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七十一章 意乱情迷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嗤嗤!

    数十道炎符咒飞向倒塌而来的虫堆,阴阳相遇,顿时火光四起,哈卡在远处看的清楚,心中暗道一声:“来的好!”

    当下急运内息,运起丹田内一口灵水,借着火光一口水箭喷射而出,直向着拘魂阵射去,嘣嘣嘣!顿时拘魂阵狗血丝便被水箭射断了四五根。每一个人在灵力修行中,只要突破到一转结丹期,若是火性灵力充盈,便可以演化出一缕灵火,若是水性灵力充盈,也会演化出一股灵水,水火这两种属性在五行中代表着阴与阳,所以一般五种属性的灵气中只有水性灵气与火性灵气能演化出水火,而哈卡所修炼的是毒蛊之术,属于极阴之道,所以丹田内才会演化出一股灵水。

    “什么?一转结丹期”重楼进入剑宗之后,对于修行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知道一个人水性灵气充盈可以演化灵水,更何况哈卡方才运起内息时的那股气,灵力修为俨然已经是突破到了一转结丹期的修为。

    随着狗血丝的崩断,拘魂阵顿时失去了作用,纷纷爬来的蛊虫仿佛得到了解脱一般都往哈卡的藏身之处爬去,“卬木呢哈!”拘魂阵被破,哈卡顿时感应到了周边无数的蛊虫,不急多想,当下念了一声咒语,爬过来的蛊虫又纷纷回头,向着重楼藏身的丛林中爬去。

    “哼!”重楼一声冷哼!一运内息,丹田内的木性灵气便冲破了任督二脉的封禁,自从重楼参加剑宗弟子选拔大会之前,便已经封禁了任督二脉,停止了木性灵气的修炼,同时出手攻击的时候也没有运转木性灵气,生怕自己的灵力所蕴含的荼靡妖花暴露,而此时重楼已经毫无忌惮的使了出来。

    重楼运转木性灵气,全身散发着碧绿的灵气,灵力加持在佩剑上,乎乎地几剑挥出,几道碧绿的剑气横扫而出,瞬间上百只蛊虫被斩得稀烂,而后虫尸上便出现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嫩绿色嫩芽,嫩芽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生长出来,比以前所生长的速度更是快了好几倍,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荼蘼妖花的枝干中便已经开出了鲜艳欲滴的妖艳花朵,一股迷人的花香便散播开来。

    当花香一散开,周围便纷纷有蛊虫挣扎着死去,体内也纷纷长出荼蘼妖花,重楼察觉到了这一幕,这才安心将注意力转移到哈卡的身上,不料刚一凝神,便察觉一股水箭扑面而来,重楼不假思索,急忙侧步跃开,只听得那水箭射在身后的树干上嗤嗤有声,不到一会儿被射中的树干上便被灵水融化殆尽,重楼听得清楚,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方才若是反应稍慢,恐怕得有性命的危险。

    重楼这一纵一跃,在黑夜中化为一道黑影,向着哈卡藏身的位置极速靠近,嗤嗤嗤!又是几道水箭迎面射来,重楼躲闪之间几剑挥出,剑气直击哈卡,此刻哈卡的藏身之处已经暴露,看到重楼剑气袭来,将手中的拐杖也是挥出几道气浪,击散了重楼的剑气,而哈卡的灵力修为在重楼之上,这几道气浪击散了重楼的剑气后余势稍减,但依旧留有余威,向着重楼冲去。

    重楼躲过了几道气浪,又是向着哈卡移动,哈卡心想:“此人灵力修为也就结丹初期,近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而且我还可以借机施蛊,教他有来无回!”当下一挥衣袖,将几只蜂虫放出,随后也向着重楼急驰而来。

    当当当!

    黑暗的丛林中传出几声金属碰撞的声音,两人一击即散,随后又回身斗在了一处。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别离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直影向谁去。”重楼张口轻轻吟唱,在旁听来,心中是无尽的眷恋,层层相思,是对心爱的人多么的不舍,歌声悲悲切切。

    哈卡手中铁仗一横,挡住了长剑,但心中听到重楼的歌声,又看到重楼挥剑乱舞,剑法似是癫狂,恍若变了一个人,在那里悲歌剑舞,哈卡从重楼的歌声与剑法中感受到了那绵绵的思念,那无尽的痛苦,似愤怒,似迷茫,是如此的突如其来不知所措。

    哈卡望着眼前的这个男子,心中突然想起在深埋在记忆中的人儿,那是自己十一二岁的时候,自己在山巅采摘野花,她听到山旁有人唱起“采花山巅畔,时过且留香;蝶何觅觅寻,不见蜜芬芳,”哈卡虽然年幼,但也会唱几首山歌,对道:“不是花隐不见蝶,自是芬芳叶中藏;若取花中甜香蜜,自有蜂儿筑玉巢。”两人一对一唱,心中甚是欢喜,便经常相约到此处对歌玩耍,那时候的哈卡喜欢叫呼唤他的名字“阿当!阿当!”似乎永远都不会嫌烦,直到有一天,外族入侵,阿当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住了射来的箭矢,她抱着阿当,不停地呼唤着他:“阿当!我是哈卡!阿当!我是哈卡!”然而她怀中人儿的体温却已经逐渐冷去。

    哈卡被重楼的歌声和剑法中的意境带入了无尽的思念与悲伤之中,她的动作缓了下来,手臂也被重楼划了一剑,然而她内心的痛苦怎么可能是区区一道剑伤可比拟,“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死去,化成蝴蝶在花间双宿双飞!”哈卡此刻眼睛湿润了,模糊了眼前的一切,她的声音竟是没了方才的嘶哑凄厉,却是带着一股温暖的柔情蜜意。

    重楼听到哈卡所说的话,后背顿时冒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抽身后退,隐入黑暗的丛林中。原来重楼刚才听到哈卡的言语,内心中竟产生出了自绝的念头,想就此了结一生,赴黄泉去陪伴心中眷恋的人儿。

    哈卡丢下了铁杖,颤抖地伸出手在眼前抚摸,模糊的双眼里尽是阿当的身影,她的手臂上此刻已经长出了绿色的嫩芽,但哈卡却浑然不觉,只是流着泪望着眼前,“我终于找到你了,阿当!我们终于可以永远……永远地在……在一起了”哈卡尘封多年的记忆与思念,此刻都化为了泪水,潮涌而来,她微笑着,带着幸福的笑,双腿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黑暗中。

    重楼在丛林中感应到哈卡灵力涣散,气息消逝,这才走到她的身旁,哈卡已经被密密的娇艳欲滴的荼蘼妖花所包围,“哎!”重楼一声叹息,从怀中取出清音咒,贴在了哈卡的额头上,清音咒可以化解她的怨气,护送她安全到达阴间,免受孤魂飘荡之苦。

    随着哈卡的死,周边成千上万的蛊虫顿时蜂拥而来,都跑过来啃噬哈卡的尸体,蛊虫的毒之所以猛烈,都是因为炼蛊之人利用咒法使毒虫之间相互吞噬,死的一方便会有一股怨气被生的一方吞噬,只有怨气滋生出来的毒才是真正的蛊毒,毒性才会更烈,其实炼蛊的人每一个人死后都会被自己所饲养的蛊虫所吞噬,每一只蛊虫都仇恨自己的主人。成千上万的蛊虫在还没爬到哈卡的尸体的时候大部分都已经被生长出来的荼蘼妖花撕裂了躯体,但是这依旧挡不住蛊虫们的前仆后继。

    就在重楼为哈卡感叹之际,只听得一股阴风扑面而来,重楼心中一惊,急忙抽身后退,这一股阴风一击重楼未果,便调转势头,在地上一卷,顿时卷起上千只蛊虫,随后又极速收缩回去,这一切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呱呱呱!丛林一分,一只巨大的金色蟾蜍一跃而至,它的背上尽是密密麻麻的毒囊。

    “原来是金蟾,光是在地上跳动时所产生的震动判断,这东西至少得六七百斤重,这少说也有几百个年头了吧,这几声叫声。这股气至少也是在三转结丹的阶段了”重楼暗暗为眼前的事物所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