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05.流产、自杀

时间:2018-09-28作者:荣来宠去

    纪欧娃躲在车上,姜美雅在医院里彷徨无助的哭喊声还回荡她耳畔。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见纪欧娃坐在位置上不话,随即开口道:“纪姐,齐先生马上就下来了,还麻烦您坐在车里等一会儿。”

    纪欧娃猛地抬起头,“你将我来医院的事情报告给齐晋了?”

    司机心虚,嘴唇蠕动下:“齐先生只是担心您的身体……”

    “那他现在在哪儿?”

    “……在三楼安慰齐太太,听她肚里的孩子——”

    “开车!”纪欧娃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司机眼神闪了闪,回头望着她,“纪姐,还是等一下吧,齐先生本是开车来医院接你的,没想到半途中保镖给他打电话齐太太的情绪有些失控,齐总这才不得不先赶到她那边。”

    “我叫你开车,没有听到么!”

    纪欧娃脸色冷得跟什么似的,司机见识过她的厉害,不敢多嘴,只好启动车子打了方向盘。

    齐晋赶到医院的时候,姜美雅正在走廊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齐晋头一次见姜美雅这样失控,外人面前那套娴德全都给没了,女人长一阵短一阵的哭声惹得他心烦。两个保镖合力把姜美雅架到病房休息室,齐晋担心她哭死过去,立刻叫护士给她输氧。

    姜美雅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苍白着脸犹如一个破败的布娃娃,了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齐晋从没见她这样过,心里隐约猜测到她身上一定出现了什么大事。

    “她怎么回事?”齐晋站在病房中央,指着姜美雅问向一旁的保镖。

    为首的保镖摇摇头,眉头微蹙,回答道;“从拿了检查结果之后就变成这样了,具体怎么回事,姜姐一个字也不肯。”

    齐晋心里还牵挂着纪欧娃,他可没心思在这里浪费时间,转身就要走出病房问询问医生,姜美雅却缓缓扭头,叫住了他。

    “齐晋……”

    男人脚步顿住,转过身来睇着双眼通红的姜美雅,等待着她开口解释。

    姜美雅鼻子里还插着氧气管,她凝视着灯光底下那个让她满心欢喜的男人,苍白的唇瓣颤抖的张开,还未话,两行眼泪便不经意的从眼眶里面滑落下来,延过嘴角,咸而苦涩。

    “我们的孩子……保不住了!”

    姜美雅完就又嚎啕大哭了起来,齐晋也开始皱眉头,他可全指望着这个孩子生下来和姜美雅公开离婚呢,保不住了算是怎么一。

    “上次检查不是还挺好,为什么又保不住了?”

    姜美雅呜咽着哭了两下,嘶哑着声音回答道:“医生这个孩子的胎心早就停止了跳动,现在只能做手术把它拿掉!”

    即便是悲伤过度,姜美雅也不忘了演戏。一切按照她刚才跟医生串通好的套路进行。

    齐晋没什么,男人站在房间里杵了一会儿,沉声道:“我去问问医生。”

    姜美雅没阻拦,她是花了钱的,那个医生必须按照约定,全力帮她遮掩过去。

    男医生见到齐晋的那一刹那,极力掩饰内心的慌乱与恐怖。既然那个叫纪欧娃的女人全力保他,两个人现在又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齐晋像座大山一样立在诊室中央,男医生望着站在灯光底下仔细浏览彩超报告单的男人,紧张到手中握着的签字笔都快要被掰断。“齐先生不要太过伤心,姜姐这是头一胎,以后你们夫妻两个多努力,很快就再会有孩子的!”

    哪想齐晋的反应十分平静,简直出乎男医生的意料。

    “流产手术什么时候进行?”

    齐晋的声音沉闷而磁性,男医生望着那双能洞悉人心的眸子,尽量使自己保持镇定。“两天后,妇科的权威专家亲自为姜姐做手术!齐先生放心,手术采用的是最先进的无痛人流,事先会给病人打麻醉剂,姜姐不会有任何不适应。”

    “行,就按照你的办。”

    十分钟后,齐晋面无表情的出现在病房门口。

    姜美雅此刻是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她十分柔弱的朝男人伸出手臂,“齐晋,我也知道你很伤心。以后我怀孕的几率还多得是,我们可以再要很多个孩子……”

    齐晋并没有拉住姜美雅递过来的手臂给这个可怜的女人一丝安慰,反而是双手插在兜里,踱步走到病床前面,锋利的眼神睇着她。

    “既然要做流产手术,干脆这阵子你就别出医院了。安安心心在这里等着,省得来回颠簸再有其他危险!”

    姜美雅怎么也没想到,她全心全意爱着的男人竟然这样冷酷无情,丝毫不给予她任何温暖。心底那条悲伤的河瞬间被冻住。“齐晋,你……难道你听完了以后就没有一点伤心难过吗?这可是你的孩子呀!”

    齐晋就烦她这一套,一边叫他不要伤心,一边又嫌他不伤心。姜美雅以为自己是谁,纪欧娃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给他无理取闹!他能过来这里探望,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公司那边还有事,我先走了。流产后我再过来看你!”

    男人撂下两句话转身就出了病房,保镖立刻堵住门口,姜美雅心灰意冷的垂下手臂。

    都男人无情起来比蛇蝎动物还可怕,姜美雅可谓结结实实体会到了。

    …

    奔波一天又在医院里威胁那个男医生,纪欧娃是真的被累到了。

    她睁开眼的时候,厨房里飘出菜香,齐晋在围裙上擦着双手走进卧室。

    “醒了?刚刚还打算过五分钟叫你起来吃饭。”

    纪欧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男人宛若刀削般的面孔放大在她眼前。“我睡了多长时间?”

    “五个时。”

    纪欧娃自己都感到吃惊,“这么长时间?我早晨七点半才醒的,下午两点半就又睡了,怎么会……”

    “越来越像懒猪。”齐晋宠溺的望着她,随后想到什么,缄默两秒钟,又问道:“我告诉司机让你在医院里等我,怎么提前跑到家里来了?”

    纪欧娃扬起的笑脸瞬间拉下去,她别过头,将脸对着金黄色的麦穗窗帘。

    “司机一口一个齐太太,既然你在医院里陪你的齐太太,我还在那里凑什么热闹!自然是有多远滚多远!”

    齐晋望着纪欧娃的侧影沉默着,想抬手握住她的肩膀,又担心遭到更激烈的反抗,只好一直保持弯腰的姿势哄她道:“司机给我听了,他叫美雅叫错了称呼,让我代替他给你道歉。”

    纪欧娃哼一声,“姜美雅本来就是你名正言顺的齐太太,你是觉得我智商低到什么程度,还非得要司机给我道歉?”

    “……那就是我不对?”

    纪欧娃一听更来气,这男人是猪脑子么,这种事还需要问她!

    “你也没有错,三和正室同时进医院,你当然要先去陪你老婆!”

    齐晋见这女人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只好更加放软口气,“司机给我来短信的时候,我正在开高层会议,知道你不舒服,我第一时间便驱车赶往医院,是吴青代我开完了下半截会议。”

    纪欧娃还是不为所动,索性连眼睛都闭上了。

    齐晋缓了缓又道:“美雅在医院里大闹,保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你也知道我一直仰仗她肚里的孩子跟她离婚,而司机恰巧又你暂时没事,所以我就先跑去看望美雅。”

    齐晋到最后,自个儿连底气都没了。他当初就应该不管姜美雅的死活。

    纪欧娃猛地坐起来,气势汹汹的瞪了男人好半响。

    齐晋心虚,蠕动下嘴唇,“的确……是我的错!”

    “试问一下,假如你和宋宇同时住院,你只是受了一点擦伤,而宋宇却是严重左手臂骨折,我觉得你并无大碍,于是抛下你去探望宋宇。你,会怎么想?”

    齐晋猛地盯住她,“你还宋宇跟你没关系!”

    “我只是打个比方,重点不在这个!”

    男人眼皮子掀了下,没好气的回答:“要真有那一天,我会让宋宇在病床上呆一辈子。”

    “……”纪欧娃抬起粉拳锤了下男人厚实的肩膀,“你霸道自私蛮不讲理!”

    “我现在能容忍他站在某个角落瞻仰你、喜欢你,已经是最大的限度。”

    纪欧娃这一拳就像是打在棉花上,顿时没了脾气。

    “我饿了,抱我去吃饭!”

    齐晋二话不伸出两只手臂将她从床上抄起来,浓烈的油烟味淬不及防地窜入鼻孔,纪欧娃被男人身上的味道呛了一下,猛地抬手捂住嘴。

    “呕~”

    齐晋脸色黑的像锅底。

    纪欧娃抬手用力拍打他的肩膀,示意齐晋将放自己下来。

    女人双脚着地的那一瞬间,立刻往卫生间跑去。

    齐晋站在卫生间门口,一瞬不瞬的望着不停干呕的纪欧娃。辛辛苦苦做好一顿饭,却遭到女人严重的嫌弃,这种事接二连三发生好多天了,他心情会好才怪。

    纪欧娃干呕了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她一转身看到要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立马抬起手捂住嘴,“你千万不要过来,你一靠近我,我就想吐!”

    齐晋的下巴快要拉到地上。

    男人什么也没,转身去浴室洗了个澡。

    大好的心情被破坏,齐晋连饭都没有吃,洗完澡就直接躺在床上。他看眼身侧吃饱喝足躺下玩儿手机的女人,眼神里涌起股幽怨。

    “你不是你肚子痛,我让人在医院里查了查,并没有你的就诊记录。到底是哪儿不舒服?”

    正在和蛋蛋微信聊天的纪欧娃猛地僵了一下,她没想到齐晋会关心自己到这种程度,连就诊记录都要查。

    纪欧娃将手机搁到床头,闭上眼睛打算睡觉。“可能是最近天气冷,在剧组的饭吃凉了,难免有胃胀胃痛的时候,喝点热水就能缓解。刚到医院里就瞧见你老婆,也就没那个心思去看病了。”

    齐晋这下真没得了。他最犯怵的就是,从纪欧娃嘴里听到姜美雅的名字。每次一提到那个女人,两个人准得吵架。

    齐晋看纪欧娃也不像是生病的样子,能吃能喝还能睡,就是恶心他恶心的要命。

    虽然这样想,但心里仍然还是放不下的,他一只手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关心道:“明天我陪你再去查一查。”

    纪欧娃装作困极的样子,含糊不清的应一声:“明天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工作先放放,你的身体最重要。”

    纪欧娃动了动,扭过身子,两只细软的手搂住男人结实的胳膊,将头枕在他硬实的肩膀上,“你只要不在我面前表现的那样关心你老婆,我就哪儿哪儿都不疼了。”

    齐晋听到她的嘟哝,禁不住笑出来。“睡吧。”

    齐晋一大早就被手机的震动声吵醒,他看了眼还在熟睡中的女人,轻手轻脚拿起衣服走到客厅接电话。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李姝震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齐晋自然知道她问得是什么,男人慢条斯理的穿裤子回答李姝:“这个孩子是个死胎,明摆着的事实,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给美雅安排手术。就算和你们商量,结果也是这样。”

    李姝重重的哼一声,“亲生的骨肉终于要消失了,你和美雅之间的牵绊可谓是一点都没了,现在一定很开心吧?否则你也不会大晚上的将她一个人丢在医院,自个儿跑去跟狐狸精鬼混!”

    齐晋抽腰带的动作顿住,下意识的望了卧室一眼,担心纪欧娃听到,齐晋压低声音皱眉道:“妈你这是什么话,美雅现在需要的是医生,我去那里能做什么!再了,不是有保镖守着,二十个人难道还看不好她?”

    “你到底是担心美雅的身体,还是变着法监视她,你心里有数!如果换作是你的情人此刻呆在医院,恐怕你会连夜不睡的守着她吧?”

    “……”

    李姝被儿子气得不轻,可她逮不着人,儿子大了,再多只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李姝只好放低了口气同齐晋商量道:“即便是你再不喜欢美雅,可她名义上仍然是你的妻子,对我和你爸都很孝顺。现在她一个准妈妈,即将面临失去亲生骨肉的痛苦……算是妈拜托你,这两天你来守着她行不行?最起码做手术的时候,也得有人在身边陪着呀!妈和其他人都是次要的,美雅最愿意见到的还是你,你才是她心里头的支柱。”

    齐晋不耐烦的听完李姝这一通唠叨。

    从李姝不厌其烦的每天在家里给姜美雅煲养胎汤,以及齐晟时不时给儿媳妇发的大红包,足以见证齐家人对这个未出世的孩子有多么重视。

    如果要齐晋现在爆出这个孩子的真正父亲并不是他,齐晋担心,早就不再年轻的父母,会被一下子打垮!

    尤其是齐晟,那么要面子的一个老男人,刚刚坐到市长的位置,家里面这种丑闻被爆出去,岂不是在当全市人民打他的脸。

    想了想,齐晋还是应了下来。“一会儿我买些东西拎过去。”

    李姝在电话里叹口气:“你比起你爸爸,还是有一点不如他的。虽然我们的爱情早就被时光消磨掉了,但是每次我生病,他还是会细心的照顾我。”

    齐晋懒得接这个话茬儿,李姝和齐晟是一块儿过了三十多年的真夫妻,什么苦都一起吃过,没有爱情还有亲情。而他和姜美雅,不同心也不同床。

    …

    蛋蛋一大早醒来就看见齐老太坐在沙发上拿着针线缝缝补补,他穿着睡衣和拖鞋好奇的走过去。

    “奶奶,你在干什么?”

    “在给我的仇人缝护膝。”

    “……”蛋蛋望着齐老太手中的东西点点头,“奶奶您对您的仇人可真够好的,不过仇人不一定领情啊。”

    至今为止,蛋蛋只要想起那个老爷爷像避瘟神似的避开齐老太,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他。

    蛋蛋觉得自己当初应该阻拦老奶奶的,唉!何必让这种错误一直延续下去呢。

    齐老太瞅了蛋蛋一眼,尖细发亮的针头狠狠的戳着手上绵软的布,“我就知道他膈应我,不想要我送的东西!他越是膈应我,我越是要送,气得他跳脚才好!”末了,齐老太又补充一句:“老不死的!”

    “……”

    “要不是看在鱼儿的份儿上,我才懒得管他!”

    “鱼儿是谁?”

    “你齐叔叔的初恋情人。”

    蛋蛋瞬间理清了二人的关系,原来那个常常去蜜儿集团的老爷爷,是他的外公啊……难怪一向高傲跋扈的齐老太会低三下四的讨好一个外人,原来是在为齐家的人赎罪啊。

    “奶奶,我帮你穿针引线。”

    李姝和齐晟昨天夜里都没回来,齐老太一向心大,对辈们的事情从不过问,直到中午李姝给家里的座机来电,齐老太这才知道,姜美雅怀了个死婴,马上就要做流产手术。

    齐老太倒是平静,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在电话里没两句便挂了。

    蛋蛋看着在储存室里翻箱倒柜的齐老太,不禁皱着眉头问道:“奶奶,你做什么?”

    老太太猫腰将一篮子鸡蛋从一个陈年的木柜子里拿出来,“姜美雅不是要流产了吗,我给她准备点鸡蛋送过去!”

    蛋蛋瞪大眼,“这也太寒酸了吧?一箱子鸡蛋就打发人,连我这个孩子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齐老太蹲在地上数鸡蛋的动作怔住,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对蛋蛋道:“不然你觉得我应该拿着燕窝和鱼翅去看她?不是我的亲曾孙,多花一分钱我都觉得冤枉!这篮子鸡蛋可是我托人从乡下捎来的,正儿八经的柴鸡蛋,城里吃到这个多不容易啊。”

    齐老太脸上写着“心疼”二字,蛋蛋看着她从篮子里面慢吞吞的拿起一个鸡蛋,搁在灯光底下,反反复复看好多遍,放回去,拿出来,放回去,又拿出来。蛋蛋有些不解:“奶奶,你在看什么,鸡蛋不都长得一模一样吗?”

    “我在看双黄蛋,是双黄蛋的留下,不是双黄蛋的送给姜美雅!”

    “……奶奶你真厉害。”

    齐老太挑选了十来个柴鸡蛋放到地上的塑料袋里,蛋蛋以为篮子里面剩下的那多一部分是给姜美雅的,没想到老太太捶了捶自己的老胳膊老腿以后,拎起塑料袋里那十个可怜的柴鸡蛋,叹口气道:“这么多柴鸡蛋,马上要送别人,比挖我的肉还难受~”

    蛋蛋眉毛挑了下,“那篮子里的是给谁的?”

    齐老太瞥他一眼,“当然是留给我的亲曾孙啊。”

    …

    齐老太又来蜜儿公司楼下堵宋振,看着老头子被气的浑身哆嗦、双眼猩红、吹胡子瞪眼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老太太开心极了。

    蛋蛋坐在车里,望着旁边春风得意的齐老太,再想想临走时外公拿着齐老太送他的护膝那副目龇欲裂的样子,不禁犹豫起来,……他到底该帮谁。

    与此同时,纪欧娃收到一盒柴鸡蛋。

    方雪打开盒子的时候,十分惊讶,除了柴鸡蛋之外,上面还附加一张用十分标准的楷书字体写出的字条:送给我大曾孙的礼物!

    方雪知道纪欧娃和齐晋的关系,一脸为难。纪欧娃笑了笑,倒没什么,她了解齐老太热情又直爽的脾气,叫方雪将这一盒柴鸡蛋搁在不容易碰到的地方,等下班的时候让司机一起带到西城。

    …

    齐晋被李姝在医院绊住脚,这两天没能来西城。

    纪欧娃觉得这样正好,她有足够的时间联系刘能安排姜美雅流产的事情。

    医院里,姜美雅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手术室外面站着一脸担忧的李姝,以及漫不经心的齐晋。保镖一字排开护在周围。

    看到儿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李姝也没什么好的,毕竟齐晋现在肯站在这里,就已经算是老天爷大发慈悲。

    “一会儿美雅出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表现出一副很关心的样子,否则美雅心里会难受,对身体恢复也不好。”

    男人面无表情的点下头,“知道了。”

    约摸半个时过后,手术室的红灯突然亮了起来。

    李姝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齐晋也抬起眼,只见负责手术的中年女医师快步推开门走出来站到二人面前,用十分着急且流利的口气道:“姜姐刚才刮宫的时候,意外出现大出血状况,我们用了许多栓塞止血,但都没有用。现在的情况只能是切除子宫,来保住病人的生命!”

    李姝像是被雷击过一样愣在那儿,“切除子宫……那以后还怎么怀孩子啊!”

    根本容不得李姝和齐晋再有任何反应,女医生快速从走过来的助理手中接过风险单交到齐晋手上,口气十万火急:“还请齐先生尽快签字,您的妻子正在等待手术!”

    齐晋倒没多大感觉,毕竟躺在里面的那个,又不是他心爱的女人。

    可这个字一旦签下去,他就要跟姜美雅绑在一起过一辈子,毕竟外人起来,这个女人是为了给他怀孩子,导致流产的时候大出血,无奈之下才切除子宫的。

    失去了做母亲的能力,这对于一个想要孩子的女人来,无疑是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情。

    齐晋握着笔,不打算签字。

    李姝显然也在犹豫,对于她来,没有什么比齐家的血脉最重要。

    “你们这不是权威机构吗!我们齐家给你们医院投资了多少钱,怎么其他人做人流安然无恙,为什么到美雅身上会有大出血的状况!”

    李姝开始指责医生,女医生表现十分无奈,“齐夫人,姜姐和家属动手术之前也是签过字的,任何风险都不能避免,手术是否成功因个人的身体而已。”

    女医生的话音刚落,齐晋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起来。

    他看眼电话号码,快速踱步到走廊尽头接听。

    “齐先生,您现在马上过来,纪姐刚刚在医院查出自己怀孕的事情,现在正一个人坐在楼顶的边沿上,我劝了她好久她都不下来,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我担心她要自杀!”

    司机的语速极快,旁边还伴着风声。

    齐晋一颗心猛地下沉,他立刻要司机千万别离开那个位置,并通知手底下的人在不惊动纪欧娃的情况下,给楼底铺上充气垫。一切做好最坏的打算。

    李姝看到齐晋接完电话以后,头也不回的朝楼梯口奔去,那样子,仿佛遭遇到了十万火急的事情,她的嗓音在平静的走廊里显得尖锐而突兀:“你去哪儿呀,齐晋,美雅还在等着你签字啊!”

    “你叫姜家的人来签!”男人沉闷而冰冷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

    …

    纪欧娃双腿悬空坐在天台上,这个城市的繁华与热闹尽收眼底。

    她头顶上是蓝天白云,脚下是万丈深渊,只要身子稍稍往前探出去半米,整个人就会掉下去。

    司机在后面吓得双腿打颤却又不敢靠近,他担心自己的劝阻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纪欧娃前两天之所以瞒着齐晋自己怀孕的事情,就是为了今天闹这一出儿。她叫刘能花高价威逼利诱买通了姜美雅的手术医生,在手术上动了手脚。为了保证事情能顺利进行,关键的这一刻不出半点差错,纪欧娃只能用这种极端的办法把齐晋叫过来。她要的不仅仅是姜美雅失去孩子,还要让她彻底失去生育能力。就连生死关头,她心爱的男人也要抛下她,去救别的女人……

    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纪欧娃还是做了准备的。

    司机只要稍稍留意,就会发现纪欧娃两条大长腿多一半还在天台里面,两只手也在紧紧的抓着边沿。即使她一不心失了手,下面的人也完全有救她的时间。

    司机拿着电话心翼翼的靠近纪欧娃。“纪姐,齐先生有话要给你听。”

    天台上的凉风吹起纪欧娃栗色的发丝,她稍稍侧过头,眼角睇着司机。

    “叫他不要管我了,他老婆在做人流手术,安心陪着他老婆吧。”

    司机看到她这副绝望的样子,吓得险些晕过去,“齐先生马上就赶过来,不信你自己听!”

    司机想要走近将手机拿到她耳边,纪欧娃嘴角勾起一抹凄惨的微笑,“你就站在那儿,不要过来。”

    司机当下停住脚步,他将手机打开免提,放到最大音量,高举到空中。

    “纪欧娃,你是不是非得将我折磨成神经病才开心。”

    男人语气里满满的无奈和心折,纪欧娃微微勾唇轻笑了一下。

    齐晋听到她的笑声,脊背骨发凉。

    “有什么事情不能等着我一起商量?”

    纪欧娃看眼天空,声音平静中饱含着凄凉。

    “一个女艺人,顶着多少骂名给一个有钱男人当三儿,别人骂我不要脸狐狸精,我也认了。可我不想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被人指指点点……”

    纪欧娃听到手机里传来汽车碰撞的声音,她担心的要死,可咬了咬牙,还是忍住脱口实话的冲动。

    齐晋在那边已经咬牙切齿,“你信不信你跳下去以后,报道上是两具尸体!”

    纪欧娃当然相信这个男人会为她殉情,刚才那一声汽车碰撞的声音像是一把铁锥重重砸在她心窝上,顿了顿,她还是给男人留了余地。

    “你要是现在能出现在我面前,我就……”

    纪欧娃的话还没完,身后的天台忽然传来急促奔跑的脚步声。

    她回过头去,只见昔日意气风发、英挺俊朗的男人正喘着粗气,满脸焦急的站在天台入口。

    司机如获大赦。

    齐晋眼神死死的盯着她,生怕女人一不留神掉下去。

    他缓口气儿,压抑住剧烈颤抖的内心,一步一步朝纪欧娃走过去。

    “到做到……我来了,你下来!”

    男人声音哑的不行,纪欧娃嘴角扬起笑,她双手紧紧的抓住天台的边沿,齐晋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每一个动作,纪欧娃一个转身就从天台上跳下来。

    微风扬起她的白裙子,齐晋张开手臂狠狠的将她抱住。

    楼层底下的救援人员正在悄悄的撤离,天上的日头也逐渐往西边沉沦,司机也知道自己不适合呆在这里,转身消失在入口。

    齐晋抱了纪欧娃很久很久,确认自己此刻不是做梦,确认怀里这个女人是活的,是温热的,是软的,是香的,身上那股跌落冰窖的感觉才逐渐消失。

    “胆子挺大,选择轻生也不选择一个好看的办法。你可是公众人物,摔下去多难看……”

    男人将头埋在纪欧娃肩膀上,狠狠吸着她的发香,话里并没有半分苛责的意思。

    “美雅在做流产,我作为她名义上的丈夫,必须陪着她。你要觉得不开心,给我甩多少脸子我也受着。拿自杀来威胁我……纪欧娃你心可真够狠的!”

    齐晋完这两句话,两只手臂将她禁锢的更紧,纪欧娃透不过气来,轻轻推了下男人。

    齐晋稍稍松开手臂,容得她喘气,纪欧娃与男人对视,这才发现齐晋急得眼角都红了。

    “是谁我要跳楼的?”女人缓缓的,勾起唇角,眼中那抹温和与俏皮并没有逃过齐晋的眼睛。

    “那你坐在楼顶边沿干什么!”齐晋恶气汹汹的质问。

    纪欧娃将头垂下去,声音低到微不可闻。“有很多事想不开,我觉得楼顶上的空气适合我,便上来坐坐了。”

    齐晋再一次发现,自己被这个女人骗了。不过骗了也好,最起码她不是真的想不开。

    男人冷静下来,目光落到纪欧娃平坦的腹上,心里浮起股异样。

    “怀,怀了?”

    “嗯……”

    齐晋缄默下,“日子?”

    “刚刚一个月。”

    齐晋算了算,“也就是康晏走的那晚,我们俩在浴室有的。”

    纪欧娃忽然将齐晋推开,冷眉冷眼的别过头去。“挑个时间,什么时候做,你了算!”

    ------题外话------

    哈哈,好想笑哦!投了月票没有领红包的宝宝们可以现在去领红包哦~想领红包的宝宝们可以去投月票哦~作者君想了下,月票不能让宝宝们白投,以后会不定期给大家发月票红包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