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魂渡黄泉 第8章 陆静雅死了

时间:2018-07-12作者:素易

    从省城到我的老家只要半天的车程,不过却要倒三次车才能到我家住的村子。

    我们村子不算偏僻,还有一条省道从这边经过,不过我家在村子里却是有些偏,在村子的西头,那是老村区,靠公路比较远。

    现在多数人都把新房盖到了离公路近的村东,老房子区除了几户老人,多数的房子都是空置的,而我从村子北面进来的,所以一路也没有遇见什么人,也省了那么多招呼和盘问。

    而我家就在西面区域的最里边。

    我背着包向家里走去,今天的天气不好,有些阴沉,我走到村西老房区的时候,天空便飘起了绵绵的秋雨。

    雨很细,犹如薄雾。

    很快我便看到了那破旧的黑漆木门,那是我家的大门,门是虚掩着的。

    “妈”我毫不犹豫地就喊出来了,我心里有些游子回家的激动与感怀,毕竟我都快一年没有回家了,自从我到省城打工后,就没有回过家,也跟家里很少打过电话,因为我一打电话就会想家,出们的时候,我发过誓要给我妈过上好的生活,要好好挣钱,如果我经常回家的话,那还挣什么钱。

    我家里除了我妈,也没有什么人了,而爷爷奶奶,我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他们的存在,从我记事以来就没有见过他们,母亲也告诉过我,在她和我爸刚结婚的第二年,奶奶便去世了,而爷爷也从此浪迹天涯,再也没有回来过,甚至连他们的照片都没有见过。我小的时候,偶尔也会幻想一下他们的模样!可现在不会了。

    我父亲呢,他叫“莫晓生”,怎么说呢!他是一个好人吧,在我五岁的时候,家里面生活困难,父亲便外出打工,可再也没回来过,像我爷爷一样消失了。

    而现在的我长大了,有时候会想,是不是爸爸在外面出事儿了,或者说他有了更好的生活,不想回到这个群困潦倒的家里,恐怕我这一生,也不会再见到他了吧!

    我小时候特别犟,要吃的东西或者决定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要是吃不到或者办不成,就会哭闹个不停,要死要活的!所以父母有时候,会叫我小倔驴。

    我依稀记得,父亲离开那年给我说的话,“儿子,人生道路不同,万事皆有变数,不要认死理,或许变个方式会更好,好好念书,照顾好你妈,以后有出息了,给你妈过好的生活“。

    现在想起来,好像有点交代后事的感觉,唉!我不禁有些伤感!

    我还记得我爸离开的时候,我吗说的话:“如果你走了,从此天涯陌路“,我五岁之前没有名字,自从爸爸离开之后,妈妈就给我起名叫叫“莫陌”,而我五岁之前父母和乡亲父老都叫我“吆儿”,现在想起来也不禁有些感怀。

    站在家门口的一瞬间,我心里想了好多,没有听见母亲的回话,我推开门一边往里走一边又接着叫了几句,可母亲还是没有回话,我进到正房,看见茶几上织了多半节的毛衣,就知道母亲是为了我这个冬天而准备的。

    我心里暖洋洋的,感觉有母亲在身边,我真的很幸福,我慢慢走到我睡了十几年的炕前,看着炕上被洗的泛白的被褥,伸手摸了上去,炕还是热呼呼的,母亲可能出去了,我也不着急,脱了鞋子上了炕,坐在窗户边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

    不一会儿,母亲便回来了,我看着母亲有些消瘦的身体,心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我轻声的喊了句“妈”我回来了。

    母亲看着愣了愣神,激动的哭道:“呀!是吆儿回来了,快让妈看看,嗯,我家吆儿又长高了,只不过有点瘦,是不是外边过的不好啊,外边吃的好不好“。

    “没有,我外面吃的老好了,顿顿大鱼大肉的,您就放心吧,我看着我妈说道,可母亲还是拉着我左看右看东瞅西瞅的。

    我感觉心里暖暖的,刚要说话,却又被我妈打断了,我妈说道,“吆儿,还没有吃饭吧,妈给你做饭去“,我刚要说,吃过了,晚上在做饭吧,可是一看到我妈激动的样子,就改口说了句,“妈,我帮你吧“,可我妈却把我推到炕上,说:“做饭的活,妈来就行了,你这刚回来肯定很累先歇一会吧“!看着母亲那急急忙忙的样子,好像生怕把我给饿着了一样。

    母亲去做饭了,我躺在炕上,无所事事,不知不觉便慢慢地睡着了,这一觉我睡得很死,睡得很舒服,这一个多月来,我都没有这样好好的放松睡过觉,今天回到家里了,放下所有的担子与心焦,所以就安安稳稳的睡了过去。

    ………………

    晚风轻拂,黄昏瑶奄,山林中的鸟儿,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好像在庆祝雨过天晴了。

    山脚下的小村子,在黄昏的余光中被照的有些红彤彤的,一股淡淡的青烟袅袅升起,整个村子在黄昏中显的有些孤独寂寥,静悄悄的,没有往日的生机与活力。

    “恩“我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叫了一声,今天是我这几个月来,睡的最好的一次,当我翻身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吆儿,你醒了啊,饿了吧,妈个你热饭去“,听着母亲关心的话,我心里却失落落的,因为我这次回家是来告别的,我还有两个月可活,虽然事情或许还有一现生机,但我觉得希望不大,我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陆静雅,是因为我怕我去了回不来,所以打算跟母亲道个别!

    收起我那复杂的心情,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看着我妈走入厨房的背影,我怔怔出神。

    很快,饭就热好了,看着我妈为我精心准备的饭,我的眼角湿润了,我低着头,生怕母亲发现我的异样,就一顿狼吞虎咽。

    听着母亲在耳边说了十几年的话,“慢点,没人跟你抢“。我的心情始终平复不下来。

    哽咽着吃完了这顿饭,母亲就在旁边说道,“你看看你,吃个饭都哭哭啼啼的,不就是一年多没回家吗,有什么好哭的“。

    我没有多解释,便顺着母亲的话答到,“这不是想你了吗,都一年多没有吃到你做的饭了“。

    “嗨,你想吃,妈以后常做给你吃就好了,哭什么“,母亲溺爱的摸着我的头说道。

    我看着母亲说道,“妈!我要出趟远门,去赚大钱,恐怕以后就很少回家了,你在家里照顾好自己,等我下次回来风风光光的接你去省城,过好的生活“。

    我怕我这一去,便再也回不来了,但又不想母亲伤心难过,所以只能选择说慌。

    母亲抓着我的胳膊,说道:“你就放心吧,妈自己会照顾自己,你的前途要紧,别但心妈“。

    “您就不想知道,我去干什么嘛?“我反问道。

    “唉,我家吆儿干事我放心,至于你干什么,妈就不问了,问了我也不懂“,看着母亲信任的眼神,我突然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与勇气。

    而也在这一刻,我心里默默的发下了誓言,:“不管如何,我都要活着,只有活着,我才能保护我要保护的人”

    夜已经深沉,整个老村区静悄悄的,而我却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因为我明天就要去找陆静雅了,我心里有点忐忑,幻想着我和她的见面方式,想着她会以怎样的方式出场。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半夜,而我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我做了一个恶梦。

    我梦见,我被几只青面獠牙的鬼追着,我很害怕,我在前面不停的跑,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所以一通乱跑,很快我便被鬼给追上了,它们抓着我的四肢,硬生生的把我给撕成碎片。

    我突然惊醒了,睡觉穿的t恤都被冷汗侵湿了。

    “呼……“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心道,妈蛋,原来是做梦,吓死老子了。

    点燃一支烟,慢慢地抽了两口,缓解了一下被惊吓的心情,心里想到,“今天就要去找静雅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神不宁的,况且刚才还做了恶梦,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猛的戳灭了手中的烟头,嘴里骂了句,“去它大爷的,不管如何,反正我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看了看时间,已经早晨六点多了,这一觉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可我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困。

    起床叠好被子,收拾好东西,便打算去找静雅,可当我走出房门的时候,却看见桌子上热气蒸腾的饭菜,再看母亲却坐在桌旁正在打盹,我忽然感觉心被什么揪了一下。

    我看了一眼母亲,慢慢地走过去坐在了桌旁,本不打算叫醒母亲的,可我一过去,母亲就醒了。

    “吆儿,醒了,来吃饭,妈给你做的早饭,吃完在去吧“。

    “嗯,谢谢妈“。

    “嗨,傻孩子,跟妈还客气什么“。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吃完了早饭,起身刚要跟母亲道别,可母亲却从身后拿出了崭新的毛衣,这毛衣是我昨天早上回家的时候,看见在沙发上没有织完的毛衣,母亲现在却拿了出来,这是母亲连夜赶织出来的吗,我的心瞬间凌乱了,当我看着毛衣发呆的时候,母亲却说话了。

    “来,吆儿,把毛衣穿上,这快入冬了,妈昨夜给你赶着织出来的“。

    我一想到母亲深液一个人为我赶织毛衣,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下来,含着眼泪,脱掉衣服穿上了毛衣,向着我妈说了句,“我走了“。

    我本来有好多话要说的,可话到嘴边,却只化做了一句“我走了”不知怎么的,就是说不出多余的话。

    我转身背上行囊离开,一边走一边大喊了一句,“妈,等我,儿子会回来的,回来带您过好日子”我没有回头,因为我怕我舍不的。

    就这样,我毅然的离开了家里,踏上了一条不为人知的道路……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