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 104.先天性脑瘫

时间:2018-09-21作者:荣来宠去

    纪欧娃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侦探组的刘能,打从康晏那件事情过后,司机将她看得很紧。别看司机表面只负责护送她,其余事情从不过问,可纪欧娃知道,她每天做什么,接触过什么人,司机都会事无巨细的向齐晋一一禀报。

    在家里憋了半月,齐晋终于肯放任她自由。这期间刘能给她来过两次电话约见面,纪欧娃都没能抽开身。眼下好容易不在齐晋的眼皮子底下,为了保险起见,俩人索性约在蜜儿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见面。

    乍然回到工作岗位,纪欧娃竟然有些不适应。董事长办公室放了一盒清新剂,纪欧娃忍住要吐的冲动,叫方雪赶紧把它拿出去。

    窗子的一扇被打开,纪欧娃闻着从窗户一涌而进的新鲜空气,反胃的感觉逐渐消失下去。

    刘能为了逃过司机的眼睛,打扮成蜜儿集团的员工混进了办公室。他从纪欧娃难受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并不戳破,笑笑,将送给纪欧娃的礼物放到办公桌上。

    “跃然成为蜜儿集团的董事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了。”

    纪欧娃并不在意什么所谓的称呼,反正这个集团只是暂时由她管理,到最后交到谁手上都是不一定的事。“随便,纪董,纪总,或者全呼我的大名‘纪欧娃’三个字!”

    “我还是喜欢叫您‘宋姐’,毕竟从五年前我们就开始打交道了。”刘能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

    一提起这个,纪欧娃白皙的脸蛋儿微微泛红。当年她找上刘能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他暗中侦察齐晋,她几次三番勾引,齐晋就算欲火焚身也绝不碰她,纪欧娃心眼儿的以为他有别的女人。结果最后搜查到的,却是齐晋私自在他枕头下面藏了一套纪欧娃许久不穿的内衣裤。男人私密的事情被偷窥到,恶狠狠的捏着“证据”,脸上的表情如走马灯似的变幻着七彩颜色,纪欧娃至今为止都记忆犹新。

    那一天,她刚好满十八周岁,也是她破茧化蝶成为齐晋真正的女人的那一天。同样,也是在肚子里种下“蛋蛋”的那一天。

    刘能算是她和齐晋第一次滚床单的大功臣。

    五年前一样的人就在自己眼前,替自己做着类似的事……纪欧娃一只手缓缓抚上平坦的腹,而今,怕是又有了吧。

    刘能看得出纪欧娃今天不太对劲,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急于要他手中搜查到的证据,反而是自己坐在椅子上发起了呆。

    估计,可能跟齐晋有关系。

    刘能也不多,将他前两天跟踪到姜美雅拍下的那些照片,拆开后一一摆在桌面上。

    蛋蛋早就给纪欧娃在电话里过姜美雅自己作妖被快递偷偷运出齐家,去与姜昊天私会的事情。姜美雅倒也聪明,姜昊天开得那间酒吧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姜美雅好不容易从齐家逃出来,为了掩人耳目,她将头发藏在帽子里,穿上男人的衣服,假装成一位来消遣的顾客。

    纪欧娃一张张浏览桌面上的照片,刘能拍摄的角度不错,姜美雅具有东方特点的五官十分清晰的呈现在照片上。背景是热闹的酒吧,姜美雅站在柜台旁边,拉扯了姜昊天的袖子,下一章,便是她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朝酒吧侧门走出去。

    姜昊天回头看了眼热闹的d厅里,见无人关注自己,随后跟上。

    前几张拍摄地点是在酒吧里面,而最后几张则是在酒吧的户外游泳池。

    照片清晰度很高,画面十分辣眼睛。

    姜美雅身上的大衣早就掉在了地上,姜昊天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头,狂热的亲吻姜美雅脖子上面的肌肤。

    女人衣衫半敞,黑色肩带的从肩膀上滑下来,闭着眼睛享受男人的亲吻和抚摸。

    纪欧娃手里拿着这两张照片开始皱眉头,“毕竟也是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好些年了,名义上还是继姐继弟,又有共同的父母,做这种事的时候难道连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吗?”

    刘能看了她一眼,“宋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仁慈了,还知道为仇人着想。”

    纪欧娃将照片放到桌上,眼里闪过刘能看不懂的情绪。“我只是为他们的父母不值罢了。这种丑事要被曝光了,姜家那对老夫妇,恐怕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纪欧娃这句话的同时,右手不自觉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腹。真是莫名其妙,这个东西,竟然让她心肠软了许多……

    刘能将这个动作看在眼中,他没必要过问纪欧娃的私事,将照片一张张收好,刘能又继续道:“姜昊天自从上次被康晏追杀以后,做什么事情都十分谨慎。他和姜美雅在泳池边上缠绵了一会儿,两个人就进了别墅,一直到傍晚姜美雅才从别墅里面走出来。这期间我派人试着潜伏进去,可都没能成功,姜昊天雇来的那些打手将那栋别墅围的密不透风,就连他屋里安插的摄像孔也早就被拆了。要想进一步捉住两个人在床上的片段,宋姐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刘能没想到,纪欧娃并不心急,反而很沉着的对着他道:“姜美雅现在大着肚子,并且她对这个孩子十分重视,一时半会应该和姜昊天滚不到床上去。”

    “您的意思是……还要等她把这个孽种生下来?”

    刘能坐在沙发上表示不解,纪欧娃神色终于有了波动,她勾唇浅笑着,眼里闪过晦暗的幽光。“当初我怀蛋蛋的时候,可是被车祸毁容。怀孕期间又不能用去疤的药,我顶着一张人不人鬼不鬼的脸度过了七八个月,好不容易熬到开骨缝,却又遇到难产大出血……我忍着两次剧痛刨腹生子,蛋蛋的命儿,是康晏好不容易捡回来的。你觉得,我经历过这些,可能让姜美雅的孩子顺利来到这个世界上?”

    刘能看到纪欧娃勾起的唇角,顿时觉得整个房间都变得阴森森,仿佛正有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那这些照片……”

    “先留着,以备不时之需。”纪欧娃用手指敲打下桌面,心里头做了决定,她心情出奇的好。“姜美雅也快到了做四维彩超的时间,这两天我安排蛋蛋留意她的动向。等哪天她去医院检查,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在医院安排好摄像角度,照两张我和医生的照片。”

    多年来的默契,刘能自然知道纪欧娃想干什么。她口中的“照片”,不过是用来威胁医生的筹码。

    刘能站起来将照片装进“办公夹”里,他等下还要假装成蜜儿集团的员工走出去,这个道具正好掩人耳目。“行,宋姐,跟您共事这么多年了,您要是轻易放过这个贱人,连我都看不下去!既然您有了打算,我随时听候您的命令!”

    纪欧娃点了点头,刘能拿着公文包走出去。

    方雪见客人走了,这才进来给办公桌上的盆栽浇水,纪欧娃刚好从窗户这里瞥见正拄着拐杖颤巍巍的奔公司大楼走来的宋振。

    “方雪,宋老爷子今天是不是又来了?”

    方雪不心将喷壶里的水洒在桌面上,她一边拿起抹布来擦拭,一边回答纪欧娃的话。

    “何止今天呀,宋老爷子天天来!宋启航劝了几次没劝动,宋老爷子非自己走两步还强身健体呢,比吃药强!宋启航就依了他!早晨宋老爷子自己步行过来公司,下午下班的时候,宋启航再把老爷子捎回去。”

    纪欧娃从办公椅上站起来,目光紧紧锁着那个年迈而佝偻的背影。她压抑住内心即将喷涌出来的情绪,假装淡定的问道:“他来集团一天都干什么?”

    “什么也不干,总是坐在后面的花园里呆上整整一天。后花园不是有一颗绒花树嘛,我听人这棵树是在宋姐出生那一年被栽下的,宋姐多大了,这棵树就有多少年头了。粉红色的绒花啊,可是宋姐生前的最爱,也难怪宋老爷子身子骨儿刚利索了就天天往咱公司跑!可能是想他的女儿了。”

    “可惜呀,”方雪擦干桌子将抹布放下又叹道:“绒花树早就过了花开的季节,而老爷子天天巴望着它能再开出一朵花儿来。有时候人这么执着又有什么用呢,就像死去的宋姐永远不会回来一样……听宋老爷子生前可疼爱宋姐了,要不是宋姐突然出了车祸,公司的董事长位置早就是她坐着了!”

    方雪完以后忽然捂住嘴,意识到自己话太多了,心翼翼的看了顶头上司一眼。

    没想到纪欧娃并不生气,她俯视了几眼窗户外面以后,转身又坐回办公椅上。精致娇媚的脸蛋儿上看不出任何喜怒。

    “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店,专卖老年人的健步鞋,一会儿你照着我给你的图片去挑两双,拿到后花园送给宋老爷子。”

    方雪并不感觉吃惊,毕竟宋老爷子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新董事长送他一点礼物聊表心意不算什么,即刻笑道:“好的,纪总,我现在去问问宋老爷子的鞋码。”

    “43号!”纪欧娃毫不犹豫的道出这个数字,望着方雪微微吃惊的表情,纪欧娃顿了顿,又撒谎掩饰道:

    “第一次听他自己步行来公司,我就想送他两双健步鞋,所以特意从宋启航那里打听过老爷子的鞋码。老年人腿脚不方便的,穿软底的鞋子才更舒适。”

    “宋启航知道了一定会感激您的!”

    “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纪欧娃对着方雪吩咐道:“你就是你送的!”

    “……”

    。

    眼下已是深秋时节,绒花树上枯败的叶子在空中打个旋儿,凄惨的飘落下来。花园周围都是高楼建筑,宋老爷子拄着拐棍独自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莫名给人一种老人迟暮、孤苦伶仃的感觉。

    方雪站在远处清了清嗓子,想起纪欧娃的吩咐,她故作从容淡定的托着两个不算轻巧的鞋盒儿走过来。

    宋振老远瞧见了她。方雪以前跟着宋启航的时候是很平淡的姑娘,这阵子受纪欧娃的影响,也开始打扮的时尚起来。姑娘一身职业套装端庄又漂亮,宋振将这些变化看在眼中。从前宋启航做董事长的时候,这些员工一个比一个老土,如今换了董事长就像换了家公司。公司变化如此巨大,宋启航还想方设法把公司卖了的事情瞒下来,宋振在心里谴责大儿子的单纯。

    “老爷子,您自个儿坐在这儿冷不冷啊?”方雪笑眯眯的蹲在地上,尽力让老人可以平视自己。

    宋振话不利索,只是摇了摇头,嘴里吐出两个字:“不冷。”

    方雪看眼他穿的外套,倒还算是暖和,于是不再寒暄其他的,将怀里的鞋盒放在地上。

    “老爷子,这是我给您买的新鞋,您试试看合不合脚。”

    宋振看着方雪将最上面那双鞋盒打开,嘴唇蠕动下道:“不……合适!你退了。”

    方雪将鞋子里的模型拿出来,想起纪欧娃的嘱咐,她又笑眯眯的对宋振道:“不贵,才一两百块钱!平时宋总经常打发我去帮他买东西,剩下的零头都不止这么点儿,还不是全数进了我的口袋?呵呵,这一点意思您要是拒绝,可会令我伤心的呀!”

    方雪可不能告诉他,这两双鞋加起来不到两万块。里面的鞋垫儿都是带有自动发热功效的,上面的按摩珠儿有舒筋活络的作用,包换期三年。

    宋振不好再推辞,方雪想要替宋老爷子脱鞋,宋振摆下手,坚持自己试穿。

    “老爷子,我搀着您走两步儿?”

    宋振在地上试着踩了两下,缓缓启唇:“不用……挺合适!”

    方雪笑眯眯的站起来,又弯腰将宋振那双旧布鞋装到盒子里,客客气气的道:“那我把鞋子交给宋总,让他给您捎回去。”

    “谢谢。”

    “不谢,老爷子!”

    方雪扭过身来,有些心虚的吐了吐舌头,反正这鞋又不是她掏的钱,这声“谢谢”她可承受不起。纪董自己平时都舍不得穿这么贵的鞋子,今天为了宋老爷子可是大出血啊。

    蛋蛋抱着大花站在二楼,一顺不顺的凝视着客厅里的姜美雅。

    这个女人今天终于有了光明正大要出门的理由,蛋蛋听到她和保镖的谈话,不禁撇起嘴儿。怀孕三个多月要去做彩超?分明是怀孕五个月要去做四维检查好不好!

    像这种事情要是齐家的人跟着去了,看了报告单的话,姜美雅肯定是会露馅儿的。因此她提前没有通知任何人,等早晨李姝去了公司,齐晟也去了机关单位,姜美雅这才跟保镖商量。

    但凡是有关宋家长孙的事情都比较重大,保镖给齐晋打个电话请示一下,齐晋在电话里表示同意。

    姜美雅兴高采烈的在众保镖的簇拥下出了门。

    每个月她最盼望的日子,就是能看一看彩超单上面那个的生命,今天身边即便有人监视着,她内心也是幸福的。

    蛋蛋赶紧给妈咪那边去了电话。

    纪欧娃正在拍戏,她接到蛋蛋的电话以后,忽然借口自己肚子痛要去医院。片场哪有人敢阻拦,纪欧娃立刻偷偷联系刘能,路上她催促司机将车一路飙到六十迈。司机以为纪欧娃是真的生病,一刻也不敢怠慢,他要给齐晋去电话,纪欧娃忽然肚子已经不痛了,叫他千万不要打扰齐晋。司机一路将车开到最平稳,过石子路的红绿灯的时候,他偷偷给齐晋发了条短信。纪欧娃并不知道。

    …

    姜美雅躺在四维彩超室的病床上,肚里的宝宝对她踢打个不停。

    保镖将整个彩超室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医生都知道这是齐晋派来的人,并没有什么。齐家的长孙,当然是宝贝金疙瘩,这还在肚子里,就有十八个人护着。

    医生是姜美雅提前买通好的,就算是四维的结果出来,也必须要换成一张三个月大的胎儿彩超报告单。

    检查过程并不是很慢,二十分钟后,姜美雅被保镖“护送”到vip休息室耐心等待着。

    这间四维彩超室设备先进,专门针对有钱人或者贵族家庭的太太,因此并没有多少孕妇前来。

    四维单子很快从机器里打印出来,男医生摆正了眼镜,细心在灯光底下观看着,他身上的白大褂发出圣洁的光泽。

    一片阴暗忽然笼罩住前方,医生抬头看了眼,来人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性,她摘下头上的礼帽,露出一头十分顺滑洋气的卷发。

    纪欧娃妆容精致,翘起红唇望着对方。“医生,姜美雅的检查结果怎么样?”

    医生顿了下,他在荧屏上见过这个女人,对一些名人的绯闻艳事多少知道一些。眼前这个,和刚才那个,正在共同享用一个男人,分别是三和正室。

    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个女人来做什么。

    男医生对“三”这个职业天生有着憎恶性,看纪欧娃的眼神不禁冰冷起来。

    他瞬间拿起一本书盖在刚刚打印出来的四维彩超单上。“医院有规定,病人的一切拒绝透漏。”

    “是么?”纪欧娃当着男医生的面儿解开风衣,她里面穿着一件紧身裸色包臀连衣裙,还是露肩的那种,纤嫩的手指一松,风衣就从纪欧娃的香肩滑落到地上。

    医生赶紧别开眼,“你不要企图用其他方法来获得病人的信息,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

    纪欧娃忽然弯下腰,医生余光瞥到到一只芊芊细手朝自己的脸伸过来,他吓得赶紧闭上眼,一副宁死不屈的状态。“你找错人了!我都四十多了,根本不是什么年轻气盛的伙子,你还是把这种主义打到别人身上吧!”

    “刷!”的一声,纪欧娃趁其不备一手将压在书本下面的报告单抽出来,医生立刻意识到自己刚刚被女人那个“摸脸”的动作给骗了,赶紧睁开眼伸手去抢夺报告单。“我和姜姐有约定,全权替她保密,你不能这么做!”

    纪欧娃故意将单子扬高,男医生从椅子上站起来,伸长了手臂去抢,纪欧娃把胳膊猛地往回一收,医生的手指险些触碰到她的脸,吓得连忙缩回去。

    纪欧娃却忽然变得冷漠起来,她拎起地上的外套,扬手披在肩上,厚重的风衣立刻遮掩住她外泄的春色,纪欧娃一只手拿着报告单喊道:“刘能!”

    纪欧娃嗓音刚落,男医生便见到自己身后的帘子里钻出来一名头戴鸭舌帽身穿休闲夹克的男人,他手里拿着相机,递到纪欧娃眼前,将上面的内容逐一浏览给她看。

    纪欧娃皱眉,“用不了这么多,一张就够了。”

    医生吓得不轻,他跌坐在椅子上,斯文的外表变得狼狈,不可思议的望着刘能。“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刘能朝他笑了笑,平凡的五官释放出别样的光彩。“就在你为姜美雅做彩超的时候。作为一个知情人和保密者,你一定十分辛苦,稍不留神就会被人威胁恐吓。”

    男医生瞬间揣测了两人到来得目的,纪欧娃示意刘能将照片拿给他看。

    刘能也是抓拍高手,偏偏在两人争夺报告单,男医生险些摸到纪欧娃脸的时候,这暧昧的一幕被永久的记录下来。

    女人那一瞬间的惊慌失措,男人脸上的焦急与恼怒,都十分精彩的呈现在画面上。

    男医生有些颓废,“你们想怎么样?”

    刘能忙着清理没用的照片,纪欧娃叉着手臂与他协谈。“不怎么样,我只是想让你把报告单稍微改动一下。”

    男医生态度并不好,有些烦躁的:“改不了,那是机器自动出来的。”

    刘能见对方不肯配合,他抬下头,适时插了句嘴:“数据改不了,日期总能改。医院里总查到过畸形儿或者脑瘫,你随便找一张改下日期,把姜美雅这张替换掉!”

    “不行,我不能违背着我的良心做事!”

    刘能听了忽然笑出来,“姜美雅肚里的孩子并非齐晋亲生的,你明明知道还帮着她隐瞒,难道这就不算昧着良心做事?她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啊,让你这么死心塌地为她办事。”

    “我不行就是不行。”

    纪欧娃可没那么大的耐心将时间浪费在这个男医生身上,她示意刘能将相机打开,那张疑似“轻薄”的照片又出现在男医生眼前。

    女人火焰似的唇瓣一张一合:“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去告诉齐晋,你趁职务之便想要弓虽|女干我!”

    “一张照片能明什么,我又没做亏心事,随便你污蔑。如果你这样我就怕了,从此以后还怎么当医生。”

    刘能和纪欧娃对视一眼,索性将那张照片打印出来,搁到男医生面前。

    “我们你做了就是做了,你信不信这张照片放到齐晋面前,你这辈子不但当不了医生,还有可能在牢里度过。”

    刘能的话无疑是重量级炸弹,男医生仿佛失去灵魂一般傻愣愣的坐在那儿,纪欧娃见效果马上就要达到,又给他颗甜枣儿塞回去。“你要是同意按我的去做,我会出比姜美雅还高两倍的价钱补偿给你,足够让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刘能看着男医生颓败的样子,又补充道:“你放心,这件事我们绝对不会出去,从现在起,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男医生沉默了片刻,终于拿着报告单起身去了电脑那边,有些生无可恋的望着二人。

    “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害过一条生命,这件事情过后,你们永远不要再来找我。”

    更改后的报告单很快打印出来,纪欧娃拿起以后细细浏览上面的数据和图片,确认那上面每一个字都足以把姜美雅打击到魂飞魄散,她和刘能才放心的躲了起来。

    …

    姜美雅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男医生望着她喜上眉梢的样子,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动作迟缓的把报告单拿出来。

    “姜姐,你做好心理准备,这个孩子可能……”

    姜美雅见往日和她熟络的医生忽然开始吞吞吐吐起来,心里徒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可能什么?”

    “是个先天性脑瘫!”

    姜美雅脸色一秒数变,“上个月来检查不是各方面都很好么?胎儿营养也跟得上!”

    “……您还是自己看吧。”

    姜美雅看到报告单上面那些专业术语,整个人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就好像她前一刻还活在云端,下一秒跌入地狱那样可怕。

    周遭空气冷的瘆人,姜美雅现在四肢都变得冰凉,她找不到这个世界上有属于自己的一点儿温度。

    “……是不是搞错了,它在我肚子里动的很频繁呀,一点都不像智商有问题的孩子呢。并且孩子月份还,也不一定查的很清楚吧?”

    姜美雅紧张的十根手指搅动在一起,眼中含着两颗大滴的泪珠即将要落下来,男医生有些不忍心去骗她。

    “四维彩超在五个月的时候做是最清楚的。导致胎儿先天性脑瘫的原因有很多种,比如孕妇过多引用咖啡或者酒精等饮料……”

    姜美雅终于控制不住的掉下眼泪,晶莹的泪珠落在报告单上面,就像她此刻的心一样,啪嗒碎裂成好多瓣。“都怪我,一定是我每天都要喝咖啡的缘故。老太太提醒过我的,我当时为什么就不听呢……都怪我呀,宝贝,妈妈对不起你呀!”

    纪欧娃和刘能站在帘子后面,她听到姜美雅的哭诉,忽然想到了自己肚里的东西,那颗冷硬的心猛地颤了下。

    同为人母,即将失去孩子的痛苦,她怎么可能体会不到。

    刘能看出她的不忍,试着问道:“要不要……”

    纪欧娃当即斩钉截铁的摇摇头,:“不要。”

    当初这个姜美雅要害死她和蛋蛋的时候,可没有半分心软过。让她猖狂了五年,如今也是时候罪有应得了。

    刘能信佛,他相信因果报应,姜美雅这一劫,打从她害死“宋鱼”的时候就注定要经历的。

    纪欧娃听到姜美雅头一次在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无助和脆弱。

    “医生,还有办法挽救吗?为了我的孩子,我什么都可以做的,哪怕打针吃药我也想将他生下来。”

    “……姜姐,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您,脑瘫患儿是不建议生下来的。且不您有这个能力抚养他长大,社会上的白眼以及生活中的谬论,您能扛得下去吗?孩子生下来也不一定能活多久,并且这对于他本身来,也是一种压力,对家人来,是累赘。作为一名医生,我忠诚的建议您,趁现在胎儿月份不大,引产对孕妇身体的伤害最低,还是及时将孩子拿掉得好!”

    “引产”两个字,像是一道惊雷劈中了姜美雅。

    她坐在那里很久不能动弹,两条胳膊没有了知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如同没有灵魂的木头人。

    ------题外话------

    是不是要打死作者君啊,这么狠心的虐女配,事实上我差点哭了呀。呜呜呜…昨天有位叫“利丹里丽丽”的宝贝在评论区好活跃哦,另作者君兴奋了一晚上,灵感像大姨妈一样源源不断,哈哈,请对书中不满的情节和人物继续怒怼(? ̄▽ ̄?

    谢谢qq7c8de86863523宝宝的鲜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追妻大作战:宝贝,我错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