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九章 天地二位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秋风萧瑟,枯枝败叶潇潇下,草木枯黄,落霞西斜古世荒。重楼这一坐便是一整天,在这一天的时间里,重楼全意识地在关注着自己耳边的风流。呼呼呼!重楼从未有过的感觉,细细倾听那风,时而呼呼狂啸,时而细细如泉流,草木沙沙,蝉虫吱吱,爬物悉嗦。时而如坠巨流奔腾,时而如细发扶面,此刻重楼感觉到周边的事物不仅仅靠耳朵能听到,而且,当细风拂面之时,他身上裸露在外的每一根汗毛都是如此敏感,当风流吹过,那一缕缕游过他身上皮肤的气流,带着周边事物所发出的自己特有的音波,皆是在冲击着重楼的每一寸皮肤,让重楼深深地感受到了四周的一切。“我没了眼睛,但我还拥有耳朵,我还拥有感觉,我照样能感受到周边万物之举动,我还有希望,竹香!你在黄泉里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将伤害过你的人,一个一个地送入地狱。”重楼喃喃自语。此刻天空金乌已斜,山后的殿宇中传来了阵阵钟声,这才将重楼从修炼中扰醒。“一、二、三、四……八、九、十。酉时了吗?是时候回去了!”这十声钟声,是从子时到亥时中的酉时,从子时的一声撞钟,每过一个时辰便多加一次撞钟,而第十下,便是酉时。重楼在石头上站起身来,细细倾听这钟声方位,一步一步地摸索着来路回去。虽然在重楼失去视觉这段时间里,一直靠的是听声音来辨别人与物,但是真若走起来,若是前方有障碍,没有手杖的他是无法提前得知的。所以而今也只能继续伸出双手摸索着走路。就在重楼摸索着走回去时,突然耳边有一阵钟声想起,这一阵钟声响得突然,而且节奏急促,似乎只有发生大的事件发生,才会有这样钟声。“怎么回事?难道剑宗出事了?”重楼虽有些急切的想要去了解到底出了什么事,但却又碍于无奈,自己的双眼已经失明,不明眼前道路,只好继续摸索着往前走。重楼好不容易摸索着回到了修炼场上,自己刚刚止步,却突然听见有人在空中说话,话音雄厚有力,在硕大的修炼场上响彻云霄,恍若天人之音。“众弟子听令!”一声巨喝响彻大地,此时整个硕大的修炼场上数千弟子整齐站立成为一个个方阵,全场人皆身穿剑宗袍服,手握长剑,昂首而立,全场静得落针可闻,唯有天空之人话音响彻四方。只见天空中一道身影悬空而立,脚踏白色云朵,身穿白色螺纹袍服,长发束冠,眉宇间透着一股王者之风,重楼不识此人,但其他人却识得,此人便是剑宗宗主费攸。“从即刻起,开启天位六剑阵,地位五行阵,明日,由五阁各遣一百名应灵段弟子下山,前往烈阳城,吾宗将于五日后举行新弟子选拔大会。各阁五百名弟子负责保护新弟子安全抵达剑宗,在此期间,刑罚堂执掌天地二位护宗大阵,不得有失,尔等速去准备,明日即可出发。”“是!”天空中费攸话音落毕,场中弟子便齐声应是。等天空中的费攸离开,方才由各阁护法点名挑选出百名弟子。重楼摸索着回到食殿后院,继续劈柴烧火做晚饭。重楼虽眼不能视物,但他好歹也是个结丹初期的修为,在重楼劈柴烧火只是突觉身后有长条物体破风而来,发出呖呖风声,重楼而今双目失明,但这却使得他双耳异常地明锐,几乎就在一刹那,便已察觉到了危机,重楼想用手去接,但又担心此物是利刃之物,不敢托大,只得偏身闪躲,在闪躲的同时手中正好握着一块木柴,左手一挥,木柴便离手而出。砰!只听一声闷响,与此同时也有一个女人的声音想起,那木柴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那女人的肚子上。“哎哟!你个死废物,竟敢偷袭我,看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这废物。”重楼听出了是雅荷的声音,暗自庆幸方才出手较轻,毕竟人家救过自己的性命,。不过未待重楼起身,雅荷手持长竹条便抽了过来,带着呼呼的风声,便抽在了重楼的身上,火辣辣的疼痛。“你这废物,今天一天都跑哪去了,害得老娘一个人挑了这么多水,肩膀都磨破了,你居然还那木头砸我!看我不打死你。”重楼半蹲在地上,双手护着头脸,一下下的竹条抽在自己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深深刺痛着重楼的内心,自己这些天来不仅被剑宗弟子侮辱打骂,就连回到这里也受着窝囊气,当下控制不住怒火中烧,猛的站起身来,运转体内的灵力,突然间一股灵力波爆发开来,以重楼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而去,场上烟尘四起。“雅荷,我每次忍受你的辱骂并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我这条命是你救的,这我无话可说,但是我在剑宗这段日子里,处处忍让,却处处受辱,我也是人啊!我也有我的尊严。”重楼怒道。雅荷被这一股强劲的灵力波冲倒在地,瞪着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看着重楼,口中有些干涩地说道:“结丹初期高手,天呐!你究竟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不过是一个四处流浪的人罢了。”重楼听的出雅荷的难以置信,便不再动作,平复了心中的怒火,继续低头劈着柴火。“你是修行者啊?”雅荷小心翼翼地问到。重楼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那你以前是住在哪的啊?”雅荷又问。“四处流浪,四海为家!”重楼差点把事实说了出来,不过仔细一想,如若说出来,若是消息泄露出去,让剑宗知道我还活着,必然将我铲除,在烈阳城时或许剑宗的目光已经注意到了自己,特别是新弟子选拔在即,与此同时,烈阳城城主也关注到了自己身上,重楼知道,自己以后的身份,要在拥有足够实力前,必须隐姓埋名。“救下你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雅荷看重楼身上已无怒气,故作埋怨道。“我叫居风!”重楼随口说道。顿了一下又道:“雅荷!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有没有办法。”“你说!”雅荷听到一个结丹期的高手居然对自己有事相求,当下来了兴趣,急忙来到重楼身旁。“方才在天上说话的那个人是不是剑宗的宗主?”重楼道。“没错!他便是剑宗宗主,名字叫费攸。”“按他的意思,明天将有一批弟子要出山,我想我也要出山。”重楼道。“你要下山?你双目失明,怕你连路都找不到。”雅荷正要发笑,心中却又是一惊,“你!你难道要参加新弟子选拔大会?”“不错!你可有办法?”重楼沉声道。“明日剑宗将开启天地二位护宗大阵,这两个大阵一旦开启,除非八转结丹的高手出手,否则想进出极难。”雅荷想了一会儿,又道:“剑宗天地二位护宗大阵,天位六剑阵就不用多说了,凡误闯六剑阵者,必遭剑阵中的万道剑气切割成碎片。而地位五行阵也极其了得,地位五行阵中暗含土木水火金五行,土门流沙重重,飞沙走石,不辩眼前之物,误入土门,必遭流沙掩埋,必死无疑,木门奇花异蕊,荆棘重重,毒虫毒草众多,防不胜防;水门自成水系,蜿蜒曲折,首尾相连,支流纵横,交错复杂,形如迷宫,纵有入者,若无飞天之能,必死无疑,当然,我当初救你的地方便是水门附近;火门是由剑宗中的一处奇地流出的岩浆流成的,火门外观如黑色岩石大地,地表温度正常,然而若有人踏入,则会破坏上面的一层薄薄的石壳,掉进岩浆之中。金门是最诡异的一门,此门不知是何原理,进入之人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内便身体金属化,到最后就形成了一个金属雕像。”“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重楼奇道。“这些事是剑宗每个弟子都知道的事,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千万别在剑宗乱意走动,否则误入大阵,后果不堪设想。”雅荷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