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六十六章 虚零卦象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缓过神来,虽然他不确定那个人到底是处于什么样的境界,但是重楼知道,这个人的道行绝对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想象的。

    “心曲?”

    重楼这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突然多了一些东西,那是一些关于音律的知识,琴、筝、筑、箫、笛等等,这些音律只是普通的乐谱。虽然只是一些普通的乐谱,但是重楼依旧在用心地回忆观想。

    咚咚咚!

    就在这时候,重楼的房门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重楼说道。

    房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样貌的女子,一身白色剑宗袍服,手里提着一包东西,笑吟吟地向重楼走过来。

    重楼站起来,拱手道:“不知封阁主光临,有失远迎了!不知封阁主到此所谓何事?”

    重楼说完,封轻舞神色为之一滞,有点不可思议的盯着重楼。

    “你怎么知道是我?”封轻舞好奇地问道。

    “第一,从你进门开始,你的脚步声有一种轻柔之感,而且步子不大,与男子的走路步调与声音都有很大区别,所以我断定你是一个女子;第二,我在此次选拔之前是跟随剑宗一起出发的,在深林中遇到赤纹地龙时,你们五位阁主出手时,我感受到过你的气息,以及你身上的木槿花香。我双目失明,只好用这个方法来辨别每一个人。”重楼不缓不慢道。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便可以做到这一步,我倒是吃惊不小,我看得出来,你的体质与天地灵气有很好的亲和性,所以修炼吐纳时所吸收的天地灵气也比较快,灵力的修为也比常人快很多,而昨天你在选拔时所施展的风声之道与那拥有悲伤意境的剑法时,我们都看得出来,这是你从自己经历过的一切感悟而来,如果你没有经历过一些事,你是不可能拥有那一股悲伤的剑意,所以说无论你是灵力上的修为,还是剑法境界上的修为,都只是巧合,如果你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你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根本不算什么天才,就算你灵力的修为速度很快,但那也只能说明你的体质是比较适合炼气而已。然而你自己通过努力得来的东西,那将是属于你的,别人完全无法模仿你的全部。”封轻舞说道。

    重楼低着头,他也知道这一事实,他从小到大在灵力上的修炼的确比较容易,可以说是神速,在部落里没有谁能比得过他,所以在以灵力修为作为实力的魧鱼部落的人才会说他天赋异禀。

    而在重楼修习《龟灵八法》,打通身上奇经八脉所需时间是三年,这也只是他体质的特殊之处。

    在这个蛮荒的地带,人们大多都是讲求蛮力,所以对于灵力的修为则是直接视为一个人的实力。

    “在凌云山脉的时候,你也感觉到了,我们五个人都是施展了各自所悟出的剑法,并非单纯地使用灵力,所以说如果一个人单纯地以五转结丹的灵力修为是无法与我们相比的,除此之外还有对武道的感悟以及运用才能在灵力修为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说到底,灵力的修为只是辅助,对于武道境界上的修为才是真正的实力,灵力和武道是缺一不可的!”封轻舞又道。

    “阁主过来,我想并不只是单纯地和我说这些吧?我自幼处于大荒中修炼,虽然灵力上修行的比较快,但实际上与世外的同阶段者还是有很大差别,这些我已经知道。此处没有外人,阁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重楼发现封轻舞一直挑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堂堂一阁之主不会无聊到找重楼说这些。

    “好!既然你这么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到这里来其一是给你送一些丹药,其二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可否愿意做我的弟子?”封轻舞说道。

    “能够在如此年纪使出悲伤意境的剑法,说明你的悟性很好,悲伤是你由心而发,在心剑之道上,你的条件得天独厚,进入我心阁修行,是你最好的选择,这两天时间你好好考虑考虑,在剑宗的入门仪式上,你再做决定。”封轻舞说完,将包袱放在了桌子上,随后转身离去。

    “心阁吗?”重楼喃喃自语。

    ……

    两日之期匆匆而过,第三日重楼一早便来到了烈阳城门口,城门早已经有剑宗负责接应的弟子等候,重楼出示了斥异灵符,经过审查后便让重楼在旁等候,不到盏茶的功夫,一百名弟子便已经到齐。

    众人仔细校验过斥异灵符,便向着凌云山脉进发。

    凌云山脉,此地地形奇特,相传上古时期天地大战,有一颗星辰陨落在此,犹如水滴滴落水面,形成一层层涟漪,而凌云山脉也是由此形成的,在陨星坠落处,自然地形成了四周山脉环绕,山脉延绵山里的地理形式,而每一条延绵的山脉中皆有地下暗流。天地间奥妙无穷,石为骨,土为肉,水为血,草木为皮毛。星陨处,将此地势压低,四周拱起的山脉中所有的暗流皆汇入凌云山,由于星辰中所蕴含的能量奇特,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天然的五行阵法,而星辰中长年不绝地燃烧,在天火中属于星辰火,此火最适于炼器锻兵。费攸当年云游到此,发现此地奇特,才将剑宗创建在了这里。

    重楼一行人经过了四天时间,穿过了茂密的远古丛林,才到凌云山,有了上一次的教训,此次由剑宗宗主费攸带领,所有过来袭击的野兽不出意外地被费攸一一斩杀。

    修炼场上,一百名弟子静静站立。

    “尔等已经通过比试成功进入我剑宗修行,在剑宗里我们将公开所有的内丹心法,外丹术,炼器术,剑术,阵符术等等供尔等修行,当然,想要获得修行之法,要经过重重考验以及完成的任务来获取,这些都是后事,首先,剑宗中分为五大剑阁,分别为暗阁,心阁,雷阁,风阁,符阁。尔等可以自行选择进入五阁中的其中一阁修行,决定选择的人,可到五位阁主那里报名即可,明日五大剑阁将举行入阁仪式,尔等开始选择吧!”费攸说完便转身离去,剩下的新人也都各自选择。

    重楼站在人群后面,他也在思考自己的选择,首先排除风阁,因为纪严宇和他有不共之仇,这是其一,其二是纪严宇知道了太多自己的事情,进入风阁太容易暴露。

    暗阁,主要是修行暗影剑术,这种剑术可以将剑中所蕴含的杀机隐藏起来,剑只是表面,剑影才是真正的杀机,这是属于刺杀剑术的一种,以重楼的性格,一向都是光明磊落,这与他的心不符。

    而雷阁的雷电剑术形式阳刚,剑招霸道猛烈,这种剑术修行逾久,对自己的心性影响越大,一旦守不住本心,则容易被激怒,失去冷静的判断力,从而迷失自我,走火入魔。

    重楼四年前便修行《龟灵八法》的内功法门,而龟灵八法的运转原理,则是暗合阴阳五行之道,由此可以考虑符阁。而后重楼又因何香竹之死,再加上自己的身世经历,由心而发,悟出了大悲剑意,这也是封轻舞邀请重楼入心阁的理由。

    “居风,我叫玄微子,是符阁阁主,我师父想要见你!”这时玄微子突然走到重楼旁边说道。

    “你师父?”重楼疑惑道。

    “没错!我师父是甲辰子,剑宗副宗主,你跟我来吧!”

    重楼带着疑惑,甲辰子为什么突然想要见他?

    重楼跟着玄微子来到了符阁,符阁很大,乍一看简直就像一座宫廷一般,玄微子领着重楼走到了符阁深处的一处庭院里。

    “师父!人带来了!”玄微子拱手说道。

    “好!你先下去处理你的事吧!”甲辰子摆了摆手,让玄微子离开。

    玄微子的脚步声已经渐渐远去,重楼依旧站在原地未动,虽然重楼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他却察觉到了甲辰子所发出的微弱的呼吸声。

    “不知副宗主找我何事?”重楼作了个揖,问道。

    然而甲辰子依旧很长时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重楼无奈,难道这甲辰子只是想观察我吗?

    此刻的甲辰子虽然古井无波,但内心已是犹如飓风过海,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一只手将杯中的茶水倒在桌上,仔细地观察着茶水的流向,茶水溅出的水滴,而另一只手则捏着指诀,查纹路,演卦象,然而甲辰子却只看到茶水向着四周蔓延,很正常,然而又很不正常。

    “混混渺渺,往事皆无,不见后事,无前无后。虚零卦象?”甲辰子的语气有着无法压抑震惊。

    “副宗主,找我来到底所为何事?”重楼听不懂甲辰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只好又问。

    “方才我与你算了一卦,然而我却看不到你的往事,也看不到你的后来,乃是虚零卦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