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08.离婚

时间:2018-09-28作者:荣来宠去

    “去告诉她,就我正在开会”

    纪欧娃抱着手臂,这样对方雪道。她脸上闪过一丝阴冷,方雪看不懂那是什么,更不明白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

    “纪总,我觉得您是不是应该去接待一下毕竟她是齐先生的母亲,以后难免有碰见的时候。”

    “不用,齐晋明媒正娶的是利美集团总裁,要讨好李姝的,应该是躺在病床上的姜美雅,而不是我”

    给人做三儿的事情,纪欧娃都能当着自己下属毫不避讳的讲出来,方雪不敢再多其他的,转身去了办公室外面回复李姝的人。

    纪欧娃双眼盯着窗户外面,大楼底下那辆黑色的商务车上,就坐着她的仇人。

    五年前那一幕,纪欧娃至今还记忆犹深。自己费尽心机讨好巴结李姝,而这个老女人却不顾及自己分毫颜面,找到蜜儿集团,派人将自己叫到车里,狠狠的数落自己、挖苦自己,自己娇蛮任性又不懂事,根本配不上齐晋。她还因为得不到李姝的认可,为此整整痛哭流涕了一上午。

    而现在纪欧娃望着楼底下那辆黑色的商务车,吸口气的同时不禁冷笑起来。这个老女人又想用同样的方式让自己难堪,逼自己离开他的儿子,做梦

    李姝听到助理的汇报,一张艳色犹存的脸立刻变得冷硬起来。难怪齐晟那个老东西会想出绑架的方法来对付纪欧娃,这个女人还真是不识抬举

    “李总,现在怎么办依我看,她根本不是在开会,只不过随意编出个理由不见您。”助理张坐在驾驶座上,回头望向李姝。

    “这种事她避开就能避得了么。一个三儿还敢这么嚣张,她有什么理由活在这个世界上。既然这么难缠,索性想个办法让她彻底消失好了”

    李姝仿佛处理这种事情轻车熟路,这两句话的时候,声音干脆利落,表情没有任何异常。

    年轻的男助理才跟她没多久,乍然听李姝嘴里出“消失”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背后不禁冒起了一层冷汗。

    “纪姐,今天您下班时间早,我们去哪儿”司机得到齐晋的嘱咐,纪欧娃这阵子情绪不好,有时间尽量带她出去散心,当然前提是保证安全。

    坐在车子后座的纪欧娃想了下,李姝今天一定会制造一起意外交通事故来对付她,别的地方她心里没底儿,可如果依旧是在宋鱼出车祸的那座大桥上,那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逃生。

    纪欧娃想了想,对司机道出与五年前一模一样的路线“去齐晋的公司,从南关大桥那边过。”

    司机回头看了纪欧娃一眼,犹豫了半响才道“纪姐,相信您也知道,齐总以前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和你长得很像。可惜天妒红颜,她发生了一起意外车祸去世了。而那个车祸的地点就是南关大桥,尸体是从车里直接抛到江里去的。您现在也是怀了身孕的人,看您要不要换个路线”

    开车的都有一些避讳,一些不清道不明的灵异事件经常有所发生。尤其是五年前那起震惊整个s市的车祸,主人公还是齐晋的未婚妻。而眼前这个,又一样是齐总的心头宝,两人长得莫名相像,其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司机不太信鬼神论,可纪欧娃要是出了一丁点儿意外,他有十条命也担待不起。

    哪想纪欧娃根本不避讳这些。“没关系,那些灵异事件都是道听途的。我又没犯着那个叫宋鱼的女人,她凭什么来找我。何况桥上那么多车,那么多人,现在又是大白天,有什么可怕的。你尽管开车就好。”

    司机暗道纪欧娃是真的胆儿大,一般女人听到这种事情早就吓软了腿,这个女人专闯泥潭。

    司机不再什么,打了个方向盘,往纪欧娃的地点开。

    车窗外面的景色一逝即过,纪欧娃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照耀的她半眯着眼。她想,上回有姜美雅暗中捣鬼,在她车子的刹车上做了手脚,再加上自己车技不娴熟,因此才导致李姝安排的那起车祸轻而易举的发生。这一回,她坐得是齐晋花重金买来的限量款轿车,又有多年驾驶经验的老司机,李姝想要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安排一起意外车祸,不可能像上次那么简单

    车子即将要驶入“南关大桥”,司机将车速放缓,嘱咐好纪欧娃“纪姐您坐稳了,系好安全带”

    “嗯。”

    纪欧娃透过车窗,望着大桥两旁的风景,近处是车是天,远处是山是水。事隔多年,汽车的急刹声和宋鱼发出的尖叫声仍然回荡在她耳边。三辆车相撞的那一瞬间,她几乎看到了死神在向她招手,天大的恐惧从每个汗毛孔散发出来。

    而今回想起来,内心却是平静的不能再平静

    司机专注的开车,大桥上有明确的限速规定,每时不得超过40公里,可附近总有一两辆车紧跟着在后面,司机心里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安,他想起宋鱼的那起离奇车祸,稍稍提快了车速。

    “开那么快干什么,马上就要到桥头了。”

    司机压抑住内心那股强烈的不安,对纪欧娃解释道“我看桥上车也不是很多,就想着让您早一点见到齐先生。”

    “把车速放下来。”

    司机只好听纪欧娃的吩咐。

    纪欧娃双眼经盯着后视镜,后面那辆距离此车十米的suv,应该就是李姝派来的。打从两人开车出了蜜儿集团,这辆车就一直不缓不慢的跟着。

    前面应该还有一辆。

    纪欧娃打开车窗,一股骤烈的冷风灌进车中,她发丝被吹得凌乱,目光稍抬,前方十米不远处正有一辆琥珀色的越野车朝相反的方向迎头驶来。

    两辆车都是重量级,底盘都很高,如果同时撞上自己这辆车,恐怕连人带车都得翻到江里去。

    纪欧娃笑了笑,李姝这是打算将自己往死里整。

    司机倒没察觉出异常,不过男人的第六感告诉他,附近总是有几双眼睛在狠狠盯着这辆车。他不禁变得更加心翼翼。就在即将驶到大桥出口的时候,桥上的车子变得疏松起来,前方一辆琥珀色越野车以及后面那辆被改装过的黑色suv,同时加快速度朝自己这辆车子冲过来。

    司机立刻想要变换车道,靠着大桥右侧行驶,可这无疑是让李姝的计谋得逞。

    纪欧娃扬声提醒他“轮子往左打,车子往后退他们是想把我们逼到绝路”

    司机及时按照纪欧娃的做,车子向左后方快速划出一道弧形。紧接着,不过半秒钟的时间,耳畔便响起了两辆车剧烈相撞的声音。

    司机和纪欧娃眼睁睁的看着刚才那两辆急速行车的大型越野车车头相撞,同时冲过护栏,翻到江里的场面。

    大桥上的车子全部停下来,纪欧娃脸色倏然惨白,她捂住自己的腹,两条胳膊颤抖不止。要不是她有过一次经验,现在掉到江里的,就是她了。

    司机也吓傻了眼,他坐在驾驶座愣了好半响,回过头来确定后面的纪欧娃没事,这才缓缓开门下了车。

    大桥上到处都是围观车祸现场的人,桥上的栏杆被两辆车冲撞的破损,附近的搜救人员已经到江里打捞。

    交警在桥上疏散群众,指挥交通。

    司机软着两条腿上了车,在发动引擎的时候,他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

    “纪姐刚才要不是听你的话,很可能翻到江里的就是我们。”司机想起刚才那一刻便双腿打颤,他不光载着齐总的情人,家里更有老婆和孩子。只差一点点,他和纪欧娃就同时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纪欧娃苍白着脸笑笑,“没关系,下次心就好。”

    这一路,两人没有任何交谈,都在庆幸自己的劫后余生。

    纪欧娃来到齐氏集团的时候,齐晋刚刚开完会。

    夜幕降临,天空中被诡异的黑色泼染,满天繁星像无数双眼睛盯着这光怪陆离的人间。

    纪欧娃一头扎进了齐晋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他。

    齐晋愣了下,这屋里还有助理和秘书大大的人物加起来不下七八个人,这女人一向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亲密,何时变得如此热情了。

    底下的人还拿着文件等着批报,齐晋一扬手,这些人全都退出去。

    男人宽厚温热的大掌握在纪欧娃的肩膀上,企图要将两人分开。“你这样把脸紧贴着我的胸膛,会缺氧的。”

    纪欧娃双臂抱得他更紧,脑袋在他怀里使劲儿蹭了蹭,意思是自己不和他分开。

    齐晋从未见她这样给自己撒娇过,心里的泡泡甜滋滋的冒出来,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他还猜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每一次有求于自己,就在床上表现的格外主动,现在怀孕了,就换成这一种方式。

    “你现在有张王牌在肚子里,用不着这样求我。有什么事直接就可以。”

    纪欧娃缓缓的将头从他怀中抬起来,齐晋低眸一望,那双勾人儿的眸子早就布满了眼泪,大眼睛扑朔迷离。

    “没事我就不能抱抱你么”

    齐晋觉得她意外反常,想要再问,纪欧娃却又一头扎进他怀里,再次将他狠狠的抱住。那力度,仿佛生怕失去他似的。

    司机从外头走进来,齐晋看他脸色也不对,不禁问道“怎么回事”

    司机站在门口,苍白着嘴唇,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齐晋一颗心沉了又沉,听到最后两个人有惊无险,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整个人仿佛被从油锅里煎炸过一遍,劫后余生。

    女人柔软的娇躯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着,齐晋一手将她搂住,脸色可怕的吓人。

    “她下班之前,有没有碰到过奇怪的人,或者有不认识的人到蜜儿集团找过”

    司机看了眼齐晋怀中的纪欧娃,蠕动下嘴唇“有,不过不是什么奇怪的人,是您的母亲齐夫人”

    司机见齐晋阴着脸站在房间中央不话,他沉吟了下又道“不过我觉得不可能是齐夫人派安排的,毕竟纪姐怀孕了,而姜姐又不能生养。老人家都盼望着有个传宗接代的后人,她心疼纪姐还来不及”

    齐晋盯着空气某处定定思索了半响,吐出来的话却极为惊人。

    “不是每个做母亲的都盼望自己的儿子好过。有时候,你若是不按照他们的意愿进行,他们往往会因为你的一点忤逆,而制造出与你期许中背道而驰的事情”

    屋里的空气仿佛凝结住。

    这是齐晋的家务事,司机不好什么。

    纪欧娃感觉到男人浓烈的不快,缓缓的从他怀里抬起头。

    两只素手紧紧的抓着男人的衣襟,纪欧娃扑闪着一双可怜又无辜的大眼睛,柔声对着男人道“不要为了这个和你妈妈作对,上一次,你已经为了绑架我的事,跟你爸险些断绝关系。这回你要是再”纪欧娃眼睛眨了眨,唇角浮起一抹甘愿吞下所有委屈的笑容,她执起男人一只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肚皮上。“你看,宝宝还不是好好在我肚子里,受点惊吓没关系的”

    齐晋明明从那双眼睛里读到了害怕与惶恐,看着她强装镇定的安慰自己,齐晋心里更加厌恶自己的母亲。

    “我不可能让你白受这个委屈”

    司机的眼神流转在紧紧相拥的二人身上,看着纪欧娃一副有苦不能言的样子,他暗道,齐总的情人,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厉害。

    蜜儿集团。

    助理给李姝拿进来s市最新的社会新闻报道,南关大桥上车祸惨烈的一幕被相机永远的记录下来,两辆越野车的车主无一生还。两具尸体被搜救人员打捞上来的时候,已经呈现浮肿状态,法医初步鉴定是酒后醉驾。

    李姝看着这些,不禁有些头痛。

    车祸安排的十分缜密,两位驾驶员都是她从退休的赛车选手里面找出来的,按照原计划进行,应该是纪欧娃那辆车被两辆越野车同时夹击,撞翻飞出桥外才对,怎么会现在可不只是赔钱这么简单了。

    李姝想起五年前她安排的那一场车祸,好歹她也是做这种事情的老手儿,宋鱼不照样死的“不明不白”。这次车手失误,只能明问题出在纪欧娃的那辆车上。

    李姝眼神狠了狠,早知道,她也像美雅一样,安排人提前在那辆车上下手。可惜这种事情一次不成功,就很难有下次了,齐晋那边一定引起了高度注意。

    李姝刚刚想到这里,她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人猛地从外面推开。

    儿子齐晋千年寒冰似的拉着脸大步闯入,他身后跟着跌跌撞撞的助理。

    “齐先生,齐先生,没有李总的允许,您不能”

    “整个利美集团都是我投资的,这个公司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进的”

    男人口气出奇的霸道蛮横,助理兢兢业业一脸为难的站在门口。

    李姝自然知道他此次过来的目的,顺手拿起一份资料将桌上的报纸遮掩住,吩咐助理道“你下去吧,没你的事。”

    助理立刻走出去关好门。

    齐晋一手插兜,脸色骇人的站在办公室中央,李姝皱着眉头望向他。“你瞧瞧你莽莽撞撞像什么样子你平时那副总裁的派头都哪儿去了。”

    齐晋冷哼一声,“人命都快没了,还要什么架子。”

    “”

    李姝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脸色变得沉肃起来。“我不知道你在什么,你要是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占用我的宝贵时间,请你出去”

    “装得还挺像。”齐晋扬手将一份文件扔到李姝面前,“你不是一直盼望着我和美雅能给你生个孙子,并过,只要美雅生下孩子,我在外头养三四你都不会再管现在,美雅的孩子没了,并且从今往后她都不能生养,你让她在这份协议上签字吧”

    李姝垂眸看眼桌上的文件,当瞥见最上方的几个大字,她脸色骤然惊变。

    “离婚协议书”

    男人神色淡定,“是,你尽快叫她签字,我还等着给心爱的女人一个齐太太的名分。”

    李姝心里不出是什么滋味,她从五年前开始,所作的一切,最终目的不过是撮合美雅和齐晋,两个人结婚后联合起来打理齐家的产业,恩恩爱爱的过一辈子。没想到事情竟然因为一个纪欧娃的女人,演变到离婚的地步。

    “齐晋,你是不是要把人往死里逼美雅刚刚为你流产,她可是为我们齐家遭那么大罪,她人还在医院里躺着,你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要和她离婚你到底算不算一个男人”

    李姝生气的口不择言,齐晋冷笑一声,“以前我就是太男人,成天被你口中所的救命之恩所累赘。今天纪欧娃在南关大桥险些发生车祸,当我知道到自己差一点就失去她的时候,这才意识到什么对于我来最重要。现在我有喜欢的女人,连孩子都有了,你告诉美雅,如果真的爱我,就尽快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以成人之美”齐晋最后四个字,咬的特别重。

    “你”李姝气得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是不是被那个女人鬼迷心窍过了头,敢当着我的面儿这种混账话”

    “没人让我鬼迷心窍,她还叫我不要找你车祸的事情,我更觉得这么懂事的女人不能再受任何委屈,迫不及待想要给她正名。”

    齐晋今天也是气急了,故意捡着李姝不愿意听的话来刺激她。

    李姝站起来喘了两口,猛地坐回椅子上。

    “你的意思是,怀疑是我故意安排车祸,要撞死那个女人”

    齐晋眯眼看着母亲怔仲的样子,“你今天是唯一一个去蜜儿集团找过她的人。并且昨天晚上,你可是打过电话提醒我,她是一个不洁的女人,故意挑唆过我们两个的关系”

    “所以你现在给我闹这一出儿,为那个女人出气”李姝嗓子里噎着口气,反问道。

    “没给你闹,我是决定好的。”齐晋口气坚决。

    房间里忽然陷入死寂,李姝坐在椅子上沉默半响,忽然一脸不服的开口道“我没有做,妈的话,你信不信”

    齐晋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你和我爸还是有些不同的。我爸做过的事情好歹承认一半儿,你呢,你是不是拿你儿子直接当傻子耍”

    李姝被气得当即不出话来,一张脸涨的通红。

    齐晋知道她除了胃口不好,身体各方面都健康的很,所以一点都不担心她被气坏了,给自己上演一出及时晕倒的戏码。

    “别忘记我交代给你的事情,”齐晋将离婚协议书往李姝面前推了推,启唇道“签字。”

    李姝被儿子气得不轻,冷冷的将头别过去望着窗外。“我不知道你在什么,车祸跟我没关系。有我在的一天,不可能成全你和那个女人。”

    “好。”齐晋也不恼,站在那里淡定如常,“如果等我亲自拿着这份协议书找到医院的时候,就不止让她签字这么简单了。例如,缝合好的伤口会因为过度伤心而崩开,忽然出血不止。到时候美雅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而你和我爸,为了家族企业,和所谓的面子,更不可能对外面公开这件事。我只需要为她守一年,照样可以风风光光的娶纪欧娃进门。那时候孩子也出生了,娶一送一我更乐意。”

    齐晋毫不留情的完这几句话,转身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李姝望着协议书上的那几个醒目的大字,连眼神都变得恍惚起来。

    一如既往,下了班的李姝让助理开车带来她医院。

    保姆提前熬好的米粥摆在茶几上,李姝到来的时候温度正好适中,她端起米粥,一口一口的喂姜美雅。

    “妈,您脸色今天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听到儿媳妇这样问自己,李姝不禁从今天和齐晋大吵一架的场景中回过神来。

    她勉强笑笑“没什么,可能是最近公司单子比较多,业务繁忙,妈有些累了。”

    姜美雅眼神充满了感激,她握住李姝的手。“妈,这阵子辛苦你了。等我出了院,立刻回公司上任,到时候您就可以好好修养一阵。”

    “嗯。”李姝想笑,可实在提不起精神,心思始终停留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面。别提让她想办法让美雅签下离婚协议,光是让美雅知道这件事,非得疯了不可。

    齐晋这是有意为难自己这个当妈的,李姝怎么会不知道。怪就怪她低估了那个妖精

    “妈妈,您没事吧,您到底怎么了”

    李姝被姜美雅唤回了神,对视上儿媳妇担忧的眼神,李姝又强装微笑。“妈真的没事,就是胃痛的毛病犯了。你在医院里好好养伤,妈明天再来看你。”

    “妈那您回家记得喝药,实在不舒服,明天干脆休息一天。”

    “放心吧,妈没那么娇弱。”

    李姝与姜美雅道别以后,摸着头痛欲裂的额头出了病房门口。

    姜美雅瞬间收起刚才那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换上另外一副得意的嘴脸。

    今天南关大桥上出车祸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从前宋鱼输给了她,李姝又用同样的方法处理纪欧娃,甚至连通知都不通知自己一声,个人暗中处理。就算纪欧娃毫发无伤,但也一定收到了巨大的惊吓,这对腹中的胎儿影响可是非常不好的。

    李姝这个婆婆,还真是给力。

    姜美雅心情大好,她挽起嘴唇,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姜昊天。她让屋里的保姆和看护下去休息,自己拿出手机和姜昊天视频通话。

    只不过刚刚点开微信,姜美雅忽然收到一个陌生人加她的邀请。

    她点开通讯录,发现有一个自称“笨笨熊”的人加她,头像就是一只咖啡色的卡通熊。

    姜美雅眼神暗了暗,以前宋鱼对齐晋qq昵称的备注就是笨笨熊。可显然这个人不可能是齐晋,不知道对方要搞什么鬼,姜美雅同意这个人加上她。

    咖啡色的熊头像很快置顶,上面显示来了消息。

    姜美雅点开,两张红艳艳的结婚证跃然跳到屏幕上

    第一张,持证人上面写的是纪欧娃,相片上有一位五官惊艳的女人和英挺俊朗的男人,那是纪欧娃和齐晋。

    两个人笑着,幸福分别洋溢在他们的脸上和眼角眉梢。

    姜美雅手一抖,险些不能呼吸。

    再看二弟张,持证人是齐晋,相片与第一张无异。

    二人的笑容是那么刺眼,刺激的姜美雅脑袋像是炸裂开,心脏都快要停止不跳,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开始模糊不清。

    “咚”的一声轻响,姜美雅听到自己缝合好的肚皮上传来崩线的声音。

    紧接着,她感觉到下体和肚皮上有源源不断的热流往外涌。

    鼻翼里传来一股咸腥味,姜美雅身子一歪,手机立刻掉落在地板上,鲜血很快染红了洁白的床单和被褥,佣人听到动静立马跑进来。

    姜美雅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保姆的尖叫声。

    ------题外话------

    天啦噜,我终于码完了,这两天过节耽误了更新,不好意思啊,宝宝们,明天开始就恢复早上更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