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六十五章 追梦者归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美妙中夹杂着诡异的曲音在烈阳城中久久萦绕,无论修为再高的人都不知不觉被这曲音牵入了一段让人毛骨悚然一波接着一波永无休止的梦境中。

    琴声幽幽,调调中透着一股阴寒,弹琴的人似有似无,在夜色下孤独地弹奏。

    “南川月下山天外,雁落枯枝,不见比翼伴。幽月空明漫夜,孤城明灯瑟弦;浮华没落,虚度半世春秋;月半惊寒,徒做一桩秋梦。”

    那孤单的影子轻抚弦琴,在月光的朦胧里轻轻吟唱,一行清泪滴落在朦胧的夜色下。

    “一定要等我,我一定会找到虞渊的入口,它就藏在无尽噩梦的深处,无论如何,我也要将你唤回来!等着我,芙瑶!”

    ……

    烈阳城中,司徒慕言此刻正在望月楼中喝酒,小二目光呆滞地将一盘盘佳肴端上餐桌,周围很安静,在司徒慕言耳中只听到小二缓慢的脚步声和盘子摆放在餐桌上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司徒慕言奇怪地看着店小二,店小二的眼睛黑色的部分有些发白,就像死了好几天的鱼的眼睛一样,而且在他的喉咙里会偶尔发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司徒慕言没有出声询问,他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太奇怪了,整座望月楼中似乎就只有他一个人,楼下一片漆黑,小二并没有将蜡烛点上,纱屏在月色下缓缓飘动,将周遭的一切蒙上了一层阴影,司徒慕言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包厢里也没有掌灯,只有朦胧的月光透过窗子映照下来。司徒慕言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正要叫小二点灯,突然只觉得有一股腥臭腐烂的味道在嘴里散发开来,胃里忍不住一阵抽搐,干呕了一阵,他急忙将杯子拿到眼前一看,杯中黑乎乎地一片,有一股死鱼腐烂的味道,臭不可闻。

    “小二!小二!”司徒慕言慌忙地叫了两声,声音在整个望月楼中回荡,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回应,仿佛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很久了。

    咕咚!

    慌乱中司徒慕言不知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急忙看向眼前的餐桌,只见餐桌上的酒菜都大变了模样,有一盘长条状的事物,仔细一看,那分明是刚刚从人口中生生抽出来的长舌头,上面还淌着血。司徒慕言又看向另外一盘,方才还是一盘沙果,而现在盘子里全部堆满了一颗颗圆溜溜的眼睛,刚刚碰到的掉落在地的东西就是这些眼睛。司徒慕言此刻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千钧重物压着,喘不过气来,心中的恐惧使他不敢再看其他的地方,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瞄向了其他的地方,餐桌上摆满了不同的盘子,里面装的事物都不一样,有的是一盘摆放整齐的手指,有的则是盛有心肝脾肺肾等事物。

    “啊!”

    司徒慕言一声惊醒,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坐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

    ……

    “这个梦不错,与黑暗有关,值得收藏感悟一番,只可惜没有关于虞渊的线索。嘿!其他人的梦也不错,看看!”黑夜中弹琴的神秘人轻声说道。

    每一个人的梦,都是一个世界,是**上的栖息,意念上的神游。梦,有着神秘而不可预测的力量,而梦的来源,是传说中金乌返巢于隅谷,也就是虞渊,在太阳彻底下沉的刹那,隅谷中昏昏蒙蒙,不属阴,不属阳,即是阴,也即是阳,是阴阳的夹缝。在这里所有的时间,空间都将毫无意义,即是人们所说梦之千年,实则一瞬。

    在隅谷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它影响着因果,当一个人过于地去追求一些因果,就会被这股力量牵引一缕意念,感受身前身后的朦胧因果,然而意念在这里也会受自我的潜在意识影响,编织一个自己想要的世界,如果一个人太过于执着,沉迷于自己所编织的世界,那么,他的意念将永远沉沦于隅谷之中,无法返回本体,而本体也会因为隅谷的影响,永远不会醒来,直到身体腐朽,也不算真正的死亡,因为他的意念依旧存在于隅谷之中,在阴与阳的夹缝里,不生,不死。

    “嗯?这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没有梦?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自己的梦界,为什么他的梦界一片漆黑?”黑夜中的黑影惊异,下一刻,他出现在了重楼的床头,定定地看着他。

    “待我一探究竟!”黑影人随后便消失了,他出现在了一个黑暗的世界,这里没有任何光芒,然而他却感受到了无数人的梦,无数人的梦界,都存在于这黑暗之中,犹如一个个游动的气泡,在黑暗中彼此起伏。

    “这里是?”黑影人不敢相信,他去过无数人的梦界,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梦界,在那一个个梦界中有悲有喜,有诡有惧。

    “这个人不是没有梦,而是在做所有人的梦。所有人的梦界都存在这里,那么,这里难道就是?”想到这里,黑影人再也把控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拼了命地在黑暗中寻找着,千年,万年,甚至更久,仿佛就像一个幽灵,在这黑暗的世界中孤独地游荡,游荡,一切仿佛都没有尽头。

    “不是!不是!找不到!为什么?”他在黑暗中无助地呐喊。

    “百万年了,我走遍了四大部洲,魔界,妖界,地府,我追逐金乌回巢,探寻玉兔的轨迹,为什么还是找不到?啊!”黑影人狂叫,他撕裂了一个又一个梦界,十个,百个,千个。

    睡梦中的人只见天空中那一双巨大的血红色的眼睛,随后便意念消散,就在这一刹那,三界中无数人在睡梦中死去。

    突然间,一道光亮划破了天空,黑暗的世界逐渐被光芒笼罩,所有人的梦界都消失了,黑影人也被排斥出了这一片世界。

    ……

    “啊!”

    重楼从床上坐了起来,感觉头都要裂开了。

    “怎么回事?”重楼内观自身,十二重楼,明堂,丹田,泥垣宫,都无异常,没有中毒之状也无病变之理。

    重楼惊异间,突然看到床边的黑衣人,黑衣人容貌朦胧,有混沌光芒笼罩,无法辨别他的面目。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对我做了什么?”重楼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个神秘人,重楼看得见他,但这么近的距离却又察觉不到他身上的气息,仿佛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过。

    “有趣的小家伙,谁教你这么跟一个仙灵说话的?我看你身怀天地至宝,想必你的前世绝非常人,也或许是拥有无穷的气运,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蒙蒙一片,你的过去未来我也看不透,不如结个善缘如何?你叫什么名字?”黑衣人沙哑的问道。

    “仙灵?”重楼听到这两个字,心中是波澜顿起,连呼吸都变得沉重。

    仙灵,不是他们这些凡人想见就能见的到的,他们来去无踪,就算他们站在眼前,如果他们不愿意,凡人是看不见他们的,因为他们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

    “我叫重楼,敢问仙人名号?”重楼急忙起身拱手。

    “为何见了仙灵不跪?”

    突然有一股凌厉的气势扑面而来,令重楼一阵心惊,全身肌肉紧绷。

    重楼咬了咬牙,说道:“吾之平生,跪天跪地跪父母,不跪他人。”

    “好!好!好!我喜欢你的性格,我看你身旁有一支玉箫,我传你个心曲之法,算是给你方才头痛的补偿,你不用担心我对你做了什么,我只是在你的梦里看了一下而已,如果以后有性命之忧,只要你吹奏心曲的最后一篇曲,我就会出现。”黑衣人说完,一股意念传入重楼的脑海。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黑衣人的身影逐渐地模糊消失了。

    “仙人还没告诉我名字呢!”重楼忍不住叫道。

    “梦!”

    “梦?这就是你的名字么?”重楼喃喃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