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06.当爸爸了

时间:2018-09-28作者:荣来宠去

    齐晋打从跟纪欧娃在一起之后,就没想过“避孕”这回事儿。可孩子自然而然有了,那他肯定乐意生下来。

    听纪欧娃的口气,似乎很不高兴呢。

    “你不想要”齐晋眯眼睇着她。

    纪欧娃听到声音回过头,楼顶的空气稀薄得让人透不过气。她抬手捋了下耳边的发丝,唇角扬起一抹让人心疼的笑。

    “要它干吗,你打算等生下来抱给姜美雅抚养吗你给我多少钱啊”

    齐晋猛地蹙起眉,他盯着女人自我嘲讽的样子,心里涌出一股浓烈的不快,脸色暗沉下来。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更从没有这样想过。或许”

    不等齐晋完,纪欧娃立刻打断他的话“好了一个私生子,没什么好犹豫的我现在累了,不想谈这件事,回家睡觉”

    齐晋想的是,或许该给她一个名分了,可纪欧娃话里话外不给他留半分余地,望着女人决绝走下天台的样子,齐晋最终将嘴里未完的话吞回肚子里。

    晚饭很清淡,齐晋知道她最近害喜,特意做了开胃的“醋浇白玉豆腐汤”,炒了两个颜色鲜艳的青菜。

    可惜纪欧娃没什么胃口,坐在饭桌上挑来拣去,最后一口菜没吃,只喝了半碗豆腐汤便一头扎进了卧室。

    用饭期间,齐晋试着问过她几次,可纪欧娃都没表态。既没不要这个孩子,也没将她留下。表情冷淡,心态更是令人琢磨不透。

    齐晋一边刷碗一边想,没表态算是好事,明这个孩子有希望留下。

    纪欧娃躺在床上刷手机,往日一和蛋蛋聊微信就眉开眼笑的女人,今天脸上一点儿表情都没有。齐晋冲完澡以后回到室,直接将纪欧娃的手机夺过来搁到床头。

    “手机有辐射,孕妇不宜玩儿时间太长。”

    见纪欧娃冷着脸子不话,齐晋抿了抿唇,又道“你刚才从吃完饭到现在一共看了二十多分钟,就算你的眼睛不需要休息,宝宝也需要休息。”

    “它知道什么,现在连胎心都查不出来”

    纪欧娃冷漠的道完这句话,立刻扭过身去面对着窗帘,男人灼灼的目光停留在她背上很久,他心里头明白纪欧娃一直给他闹脾气的原由。

    “能不能留下这个孩子”齐晋宽厚的大掌缓缓握住女人的香肩,低哑的声音饱含着坚定。“我知道生养一个孩子,极其耗心耗力。你心里大概嫌弃它在最不该到来的时候到来但我向你保证,它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等它生下来,我们换一个大房子,雇许多保姆看护它、照顾它,你依旧做你的艺人,开你的公司,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情。这个孩子你喜欢就看一看,抱一抱,不喜欢就由我自己来养育。你不要觉得它无关紧要,跟你一样是宝贝。”

    纪欧娃默默地听完,齐晋等待良久,女人终于有了反应。“你不是不喜欢孩子,还要我留下它干什么。”

    “那是美雅,可如果是你,生多少个我都喜欢。”

    齐晋低喃喃的声音终于让纪欧娃那颗坚冷的心沉醉下去,女人放软了性子。“当初犯错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以后,现在你三言两语就想哄我生下孩子,身上挨刀子的又不是你要我受那份儿罪,我不干”

    齐晋也没话,他这个年纪正是如狼似虎,有频繁的性冲动很正常。头脑一热的时候,光顾着爽快去了,谁还管避孕劳什子麻烦事儿。他和纪欧娃只做过一次措施,便再也不用了。那玩意儿不舒服,他不喜欢戴。可他忘了女人生孩子还得挨一刀这事儿,那手术刀要划开姜美雅的肚皮,齐晋倒觉得没什么,可若是搁在纪欧娃身上,齐晋光是想想,浑身都变得没劲儿。

    “有了便有了,这是上天的恩赐。你迟早也得给我生干脆就趁这次机会要一个孩子”

    纪欧娃扭过身,薄凉的眼神盯着他,“我不可能再经历一次那种痛苦,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齐晋。”

    齐晋猛地抿起唇,那双栩栩生辉的眸子锁定住纪欧娃。

    从前这个女人过什么来着,“能让我颠沛流离也不肯放弃我们的孩子,他在我心中的地位,你难道不清楚么”

    每每一想起这句话,齐晋就心疼的要窒息。他能容忍这个女人有自己的过去,能容忍她爱过别的男人,可为什么她肯为别的男人冒着生命危险生下孩子,而换做自己,就不可以呢

    只能明一个答案,那就是不够爱。

    天知道,他听到司机报告给他纪晓欧娃怀孕的那一刻,齐晋有多么激动。可这些激动完全被担心纪欧娃跳楼的恐慌和焦虑所掩盖,女人的冷言冷语更打击的他完全无法表露自己的内心。

    初为人父,却连做主留下自己孩子的权利都没有,齐晋不禁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没有用的男人。

    一整夜,齐晋将纪欧娃搂在怀里,紧紧拥着她。

    谁不自私,他的自私就是希望纪欧娃能为他留下这个意外到来的生命,这样才足够证明她心里有他。可齐晋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他不想因为这个孩子和纪欧娃闹翻,所以不再逼她要一个结果。

    一大清早天不亮,齐晋就起床穿好衣服。纪欧娃知道这个男人正在默默的盯着自己,她假装睡觉,可这并不能逃过齐晋的眼睛。

    两个人昨晚的交谈很不愉快,今天还是别见面的好。

    齐晋注视她十几分钟,这才缓缓拉开房门走出去。

    纪欧娃独自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方雪一进门就发现她不对劲,新董事长并没有像往常一样不停的批改各种文件,下达各种命令,反而是望着窗户外面发起了呆。方雪隔着窗子看了眼大楼下面,一群四五岁的孩子正在嬉笑打闹,她隐约能猜出点儿纪欧娃的心思,默默的为纪欧娃沏上一杯花茶以后,方雪又悄无声息的走出去,为她关好门。

    保温杯里的茶水逐渐变凉,纪欧娃将目光收回来,掏出手机给蛋蛋发了条短信,她准备让宝贝儿子替她解决这个天大的难题。

    蛋蛋应该在玩儿手机,很快回复漂亮妈咪,有何贵干

    纪欧娃顿了顿,打出几个字我怀孕了。

    蛋蛋愣了足足有五分钟,这才发来一条信息恭喜你啊,妈咪

    纪欧娃知道蛋蛋此刻一定很失落,这几年来蛋蛋可是一人霸占她所有的关爱。突然冒出来一个弟弟或者妹妹,要和他分享所有的东西,蛋蛋内心肯定是挣扎的。

    纪欧娃吸口气,平复下心情,又回复道我和你爸爸了,准备打掉它。

    蛋蛋为什么呢,妈咪这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啊,和我是一样的,笑脸。

    纪欧娃的手指快速在屏幕上敲打着不一样,她只会成为我复仇之路上的绊脚石以后我迟早会踹了你爸爸,因为我只要一想到你跟我受的那些苦,妈咪就觉得对不起你。

    纪欧娃吸口气,喉咙里像是卡住了鱼刺那样难受。

    蛋蛋妈咪,留下它可以吗,我希望等你和爸爸老了,这世上还有一个和我流着共同血液的亲人

    纪欧娃指尖都在颤抖你喜欢

    蛋蛋嗯嗯呢,妈咪,这是我的妹妹呀。

    纪欧娃好半响才回复他四个字好,听你的。

    另一边心思郁结的齐晋正在与兄弟几个在酒店借酒消愁。

    闫鼎润与张耀喝得红光满面,郎业更是早就靠在椅子背上晕晕乎乎的打起了盹儿,反倒是齐晋这个喝得最多的,仿佛千杯不醉一样,高大的身影直挺挺的站立在落地窗前。他手里托着杯红酒,眼神清明。

    闫鼎润跌跌撞撞走过来搂住他的肩膀,因为喝多的缘故,连话都开始大舌头“二哥,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女人到到到到到处都是她纪欧娃不,不想给你生孩子,全天下愿意给你生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你随便找一个就,就就就能解决问题,发那个愁干什么”

    闫鼎润完,便又端起酒瓶吹了口,齐晋打掉他搭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落地窗上倒映着他英挺冷峻的面孔。

    “这酒是不是有问题,为什么你们谁喝了都醉,偏偏我不醉。”

    闫鼎润打了个嗝儿,他将那半瓶拉菲抱在怀里,红着脸迷迷糊糊的对齐晋讲道“二,二哥,依我看,你你你就是太惯着她凭什么他妈的女女女女人生孩子,男人就不能做主要是换做老子,我他妈的管你是谁,这孩子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就算在床上绑十个月,也也也得给老子把孩子生下来”闫鼎润觉得,他心里的酸涩一点都不比二哥差,可纪欧娃不是他的人,做不了人家的主儿,他也就只能在这儿陪二哥装疯买醉。

    张耀听到闫鼎润的大醉话,眯着的眼睁了半开,他混沌的目光勉强锁定齐晋。

    “二哥,你少听老四胡八道你要绑了二嫂,不但孩子见不着,连她你都见不着。女人不愿意给你生孩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不想跟你过下去所以你得对症下药嗝儿”

    “咚”的一声,张耀完无力的垂下头去,白皙的额头和桌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包厢里很快传出打呼的声音。

    齐晋杵在落地窗前,望着昏倒在各个角落里的哥儿三个,一双湛眸沉了又沉。

    蛋蛋知道妈咪怀孕的第一时间,便将这个天大的喜事告诉了齐老太。

    齐晋喝得有点儿大,他不想回西城遭纪欧娃的嫌弃。正好有些日子没见到齐老太了,齐晋在路上买了老太太爱吃的一些糕点带回齐家。

    宅子里少了两个女人,果然省心许多。李姝还在医院里陪着姜美雅,齐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只觉得耳根子是前所未有的清净。

    打从他一进门开始,齐老太就忙着将储存室和厨房里的几样东西搜罗着往客厅搬。

    齐晋坐在沙发上看了眼,地上堆积着不少包装精美的礼品盒,其中有燕窝、鱼翅、阿胶等价值不菲的东西。老太太乐呵呵的蹲在地上,一样一样清点着,“这些都给我曾孙子的妈吃燕窝不但对身体好,养颜又美容。我一定得让我的曾孙子一出生就跟她妈似的,漂漂亮亮”

    老太太将那些礼品数了又数,长满褶皱的眼角始终弯着,一直就没有舒展过。“呵呵,齐晋呐,一会儿你回西城的时候,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给我曾孙子妈补身体一定要是我送的哦”

    齐晋见此一幕,心下更烦,狠狠的揪了揪眉心。

    “奶奶,人家还没确定要不要,您就在这儿瞎忙活。”

    老太太登时一听急了眼,立刻站起来叉着腰怒瞪齐晋,指着他数落道“怎么不要活脱脱从肚里长出来的,那可是自个儿的亲骨肉老太太我巴望着好几年,好不容易盼来个曾孙子,你们竟然敢不要”

    “您这样想,并不代表其他人这样想”

    老太太想拿拐棍敲醒齐晋,可看到他一副皱眉不展的样子,顿时眼轱辘一转闹明白了什么,又挪着三寸金莲的脚儿颤颠颠的朝齐晋走过来。

    “吵架啦我听蛋蛋,你们两个前几天还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你这一天又给她做饭刷碗又当保姆的女人怀孕期间心情都比较焦虑,你是没机会受那种罪。奶奶我当年就把你爷爷打瘸了三回,欧娃是个温柔的女人,你凡事让着点儿。”

    齐晋垂下眸子,声音沉闷。“这也不是我能做主的事,孩子在她肚子里,我自然听她的。”

    “什么叫听她的”老太太怒吼一句,立刻抬起两只瘦弱苍老的胳膊将齐晋从沙发上拽起来,“赶紧去西城把人给我哄好了,这孩子你给我留不住,以后永远别叫我奶奶”

    齐家的司机开车送齐晋回的西城。他叫司机将车上的礼品一样样放在家门口,等司机下楼以后,他解开指纹锁,又亲自将这些东西一样样拎进客厅。

    客厅里亮着灯,几间屋子都很安静,齐晋换好脱鞋洗了洗手,大步流星走进卧室。

    纪欧娃没睡,躺在床上闭着眼假眯。

    男人身上的烟草味逐渐逼近纪欧娃,齐晋担心自己熏到她,在离她两米的地方停下来。男人盯她好久,久到时间都快要凝固,这才张了口。

    “老太太给你准备的燕窝和鱼翅,补身子用的,我拿到客厅了。你要是不喜欢吃”

    空气里生出一丝狭隘,纪欧娃声音淡淡的,“嗯,留着吧。”

    男人眼皮子抬了抬,心里徒生惊喜,这意思,不单单是要将礼品留着,那东西,也留着。

    齐晋明明想笑,唇线却绷得紧。“打算好了”

    纪欧娃睁开眼,齐晋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灯光底下发出淡淡的光晕,想起他平时连做个饭都要再三询问自己,那种心翼翼又低三下四的样子,纪欧娃一颗心不由得软下来。她缓缓的坐起身,口气上不饶男人半分。

    “我要真将它流了,你心眼儿里定会为这记恨我一辈子。你觉得我不够爱你,肯冒着生命危险为其他男人生孩子,却不能为你生。”

    男人唇角不由得翘起一个弧度,他才不会承认纪欧娃的这些话都是真的。“我从来都不是那种肚鸡肠的男人”

    齐晋跨步走到纪欧娃身边,两只宽厚的大掌扳着她,欣喜之情溢于言表。“现在不光是我想要它,老太太比我更想要。”

    看到男人高兴的样子,纪欧娃忍不住抬手朝他肩膀上推了一下。“那么高兴干什么,你的老婆可刚刚引产,你怎么一点也不悲伤。”

    “又不是我的孩子,有什么可悲伤的。”

    纪欧娃瞥了他一眼,“你嘴上是这样,谁知道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现在孩子没了,证据也没了。你以前经常回齐家,你们俩在哪个角落里做一些亲密事我也看不见又总不能从死婴身上验dna,你现在给我耍赖我也不知道”

    “你再一遍。”齐晋咬牙切齿的注视着她。

    纪欧娃推开他,扭过身去,“我凭什么要再一遍,好话不第二遍。”

    “你这是好话你明知道我现在高兴的要死,故意拿这话来堵我。”

    “我没有。”

    齐晋默默注视了纪欧娃半响,决定今天不和她计较,老太太得对,女人怀了孕就喜欢无理取闹,他得比从前更加让着她。

    纪欧娃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肚子上有轻微的压迫感,她缓缓醒来,齐晋正将头侧着轻轻贴在她的腹上。

    纪欧娃倍感惊讶,“大半夜的你不睡觉干什么”

    男人表情十分认真“我想知道它在里面的动静。”

    纪欧娃无语了,她支撑着身子缓缓坐起来。“它才刚刚一个月,连胎心都没有检查出来,你能听出什么”

    “我好像听见它叫我爸爸。”

    “”

    齐晋坐在集团办公室,一张张浏览吴青给他送过来的户型设计图,阳光将男人的五官镀上一层金色,初为人父的喜悦彰显在他脸上。

    吴青在一旁默默站着,他今天得知大总裁即将做爸爸的喜事,一激动就想要拉着整个集团的员工一起为总裁庆祝。可谁知道大总裁脸上却表现出十分不高兴,一再数落他,告诉他要低调低调再低调,千万不要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

    可反观当事人,这还没怎么着,已经迫不及待打算着开块地,为还没出世的孩子,建一座公主房。

    “齐总,您怎么确定一定就是女儿呢”吴青憋了好久,终于忍不住问这个问题。

    “感觉,”齐晋翻阅着手里的图片,男人话时,唇角翘起的弧度都带着温柔,“我觉得她一生下来,就是帮着她妈降我的。”

    “”

    “不然为什么纪欧娃比以前更厉害。”齐晋想起早晨出门时候,他只不过提出要送纪欧娃去上班,那女人就一副冷眉竖眼万分嫌弃的样子,他吓得当即什么话都不敢了。

    助理进来送资料,齐晋一副初为人父,温柔和蔼的样子坐在办公桌前,完全没有往日那份严肃沉稳的派头,助理走之前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吴青忍不住提醒道“齐总,姜姐现在还在医院里养伤,您现在却为纪姐肚里的孩子选公主房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吴青学聪明了,管哪位叫太太都不合适,索性都唤一样的称呼。

    他的话恍然点醒了齐晋,男人脸上的喜色顿时消失全无,当即合上户型图。

    “你得对。”

    也难怪纪欧娃一开始无论如何也不肯要这个孩子,还有一个大麻烦没有解决。

    医院里。

    姜美雅被切除子宫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所有人都没个心理准备,姜家人来病房探望姜美雅,最后姜父是含着泪走出去的,李姝守在旁边唉声叹气,亲自把姜家人送出医院。

    姜美雅躺在病床上,她手背上的针眼因为身体温度偏低的缘故有些发疼,不过这些痛楚比起她心里那道伤不算什么。病房里只有姜昊天一人守着她,姜美雅看着看着眼前的男人,就落下泪来。

    “昊天”

    姜美雅哭着呼唤他的名字,姜昊天担心外面守着的保镖会听到,握住她一只手,压低声音道“姐,这阵子我姐夫有没有来看过你”

    一提到这件事,姜美雅的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洪水。“我从抢救室出来的时候,齐晋就已经不在了。我婆婆公司有十万火急的事情需要他处理,必须马上赶过去。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婆婆才在风险单上签了字。”

    姜昊天顿了顿,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这都两天两夜了,公司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还没处理完”

    姜美雅摇摇头,姜昊天抽出一张纸巾为她擦了擦眼泪,她红着眼道“齐家的产业我从来不过问,集团的事情他更是不给我。”

    姜昊天忽然冷笑一声,“依我看,他怕是被那个女人缠住了吧”

    “昊天,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姜昊天瞳孔变成栗色,声音压得更低“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集团那边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他不管不顾的抛下抢救中的妻子无非是关于三儿的那个叫纪欧娃的女人怀孕了你不知道吗”

    姜美雅脸色忽然变得极其难看,面部肌肉僵硬。“你什么”

    姜昊天勾唇笑了下,将她的手背放在脸上摩擦着,眼底的阴光一闪而过。“这世上真正疼你的男人,也就只有我了。”

    走廊里忽然响起一阵沉稳轻缓的脚步声,姜美雅和姜昊天听到走廊里的保镖一齐恭恭敬敬喊了声“齐总”

    姜美雅立刻变得惊慌失措,两人拉着的手骤然分开。

    姜美雅将手缩回被子里,齐晋恰巧踱步走进来,姜昊天装作关心亲人的样子询问姜美雅“姐,身上动了刀子可忌着凉,你有哪儿不舒服,及时和医生。”

    齐晋双手插兜站在门口处,锐利的目光不停在两人之间流转着,仿佛空气里都能嗅出一丝奸情的味道。

    姜昊天扭头看他一眼,立刻笑着站起来。“这不我姐夫来了,让他陪着你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

    齐晋没阻拦,姜昊天走之前和他打了声招呼,齐晋低低应了声。

    房间里唯独剩下二人,齐晋面无表情将手里拎着的饭煲搁在地上,姜美雅十分感动,苍白的脸浮起一层红晕。“齐晋,医院里什么都有,你不必这样麻烦的”

    “你误会了,这不是我做的,这是你妈刚才在楼下交给我的。她里面是红枣米粥,上楼的时候忘了拿。”

    姜美雅嘴角的笑容当即僵住,她看到男人指挥着守在外面的保姆进来,将饭煲打开,替她盛好以后搁在桌子上晾凉。

    齐晋站在房间里呆了五分钟,保姆将晾凉的米汤端到姜美雅嘴边,齐晋看了眼腕表,缓缓启唇“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姜美雅试着将男人挽留住,立刻出口喊道“齐晋,我都病成这个样子了,你不陪陪我吗”

    “有什么需要给看护和保姆,我叫人在医院另续了几年费用,你身子养好了再出去”

    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也仅仅限于这些。

    姜美雅不由得悲从中来,男人毫不留情的转身走出去。空气里残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齐晋的无情和冷漠把姜美雅伤的千疮百孔,她怔怔望着门口发呆,大滴的眼泪忽然落到碗里,瞬间没入汤中。整个病房都能感觉到她的伤心难过。

    保姆吓了一跳,立刻将碗搁到床头,拿起纸巾为姜美雅擦拭眼泪。

    “好好儿的一个人,有多少泪掉不完啊。少奶奶,女人这一辈子什么苦都得吃,身上总得挨刀子。你这呀,是命少爷不懂得疼惜人,您自个儿得知道可怜自个儿。心情不好有碍刀口的恢复,少奶奶您看开点儿吧”

    姜美雅眼里的泪流的更汹,齐晋不是不知道疼惜人,只是他的满腔柔情都用到了别的女人身上。

    ------题外话------

    今天卡文,汗,写了七个时,写出来七千字。求原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