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五十一章 三千剑桥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凌云山,剑宗上空。

    费攸脚踏一朵白云,悠悠悬浮在修炼场上空,一身白色衣袍随风而舞。

    而在费攸之后,风阁纪严宇,雷阁季涯,心阁封轻舞,符阁玄微子,暗阁松元翎等五阁阁主皆出现在了修炼场上。

    这五人中只有心阁封轻舞是女性,身着剑宗特有的阁主袍服,银簪束发,丝带缚纤腰,她每行一步,婉如飘云,细如潺潺微流的山溪,举手投足间有着一股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意境包含其中。

    “此次下山主要是负责护送这一届新弟子上山,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山中妖兽横行,危机重重,这一次护送任务中务必要小心谨慎,五阁主此次要亲自前往,不可粗心大意。时辰已到,出发!”费攸话毕。

    剑宗一众千人弟子齐声应是,便由五位阁主带队浩浩荡荡地下了凌云山。

    重楼牵着马,与本木大师一起并肩而行,来到山下,重楼一直仔细听着前方队伍的脚步声,依着这些脚步声前进。

    就在这时,重楼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像是触碰到了一层薄膜,这层薄膜如气泡一般柔软,当重楼反应过来想仔细感应时,那种感觉早已无影无踪。

    “小子!感应能力不错嘛!我们现在已经走出了剑宗的天位六剑阵,不过你得小心脚下哦,要不然掉下去了我可懒得救你。”就在重楼突然停步之时,本木大师才悠悠说道。

    “小心脚下?”重楼被这么一说弄的一头雾水,当下竖起耳朵仔细一听,从前后所传来的脚步声中,隐约有碰撞金属硬物之声,而且自己也感觉到了,但方才注意力不在脚下,这才直到现在才发现。

    重楼蹲了下来用手摸了摸脚下,只觉触手冰凉,如触钢铁,随后重楼的手指便被一道利刃所割破,与此同时,他也触摸到了一根如铁棒一般的事物,此棒极短,有手掌长短。

    重楼越摸越惊奇,最后才道:“我们是行走在由无数柄剑组成的路?”

    “哈哈哈!无数柄剑组成是不错,不过我们走的是一座桥,一座由三千把剑构建而成的桥,这座剑桥横跨数十里,直到凌云山脉方才是尽头,凌云山地处凌云山脉之侧,而这条凌云山脉有一道分支形成了一个圆圈,将整个凌云山脉包围起来,在这个纵横两万里的圆圈内,自然形成了一个奇门遁甲之阵,除非有飞天遁地之能,否则根本无法走出此阵,由于此地奇特,所以当年剑宗宗主才会在此地建造了剑宗。想要进出剑宗,只有通过这座三千剑桥,除非是九转结丹的强者,腾云驾雾而过,否则别无他法。”本木大师自信满满地说道。

    “这么庞大的建筑,是何等实力的强者出手,方才建成?而且横跨数十里,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重楼闻言着实震惊不小。

    “这座三千剑桥乃是费攸和甲辰子所建造,有剑宗两大超级高手出马,自然不凡!”本木大师说道。

    经过本木大师这么一说,重楼才知道这剑宗有这么强大,而且比起这里,那烈阳城只能算是小地方,只是因为烈阳城在这无尽苗疆之中属于最繁华之地,而且周边还环绕着规模不一的部族部落,而且也是各部族间交易的地方,而这正好为剑宗提供了一个补充新鲜血液的好地方,所以剑宗才选择了在烈阳城展开新弟子选拔大会。

    此次去参加新弟子选拔大会,这次选拔,将会在周边各族中掀起剑宗热,在烈阳城中重楼就已经听闻剑宗的强大,它的触手早已经遍布周边各族,这些部族为了在这蛮荒的苗疆中生存下去,只得与其他部族相争斗,以获取更多的田地,食物,和奴隶。为此,当强大的剑宗出现在这无尽苗疆只时,苗疆各族为求自保或者是寻求强大的战力,都纷纷选择了剑宗这个巨无霸,每年都会向剑宗上缴大量的物资,以寻求庇护。

    重楼沉默了,而今他对剑宗的认识已经彻底颠覆了他以前的认知,自己复仇的道路离自己还太过遥远。

    “还是实力不够啊!”

    重楼在心中叹了一声,从本木大师口中说出的信息,重楼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剑宗随意的一名弟子或许都可以将重楼轻易抹杀掉,重楼心中涌出了一股强烈的**,那是对力量的强烈渴望,重楼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

    “即使路途再艰难,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剑宗,就让我看看,在你和我之间,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重楼不觉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在自己的思绪中随着剑宗一千弟子浩浩荡荡地走出了凌云山脉。

    出了凌云山脉,出现在重楼面前的依旧是高山延绵,和参天的古树,在这原始的森林,藤蔓交织,草木丛生,行走在半天的古树下,一众人马就如一群蚂蚁一般渺小。只可惜重楼双目失明,无法看见眼前的景色。

    众人行到一处森林中,此地地形平缓,而且这里生长的巨大的古树,浓密的枝叶遮挡住了天空中的阳光,导致这一片区域除了一株株大树之外,地面全是光秃秃的一片。

    “停!今天天色已晚,大家就在此地扎营造饭,等明日再出发!”在队伍的前方,风阁阁主纪严宇抬手喝道。

    随后五阁便分别派出了一部分人在周边站岗巡逻,剩下的有些人从马背上将帐篷取下扎营,有些则是将古树下的落叶层堆积起来生火做饭。

    重楼也是和本木大师一起将马背上的帐篷取下扎营。

    吃过晚饭,重楼与本木大师同在一个帐篷之中,由于本木大师在剑宗中地位不一般,所以这帐篷中除重楼外再没有其他剑宗弟子。

    本木大师此刻正在用手中的一块莹石观看着一卷竹简,而重楼则是盘坐在旁,继续领悟那大悲剑意,但是无论重楼如何去回忆,却始终找不到那种大悲剑意存在,无奈之下只好转而去修炼风声之道。

    “大会在即,此刻若想快速提升实力无疑是杯水车薪,倒不如修炼一下风声之道,这对于现在这个情况的我无疑是最佳选择。”重楼心中暗想,便不再刻意去领悟那大悲剑意,而是将所有的意识精力集中在周围的一切之中。

    深夜渐渐来临,周围嘈杂的声音也渐渐平静了下来,众人在分配好守夜换班顺序之后便纷纷进入帐篷之中睡觉。

    重楼正襟盘坐,细细辨别着周围的一切,只要有空气的地方,只要空气稍微流动一下,便会将周边的事物带动起来,每一种事物都有它独特的声音,这些事物被流动的空气一吹,就会发出一圈圈很微弱的声波,这些声波极其微弱,一般人很难听到这种声音,然而重楼自从双目失明后他的触觉和听觉便变得特别敏锐,再加上重楼这些天对风声之道的锻炼,而今已经能勉强听出一些微弱的声波。

    除了听觉之外,重楼的每一寸皮肤也在无时无刻地接收着周边十几丈内一切事物发出的声波,这些感觉极大地促进了重楼对周边事物的辨别能力,而且也让重楼对于风声有了一些粗浅的认识和理解。

    深夜子时,参天古树上偶尔传来一阵阵夜莺的叫声,然而,一股声波突然在森林深处传播开来,顿时惊得树上鸟雀乱飞,宁静的黑夜中突然被嘈杂的翅膀拍动声所打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