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魂渡黄泉 第6章 惊悚太平间

时间:2018-07-12作者:素易

    说完他又拿起龟甲和铜钱,摇了起来,很快铜钱就撒了下来,他全神投入的看着铜钱,我却紧张了起来,生怕算出什么不好来。

    不一会,他看着我说道:“凶、大凶,你自己做好准备吧“。

    我突然间,感觉力气被夺走了,浑身瘫软,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时,二嘎子却过来了,他爬在我身边,支支吾吾地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我现在没有心情理会他,二嘎子看我不理他,急急忙忙从他怀里掏出一块白布,打开白布里面有个玉镯,他把玉镯递给我,我好奇的看着他,而他却没理我,强行把玉镯塞到我怀里。

    我问他,“这个是要给我“。

    而他却一直点头,嘴里嗯嗯个不停,我看了看这手镯,应该也值几个钱,就打算不收,可二嘎子突然从我手里抢过玉手镯,拉起我的右手,强行给我戴上,我刚要拿下来,二嘎子却转身爬着走了,头都没回,很快他便消失在墙的转角。

    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转身打算给算命先生付钱,可算命先生却说,我不收你的钱,你走吧!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身上因果太重,我不想粘染,我们缘尽于此,我以后不会再来这摆摊了。说完他便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我站在他身后发呆,不知如何是好,而他却转过身来说道,“既然已经给你说了这么多了,给你再多说点也无妨“。

    我听了他的话,瞬间回过神来,仔细的听着。

    他说道:“从你一过来,我就察觉到你身上阴气很重,而且还带着一股尸气,你身上的尸气杂博不堪,应该与你的工作有关,以后多喝茶,就没事了,可你身上的阴气,精纯猛烈,应该是一个女鬼渡在你身上的“。

    我突然想起昨天晚上在太平间遇见的女鬼,会不会是她,我心里想到。

    “不过你放心吧,她应该不会害你,要不然你早就可以躺在你工作的地方长期睡觉了“。

    准确的说,你被女鬼给缠上了,说完算命先生头也回的走了,直到他消失在小巷的尽头,我才回过神来,看着他走的方向我道了句,“谢谢“。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住处,躺在床上想着算命先生说的话,不禁有些恍惚,有点不感相信他说的都是我自己,虽然我平时都自命不凡,可我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为什么这么多奇怪的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我有点伤感,刚和陆静雅和好,就来了这么一档子破事,我心里很难受,不知该怎么办!

    一个人躺在床上,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先跟陆静雅说一声吧,看看她有没有办法,我记得以前她跟我讲故事的时候说她爷爷是阴阳师,而且还是她们哪一带有名的阴阳,十里八乡的都找她爷爷驱邪避凶,说是很灵的!

    我拿出手机来,找到微信发了个信息过去,可是我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回,可能她不在线吧,就想给她打电话。

    可我忽然想起,我根本就没有她的电话号啊,以前的电话号都不用了,现在却没有问她要,唉,你看看我这什么脑子,关键时刻才想起问人家手机号,说着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我躺在床上等着她回我微信,闲的无聊就想到了以前上学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陆静雅有个同桌叫李丽,和她是同村,我或许能从李丽那里打听到陆静雅的电话号。

    我在高中微信群里找到李丽的微信,发现她刚发了一条消息,就直接和她打招呼私聊。

    很快她就回消息,问我怎么想起来联系她了。

    我说,找她打听一下陆静雅最近在干嘛,还有她的手机号是多少。

    很快李丽那边就来一个“惊恐”的表情了。

    我问她咋了。

    她道:“你不知道一年前发生的事情吗?“

    我很好奇半一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赶紧追问道,“发生了什么事,你到是给我说啊!“

    而李丽很快就回消息了!

    我问她咋了。

    她道:“你不知道啊,一年前,静雅得了怪病去世了!”

    完这个信息,李丽还了一个大哭的表情。

    看到那条信息,我直接愣住了,连忙问李丽:“你可别给我开玩笑,我昨天晚上还见陆静雅了!”

    李丽发了几个点过来,然后说:“莫陌,你是不是有病啊,大中午的在微信上用我闺蜜的事儿吓唬我!”

    李丽生气了!

    我问李丽的手机号,我要打电话跟她说,她直接回消息道:“不用了,我不和有病的人聊天。”

    我赶紧消息说:“我真不知道陆静雅的事儿,我以为你在骗我,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跟我细说一下。”

    李丽说:“你觉得我会拿我最好闺蜜的生死跟你开玩笑吗,你自己去看看我的朋友圈,里面有一年前我参加完静雅的葬礼后,写的缅怀日志,还有在静雅生前我去她家,看她卧病在床的照片。”

    我赶紧去翻李丽的空间。

    消息是二月份的,照片是过年前后的,照片上的陆静雅脸色异常的苍白,不过她的脸上还是挤出一丝微笑来配合李丽拍照。

    隔着照片,我仿佛就能感觉到陆静雅的痛苦。

    我问李丽,陆静雅生病,为什么不去医院。

    李丽说:“静雅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哪有钱治病,只能回家等死!”

    等死!?

    多么残酷的两个字!

    陆静雅真的死了吗,如果她真的死了,那前天晚上和我相处的是谁,她爷爷陆天正那边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瞬间有些凌乱了。

    看着手机屏幕我彻底呆住了,陆静雅真的死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前天晚上和我交往的那个女人是谁?

    还是说,跟我交往的根本不是人,而是鬼!

    不可能,跟我交往的陆静雅有血有肉怎么会是鬼呢?我应该现在就去找陆静雅和陆天正,把事情问个清楚。

    我没有再和李丽说话,李丽也没有再回消息,不一会儿,我便简单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

    我关掉手机,根本没有心思想别的,满脑子都是陆静雅的事儿。

    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离开住处奔着柳翠东里去了,在路上我的心里充满了忐忑,还有害怕,如果陆静雅真的死了,她真的变成了鬼来找我,那我现在过去不是自投罗网吗?

    心中纵使充满了恐惧,我还是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陆静雅的楼下,我抬头看了看十四楼,1的窗户,是开着的,陆静雅和她爷爷应该在家!

    我咽了一下口水,最终还是决定上楼去看看。

    这楼道里还是黑漆漆的,连一个通风的窗户都没有,电梯也没有修好,我迈步进去咳嗽了几声,就向上走去。

    我抹黑进入楼道,然后拿出手机照亮,顺着楼梯往上爬,上了一层,我又咳嗽几声,我有点紧张和焦虑。

    不一会儿我就到了十四楼,站在1的门前,我有些犹豫了,我该不该去敲门呢?

    手举在半空中,我始终不敢敲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背后有动静,不等我回头,我就感觉自己的后脑勺上被人拿东西狠狠砸了一下,我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了过去。

    “嘭嘭嘭……”

    一阵敲门的声音,让我慢慢地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后,我现自己躺在陆静雅家客厅里的沙上,身上还盖着一条毛毯,看了一下时间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昨天晚上连班都没去上,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后脑勺更是疼的厉害,那疼痛让我一下想起中午发生的事儿,是谁偷袭我的,谋财吗?

    可我面前的茶几上分明放着我的钱包和手机,我钱包里没几百块,看着露出的钱边儿,就知道没少钱。

    等等,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昨天中午来这里的目的,要问清楚陆静雅的事儿。

    一晃神的工夫,我想了很多的事儿。

    “嘭嘭嘭……”

    敲门的声音继续响着,怎么家里没人,陆爷爷和陆静雅都没在吗,我昨晚是怎么进的门?

    “陆爷爷,静雅?”我试探性地喊了两声,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人说话。

    我赶紧从沙上起来,然后去开门,看下是不是陆静雅或者陆爷爷回来了。

    门打开后,我就现门外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她带着眼镜儿,在看到我的时候,也是有些诧异。

    我问她找谁,她说:“我是这儿的房东,陆大爷说这的房子他不租了,让我过来收拾下。”

    不租了?陆爷爷和陆静雅搬走了?看来这事儿真的有古怪!

    房东见我不说话,便道:“你是谁?和陆大爷认识?”

    我心里想的全是陆静雅和陆爷爷的事儿,就问房东:“你知不知道陆爷爷和她的孙女搬到什么地方住了?”

    房东愣了一会儿说:“孙女?陆大爷还有个孙女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就住在楼下,平时就陆大爷一个人在这里住,哪有什么孙女,再说了,他每天神神叨叨的,搬去哪里住怎么会跟我说呢?对了,你是谁啊?”

    我说:“我是陆爷爷的同乡,昨天过来在陆大爷这边借宿了一夜,等我一觉醒来,陆爷爷便不在了,估计是出门了吧。”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