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七十四章 土性兽丹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兑换了贝币,正要出门去,石云峰见重楼绝非大荒中人,身上或有灵丹,也或武学心法,见机不可失,急忙说道:“万道公子远道至此,该当让老夫一尽地主之宜,老夫当下有事在身,不便陪公子走动,晚间请到集市中凡乐客栈,让老夫为公子接风如何?”

    “不用!我只是到此看看有没有我需要的东西,看完就走,告辞!”重楼冷冷说道。

    石云峰见重楼如此,也不便多说,只得让他前去。重楼交了十枚贝币,便进入了集市之中。凡乐客栈处于集市的中心地带,过往易货之人众多,因此客栈中来往的食客众多繁杂。

    重楼到了客栈,随选了位置坐下,客栈的小二急忙笑着跑过来擦桌倒茶,看到重楼双目失明,不免有些鄙夷,但当看到重楼拿出一袋贝币,这才笑眯眯地问道:“看客官不像附近几个部落的人,想是初到此地,本店收有来自各个部落提供的山珍野味,碳烤萤狐,清蒸锦色鸡,捞拌苒藤等等都是本店特色美味,不知客官想吃点什么?”

    “没有素菜么?”重楼自进入剑宗符阁,已经是出家修道,忌食荤腥。

    “捞拌苒藤便是一道素菜,其他的但是没有了,不过客官不建议食些瓜果的话倒是有一些。”那小二为难道。

    “那便弄些瓜果来好了,这是给你的!”重楼说着,从怀中掏出一枚贝币放在桌上。

    “得嘞!您稍等,好吃的马上就到。”店小二说完,正准备离去,突然看到门外有一个穿着破烂的老乞丐正要进门来,当下便气冲冲地走过去,“又是你这老乞丐,快给老子滚出去,又脏又臭,别妨碍我做生意。”一顿喝骂,又抬脚将那乞丐踢了几脚,直把那乞丐踢翻了几翻。那乞丐受疼,不住地求饶:“别打我!别打我!求求你!别打我!”

    重楼在旁听得清楚,从声音判断,这个乞丐至少也得七八十岁的样子,听他叫声凄苦,重楼心中不忍,对店小二说道:“小二,你不用打他,请他到我这来坐,他的钱我来付。”

    店小二听到有人愿意付钱,这才极不乐意地把老乞丐带到重楼的桌前,那老乞丐脸上积着一层厚厚的污垢,一头杂乱的白发,中间夹杂着一块又一块的黑土,坐在重楼面前正在用那一双污黑的手去抹眼泪。

    重楼问道:“老人家,为何如此行乞,是不是家人不要你了?”

    老乞丐也不抬头看重楼,只是一个劲地说:“呜呜呜呜!金蝉走了,道济疯了,悟空也死了!呜呜呜!”老乞丐一边哭一边不断重复着这三句话。

    重楼无奈,知道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想必是各个部落相互吞并,他家破人亡,这才流落如此,一想起自己几年前部族被灭,父母相继而死,自己孤零零地活在世上,心中不禁黯然失落。重楼给老乞丐点了一只碳烤萤狐,又多给了小二三枚贝币,店小二才愤愤离去。

    不一会,瓜果肉都已经上齐,“客官,菜都已经上齐,若是还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吩咐!”

    重楼道:“你帮我在外面找找有没有人出售百年以上的土性兽丹,我会以高价购买,若是有的话请他到我这里来。”说着又拿出五枚贝币丢给店小二,店小二收了贝币,兴高采烈地走出去呦呵去了。

    老乞丐也不客气,瓜果烤肉一上齐抓着便啃,直吃得满嘴流油,重楼只是抓着盘子上的瓜果吃。这时重楼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低声商量着什么,只听到一人说:“这瞎子双目失明,方才听到有人说他用回灵丹兑换了贝币,想来必然是外地,身上定然带了不少好东西,咱们悄悄地给他来个顺手牵羊,他什么也看不见,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重楼听得到此,那两人便已经止住交谈,重楼心中冷笑,不动声色,却暗自注意两人的脚步声。这时已经是晌午,客栈中人满为患,来往吃饭的人络绎不绝,更是人声鼎沸,然而重楼双目失明,听觉却异常的灵敏,只听两人放下了碗筷,不声不响地向重楼所在的地方走来。其中一个经过重楼身边的时候将手轻轻一勾,正准备将重楼桌上的包袱拿走,不料手还没碰到包袱,却已经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痛,只听咯吱地一声,那人回过头来,只见自己右手已经被重楼牢牢抓住,而且手腕已经被重楼使力捏断,那人一声惨叫,急忙运转内力想将重楼的手甩开,然而无论他怎么运转内力,他的手始终被重楼牢牢握住,仿佛被铁夹夹住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哼!”

    重楼一声冷哼,一股强大的气爆发开来,顿时将身边的桌椅震成了碎片,周边的人纷纷惊离了座位,另一个人听到同伴惨呼,正准备拔刀相助,却被重楼这一股气给压制住,两个人双脚宛如千斤,不由自主的被这股强大的气给压制住,双脚一软,双双承受不住跪倒在地。

    “结丹期的高手!”

    “这股气好生强大,这就是结丹期的气吗?光是释放出这股气,便将人压制得跪倒在地,这太恐怖了。”

    周围的人都被重楼这股气给惊住了,纷纷从座位上离开了一段距离,他们身处大荒深处,从小就与族人在大荒中与野兽搏杀,生死拼杀中令他们超越了凡人的体质,冲开任督二脉进入应灵之境,然而他们却没有得到修炼之法,所以修为极度缓慢,炼气的人每天吐纳修炼,然而却没有修炼的法门,控制体内稀薄的灵气,导致丹田内的灵气无时无刻从经脉中散发出去,所以有些人修行了一辈子,进度却是极度缓慢,甚至停步不前,在大荒中要是有人能进入结丹之期,那便已经是一流的高手了。而如今重楼所释放出来的气,确确实实是结丹期高手的气,更何况当看到重楼如此年轻,他们如何不惊。

    重楼方才气愤,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如果在这里动起手来,实在是多有不便,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想有过多的人关注到他,于是冷冷地说道:“今日饶了你们,滚吧!”

    这两人的灵力修为也不过是应灵中期,面对重楼的威压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此刻感觉到重楼收回气息,这才慌不择路地向门外逃去。

    重楼回过头来,却察觉到原本在旁吃喝的老乞丐已经不知去向,虽然重楼一怒之下爆发出气息,然而听觉异常灵敏的他却丝毫没有察觉到那老乞丐离去的声音,心中更是惊奇无比,此人的修为定然比自己高出不知道多少倍,像心阁封轻舞这样五转结丹期的修为,她的气息、脚步声虽然微弱,但却逃不过重楼异常灵敏的感知,可想而知这老乞丐的神秘莫测。

    这时周边的人这才陆续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吃饭,店小二看到重楼刚才的气势,知道此人在大荒中已经是一流高手,不敢得罪,战战兢兢说道:“客……客官,小店再给您弄一桌瓜果吃。”

    重楼正想说话,忽听门外一声大笑:“哈哈哈!小二,你家的损失以及这位客人的饭钱全在我的头上吧!”来的人大概五十多岁左右,身穿兽皮,体格健壮,说话声音洪亮,屋里屋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个个都伸头探脑过来看望。

    “是石氏部落的族长,石毕轩!大荒各部落中第一高手。”

    “一件小事居然引起石氏族长亲自过来!这瞎眼高手究竟是谁?”

    石毕轩走到重楼身前,看到重楼黑布条蒙着眼睛,知道他双目失明,然而又看到重楼身穿黑袍,不由得更加相信重楼是从外界而来,大荒深处的各个部落服饰大多是兽皮草鞋,而这个人却是长袍在身,手执长剑,在如此年纪,灵力修为已经赶超了当年的自己,于是说道:“听说你想购买百年以上的土性兽丹,我石氏部落中就有一枚修行三百年金甲兽兽丹,至于价格嘛!万道公子可否移步到小舍一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