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七章 天位六剑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南赡部洲地界,在距离洪涯部落以北两百公里处,有一座高耸的巨山,名曰凌云山,巨山之高如擎天之柱,直插云霄。山有五峰,形如手掌,其上宫殿鳞次栉比,而在五座山峰之上,各自有五把宝剑垂直悬浮其上,五把宝剑上铭刻着一道道极为玄奥的纹路,这些纹路皆是发着金黄色的光芒,五剑乃逝渊剑,若霜剑,漱风剑,无心剑,释空剑。

    五把宝剑之间,若隐若现地亦是玄奥的金黄色纹路,这些纹路由五把宝剑散发出来的,彼此相互连接,纹路中流光易转,犹如一条条血脉一般,其中流动着天地灵气,隐隐间散发出恐怖的波动。

    在这五把宝剑之上,亦悬浮着另一把宝剑,此剑剑身同体翠绿,色如翡翠,在阳光的照射下,剑身逐渐转而变得透明,煞是奇异,因其剑身奇异,得其名曰隐痕剑,周边五剑如拱卫着这把灵剑,从外界看来,只见一缕缕天地灵气缓缓灌入其中,而那灵剑,则是通过与其他五剑的纹路连接,从而那些天地灵气便扩散开来,供以五剑,这凌云山便身处这六剑之下,六剑又由同体翠绿的灵剑为最高,五剑分五方,其中纹路编织交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此阵如天罩一般将整个凌云山覆盖起来,形成了一个坚固的堡垒。

    这凌云山上,便是无尽苗疆赫赫有名的剑宗。

    话说重楼自被救起,而今已经五天过去。

    “喂!废物!死了没有,没断气的话就快起床劈柴烧火,都已经卯时了还睡着,再不赶紧烧火做饭,耽误了剑宗弟子早饭的时间,上面怪罪下来,那责任我可承担不起。”外面的天空还蒙蒙亮,在重楼房间的门口,雅荷一个劲的敲着门。

    房间里面黑灯瞎火,只见重楼摸索着打开了房门,脸上用一条棱纹黑带蒙着眼睛,黑带下那暗红色的血管依旧浮现在脸上,咋一看煞是吓人。

    即便是看着重楼这面容好几天了的雅荷,在这天蒙蒙亮的时候,着实也是心里发虚。

    “你去柴房把柴劈了,然后去烧火,知道了吗?”雅荷吩咐道。

    然而重楼却只是一言不发,拿着手中的木杖,轻轻点着地面,探路而去。

    “真是个怪人!”雅荷望着一言不发的重楼,也是一阵无语。

    ……

    剑宗食殿。

    重楼拄着探路杖,一步一步地向着,取餐台走去。

    “哎?剑宗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瞎子?这人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是谁把他留下来的,就不怕被上头怪罪?”一旁的餐桌上,一个莫约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男子奇道。

    “嗨!这你还不知道啊!这小子前几天早就到剑宗了,也不知道他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在他昏迷的时候沿着我们剑宗的护宗五行阵中的水门漂流而来,那个人小声说道。

    “切!好运?你看看他脸上那些黑纹,那明显是双眼中毒,毒血依旧残留在血管之中,所以脸上才有如此之多的黑纹。如果真的是剧毒的话,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活下来的。”那年轻人说道。却突然看向旁边的一个人,说道:“喂!郑畏泱,你不会是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吧?我跟你说,人家都已经是双目失明了,就别折腾人家了,你看看他多可怜啊!”

    这年轻人旁边的郑畏泱看着重楼走过来,他悄无声息地将一张四方桌竖立起来,面朝着迎面而来,然后另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其他人不要出声。其余的几个人也是一脸戏谑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重楼。

    乒乒乒!

    重楼手中的木杖在那竖立的桌子上敲了几下,然后他停了下来,继续用手中的木杖探物,木杖抵着那竖起来的桌面慢慢划着向上,重楼感觉到面前之物,以为是取餐台,便将手中的木杖收起,而后将双手伸出去乱摸,然而在他伸出双手的时候,郑畏泱却又稍稍地将竖立的桌子移了开来,任由重楼在空气中乱摸。

    这时硕大的食殿中所有人都被郑畏泱的动作所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他这个方向,只见重楼一个人在走道上伸手乱摸,重楼摸了几下,只觉得前面空空如也,却正要抬脚往前走去,突然被郑畏泱伸出的脚给绊住,原本想用脚绊倒重楼的郑畏泱此刻却感觉重楼的脚婉如沉重的钢铁一般,丝毫不被其影响分毫,重楼踏出的步子将郑畏泱的脚抵开,郑畏泱以为重楼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脚上未加力,被重楼挡开了脚。

    郑畏泱见重楼在众目睽睽之下挡开了自己伸出去的脚,心中甚是尴尬,却要起身继续作怪,只被旁边的年轻人说道。

    “行了行了!你若是再做下去可就过了啊!人家只是个瞎子,别跟他一般计较。赶紧吃饭,一会儿还的练剑呢!错过了时辰又得挨罚。”

    郑畏泱看着重楼走远,便又坐了下来,道:“哼!一个瞎子废物,居然让我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等会儿有他好受的。”

    旁边的年轻人道:“算了算了,你这人也真是,自从师兄们出去了之后你就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这要是让师兄们回来知道了,到时候你可就自谋多福吧!我可帮不了你。”

    郑畏泱闻言,心中虽有一口闷气,却也只得憋在心中,当下便不再理会重楼,一个劲的埋头吃饭。

    食殿中众人见没什么乐子,便也各自收回目光,该谈天的谈天,该说地的说地。

    重楼在取餐台取了一盘素菜,又端了一碗饭各自摸索着找到了一张桌子自己吃饭,也不理会众人那悉悉索索谈论他的声音。

    ……

    这是一块硕大的练武场,场地宽可容纳数十座宫殿,纵横达数十里方圆,练武场上共有九九八十一座擂台,供剑宗弟子以比武切磋之用,而练武场上除擂台外又分东西两区,东区供新人弟子修炼习武。

    而西区则是不同,这一块区域有着明确的规定,凡结丹期以下者,禁止涉足,因为这西区,位处剑宗天位六剑阵阵眼正下方,天位六剑阵中隐痕剑为天位六剑阵之阵眼,天位六剑阵五方宝剑引得天地灵气齐聚于隐痕剑,随后磅礴的天地灵气便从天而降,浓郁的天地灵气充满了西区修炼场上,只因修行者在结丹前体内只是存在着稀薄的天地灵气,所以,修行不足者如果贸然进去,则会因为修为不足而无法承受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最终的结果便是体内灵力紊乱,真气逆行,七窍流血而亡。

    在东区修炼场上,数以千计的剑宗弟子整齐地站成了五个巨大的方阵,方阵前各有一名导师,五名导师各自带领着自己方阵的弟子练习着剑宗入门基础剑法,数以千计的剑声即使是在百步开外皆可闻之,由此可见场面之浩大,声势之惊人。

    在修炼场边上的一个石头上,只见一人身穿粗布麻衣,黑色长发随风飘扬,面有暗红色血管黑纹密布,双眼被一条黑色棱纹长带蒙住双眼,在水缸大小的石头上盘膝而坐,在他周身微微萦绕着一些如水波般细小的波纹,若是有结丹强者在场,便会发现重楼此刻已处于无心忘我的状态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