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七十章 夜斗蛊王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在赤纹地龙的驼行下用了两夜便赶到了裕安山,山中有一条枯竭了的瀑布,只留下一面高高的悬崖,洪涯部落就在这悬崖旁。

    洪涯部落中的房屋已经被火烧成了灰烬,只留下一些烂砖破瓦,又野草已经长得很高了,但这里依旧有一股幽怨的死气,使得这里黑鸦盘旋,天已经入秋了,高高的野草中泛着枯黄,更添了一股苍凉的味道。

    重楼寻到了何竹香坟茔,清除了坟墓上生长出来的杂草,又用剑削了一块木牌,上刻“伊人何竹香之墓”,将以前的墓碑换下来。

    重楼与何竹香相处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或许是家破人亡后何竹香给他的关怀,也或许是自己重伤醒来第一眼看到她时莫名的心跳,每每想起那白色衣裙在风中摇摆,往往心中会有莫名的感伤,这股情绪愈演愈烈,或许重楼只是因为她那含情曲子,让重楼有了呵护她的心。

    坟前,重楼吹着玉箫,“萋萋荒草鸦更怨,漱漱秋风袂拭帘;世世轮回何时见?茫茫红尘怎奈寻。”这是心曲中的一段箫曲,曲声悠悠,恍若一片叹息,合着远处偶尔的乌鸦声,纵有无限思念与叹息,百般眷恋,却也敌不过伊人香消玉殒,空留一世疯癫。

    重楼在坟前良久,又摘了一些野花编成花圈,挂在碑头,直到日落西山方才离去。

    重楼这一路昼伏夜行,不到半个月,便已经深入了无尽苗疆,重楼特意避开了一些部落,虽然大荒中妖兽众多,但这一路来赤纹地龙释放出他特有的气息,堪比七转结丹的气息让一些猛兽妖兽远远避之,而赤纹地龙也特意避开了一些厉害的妖兽。

    “主人!我们已经进入了黑苗部落地界了。”赤纹地龙说道。

    “嗯!此行的目的是金蟾蛊王哈卡,你在这里等我,事成之后我会过来。”重楼说完便向前疾驰而去。

    黑苗部落,是上古时期蚩尤大帝一族的一个分支,自瘟神陨落后,迁徙到这里。

    按照剑宗所提供的讯息,这哈卡是这个部落的巫师,除了偶尔在部族中露面,平时更是行动隐秘,只是偶尔外出捕捉毒物,他的修为结丹初期,再加上诡异莫测的毒蛊之术,极是不好对付。

    重楼在黑苗部落旁的一座山下,在地上用缚魂旗按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六八,摆下阴阳数,又将狗血丝在四隅连接阴数,以五居中,全阵有一仗见方,将剑宗所提供的哈卡的姓名,生辰八字写在居中,狗血丝每一段都粘上驱魔炎咒符,重楼在巽位盘腿坐下,手捏指诀,念动拘魂咒如律令真言,方才静静等候。

    不到一个时辰,只闻得四周蛤蟆声四起,随后右嗤嗤有声,密密麻麻,重楼听觉异常灵敏,心中却是大惊。心道:“此人善于虫蛊之术,想是拘魂阵引魂过来,人未至而毒物先行。”当下急忙跳上附近的一棵树上。

    其实重楼不知,毒蛊之术初炼时乃是以身饲蛊,蛊虫与人血肉合一,使其有魂,才能用心念之力驱使蛊虫。

    渐渐的,拘魂阵四周皆爬出了密密麻麻的毒物,毒蛇,蟾蜍,蜈蚣,蝎子等等数不胜数,重楼愈听愈惊,心想:“此人不愧是蛊王,洪涯部落的何青山一手水蛭蛊虫,都能使一转结丹的赫厥在不知不觉中中蛊而死,极是防不胜防,而和此人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能和此人做太多缠斗,否则必有性命之忧。”

    待得蛊虫接近拘魂阵,拘魂阵顿时金光大盛,凡是被金光照耀到的蛊虫都翻着肚皮纷纷毙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拘魂阵四周的蛊虫都已经堆积了成千上万的虫尸。

    “来了!”

    突然,重楼听到有一沉重事物破空而来,是一块百来斤重的大石,听这势头是往拘魂阵去的,重楼暗道了一声:“不好”,当即抽出了背上佩剑,气走奇经,刷刷地挥出了数十剑,数十道剑气瞬间挥出,只听大石在空中嘭地一声响,裂成了无数碎块,碎石纷纷落地砸死了不少蛊虫。

    “何方高人?为何如此害我?”声音嘶哑凄厉,辨别不出年岁,但听声音显然是一个女子。

    重楼不出声回应,他见过赫厥惨死时的样子,那种千万只毒虫噬咬人的痛苦,想想都会让人头皮发麻,这哈卡想必也是绝非善类。

    见重楼不出声,但那块大石被切成碎块的时候哈卡早已看到,知道此人内力化为灵力,劲气外放,俨然已经是结丹期的高手,一般人相斗,都是以近身战为主,然而哈卡却不敢和重楼近身战,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主要手段是蛊虫毒物,而不是近身战,当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先破了他的阵法!”

    当下又是一块巨石呼啸而来,势头依旧是拘魂阵,重楼无奈只得又挥出数十剑斩破巨石,就在就在这一刹那,重楼只觉得身前一阵风急急袭来,重楼见过何青山施蛊的手法,有些蛊虫还在虫卵中,一遇到口鼻眼睛,便会孵化成虫,防不胜防。重楼不敢托大,当下身子一仰,往后跳开,落到附近的一棵树上。

    “如此下去不是办法,拘魂阵只能捕捉到这些蛊虫体内哈卡的残魂,却无法对哈卡造成致命的伤害。”重楼被哈卡攻击这一下,已经落入下风。

    重楼蹲在树干上,耳辨八方,严正以待。

    其实哈卡比重楼更是着急,她的蛊虫都是啃噬过自己的血肉,在这些蛊虫体内都有些哈卡的一些残魂存在,随着蛊虫一只只地死去,哈卡愈来愈觉得体内的气力慢慢流逝,若是不把拘魂阵破掉,自己未见敌人一面,便已经是实力损失大半,将是无法抵挡眼前的强敌,而且方才的攻击已经迫使敌人隐入丛林深处,眼下夜色漆黑,更是束手束脚,眼下之际,只有先行破掉拘魂阵,才能利用蛊虫逼出重楼。

    当下哈卡不再犹豫,一块又一块的巨石被她抛出,目标直指拘魂阵。

    重楼也看出了哈卡的目的,这是要破掉拘魂阵逼自己出现,然而重楼在黑夜中恍若白天,全然不被漆黑的夜色所拘束,他犹如一个黑色的幽灵,在丛林中忽隐忽现,一道道剑气从四面八方直袭而去,将一块块巨石击碎。

    两人此刻已经处于僵持的尴尬境地,蛊虫的尸体已经在拘魂阵周围逐渐堆积了起来。

    哈卡感受到体内的灵力已经消耗了三成,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最可怕的是而今依旧没有发现对手的藏身之处,只要自己稍有异动,便会迎来对手致命的攻击。

    “驱魔咒法,炎”丛林中只听重楼一声喝令,只见黑暗中三道金光闪过,划破长空直袭黑暗中的一处草丛。

    只听一声闷哼,随后火光燃起,就在那火光出现的那一瞬间,又被快速的扑灭,随后哈卡嗤地一声仿佛一阵风隐入了一棵大树后面,进入攻击的死角。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丛林又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成千上万的蛊虫舍生忘死地往拘魂阵爬去。哈卡很想转身离去,同等实力下想脱身是很容易的事情,但这样一来她多年来所炼制的毒蛊将会损失殆尽,自己的修为的根基也将会大有损伤,但留下来自己更是有性命之忧,细数以前所遇之敌,当属眼前之人最为危险,当是同境界中的高手。

    哈卡当下将注意力提升到了极致,将自己的呼吸压的很缓,双眼借着透过树梢的月光注视着重楼所在的丛林,丝毫不放过任何动静。

    “不好!”黑暗中重楼心中一凛,只见那拘魂阵四周的蛊虫尸体越堆越高,虫堆后又有无数蛊虫爬将而来,虫堆已经缓缓倒向自己所布置的拘魂阵中。“顾不得了!”重楼做了决定,当下手捏指诀,“阿南拘魂,急急如律令!”

    真言一出,拘魂阵顿时金光大做,几十道符咒同时飘出,顿时将周围的蛊虫燃烧了起来,原来驱魔炎符咒是属于阳符一类,此刻遇到这种蛊虫一类的至阴之物,若不能将其克制,便会引得符咒自身发热燃烧,阴阳相抵,玉石俱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