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七十六章瞳人细语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倒在地上,方才越来越脱力,此时此刻都已经没办法用灵力催动神行瞬道符逃走,重楼而今已经无力站起,但心中求生的欲望甚切,意识若有若无,只有一道意念在苦苦支撑着自己不陷入昏迷。在重楼浑浑噩噩中,似乎耳边似乎听到有人在呢喃细语,当即忙守心神,仔细一听,只听得有人在自己耳边细语:“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无乃万物之始,有则为万物之母,乃呼为庵澜洞溟界。”这喃喃的细语竟犹如佛颂真经一般,梵音浑厚有力,就在这时,重楼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兀自乱动,竟不受自己控制,忽听左眼有人说道:“醒了吗?”这时右眼有人回道:“醒了!”左眼又有人说道:“此人似有非有,似无非无,正合你我之道,只不知是谁呼唤庵澜洞溟界真言唤醒我们,既然醒了,那就开眼如何?”右眼有人道:“好!五枚兽丹正好是你我吃食之用!”只听两人如此说道,又同时念起真言:“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庵澜洞溟界!”

    “庵澜洞溟界!”重楼喃喃自语,顿时双目睁开,眼睛已经透过黑布看到了身旁一直维持着五丹阵的五个人,有三个老者两个中年人,又看到他们头顶上所祭的五枚兽丹,当重楼看到这五枚兽丹时,一股似有似无的波动悄悄散开,五枚兽丹所在之处虽然看得见,但此时却仿佛已经不存在于这世间,五股灵气这时又源源不断地返回自己体内,感受到了体内逐渐充盈起来的灵力,重楼大喜,急忙坐起身来运转功法,将这些灵力顺着经脉运转了一遍后便返回丹田。

    随着重楼灵力的回归,五枚兽丹失控,阵法被破,石氏部落五人都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好!快一掌毙了这小子,别让他灵力恢复了。”五人被五丹阵反噬自身,此刻阵法被破,五人又身受重伤,若是不将重楼击毙,自己这五人必然遭受重楼的杀手。这时他们不顾体内重伤,纷纷向着重楼出掌,重楼的灵力在无界妖瞳的牵引下以极快的速度回归,此时已经恢复了五六成,看到五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声冷笑:“庵澜洞溟界!不无中无。”

    重楼真言念动,空中的五枚兽丹立时消失不见,周边百里之内的天地灵气顿时被无界妖瞳吸收殆尽,其中的灵力全部灌注到了自己的眼睛中,而眼前的五人立时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这是怎么回事?不!”五人惊恐地呼喊,周身的空间仿佛水波花纹一般,扭曲的波纹笼罩了五人,就像平静的水面上投入了一粒石子,产生出一圈圈涟漪,待得这种涟漪逐渐平静下来,五人的身影已然不存在于这世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五人生前那惊恐万状的呼喊,而他们的声音逐渐远去,不复存在。

    重楼一口鲜血吐出,原来这无界妖瞳之所以为无界,是因为当年螭龙已经将眼睛的力量修到了极致,传闻龙看不见万物,其实并不是看不见,而是已经无视万物存在,一眼过后尽皆虚无。重楼强行念动真言,动用无界妖瞳,顿时被无界妖瞳将体内的灵力吸收殆尽,差一点损坏了丹田内的本源气种,无界妖瞳为天地鬼神所忌之物,一旦发动非同小可,还好这无界妖瞳沉睡了几万年,威能未复,否则重楼驱动无界妖瞳时,定然会油尽灯枯而死。重楼念动真言,感受到体内差一点损坏的本源气种,顿时背夹直冒冷汗,急忙摸出一枚回灵丹吞下,“差点死在这里!石毕轩那个混蛋!”

    重楼吞下回灵丹,体内灵力这才有一点点恢复,四肢百骸逐渐有了气力,看了一下四周,便跳出了院墙,这大院中除了重楼几人,根本没有人在这里,而石毕轩也不知道在哪里。重楼翻了好几道墙,便察觉到大院深处一股强大的气猛然爆发,那是石毕轩的气,这股气令重楼胸口为之一滞,五转结丹期的气何等强大,重楼不敢稍有停留,辨别了一下方向,便向着一处深山逃去。

    石氏部落深院中,已经聚满了上百人之多,石毕轩站在人群中,捡起地上散落的烧剩的符纸残片,眼神愈发阴沉。

    “族长!那人已经不见了!其余五位长老不知所踪,五枚兽丹也不知去向。”一个年轻人战战兢兢地说道。

    “不用找了!这一次倒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招惹了道门中人,而在这大荒中,只有唯一的一位符师,那便是剑宗的那位副宗主甲辰子,而这个万道,居然会使用道门的咒符之术,想来定然与符师有关,你马上飞鸽传书,让在外历练的人去打听一下剑宗是否有一个叫万道的人,此事事关重大,不可疏忽,也不可暴露。其余的人给我向周边搜索,切不可暴露我们的目的,不可让剑宗的人察觉。”石毕轩心中已是隐隐有些不安,他真的后悔方才为什么不直接下杀手,这万道会使用道门符术,身后定然有一位符师,符师的手段鬼神难测,说不定只一人便可将他整个石氏部落灭掉。想到这里,石毕轩再也按耐不住,对着旁边的石荒涯说道:“大长老!看来这一次要祭祀一下,请石灵出来护佑我族了,事不宜迟!尽早行事,免得夜长梦多。”

    大长老石荒涯沉吟一声,对着旁边几人说道:“你,你,给我去准备祭品,马上要进行祭祀。”

    大长老说完,急匆匆地跟着石毕轩一起离去。

    石氏部落后有一座大山,这山中生长着从远古遗留下来的参天大树,枝繁叶茂,其中藤蔓纵横交错,杂草丛生,这里的野草生得粗大,每一片草叶长有丈许,草叶边缘都长有锋利的锯齿,这种草名字叫做剑草,在大荒中随处可见,然而却属此地最为密集。

    重楼此刻刚刚从石氏部落中逃出来,一路向前走去,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大山下,一开始身旁偶尔会长有一株株剑草,但越往深处走剑草越密集,重楼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重重叠叠的剑草叶锋利的锯齿划得破烂不堪,脸上,手上都有一些细细的伤痕,鲜血淋漓,都是不小心被剑草的草叶划伤的。重楼越走越惊心,大山就在眼前,然而他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到山脚下。

    “有点不对!”重楼心中暗感不妙,再往前走一段距离的时候,重楼终于停下了脚步。

    “剑草叶上有血迹。”重楼疑惑地用手沾了沾剑草叶上的血迹,草叶上的血迹尤未干凝,“从刚才到现在,石氏部落的人都没有追上来,就算追上来,以我的感知不可能不发现,而且以他们对这周边环境的了解,也绝不可能犯这种错误,难道是自己的血?至始至终我都在绕圈子?”

    仔细一看,那血迹发黑,不像正常的血液,也不像是干燥后发黑的血液。

    “这草叶上有毒!”想到此处,急忙就地盘坐,内观自身,上至十二重楼,下至泥丸涌泉,却是毫无异恙,重楼倍感疑惑,伸出手看了看手臂上的伤口,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颜色鲜红,并没有中毒的迹象,重楼又将几滴鲜血滴在那草叶上,鲜血一遇到草叶立即变黑凝固,显然变成了毒血。

    这时重楼脑中闪出了两个问题,为什么自己没有中毒?第二个问题是如何走出这片剑草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