吐的样子,“。”

    “我父亲我父亲醒来以后,一直你是我妹妹宋鱼,嘴里直嚷嚷着要见您。”

    纪欧娃听着,走廊里灯光敞亮,她眼前几乎浮现出了父亲老泪纵横的躺在床上呼唤她名字的场景。

    呼吸一滞,她尽量保持平静。“嗯,然后呢。”

    宋启航迟疑一下,“您看看您能不能装作我妹妹宋鱼的样子过来看看他,哄他吃完这碗米粥再走我知道这个事情很为难你,可我父亲年纪大了,人也糊涂,听不进劝”

    “不为难。”纪欧娃干脆利落的反应完全出乎宋启航的意料,要知道这个女人平时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

    “市中心医院是吗,我现在就过去。”

    宋启航激动难抑,“好,你到了以后给我打电话,我到医院楼下接你。”

    “不用,你还是看着你父亲,告诉我病房位置。”

    司机十分疑惑纪欧娃在这个严重堵车的时间,不珍惜时间回到西城反倒去医院探望病人,要知道,齐总还在家里包饺子等着她回去呢。

    不过司机没多嘴问,他将车开到医院停车场,又将后备箱里纪欧娃选购的那些礼品替她拎到医院三楼。

    纪欧娃现在是孕妇,每一步都走得十分稳妥,司机稍稍落下她五米,她拐出走廊赶到病房的时候,司机就在门口等着她。

    纪欧娃进病房之前在门口停留一下,眼神睇着司机道“你到走廊外面等我,这里不允许吸烟,我可能要待很长时间。”

    司机摸下裤兜,“纪姐,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吧。齐先生嘱咐我要保证您的安全。”

    “在医院能有什么危险廊子外面有窗户,你站在台阶上,一眼就能望见我所在的这间病房。”

    见纪欧娃皱着眉头不高兴,司机也不敢再坚持,他顺着纪欧娃的方向望了眼,倒是离这儿不远,正好那个窗口就能目睹这边的一切,有任何突发状况他都能及时赶过来。

    “行,我就在外面抽烟,纪姐您有事情叫我。”

    纪欧娃一进病房,连看都没看宋启航一样,直接走到病床旁边。

    她个子高,弯腰的时候,脸蛋儿刚好距离宋振半米左右,宋启航端着手中的米饭,愣愣的望着纪欧娃。

    纪欧娃甜甜的喊了一声“爸”。

    宋振哆嗦着抬起老手要抚摸她的脸,纪欧娃拉把椅子坐下来,老人瘦骨嶙峋的手缓缓贴在她脸上,宋启航下意识的就想要去阻拦。没想到纪欧娃反握住老人的手,弯着眉眼笑道“爸,我是鱼,我回来看你来了。”

    宋振哆嗦着唇瓣,老眼里挤出了泪水,一眨不眨的盯着纪欧娃。“鱼,鱼鱼”

    一遍一遍呼唤她的名字。

    纪欧娃鼻子一酸,喉间开始哽咽。“爸,你怎么老成这副样子,我都快认不出你来了。”

    宋振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喉咙里极其艰难的发出几个嘶哑的字“想,想啊”

    纪欧娃的眼泪啪嗒一声掉到老人的手背上,她想止住,想让父亲看到自己开心的样子,可眼泪像是开了闸的洪水,怎么流也流不完。

    “爸,我也想你呀。”

    宋振弯唇,脸上的笑容像个孩子,他心疼的用粗糙的老手去为纪欧娃擦眼泪。干涩的唇瓣好不容易吐出一句完整的话“鱼不哭。爸,心疼。”

    纪欧娃喉咙里像卡住了鱼刺。

    那些辛酸的水冒出来,汇集成眼泪从她眼里源源不断的涌出。她细细的望着父亲脸上那些那些被岁月折磨的纵横交错的皱纹和沟渠,再想想从前他意气风发的样子,鼻子更加酸楚,忍住了埋在他臂弯里嚎啕大哭的冲动。

    一只拿着纸巾的手臂默默递到她眼前,纪欧娃知道自己失了态,她接过纸巾擦干眼泪,抬眼便见到宋启航一脸复杂的站在旁边望着自己,她顿时收起了方才那副伤心悲痛的面容。

    “爸,你饿了吧,我喂你喝米粥。”

    纪欧娃笑了笑,从宋启航手中接过米粥。宋振用眼神示意宋启航,自己要坐起来。

    宋启航两只手抱着宋振的肩膀,纪欧娃一只胳膊在旁边助力,两个人轻而易举的将老爷子搀扶起来。

    宋振靠坐在床头,老眼眨也不扎的盯着纪欧娃,满脸的慈祥和爱意。

    纪欧娃喂一口,他就吃一口。纪欧娃忍不住笑出来,“爸,你这么看着我干吗,我又不会跑。”

    一这个,宋振着了急,他伸出老手,一把抓住纪欧娃的手臂,生怕她趁机跑掉。

    纪欧娃手里的米汤险些洒出来,她乐出了声音。“爸,你要是好好吃饭,我天天过来看您。”

    一直到晚上八点多,纪欧娃才好不容易将宋振给哄睡了。老头子睡眠之中也不忘抓住纪欧娃的手臂,纪欧娃总是保持这样一个姿势很不舒服,宋启航赶紧将老爷子的手拿开。

    纪欧娃穿上外套打算走人,宋启航送她到门口。

    走廊里开着窗户,冷气扑面而来。宋启航踌躇一下,十分不好意思的朝纪欧娃道“刚才,真的谢谢你。”

    纪欧娃早已经收起在宋振面前那副孝顺体贴的样子,她两只手插进风衣的口袋,平和的口气朝宋启航道“我看病房里还有两个床位,应该会有其他的病人住进来。人多了难免吵吵闹闹,你干脆将你父亲转到病房,费用算我提前预支给你的年终奖和业务奖金,多余的,我来出”

    宋启航愣了下,他现在不过是一个销售部的组长,底薪都没有多少,何来的高额年终奖。何况他刚刚给公司捅了那么大篓子,公司不扣他薪水算好了,又哪儿来的奖金。

    不过要是有钱,谁不想让自己的父亲住最好的病房,既然纪欧娃这样,他怎么能再推辞。

    “那我替父亲谢谢纪总了。”

    “不谢,我也有父亲,不过我们离得远,权当是在你父亲这里尽孝了。”

    走廊里的灯光将纪欧娃的身影拉的很长,宋启航默默注视那个风姿摇曳的背影几秒钟,这才转身回了病房。

    纪欧娃其实也不是很有钱,蜜儿公司算是从头起步,接到的那些不大不的单子刚好够给员工发薪水。

    她自己花钱也一向大手大脚,从前给宋振买东西也花了不少钱,这阵子因为忙着蜜儿集团所以并没有怎么接广告和剧本,因此手头并没有多少闲钱。

    这次把父亲转到病房,她更不能让齐晋知道。总是给男人张嘴算怎么回事。

    纪欧娃内心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要多接几个广告,来让父亲的生活过的充裕一点。

    纪欧娃想要喊司机一起去停车场,没想到她人刚走到廊子拐角处,一抹高大的身影就从阴暗处走过来。

    齐晋掐灭手中的烟头扔到垃圾桶,医院外面还下着淅淅沥沥的雨,他一张脸拉着,整个人透着不高兴。

    纪欧娃知道他一定老早就在这儿等着自己,心里头涌出一股热热的暖流。

    “不是叫你在家等着我,开车来多不方便呀。今天下雨呢,外面堵得厉害吧”

    齐晋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顺手接过她手上的真皮包包,揽着她腰身开始往外走。

    “你也知道我在家里包好饺子等你,你也知道今天堵车严重,所以还故意不接我电话,害我担心。”

    纪欧娃“嘶”了一下,她饱含歉意的望着男人硬朗的侧脸。“哦,我忘了,刚才照顾病人来着。”

    “你心里谁都惦念着,就是看不到给你当牛做马的我。”

    这话听着,真酸。

    “你再这样,你宝贝女儿可不高兴了。”

    纪欧娃拉起他的手掌放在自己腹上,齐晋脸色才勉强缓和一些。“宋启航父亲住院了”

    “嗯,旧疾发作,没什么事。”

    齐晋满脸不高兴,“送些礼品就行,他有儿子,还用得着你亲自照顾。”

    “宋老爷子想他女儿了,不肯吃饭,别人都我和他女儿长得像,宋启航拜托我冒充一下。你也知道,我得给公司员工竖立榜样,不好拒绝。”

    齐晋皱着眉头,完全不认同纪欧娃的观点。“他想他女儿,我还想我女儿。他倒是吃饱了,可我女儿还在她妈怀里饿肚子饺子给你包好了,煮好了,好的你六点钟到家,结果饺子晾凉了都不见你回来。”

    “你吃了吗”

    “连你的那份一起吃了”齐晋冷哼一声。

    ------题外话------

    作者君也不保证了几点更新了,我自己都无语了,宝宝们只要晚上刷新就能看到更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