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七十二章 金蟾吐毒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这一下停顿,那金蟾竟已经将翻着白肚倒地的大片虫尸吞食殆尽,金蟾跳到哈卡身旁,对着哈卡呱呱几声,却没有去吞食她的尸体。

    在炼蛊时,蛊虫间相互吞噬,它们的毒性也越来越强,然而促使它们毒性增强的,不是毒与毒的积累,而是蛊虫体内毒物的一股怨气,这才使得毒上加毒,存活下来的蛊虫体内的毒才更猛烈。金蟾经过几百年来已经修出毒丹,已经逐渐修出了一些灵智,随后被哈卡施以巫术,又被喂食了哈卡的血肉,这才受了哈卡的控制,此刻哈卡已死,施加在自己体内的巫术已经不复存在,这时才赶过来噬主,然则重楼已经将哈卡灵魂中的怨气化去,清音咒已经护送魂魄离去,哈卡的肉身再没有一丝怨气,金蟾已经修出毒丹,修炼演化出了灵智,知道纵使吞噬哈卡也毫无益处,金蟾这才没有吞噬哈卡。

    这时金蟾双腿一弹,已经向重楼跃来,大嘴一张,一条长舌带着浓郁的腥气直向重楼席卷而来,重楼深知此物甚毒,不敢托大,只得横出几剑,几道剑气在半空中与那金蟾的长舌相遇,砰砰砰!几声闷向,重楼几剑都如中败革,而长舌竟来势不减,直卷而至,重楼只得抽身而退,啪的一声,之前身处之处,顿时被长舌击得木屑横飞,重楼身退时听得清楚,心中暗暗吃惊,暗想这一击之力若是击在自己身上,非得身首皲裂不可,只能与之周旋待机出手。当下手捏指诀,心中默念真言,数枚驱魔炎符咒急射而出,在半空中贴住了长舌,顿时火光四溅,冒出一股焦臭的黑烟。

    重楼虽然与哈卡斗法多时,其中的危险无可言语,稍有分神,便会将自己处于极其危险的境地,然而重楼修行的是五行灵气,仗着灵力充沛,亦是神采奕奕。重楼急急向侧面挥剑攻击金蟾,金蟾向前跳跃自是奇快无比,然而向转身倒是有些缓慢,重楼当下便纵身跳跃,只已侧面攻击金蟾,偶尔会发射几张道符,然而那金蟾却是皮肉粗糙,重楼的攻击都如中败革,丝毫不对金蟾产生任何伤害。

    重楼本想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不如退走了之,然而转念一想:“此物乃是至毒之物,留之亦后患无穷,当想办法将其解决掉才好,否则将来必定为祸一方。”当下又是几剑挥出,寻找那金蟾的弱点。

    这一盏茶的功夫过去,重楼与金蟾都处于僵持的尴尬境地,竟然谁也奈何不得谁。就在这时,那金蟾忽地不动了,只在原地四足曲收,做伏地之状,左侧前后两足斜着撑直,后背朝着重楼所在的方向,右侧的双足猛地弹起,顿时金蟾后背携带着劲风向着重楼砸将过来,这一下倒出乎了重楼的意料之外,只听得金蟾来势汹汹,重楼不敢硬碰,只得抽身闪躲,然而脚尖刚一离地,便闻到了一股腥臭之气,这一股臭气重楼只闻到了一下便屏住了呼吸,然而重楼依旧感觉腥臭触脑,熏得他头晕眼花,四肢乏力,当他落到地面的时候双脚站立不住倒在了地上。重楼心知此气定是剧毒之气,急忙运转内息抗毒。

    这时那金蟾也是落在重楼十步左右的地方,金蟾也不来攻击重楼,只是蹲在那里,它背上长有密密麻麻的肉瘤毒囊,双眼后又有两个大腿粗细的毒囊,它一动不动,只听得呱呱几声,背上的毒囊兀自喷出一股股金色的毒雾出来,此时已经是三更时分,而金蟾方才又将哈卡毕生所炼制的蛊虫尽数吞噬,而今体内怨气充盈,只有将身上的毒雾散尽,待得重新分泌出来的毒雾,混合着这些怨气,毒雾的毒性会比从前的更毒更烈,而这个时候也是它最脆弱的时候。而毒雾在丛林中开始蔓延,附近的草木被这毒雾一熏便纷纷枯黄掉落。

    “真是天亡我也!没想到此际竟是遇到金蟾吐毒。”重楼心中焦急,虽然只是吸入了一点点毒气,但却使他立时失去了战斗力,可想而知此毒之烈,而重楼更是感觉到了自己手脚已经开始渐渐麻木,想是毒性已经开始发作,更是叫苦不迭。

    就在这时,金蟾突然全身发颤,猛地跳出了丈许,随后又一跳,显得极是慌忙,仿佛有极大的危险极速而来,然而它这一跳在半空中还未落地,旁边丛林中突然伸出一条巨大的蛇身,张开巨口一口便将金蟾在半空中接住吞入肚中,巨蛇向重楼看了一眼,随后调转蛇头,向着远方群山游去。不到盏茶的功夫又游了回来,在重楼身旁盘旋,口中叼着一颗不知名的草。这条巨蛇正是赤纹地龙,它本是在山边等待重楼,不料却嗅到了金蟾的气味,赤纹地龙原本就是瘟神所炼制的蛊虫之一,对于毒蛊的气味极其敏感,这才寻着气息而来,金蟾而今已经结出了一枚三转的毒丹,极难对付,然而却敌不过赤纹地龙的八转毒丹,金蟾方才也是感应到了赤纹地龙的到来,这才慌不择路地逃走,却不料自己这一跃之下,在空中被赤纹地龙一口接个正着。

    “主人!快吃下这株草解毒。”重楼兀自运功抗毒,听得赤纹地龙的声音在心中脑海中响起,重楼这才颤颤巍巍地抓起赤纹地龙口中衔着的药草放入口中一通乱嚼,吞入腹中,过了几个时辰方才感觉四肢回过劲来。

    “你是在哪里寻到的药草?”重楼揉了揉双腿问道。

    “主人你忘了?世间万物皆是相生相克,这金蟾即是剧毒之物,在其洞穴之旁,则必定有解毒之药啊!”赤纹地龙道。

    重楼当下便不再多问,兀自觉得胸口烦闷欲呕,又盘坐吐纳调息了一会儿,吐出一口黑血,这才将体内之毒排除干净。

    “没想到此次外出历练,执行的第一道杀令却差一点命丧于此,今后还得多加小心才是。”重楼心中暗道。

    此时东天之上,金乌已经攀得很高了,想起这一晚的恶战,当真是凶险万分,又听得远处人声杂乱,想必是黑苗部落发现了异常,这才集结人手过来查探,方才金蟾吐毒,早已经将荼蘼妖花熏得尽数枯萎,不用担心荼蘼妖花为祸众人,重楼这才翻身骑上赤纹地龙离去。

    ……

    “再往前走,便是剑宗的一个据点所在,你跟在我身边大为不便,就此让我过去,你潜伏起来,一里之内我便会感应到你的存在,需要时我会过去找你。”

    重楼别了赤纹地龙,才向前行去。

    重楼走到了一处山脚下,仔细一听,只听得山中有人言语,知道已经到了据点,当下便向着山上走去。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前方一人喝道:“站住!来者何人?”

    此人说话声音气量充沛,说话声响彻山谷,修为亦是达到了结丹之期。

    “我号万道,乃是剑宗符阁甲辰子的入室弟子,有副宗主甲辰子所受亲传弟子信物五色锦鳞坠在此,执行杀令到此。”重楼说着,将身上的五色锦鳞坠拿了出来。

    其实剑宗每一个弟子在外历练之时,剑宗都会向各个据点飞鹰传书,以便据点中的人查阅杀令。剑宗的人见到五色锦鳞坠,急忙开门迎接,口称师叔,但仔细一看这位师叔竟然是五官缺其一,双目失明,当下众人神色怪异,但五色锦鳞坠在此又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请他进山,引到大厅中。重楼感觉到众人此时气氛怪异,心中对剑宗又是冷漠了几分,伸手从怀里掏出了金蟾蛊王的杀令丢给他们。

    “师……师叔,我叫单于修,负责坐镇此处据点,这杀令也由我来检验!”这时几个人中走出一人,伸手接过杀令,运转灵力加持在杀令之上,杀令本来似玉非玉,通体透亮,然而灌输了灵力之后只见杀令依旧黯淡无光,这才确定金蟾蛊王已经命丧重楼之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