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八章 梦回前世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剑宗修炼场。

    盘坐在石头上的重楼双目微闭,完全陷入了无心无我的状态。

    而今的重楼面目明显消瘦了许多,虽然无法接受何竹香死去的事实,但每每想起的时候,心中总有那么一条抹不去的伤,就这样,重楼每当闲暇之余,便自己摸索着来到这里,这里有着一棵大树,树下是一块水缸大小的石块,就在石头上坐着,感受着阳光带给他的温暖,仿佛置身于拥抱之中,心中也会好受些。

    然而就在这一次,重楼不比以往,在思念之时恍恍惚惚间便莫名其妙地进入了那奇妙的状态中,此刻重楼的意识如入了梦境一般,完全不知自己之所在,只感觉自己是在以前混沌之中悠悠飘荡,周围偶尔会传来一丝丝虚无之感,回头观望,却也只是氤氤氲氲,蒙蒙混沌犹如薄雾细纱一般虚无缥缈。

    忽的,在重楼眼前突然一声炸雷响起,这一道雷仿佛是划破黑暗夜空的一道星火,重楼便看到眼前有一个巨人,赤红着皮肤,手持巨斧,在这片混沌空间中挥舞着,巨斧所过之处,空间都被割成了平滑的空间维面,而巨人的每一斧,都不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盎然生机的境意,不仅如此,它还同时携带者虚无意境,时空意境,五行意境等等,由那巨人身上所散发出的意境竟然有十万八千条天道意境,这些意境最终化为了虚无,消失在了莽莽天地间。

    那巨人每向前挥一板斧,这鸿蒙混沌便被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最后终于清者升而浊者沉,形成了初始世界,随后又屹立于天地之间,他崩断十指,撑以天地而亡。

    随后,这天地间便开始孕育亿万生灵,女娲撒土成人,真龙开天成圣,魔鲲戏游北冥……

    直到某一天北冥中一道黑光冲天而起,黑光中那男子面目俊逸,血瞳紫发,他的一双血眸与重楼的目光相交织,重楼无论怎么使劲去观察他,皆是无法观清其五官面目,但却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不待重楼喘息片刻,那黑光中的人影突然一下子飞扑而来,一头撞到了重楼的意识中。

    只见重楼盘坐于石头上的身体如受重击一般突然抖了一下往后倒去,在他向后倒去的刹那,他的意识中突然发出了一圈如水波纹一般的波形意念,向着不知名的远方传去,这一股意念悄无声息,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重楼从深度无我中醒来,慢慢摸索着地面起身,方才意识所游离的那一幕幕依旧在脑海中回荡。

    “难道是场梦?”重楼揉了揉太阳穴,摸索着找到了掉落在旁的手杖,又爬上了那一块石头上。

    还不待重楼坐稳,突然觉得门面恶风不善,一股沉重的力道扑面而来,重楼尚未坐稳,便已察觉到了危机,但自己而今坐立不稳,情急之下只得用双手交叉于面部前,硬扛那迎面而来的强劲力道。

    砰!

    一声沉重的声响,重楼被这重击的力道冲击得向后倒去十几米远,沿途撞断了些许小树木,最后终于重重地撞在了一棵大树下,巨大力道,将大树震得沙沙作响,树叶被纷纷震落。这一下将重楼撞得五脏六腑都翻了一翻,重楼挣扎着从地面爬起来,却突然被一只脚踩住了后背,让他动弹不得。

    “小子!没事发什么疯啊?没看见老子正在修炼吗?不知道人在修炼中被打扰了是很容易走火入魔的吗?”北罗一脚踩在重楼背上,见重楼挣扎着起身,便又数脚踢在了他的肋骨之上,这几脚力道皆是减轻不少,毕竟在剑宗随意伤人是要接受重罚。

    “北哥,他是个瞎子,看不到!不过这小子还挺能抗的,你这一脚也只是出了几分力气吧!这小子居然还能挣扎几下。”单宦海说道。

    “呸!原来一个瞎子,卑微得像蝼蚁一般,简直是脏了我的脚。喂!臭瞎子,以后走路小心点,别到处乱晃,要是下次再让我遇见,有你好看的。”北罗吐了口唾沫,便转身离去。

    单宦海看着北罗一脸不快,当下又踢了重楼几脚,说道:“小子!今天算你命好,你知道你惹了谁吗?剑宗风阁最有希望成为阁主亲传弟子的人,你招惹了他,以后有你好受的。”

    重楼受了几脚,却硬是一声不吭。

    单宦海说完,亦是各自离去,不再理会趴在地上的重楼。

    重楼摸索着掉落在地上的木杖,木杖由于刚才的撞击早已被撞断了,重楼将两节木杖握在手中,一只手撑着大树站了起来。

    “剑宗风阁,纪严宇,北罗,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把我失去的全部给找回来。”

    重楼抹了抹脸上的泥土,一把将手中的木杖甩落在旁,双手摸索着朝着食殿离去。

    ……

    在那遥远的灵山上,明静优雅的金座莲台,迦楼罗身穿紫金袈裟,头上长有一头五彩的羽毛,额前印有金光闪闪的佛印,双目微闭的身影盘坐金莲之上,他双目微闭,手捏指决。在旁看来,他眉清目秀,周身散发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气息,婉如与整个自然融为一体,无欲无求,无心妙法。随着指决张开,突然从迦楼罗体内飞出了十六枚金珠,这十六枚金珠皆含五彩宝光,每一枚金珠上的纹路皆是以细长的流线为主,这是迦楼罗擅长之所在,迦楼罗本身是鲲鹏,其速度在三界中鲜有可比,而金珠,则是迦楼罗自修佛以来的本命舍利子。

    十六枚舍利子在迦楼罗身后组成了一个椭圆之状,随之周身彩光亦盛,迦楼罗突然陷入了无心无我的状态,在这个状态中,迦楼罗的意识便如重楼一般如出一辙,直到身为魔祖的自己一下子冲向重楼的那一刻结束。这时身后的十六枚舍利子则是在瞬间进入了迦楼罗体内,迦楼罗如受重击,闷哼一声,便睁开了眼睛,喃喃道:“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前世的光景,今生会怎样呢?到底你是我?还是我是你?在这个肮脏的时代,早就没有了正义与邪恶,只有无休无止的暗流与碰撞,等着吧!”

    ……

    剑宗凌云山。

    这时已是第二天,重楼做完了劈柴烧火的活,便自己摸索着走到了一出僻静的空地,此地山石起伏,荒草丛生,秋风萧索,是一处荒凉的山地,重楼此刻已经感觉不到人烟的喧哗,方才盘膝打坐,自昨日之辱起,重楼便不再使用木杖探路,而是用耳朵听音而辩方位,重楼前些日子尚且需要依赖木棍探路,而今木杖已断,就如耻辱已受,如还要依赖木杖探行,那今后将以何报仇?

    重楼爬上了一块山岩,静静打坐,这一次重楼没有运行功法,而是全身心地将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借着这萧瑟的微风,细细倾听风的震动,有风吹草动的沙沙声,有小鸟啄石的哒哒声,秋日鸣虫的吱吱声……

    重楼细细地倾听着,这些声音的方向,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等等,此地有风常流,其声百态,却也全进重楼之耳,虽目不能视,便也能大致可言发声之为何物。

    ……

    在重楼全身心去倾听周遭风声之时,却没看见,有一朵白云从远方飞速而来,若是重楼看见,定能惊个目瞪口呆,因为这多白云竟然直接穿过了剑宗的护宗大阵天位六剑阵。这一朵白云从天而降,直接落入凌云山上,不知所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