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五十七章 翁中捉鳖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细细的雷电在营地中蔓延着,一众弟子都已经瘫软在地,那细小的雷电虽然不足以致人死地,但却使实力弱小之人麻痹得动弹不得。

    纪严宇、封轻舞等四位阁主也之前被六十甲子天罡阵强行抽离了体内大半灵气,相比巅峰时期实力已经下降了六成,虽然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运功抵御住季涯的雷电,但是先前他们也看到了,无数的毒蛇从地底钻出来,外面的那赤纹地龙一旦如法炮制,也从地底钻出来,那他们基本上就只能丧命于此,因为抵御那雷电也需要消耗一些灵力,此刻他们体内的灵力只剩四成左右,就算五人一起联手,也不可能从赤纹地龙那里逃生,虽然现在被雷电麻痹住全身筋脉,但只要运转功法,就可以抵御住季涯的雷电,麻痹的状态也会在短时间内失效,所以此刻他们也只能捉紧时间吐纳调息恢复体内灵力,任由那雷电在他们身体中游走。

    重楼盘坐在地,虽然离季涯有数十步的距离,但那雷电的威能依旧让重楼全身筋脉麻痹无力,无数细小的雷电在重楼的身上爬行,瞬间便如流水入砂一般渗透入重楼体内,人体的内部是人最脆弱的地方,这些细小的雷电虽然不能给人带来致命的伤害,但却是麻痹住了人的筋脉肌肉,使人动惮不得,除非自己的实力已经超越施展剑法的季涯,才能抵御住这样的奇特剑法。

    嗤!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的消耗也快完了,本木大师,这个时候你也别藏着掖着了,快给我一些回灵丹,否则这雷电剑术我也施展不了多久啊!”季涯一把将手中的剑插入地上,对着本木大师说道。

    本木大师知道此事拖延不得,也不管回灵丹有多珍贵了,急忙从衣袖中取出了一个白色玉瓶。

    “给”

    “季涯!这回灵丹每次只可服用一枚,我师傅这六十甲子天罡阵主要是用来困敌,阵法会将阵中的人的灵力吸走大半,这阵法的巧妙之处在于可以吸走阵中人的一半灵力,用以维持阵法,另一个方面便是使敌人处于虚弱状态,这样才没有被人强行破开的可能,所以如果你一旦恢复到巅峰圆满,依旧会被大阵吸收掉五成的灵力。”玄微子提醒道。

    本木大师一甩手,将装有回灵丹的玉瓶向着季涯扔了过去,季涯接过回灵丹,急忙拔开塞子,吞了一粒回灵丹,随后又施展起了雷电剑术。

    ……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都一个时辰过去了,恐怕剑宗宗主随时就回到来,如果阵法破开,加上方才所布置的第一道离坤符阵已经使营地中温度升温,虽然六十甲子天罡阵中气温极低,但是一旦破开的话,以荼靡妖花的生长速度,到时候我一定会漏出破绽来的,只有试试能不能在阵法破开之时将那些木性灵气重新掌控了。”重楼盘坐在地上,脑海中却在想着该如何去收回那些木性灵气。

    轰!

    就在重楼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得一声巨响,在季涯所处的地方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响,季涯脚下的泥土四处纷飞,而季涯本人也是仿佛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轰上了半空,被轰飞的季涯一声闷哼,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

    “不好!赤纹地龙进入阵法之中了。”

    营地中众人心中都是一紧,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六十甲子天罡阵强行抽走了大半灵力,而今的战斗力不足平常的一半,这样的实力如何能抵挡住那赤纹地龙?

    “季涯小心!玄微子!我们上!一定要撑到宗主到来。”松元翎说话间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道影子,悄无声息地向着赤纹地龙疾驰而去。

    “四位阁主!我这有一些回灵丹,可助你们一臂之力。”本木大师话一出口,一挥衣袖,四个玉瓶便向着四人飞去。

    “四位!我这有神行疾道符,驱魔咒法炎道符,也可助我等多一分胜算。”玄微子也将衣袖中的道符分发给了众人,虽然铭刻道符需要消耗极大的心神,但这个时候也不能藏着掖着了。

    在季涯所处的位置上从地底中钻出了一个长着开叉龙角的赤纹地龙,此刻正对着空中的季涯张着血盆大口,仿佛要蓄势攻击,然而却听到一旁有一股危险在迅速靠近,当下龙头一转,对着那疾驰而来的松元翎一声巨吼,与此同时,那一对尖利的利齿也喷射出一股毒液。

    疾驰中的松元翎见势不妙,他的速度在五位阁主中也属一般,那毒液迎面而来,自己却是以前冲之势,抽身闪躲极为困难,他仿佛已经嗅到了那迎面而来的腥臭的毒液,暗恨自己方才被那赤纹地龙给乱了阵脚,此刻那毒液瞬间便可袭至,不觉的心中一凉。就在这个时候,松元翎突然看见身侧有一道金光疾射而至,心中自然明了。

    “神行道符,疾!”

    松元翎方才也听到了玄微子的呼声,知道那是玄微子危机时刻送来的神行疾道符,当他的手触碰到那金光之时口中真言早已念动,刹那间如一阵旋风一般,眨眼间便改变了方向,躲开了那疾射而来的毒液。

    就在那松元翎躲开的刹那,两道火光如初升的月牙一般的剑气划向了那赤纹地龙,随后又是数道剑光袭来,当剑光劈到了赤纹地龙的身上之时,只见得火光四溅,而那赤红色的龙鳞却是丝毫无损。

    “不可恋战,缠住他即可!”封轻舞说道。

    吼!

    赤纹地龙虽然被攻击了几剑,自身也丝毫无损,然而那驱魔咒法炎道符炙热的温度却仿佛将它激怒了一般,扭动了一下巨大的龙躯,便从地底爬了出来,巨大的龙尾向着封轻舞,纪严宇两人横扫而去。

    封轻舞,纪严宇两人虽然有驱魔咒符,但速度却是要慢一些,当龙尾横扫而来的时候,那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两个的速度,躲无可躲,只得举剑抵挡。

    嘭!嘭!

    两声闷响,两人瞬间如离弦之箭一般被抽飞而去,重重地撞在六十甲子天罡阵的冰壁上,半晌后才掉了下来,都已经口吐鲜血,明显是被伤得不轻。

    “轻舞!畜生,给我受死吧!”松元翎看见封轻舞被一尾抽飞得重伤倒地,眼都红了,当下借助那神行道符的可怕速度,几个闪现便出现在赤纹地龙身后,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将手中的剑刺入了赤纹地龙那坚韧的鳞甲之中,由于那赤纹地龙浑身鳞甲坚韧,松元翎的剑只是刺入了它的表皮,根本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吼!

    赤纹地龙虽然鳞甲坚韧,但当剑刺入身体之时依旧感觉到一阵疼痛传来,不由得暴怒更甚,头一扭,冲着松元翎一声巨吼,强大的灵力冲击波重重地轰击在了松元翎的身上,松元翎此刻也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冲到了半空,随后又重重地跌落在地,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不好!”玄微子此刻却是乱了阵脚,方才的打斗看是漫长,其实也就是在片刻的工夫,而今季涯等四人都已经受了重伤,现在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了,以他的实力在人与人的对战中怡然不惧,然而他现在面对的可是赤纹地龙,他们五人对这赤纹地龙毫无办法,赤纹地龙拥有者碾压他们的实力,这该如何是好。

    正当玄微子的思考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之际,那赤纹地龙也是睁着那菱形的瞳孔在看着他,两人仿佛是在对峙,然而众人却是知道,赤纹地龙拥有着碾压玄微子的实力。

    玄微子看着眼前的赤纹地龙,呼吸越加紧促,头上都已经开始冒出冷汗了,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有任何异动,那他绝对会在刹那间被这条赤纹地龙重伤或者被杀,但是如果他不想任何办法,他依旧是被这赤纹地龙重伤或者击杀,这进退两难该如何抉择。

    “宗主,到底知道了什么?或者说触发了什么?为什么这一次要派遣一千名护送弟子,以前也就百余人罢了。出发时为什么说丛林中妖兽横行?难道是与堕魔山脉有关吗?”玄微子现在有些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向师傅甲辰子问明缘由,一系列的疑问和后悔充斥着他的脑海。

    突然……

    “妖兽,休得放肆!”

    众人闻声大喜,一声怒喝从阵外传了进来,那九转结丹的灵力气势向着大阵碾压而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