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六章 偷天换日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洪涯部落。

    天空依旧暴雨倾盆,电闪雷鸣。

    树梢上那玉箫在狂风下依旧散发着清脆的萧声,萧声仿佛是在哭泣一般时断时续,绿色的树叶更是被风吹雨打而凋零,满地地残枝败叶。

    重楼将树梢上的玉箫取下,在何竹香的坟前轻轻地吹响,心中便纵有千万种哀伤埋藏,却敌不过一曲离殇地轰然决堤。

    重楼拖着沉重的步伐,带着孤单的身影,一步一步地离开了那一座低矮的坟头,向着山下走去,慢慢地离开了曾经给他带来如昙花一现般温暖的地方,离开了埋葬在那个季节里芬芳。

    重楼历经此事,面容上早已被憔悴爬满,在狂风骤雨中一个人孤单的走,却从未回过头,因为他知道,即使回了头,他依旧还是要走,因为所有他拥有的一切,都已经不复存在。

    在不知不觉中,重楼来到了洪涯部落山下的一条因洪水泛滥而改道的河流前,这条河流将通往洪涯部落的道路给截成了两段,河面宽了整整两三里。

    重楼望着那汹涌澎湃的河流,却只能止步于前,便纵有结丹初期的实力,想踏水而去也跑不了两三里的距离,况且重楼昨日全力爆发,体内灵力消耗严重,而今亦是从未恢复半分。

    重楼无奈,只得在河边寻了一块巨石坐下,呆呆地望着着滚滚江流。

    不一会儿,突然一道惊雷从重楼身后传了出来,重楼回头看了看,是天空中一道闪电击中了地面,将地面劈出了一个大洞。

    正当重楼要选择无视之时,突然眼前出现了两只眼睛,那两只眼睛散发着邪恶的紫色光芒,重楼见到这情景,心中亦是大骇,正要起身与那双眼睛保持距离,然而没等重楼起身,那对眼睛却突然发出了两束紫色的光芒,两束光芒直射重楼双眼,顿时重楼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已经被定格在了这一刻,嘴巴张开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手脚也像是被灌了铅一般动惮不得,然而令重楼更加惊恐的是,他的双眼也像那对眼睛一样变成了紫色的模样,重楼慢慢地发现他的眼睛在一下子便什么东西都看不见了,眼前一片漆黑。

    在重楼附近,那雷霆闪电愈来愈盛,周边的树木山石皆是被雷霆击碎。

    那双散发着紫色邪光的双眼仿佛也是知道了一股巨大的危险在向自己逼近,当下紫光更盛。突然间,只见重楼那被诡异定格的身体突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仿佛是感受到了身体剧烈地疼痛,的确是身体的剧烈疼痛,只见重楼那睁大的双眼突然间“嘙”地一声从重楼的眼窝中脱离了开来,两只血淋淋地眼睛亦是跟那双魔瞳一般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随后那一双散发着紫色邪光的魔瞳便一下子钻入了重楼的眼窝之中,而重楼的那一双眼睛,则是突然如受到了惊吓一般慌不择路地“嗖”地一声向着河流的一边狂窜而去,然而却不等那一双眼睛飞出多远,便被从天而下的一道雷霆闪电击中,顿时那一双肉眼便化为了点点碎片,而后便烟消云散,彻底消失不见了。

    而在重楼从自己眼窝中出来的眼睛飞走的那一刻,那一双修罗魔瞳取而代之,进如了重楼的眼窝之中,当修罗魔瞳入住重楼的一刹那,重楼的身体便被那一双魔瞳飞来的力量推进了茫茫的河水中,一下子失去了踪影。

    当重楼的那一双眼睛被雷霆击碎的那一刻起,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便开始散去,狂风骤雨也开始停歇,漆黑压抑的天空中终于有一缕太阳光透了下来。

    一切仿佛重归平静。

    ……

    “这是哪里?好黑啊!好黑!我死了吗?可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你,竹香!”

    “你醒啦?”在重楼意识恢复清醒的时候,身边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问到。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把我的眼睛蒙起来?”重楼伸出自己的手,想把蒙住自己眼睛的布条扯掉。

    “哎哎哎!别动,你身体还未恢复,乖乖地别乱动,还有啊!你得有个心理准备,你得眼睛可能永远都不能看见了。”这个陌生的女子拉住了重楼的手,小心翼翼地说道。

    “什么?我的眼睛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重楼这才想起来他失去意识前的事情,当他看到那一对紫色眼睛后,便双眼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你现在还很虚弱,体内被呛了不少水,要不是我们遇到你,你恐怕早就没命了。现在你好好休息吧!”那女子说着,便离开了房间。

    重楼此刻也不想多说话,他现在只想好好一个人静一静,从魧鱼部落的毁灭,到洪涯部落,重楼突然觉得他失去的太多太多了,自己的父母在还未来得及见一面便匆匆离他而去,还有何竹香,老实说,他认识何竹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是何竹香就像是一粒种子,早已经在自己的心中生根发芽,从何竹香拥住他的那一刹那,重楼便知道,她已经在他心中占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位置,甚至已经占据了他整个心房。

    静静地,重楼在床上静静地躺着,安静的室内偶尔传来他一阵阵的咳嗽声。

    两个时辰过去了,重楼的咳嗽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剧烈,他咳得撕心裂肺,剧烈的咳嗽声最后终于吸引了房间外的人。

    依旧是那个女子的声音。

    “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女子将重楼从床上扶了起来,为他拍了拍后背。

    但依旧重楼依旧没有回转之色,她在重楼背上轻轻的拍打着,重楼虽然咳嗽有些停缓下来,但是看重楼脸上却是涨得通红,心中慌乱不已。

    “你坚持一会儿,我这就去把本木大师叫来,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外丹师,或许可以治好你!你坚持住啊!”那女子话未说完,却急忙跑出了房间。

    过了一会的功夫,只听门外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本木大师,他就在里面,他咳得厉害,快救救她!”那女子急切的说道。

    “放心吧!除非他死了,要不然在我手里就一定死不了。”说话的是一个老者的声音。

    那老者径直走到重楼床榻前,只见重楼咳嗽不断,而且重楼的眼睛中就出了许多鲜血,他的双眼处显现出了如蜘蛛网一般的血管,双眼是最密集的,随后向着脸的其他地方扩散而去,老者见重楼整个脸到脖子都被涨得通红,双眼处更是被涨处了鲜血,当下不再怠慢,一把将重楼的手握住,然后为重楼把了把脉。

    老者皱着眉头把了会儿脉,对着那女子说道:“你将他扶起来!”

    那女子这才急忙将重楼扶起来让重楼坐在床榻上,随后那老者屈指在重楼的胸口点了数点,然后半跪在重楼面前,一把将重楼脸面朝下地放在他的大腿上,他的膝盖则正好抵在重楼的胸口处,他另一只手猛地在重楼后心处用力自拍,顿时一口黑色的鲜血从重楼口中喷出。

    重楼呕了几口黑血,这才稍微有些好转,待的重楼黑血呕尽,这才将重楼又扶回了床上。

    “嘿嘿!小子!算你命大!这今儿个要是没有我,你这小命可就难保咯!”那老者见重楼气色好转,这才得意地说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连眼睛也瞎了,留我一个废人在这世上又有何用?”重楼躺在床上,有些颓废地说道。

    “你这黄毛小子,老夫救了你一命,你却连一声谢谢都不说,哼!我看你也就废物一个,雅荷!你别管他了,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吧!哼!”本木大师被重楼这句话气的不轻,吹胡子瞪眼地离开了房间。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啊!你知不知道本木大师是我们剑宗第二大外丹师,没想到我居然救了你这样的人,哼!”雅荷想到自己把本木大师给请来救人,却被病人给气走了,以后难免会惹得本木大师的反感,也是气呼呼地要离开。

    “你说什么?这里是剑宗?”重楼听到剑宗这两个字,心里顿时生出了缕缕杀意。

    “没错,这里是剑宗,你现在最好赶紧好起来,然后给我去干杂活,我们剑宗可不养废物。”雅荷说完,便气呼呼地离开了。然而她却没发现,重楼撑住床榻的手,早已经将手中的床单抓了稀烂。

    “剑宗!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不复存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