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五十章 大悲剑意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悠悠深院切切语,苍凉枯枝寒寒鸦。深院中雅荷自知道了重楼的真实实力之后,再没有为难重楼,听重楼要出走参加新弟子选拔大会,便为重楼讲述了剑宗护宗大阵,以免重楼误入其中。“我这么告诉你只是提醒你不要在剑宗乱走,特别是你已经双目失明,如果误入其中,那除了剑宗五位阁主和主副宗主,谁也救不了你。如果你要出山的话很简单,你应该是在外被水流冲进剑宗水门中,后又被我救上岸来,你在剑宗这一段时间里,剑宗的五大阁主和主副二位宗主皆有事出山,所以你并没有在剑宗的名册上记录名号,你就不算是剑宗之人,若你无名无份出去,定会被本门弟子捉拿定罪,正好本木大师最近也是打算深入蛮荒森林中去采集灵草灵药,明日我便让你随他而去,你只做个牵马的马夫即可。”雅荷想了想说道。“本木大师在剑宗地位不低,而且我亦不是剑宗之人,他会带我出去吗?”重楼担忧道。“你放心吧!这老头吃软不吃硬,让我求求他便可,他可是剑宗外丹师的二把手啊,你跟着他去,没人会拦你们。”雅荷自信满满道。“如此甚好!雅荷!救命之恩我无以为报,有待他日,定涌泉相报。”重楼认真地对着雅荷抱了抱拳。“咯咯咯!随手之劳,以你现在的实力进入剑宗肯定没问题,到时候身份不一样了,记得来看看我就行。”雅荷轻轻一笑,悠然说道。“不过你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去吧!你等会儿,我送你样东西。”不待重楼开口,雅荷便已跑着离开了。不一会儿,只见她怀抱着一把用长布条包好的长剑,跑到重楼跟前,有些呼吸急促地说道:“喏!凡剑宗之人,皆善使剑,此次选拔,你就以这把剑作为武器吧!”重楼接过长剑,拆开缠在上面的长布条,用手轻轻抚摸着这把剑,不知不觉黯然神伤,重楼突然想起自己的第一把剑,从而想起了自己死去的父母,重楼对自己父母最后的记忆一直被定格在了他进入密洞面壁三年的画面中,那时候自己向洞外观望,洞外刺眼的阳光一泻而下,重楼能够清晰的想起当时那种离别时的悲情和那若有若无的失去亲人的失落以及恐慌感。还有已经香消玉殒的何竹香,她仿佛是在重楼的人生中如昙花一现一般一闪而过,然而却在重楼心中留下了一个不可抹灭的痕迹。雅荷见重楼一直抚摸着长剑,若有所思的样子,不忍打扰,便自行离去了。深夜里,重楼一人在修炼场的石头上独坐,月光撒下,坚硬的地面上如结了一层细细的白霜。重楼抚摸着长剑,回思过往,恍如梦境一般,在自己没有记事的年纪,没了家庭,懵懵懂懂间的爱恋,婉如昨日,是命运的使然,还是自己不够强大?重楼不知不觉悲从中来,在凄寒的月光下,缓缓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一跃而起,硕大的修炼场中只有重楼挥舞寒剑时所发出的声音。呼!呼!呼!重楼手中舞剑,但心中悲凉,不知不觉间,便已经不明自己,只是突然发现自己挥舞着长剑,仿佛是自己的发泄之处,于是没有丝毫停留,一刺一划间渐渐趋向了玄奥。重楼从未学剑,但此刻心到悲处,不觉拔剑而舞,这每一剑由起初的杂乱无章,渐渐地趋向了井而有序,他的每一剑,都仿佛是在诉说着心中那无限的悲凉,不知不觉,重楼地这场舞剑的气质慢慢地发生了变化,重楼的身影仿佛在努力透着一股洒脱之气,然而他的每一剑却又如此的悲凉。不多时,重楼已经进入了恍恍惚惚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中,重楼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长剑,不断发泄着心中的悲凉,一股股苍凉悲伤的剑意在重楼舞剑之间散发开来,那悲凉的剑意,如若让人看到,仿佛可以催人泪下,让人不忍直视。到了最后,重楼手中的剑已经产生了蒙蒙的雾气,在重楼挥动长剑间散发着惊人的光芒,灵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运转了起来。这种悲凉的剑意,在加上重楼运转起来的天地灵气,顿时修炼场上气若游龙,声势浩荡。有道是:道道寒芒隐四方,丝丝剑气透苍凉。凄凄月下舞霜剑,似是玄宗大悲天。……重楼似乎已经忘却了周边的一切,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停止了手中的剑,随地而坐,心神已无比宁静,在脑海中继续领悟着方才那种悲凉的剑意,恍惚间,已经踏入了玄真悟道的门槛。等重楼醒来时,东天已微泛白肚,修炼场上开始陆陆续续的有人影走出,人声也开始嘈杂了起来。重楼只得起身摸索着向食殿后院走去,但他心中却恍若明洞大开,昨天晚上的那种悲凉的意境而舞出的剑也是带着悲凉之感。“原来自己的心境、心情也可以融入这剑法之中,大悲中的意境,那股悲凉的剑意,已经成为了我自己的武学,看来只有自己领悟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大悲意境,大悲剑意,不如就叫大悲剑意吧!”重楼喃喃自语,一路回到了食殿后院,在自己的房屋中收拾了一下衣物,将它们整理好了叠放在包袱里,最后重楼在床头摸出了何竹香的遗物玉箫,和父母给他的《龟灵八法》,这两样东西重楼一直贴身藏着,一直以来亦是如此。当重楼走出房门,才发现雅荷早已经在门外等候多时。雅荷将几个馒头塞进了重楼的包袱里,“这一路少说也得两三天的行程,或许本木大师会照顾一下你,但是上次你惹了他,你也别指望他能有多照顾你,只有你自己照顾你自己。认识你这么久,平时对你打啊骂啊什么的,我在这向你道歉,我从小就没有父母,是本木大师把我养大的,而且我资质平庸,没办法跟你们一样修炼,本木大师也只是教了我一些治病识药的东西。我一直把他当做父亲一样看待,虽然他对我不怎么好,但是上次他救了你,你那样跟他说话,我这才对你这样,因为在我眼里,他永远是我父亲,我不允许任何人那样对待他。”雅荷一边帮重楼整理衣服,一边说道。“这些事我都没放在心上,正如你所说,本木大师是你的恩人,同时你也是我的恩人,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无论怎样,我也不会记恨于你。也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重楼认真道。“嗯!好啦!可以出发啦!”雅荷道出了心中的事,仿佛是轻松了许多,拍了拍重楼的肩膀说道。当雅荷带着重楼来到修炼场上的时候,修炼场上早已人山人海,一千人在此齐聚,场面是热闹非凡,有五剑阁的人分别占据了五块区域,前方亦是由五位护法带队。“居风!本木大师在这边!”雅荷说着将重楼拉到一处,重楼听到了几声马蹄声,便向着那声音的方向拱了拱手,说道:“废人居风,在前些日子对大师有些无礼,在此小子先向大师赔罪。也感谢大师对小子的救命之恩。”“哈哈哈!我本以为雅荷救了一个自甘堕落的废物呢!如今你能振作起来,嗯!甚好!甚好!你的事情雅荷已经跟我说了,我也想看看你在什么都看不见的情况下能翻出多大的风浪。”本木大师手拿着缰绳,抚了抚胡子说道。就在这时,天空飘来了一朵白云,云上费攸负手而立,修炼场上的所有人看到宗主降临,便停止了说话,目光一致投向了天空,原本嘈杂的修炼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似乎都在等在最后出发的命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