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六十八章 乙木法身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那些老一辈的弟子虽然被甲辰子呵斥一道,但他们看重楼的眼神中依旧充满了不屑。

    重楼起身,又回到符阁弟子中,玄微子见他走来,心中有些复杂,此次选拔却招来了一个师弟出来。

    “师弟起了一个好道号啊!”玄微子笑道。

    “师兄!此乃是向道之心,师弟狂妄了,师兄莫怪!”重楼对着玄微子行了一礼,说道。

    “无妨!我们符阁是道门,修道者一切应遵循本心,无需在乎他人之言。”

    重楼点了点头,站在旁边,今日重楼入门仪式结束后,便是其他各剑阁弟子的入门仪式,然而重楼心中却已经神游天外。

    ……

    第二日,重楼便到明道殿听甲辰子讲道,明道殿是符阁传道之所,一般情况下只有玄微子在此讲道,甲辰子偶尔来此。大殿上甲辰子盘坐其上,一袭道服,须眉细长,隐隐有一种超然的韵味。

    此次甲辰子所说之道,乃是阴阳五行的生克变化之道与炼气凝丹之道,道家中讲究的是炼气凝神,一年分四季,而又有二八阴消,三九阳长,需按四时而采取,经九转而凝丹,此是凝丹之法;夺天地秀气,采日月精华,连阴阳而性,养水火以凝胎,这是修炼元神之法。

    重楼自幼未闻此道,不由得被其中的奥妙所吸引。

    符阁的峰顶,乃是甲辰子和玄微子的居住之所,而今重楼被甲辰子收为门下,辈分与其他五阁属于同辈,所以也是居住在符阁山巅,并没有与其他弟子一起居住。

    重楼听完甲辰子讲完道果,便回自己的寝殿,如今重楼已是结丹初期,需要凝炼九转,方可成丹,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更何况重楼而今丹田中又凝炼了四种灵气,五行中尚有土性灵气未修。

    “难道这世间真的无法修行五行之气?这其中必定有缘由。”

    ……

    “师父,弟子请安了!”玄道殿上,重楼跪道。

    “万道,这几日来所讲之道,乃是为师平生之道果,你可有收获?”玄微子问道。

    “这几日师尊所讲之道果,乃是五行之道,凝胎结丹之道,万物生化规律之道,弟子受益匪浅。”

    “为师一开始便跟你说过,道可道非常道,我所讲的道,是我自己的道,你可借鉴,却不可全用,为师之所以要传你衣钵,并非是为师的道,你可知道?”甲辰子道。

    “弟子知道!”

    “为师平生有两大绝艺,一门乃是铭刻神行道符,一门则是乙木法身,这神行道符乃是为师年轻时在外闯荡,意外得到的一篇卯酉星法的入门之法,卯酉星法乃是缩尺成寸之法,为师虽然只得其入门之法,但精研之下亦有所得,随后观卯酉,悟道则,终于铭刻出了神行道符,此符虽然不能缩尺成寸,却也能日行千里。而乙木法身则是为师最为得意之作,乙木法身是为师修行符之一道以来,纵观身体经络,穴位,肌肉,骨骼,皮毛所悟,随后用道仿刻周身经络穴位肌肉骨骼等,前后总数八千一百道符咒,随后将其组建法身,而一身藏于其中,法身一成,纵使截为数段,真身亦丝毫未损,实是多一条保命的手段。”甲辰子说完甚是得意。

    重楼闻言,不觉大骇,世间竟有如此之法,当真玄妙。

    看到重楼满脸目瞪口呆,甲辰子心中更是得意但随之而来便是隐隐有些担心,说道:“乙木法身虽然奇妙,但道符容易刻画,然而想要组建成法身则需要花费巨大的心力推演,每一道道符中的符纹脉络都必须与其他符纹脉络相互衔接吻合,方可组建法身,实是难炼易破,但只要法身练成,稍微受损,亦可重新组建,藏身其中敌人莫辨。”

    甲辰子顿了顿,又道:“玄微子虽不喜心计,但他却心思极重,况且人体中奥妙异常,其中的奇妙之处便是为师也参悟不透,他天赋平平,以他的修为除非是九转丹成,否则没有足够的心力推演此道。为师推演过玄微子命数,只在九九之数,而今唯有你可继承为师之绝学,你而今修行之期尚短,且努力修行悟道,今日先传你神行道符的铭刻之法,待得你成功铭刻出神行道符,再传你乙木法身。你且仔细感应一番。”

    甲辰子说着将手中拂尘一转,拂尘遂笔直如笔,甲辰子将拂尘在身前缓缓划动,笔势缓慢,然而却有一股行云流水之奇感,在身前一笔一划中形成一道符咒,符咒弯曲处如河流山川,笔直处如天边一线,整道符咒金光灿灿。

    重楼感应完,虽然自己双目失明,但是重楼依旧能够从甲辰子的一笔一划所产生的空气变动铭记于心,已经将整个神行道符的铭刻之法牢牢记在心中。

    “感觉如何?”甲辰子问道。

    “弟子心中仿佛看到了山川河流,每一笔每一划都像那潺潺的流水一般,毫无阻塞,亦无断续。”

    “嗯!这便是神行道符的奇妙所在,你此后先感悟此符意境,悟彻后,再铭刻道符。”

    “弟子谨记!”

    “去吧!学会铭刻神行道符再来。”

    ……

    重楼别了师父,回到自己的住处,住在山巅之中,推开窗格,便可居高而临下,凌云山四周有山脉环抱,重楼则面朝剑宗五行阵水门处,此时居高临下,重楼而今听觉已然超乎常人,只听水门中河流曲曲折折,分流众多,水从凌云山脉流入水门中,其中曲折,山外流入的水有时候会带着枯枝残叶,然而流入水门后,有的流入支流,有的绕着河中露出的土丘,或者跟着支流中的河水流回了源头水门入口处,因此水门入口处时常堆积着一些枯枝败叶,这就是水门的奇特所在。原来整个水门中河水流向时时变化不定,盖因水门在南面,南面的凌云山脉中的水由山上往山下流出,进入水门,而北面是火门所在,凌云山火门下是流动的岩浆,有时候岩浆会流入水门的地下暗流入口,水门又有流水灌入,这时岩浆受水冷却,封堵了地下暗流入口,则造成水门北面大量积水,从而使水门中的流水发生了倒流现象,当水积压到一定程度,封堵在暗流入口的冷却了的岩浆会因一热一冷而变得脆弱,便会被积压水的重量压塌,水门的水又得以灌入,如此循环往复,因此凡是进入水门的人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流动不定的水流带的忽东忽西,亦或者回到水门的入口,反而无法寻到凌云山脚下。

    重楼这几个月来除了朝夕吐纳修炼,每天都会在这里感应聆听水门之声,时时参悟,同时也在思考水门中的水与露出河面的土丘的关系,两者之间的即是你阻我碍,然则却是相辅相成,共同组成了这水门迷宫,此是与神行道符的意境基本吻合,然而神行道符却无视了这重重阻碍,那一笔笔直的天水一线,便是神行道符的要旨,山川水流重楼已经感悟即深,然而这天水一线却不知是何道理。

    想到此处,重楼已觉心神困顿,修道之人讲究的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重楼知道勉强亦是没用,只得停下。这几个月来重楼除了吐纳炼气,感悟道法,练剑之外,也想去藏经阁观阅道家典籍,以及其中的武学经典,只是奈何双目失明,无法观阅,更何况藏经阁中武学,心法虽多,但也需要做足够多的任务和丹药兑换观阅,重楼自进入剑宗以来便时常感悟道法,身上只有当时剑宗选拔时所得的五枚回元丹,重楼并不打算拿去兑换,只是留着外出执行任务时以备不时之需。

    “是时候出去了!这副宗主弟子,还真是寒酸啊!”重楼叹了一声,便向着藏经阁走去。

    (注:卯酉星法是《西游记》第四十回中孙悟空师徒四人遭遇红孩儿阻道,孙悟空遂使出卯酉星法,将唐僧三人移出千里之外避过一阻之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