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六十九章 四千功德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向着藏经阁走去,正在想着就算无法观阅经典,至少可以兑换一些丹药,于己无害,况且自己这几日来除了感悟神行道符,风声之道,便是炼气练剑,然则与以前不同的是自己最近无论是怎么修炼悟道,都难以寸进,或许自己此刻正需要一个契机。

    重楼想着自己的事,这几个月来自己也常在这凌云山中走过,心中对周遭的事物无不明了于心。周遭过往的弟子众多,然则却没有人问候重楼,在新弟子眼里,这位煞星可是斩不少人的手脚,虽然双目失明,然而却实力高强,极是不好惹;而在老弟子眼里,重楼只不过是仗着误打误撞的大悲剑意讨得副宗主欢心的人,没看出有什么真才实学,况且重楼又是双目失明,以后也难有成就,所以“师叔”这两个字,实在不愿意说出。

    重楼对周遭人对自己的态度都不以为意,心想:“如此也正合我的心意,而今知道自己身怀天地异宝,遭鬼神所嫉,事关重大,虽然自己的仇人是纪严宇,将来也只找纪严宇复仇便是,实在不想因无界妖瞳殃及他人。”

    不觉间已经走到了藏经阁,守阁的人是一位佝偻的老者,满脸皱纹,一头稀疏的白发,咋一看已经是七八十的老头,然而仔细一看却见他双目晶莹,偶尔精光闪烁,才知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这老者便是守阁长老之一的守元子。

    重楼问起,守元子见重楼双目失明,不便查看藏经阁的经典目录,只得为他一一介绍,药典、医典、丹术、心法、武学、道术、阵法等简略说了一遍,每一篇经典都需要外出执行杀令、逮捕令等获得相应难度的功德,每一条任务根据任务的难度编写一定的功德量,藏经阁中除却五大剑术是五大剑阁阁主亲传外,其他的经典都可以用一定量的功德换取。

    守元子见重楼面露难色,知道重楼而今双目失明,面对各大经典却无能为力,说道:“你可以找个人和你一起换取典籍,只需支付双倍的功德便可。”

    重楼闻言,已经知道守元子的意思,当下便选取了《九宫八阵图》《阴阳五行图》《天星图》三门阵法典籍的任务,又选了心法典籍《三九内观经》,这一口气选了四部典籍。

    守元子摇了摇头,说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几个人的灵力修为都在一转结丹到三转结丹,你去了也只是送死而已。”

    重楼闻言,心中已然有数,虽然修道之人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但是重楼而今食了草丹,已经招惹了不少厉害的妖物垂涎,更何况这一双无界妖瞳乃是遭鬼神之所嫉的天地异宝,不知何时会招来妖物,神灵等,而今的自己对道的修为尚浅,实力不足,更何况眼前大仇未报,隐隐中的危机已经不允许重楼再做任何喘息。

    重楼无奈,只得气运丹田,径走奇经八脉,一股结丹初期的气势威压顿时释放开来,守元子本已经是七转结丹,这股气无法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但是他还是吃惊不小,只见重楼全身衣袍无风自动,一股蒸腾而出,一眼看去,重楼周身的气犹如一股升腾的火焰一般,这股气绵绵不绝,纯厚无比。

    周遭的人突然感觉到这股气,人人都莫名望去。

    “难怪甲辰子要收他为徒,原来他已经达到了结丹之境。”

    “在这一批新弟子中,内力修为最高的也就应灵圆满,尚未内力尚未外放,形成灵力,他难道是最近刚刚突破,方才到此显露一番,当真骄傲的很,殊不知天之阔,真如井底之蛙!”

    “这股气,嗯!很不一般!”

    “这股气之纯厚,当真是我见过结丹初期最纯厚的人了。”

    “有意思!想必是他想外出历练,守元子大师不肯,方才显露这实力,虽然才刚刚入结丹之期,却已经有一定的实力在大荒中历练一番了。”

    众弟子中有的出言嘲讽,有的震撼不已,也有的看出了此中缘由。

    守元子一惊过后瞬间便回过神来,说道:“虽然你已经进入结丹期,但是实力终究不够,然则外出历练的确是提升实力最高的选择,但是我如今只能给你阴阳五行图和三九内观经同等的杀令,一共四个杀令,四千功德,若是你任务完成,回来则以双倍的功德领取经典。”

    重楼想了想,也只得如此。

    守元子当下便将那四人的一些详细资料各拿出一份给重楼,怕他看不见,又跟他详细说了一遍,其实方才守元子已经跟重楼说过,而重楼因双目失明的缘故,心中反而更加明亮清楚,当下便向守元子告辞而去。

    重楼辞了守元子,回到符阁,正好甲辰子刚刚讲完道果,离了明道殿,重楼径往玄道殿,甲辰子似也知道重楼会来,早已吩咐童子见到重楼便让他进去。重楼知道自己这位师父善能推演,也就见怪不怪地走将进去。

    “弟子拜见师父!”重楼躬身一揖。

    “万道,我虽为你师父,但是出门历练,大荒凶险万分,要是丢了性命,为师也无可奈何,此次你外出历练,为师这里有几样东西给你。”甲辰子当下一挥衣袖,五样事物落在了重楼身前。说道:“这有神行瞬道符一枚,关键时刻作为保命之用,朱砂笔一支,一叠黄纸,狗血丝一卷,缚魂旗八十一支,你且过来,为师传你驱魔道术。”

    重楼闻言,心中一喜,师父要传自己道术,此行又多一门手段。当即上前俯身倾听,只听甲辰子口传了驱魔咒法真言,如律令真言,拘魂阵,又用手指在重楼手掌中书写了清音咒符,拘魂咒符。

    重楼自双目失明后,记东西便比失明前快了不知多少倍,甲辰子虽然只说了一遍,然而重楼却已经烂熟于心。

    “此次历练,凡事从心而定,勿嗔勿怒!切记切记!”甲辰子说道。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弟子去了!”

    重楼将甲辰子所赠的东西一一收好,便回到了自己的寝殿,取出了朱砂笔和黄纸,在黄纸上画符,画完道符,重楼便收拾行囊,换上以前常穿的黑色长袍,拿上自己的佩剑。此次剑宗所下的杀令,个个都身处无尽大荒之中,倒也不必去烈阳城。

    重楼出了剑宗,已是夕阳似血,金乌西落,然而对于重楼来说,天亮与天黑又有何分别?只是一路向着五行阵水门走去,在水门的入口处往外便是一处悬崖瀑布,瀑布的水是从凌云山脉中流出来的地下暗河,重楼站在悬崖底下,瀑布大量的水流倾泻而下,仿佛是一卷巨大的珠帘,将重楼的身影尽数遮掩。

    重楼盘地而坐,周边尽是隆隆的水声,过了莫约一个时辰左右,已入夜,天空星星点点,一条黑色的巨大影子呼地一声从瀑布中伸了出来,一下子卷住了重楼,将重楼卷进了瀑布出水处,一下子便不见了踪影。

    重楼闭住了呼吸,任由那巨大黑影卷着拖入地下暗流之中,不到一会儿便感觉周边水流渐缓,水花一分,那黑影便已经带着重楼游出了水面。

    “主人!你终于出来了,最近我一直在等你。”重楼心中有一股不属于自己心绪之声传来,那是赤纹地龙的心声。

    自从几个月前重楼来到剑宗,赤纹地龙也嗅着重楼的气味一路远远地跟了过来,不过赤纹地龙忌惮费攸和甲辰子,所以不敢现身,只得藏身于凌云山脉的地下暗流中,等待重楼出来。

    “我此次外出历练,对大荒中的情况极不了解,你身处大荒多年,这一次就让你给我带路了。”重楼说道。

    “没问题!主人!咋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赤纹地龙问道。

    “你体型巨大,而且又是妖物,所以白天不便行走,晚上赶路要好一点,我们先去洪涯部落吧!我想去看看旧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