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魂渡黄泉 第5章 太平间不太平

时间:2018-07-12作者:素易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第一个厕所隔间旁边,一推,开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不着急,既然她都来了厕所,还能逃掉?

    我一个个的去推每个隔间,除了最后一个,都开了,里面黑乎乎的,说实在的,我看了还是有些慌的,不过想到这厕所还有个人跟我在一起,也就没那么慌了,不对,应该是有个贼,而且还是变态的偷尸贼。

    我走到最后那个隔间前面,推了下,可我料想中被反锁的情况没有出现,嘎吱一声,门就开了,里面竟同样的什么都没有!

    整个厕所都被我看遍了,他往哪里躲?

    忽然,我感觉背后有只手拍了拍我,力道很轻柔,只有女人的才这样。

    原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躲到我背后去了,而且还是个女偷尸贼,我靠,她真狡猾。

    我马上扭头,扫把随手就打了过去,可眼前除了黑乎乎的空气,哪里有什么偷尸贼。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一紧,就想迈步往外跑,可这时我的脚被黑暗中的什么绊了一下,砰的一声就摔倒了,脑袋砸在地板上,嗡嗡嗡的声音在我脑袋里响成了一片,可我没管那么多,勉强撑着身体就往外跑。

    我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往出去跑,可不知是那个缺德的把大门给关上了,我就只能往办公室跑,很快就跑到了办公室,把门反锁起来,把窗帘也拉上,才蜷缩在角落里不敢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没有任何动静,就慢慢地起来,想给医院管理层打个电话,让他们找个人过来把门开一下,我慢慢地走到了办公桌前坐下。

    刚坐到椅子上,走廊尽头的大门里就传来了开门声,可能是医院来人了,一阵沉沉的脚步声传来,然后就是一束手电筒的光射了过来,是两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他们走到我跟前,说他们是医学院的,要带具尸体去解剖,让我把太平间门打开。

    我急急忙忙的跟他们说刚才发生的情况,可他们就是不信,反而转过来给我一通说道,非要现在拉具尸体去解剖。

    我佩服的看了看他们,深更半夜的,还敢解剖尸体,胆子真大。

    我没办法,实在拗不过他们,反正有他们两个陪着我,就算在害怕也不至于吓得夺路而逃,就拿出钥匙开了门,打开了太平间里的日光灯。

    可就在这时,太平间里竟莫名其妙的刮起了一阵冰凉的大风,刺骨的寒冷,罩在那些尸体上的裹尸布竟全都飘了起来,满屋子的乱飘落到地上,一具具死状不一的尸体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当场吓得不敢动弹一下,太平间温度本来就比较低,这下冷得让我瑟瑟发抖,尤其那一具具尸体的模样看得我心里直发慌。

    太平间里哪来的风?

    医学院的两个人也被吓到了,怔怔的不敢出气,他们匆匆找了具尸体,盖上裹尸布就推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待在太平间。

    我突然觉得这里越发的阴森起了,不敢久待,就要去锁门,可不知怎的我脚下突然一滑,啪嗒一声就摔倒了。

    我心里更慌张,连忙站起来,看着那一具具死状不一的尸体把我围在中间,我不敢动了。

    我顿时感觉太平间里多了无数双眼睛在看我,阴森森的异常恐怖。

    我什么都不顾了,急忙跑出去,砰的一声把大门锁上,跑到办公室里,躲在办公室的椅子背后紧紧的盯着太平间的方向,生怕立马会突然钻出来什么。

    这时我手机突然就响了,差点把我魂儿给吓飞,赶紧甩掉了它。

    …………

    我知道自己是有些草木皆兵了,只是手机响了而已,我捡回来,看了看,是陆静雅发来了消息,我很奇怪,她这个点发消息干嘛!

    就发语音问他,现在都凌晨四点多了,怎么不睡觉?而她却回我说,他刚睡醒,刚才在梦里梦见我了,就醒了过来,顺便发消息问问我!我听了她的话就没有多想,

    就这样,我跟陆静雅有一句没一句的先聊着,慢慢地忘记了心中的恐惧感,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早上,天已经亮了!

    没有过多久,白班的葛老头来接班了,我给他说了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葛老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只是说了句。

    “你先回家休息吧,其它的不要管了,那些尸体我来往回摆吧“。

    我看了看葛老头好像不想说太多,正好我神精绷了一晚上,惊吓过度,现在突然身体放松,也有点累了,就没有多问,点了点头跟他到了再见就走了!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也不知怎么了,神情有些恍惚,慢悠悠地走到了,回家必须经过的小胡同里。

    因为我低着头,在想昨晚的事情,所以没有注意眼前的路。

    一不小心就被东西给绊倒了,我抬头一看,原来是&039;二嘎子&039;给我拽倒了,二嘎子是个乞丐,以前也是个正常人,只不过有一次他见义勇为和混混打架,被打断了腿,脑袋也被打傻了,从此以后就成了这样了,而打他的几个混混却逍遥法外,警方由于没有证据,也对他们没办法。

    我昨晚受到惊吓还没有过去,再让二嘎子给拽倒了,所以有点脑怒,就对二嘎子大声的喊道。

    “你要死啊“

    我愤怒的盯着二嘎子,而二嘎子看我好像真的生气了,就吓得缩着脖子不说话,我看着他那委屈的样子,像个干错事小孩子一样,气儿也就消了,我知道他拽我干嘛,因为我自从搬到这里住,知道了他的事情以后,就会每天给他五块钱。

    “好了,好了,起来啦,我不生气“

    二嘎子一听我不生气了,就咧着嘴笑了,看着他笑了,我的内心也放松了很多。

    “来这五块拿着,去买点吃的,只所以直接给他钱,而不是给他买点吃的,是因为我知道在这条小巷子里,没人会欺负二嘎子,不管男女老少。我给他钱他会自己去小吃店买吃的。

    说来也奇怪,二嘎子从来不收任何人的钱,而唯独我的他收,别人给吃的,他会吃,但不会收别人的钱。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一段时间,但是始终没想明白,后来也就不想了。

    看着二嘎子收了钱,自己在那乐乐呵的笑着,我笑了笑就往住的地方走。

    可当我转过一个拐角处的时候,看见有个摆摊的算命先生,他脚下放着一块快要发霉的破旧红布,上面放着一个八卦周易图,屁股下坐着一个小小的板凳,旁边立着一根竹棍,上面挑着一块白布,白布上写着,&039;半仙算命,口断阴阳&039;。

    这地方以前没有过这摊位,而今天却见到了,或许人家本来就在这里摆摊,只是我从来没碰见而已,毕竟自从我在医院工作后,每天早上八点多九点就已经到家了,现在这个点差不多正在呼呼大睡呢。

    今天因为下班的时候,跟葛老头说昨晚的事,下的比较晚,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多了,可能碰到了吧。这算命的要是放到以前我肯定不会相信,但现在我信了。

    我上前去,蹲在他的摊位面前说到。

    “你这算的灵不灵啊,怎么收费啊“,我看着他的脸问道,只是他戴了一幅漆黑的墨镜,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

    只听他熟练地说道:“看相三十,算命五十,测字八十,断吉凶一百,不讨价还价,不灵不要钱。

    我看着他说道,“您给我先看看相“。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扶着我的下巴左右摆动了一下,便说道:“看你额中饱满,双耳罐力,两颊分明,下巴圆润,双目紧绷,你的一生坎坷波折,大起大落,是乃上相。

    我摇头笑了笑,他这完全是两头堵啊,说的圆润,跟本不知道他算了个什么,但我不死心还想他在算一下,就说道,您再给我算算命。

    只听他说道,“生辰八字给我“,我报出了生辰八字。而他拿出一个龟甲和几枚铜钱,就在哪儿算了起来。

    一会后,只见他满头大汗的盯着我,看的我有点发毛,我刚要开口问,他却说话了,“你命中缺陷,乃是死劫,在你十八岁生辰当天,必死无疑,可是你命中隐晦,有东西要替你挡劫,老道暂时还算不出那是什么东西。

    我听了他的话大吃一惊,三天后就是我的生日,那岂不是说我三天就后就会死,我努力的史自己镇静下来,慢慢的问道,那我的死劫可以解吗。

    这时算命先生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有东西要替你挡劫,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您再给我测个字,断个吉凶,一起付钱。

    我说完就拿起他面前的笔写了一个“活“字,我是想看看,既然他说我有大劫,哪我能不能活下来。

    我写完之后,拿给他看。他看着我写的字,摇了摇头,说道,“生死一线,缘灭相交,水尽言去,全在自身,这个字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我也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只能说道,“那你看我的吉凶呢,他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有时候知道的多了不一定是好事,你确定要断吉凶。“

    我突然犹豫了,要是算出来还是死,我会怎么样,我的内心忐忑不安,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算,我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就算是死,我也要提前准备,就告诉他,没事,您算吧!

    他看着我说,“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算给你“。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