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三章 远古遗迹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怀揣着何萧送留给他的小包袱,匆匆回到了客栈。

    “这都一天过去了,也不知道竹香如今转移了没有。”

    何竹香对于重楼来说,就仿佛平静的湖面上突然荡漾起的涟漪,虽说相处的时日不多,但心中仿佛是多了那么一缕牵挂,似有似无,缠缠绵绵。

    重楼使劲摇了摇脑袋,打开何萧留给他的小包袱,其中的一些钱财重楼自然不顾,而唯一能引重楼重视的,是那一卷竹简,重楼拿起竹简仔细端详了一下,在外侧的一片竹简上刻着“幻影魔刀”的字样。

    “幻影魔刀!”

    重楼这才想起在山谷中何萧曾使出一手变幻莫测的刀法,虽然与赫厥所使的漱风剑法有着极大的差距,但对于重楼来说,无疑是久旱逢甘霖,重楼自修行以来,除了修炼《龟灵八法》外,便没有再修行其他武学,况且龟灵八法乃是一门内功心法。

    重楼迫不及待地将竹简打开,将其中的内容看了一遍,重楼不由得惊叹不已。

    正所谓:刀,乃兵器中之重器,使之于武斗时其力千钧,速缓而可以以轻快破之。

    然而这何萧居然将一直以沉重刚猛著称的大刀练到收发自如,变幻莫测的境界,这何萧也算是一个武学奇才,或许因为机缘不够,才被隐没于洪荒部落之中。

    这《幻影魔刀》对于个人的要求极其之高,首先是大刀本身沉重,要拥有应灵终段的实力,方才拥有足够的内力以极快的速度挥舞沉重的大刀,其次,便是对于大刀的了解极其感悟,方能学得其中奥妙。

    何萧的武器便是大刀,自幼便修习刀法,终其一生,方有此成。

    重楼看完《幻影魔刀》的全部路数极其何萧对刀的感悟,又一次不得不对何萧不住赞叹和惋惜,若此人早年行走江湖,那必将拥有一番成就。

    咕噜!

    重楼观看许久,方感到腹中一阵空虚。

    “哎!凡人总免不了一日三餐!先去吃个饭吧!”

    重楼合上竹简,走下楼去,如今整个客栈里真乃热闹非凡,从周边各个部落中蜂蛹而来的青年俊才,都是赶来参加剑宗的入门弟子选拔。

    正是晌午,重楼在窗边找了个位置坐下。

    “小二!”重楼喊道。

    “来嘞!客官要吃点什么?”

    “给我切两斤牛肉来,再来一壶醉里香。”

    “好嘞!客官稍等!酒菜马上就到!”

    重楼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正要欣赏那窗外景色,却被旁边一桌人的话语所吸引。

    说话的人四十出头,红光满面,用一只削尖了的树枝插在头发上做发簪,他端起一碗酒一饮而尽,说道:

    “哎!今天一早便听人说,剑宗风阁四大护法之一的赫厥赫护法于昨日死于安裕谷之中,其死相极其凄惨,听说啊!他全身上下全是被蛊虫噬咬而死!”

    “是啊!传闻苗疆蛊术邪门的很,听说苗人善蛊,果不其然,如此邪术,能在人不知不觉间中蛊而死,防不胜防啊!”另一个中年人说道。

    “哼哼!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这另外有一件事更是离奇诡谲,说起来啊!怕吓死你们!”那人喝了一碗酒之后,脸更是涨得通红,却又故意压低声音说道。

    “哦?还有什么事啊?”酒桌上众人闻言,急忙提问道。

    “今天一早啊!赤水部落的人经过安裕谷之时,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你猜怎么着?那安裕谷竟然长满了传说中的荼蘼妖花,把通往洪涯部落的必经之路给堵得严丝合缝,那妖花的异香充满了安裕谷附近的区域,过往的人都死在了那里,到现在依旧没人敢过去收尸呢!”

    “哼!这样岂不甚好?怪不得这大会即将开始,这烈阳城中依旧没有见到洪涯部落的人的踪影,想必是已经被困在谷内了,如果要走其他的路径,少说也得两三天的时间,从而错过大会的时间,我们也就少了个竞争对手。”

    ……

    几个卉冉部落的人在议论着。

    突然旁边的一桌的人插了话,看服饰,赫然便是赤水部落的族人。

    “哼!你们这消息也太闭塞了。此刻的洪涯部落恐怕早已尸骸遍野了,众所周知,赫厥可是剑宗风阁四大护法之一,而今却是因为洪涯部落的内部争斗而死,剑宗岂会将此事轻易揭过,我刚刚得到消息,剑宗风阁阁主纪严宇于昨晚深夜从城外归来,想必事情早已解决。”赤盘渊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如今整个洪涯部落已经不复存在了?”卉冉部落一众人皆是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思议。

    “切!这还有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有谁不知道?就你们卉冉部落消息最差。”赤盘渊嘲笑道。

    经过赤盘渊这么一说,卉冉部落的人个个面红耳赤,仿佛是吃了苍蝇一般难受。无奈,只得各自埋头吃饭不再说事。

    此刻,店小二正将热腾腾切好的牛肉摆在重楼桌前,并给重楼倒了杯酒。

    虽说重楼听到的这些都是一些传言,但是这一切却是让他心有不安。

    “小二,付账!”重楼再也没心思吃下去了。只从口袋里掏出了几枚刀币放在桌子上,便匆匆走出了客栈。

    一出客栈,重楼便向着烈西门走去。

    这一路出了烈阳城,便直奔安裕谷,虽说那里如今已经长满了荼蘼妖花,但重楼自从吞食了青藤芝草,身体便受到了极大的裨益,身体木性化的他丝毫不惧怕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妖花。

    一路匆匆,重楼将体内灵力全部运转,茫茫丛林中只见一道黑色闪何从?

    何萧父女对他有救命之恩,重楼在洪涯部落时又受到何家的百般照顾,也同何萧等人经历过一次生死,虽说时日不多,但却让重楼感受到了另一股温暖,或许在不知不觉间重楼已经将何家当成了自己的家。

    天空中此刻已经渐渐笼罩上了厚厚的乌云,雷电在云层中如龙蛇盘绕。

    轰隆隆!

    一道惊雷闪过,暴雨如倾盆一泻而下,各个山谷间都逐渐笼上了一层层白雾。

    如豆的暴雨拍打在狂奔中重楼的脸上,击得他皮肤生疼,但他却丝毫不加理会,用尽全身所有的力量疯狂向着洪涯部落飞奔而去。

    ……

    烈阳城一家客栈上空,这时从远方飞来了一只黑鹰,这只黑鹰在客栈上空盘旋了一阵便朝着客栈的窗户飞了过去。

    “黑鹰传书!”白河伸出手臂,让黑鹰停落其上,将黑鹰脚上的信条取了下来。

    “阁主!”白河将取下来的信条递给了纪严宇。

    纪严宇接过信条,在眼前过了一遍,脸色顿然一变,正要说话,忽觉眼前多了一个人,此人来的无声无息,就连白河等人都是在眨眼间才发现此人的存在。

    这个人身穿黄色道袍,其后背上印有一道符印,双手后背,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从一开始就已经存在于此。

    纪严宇抬眼一看,急忙从座椅上起身迎接。

    “副宗主!”纪严宇拱手恭敬道。

    “宗门发出的信件收到了?”甲辰子问道。

    “属下已经收到,宗主让我们立刻暂停此次的新人选拔,全部弟子一律赶往堕魔山脉!”纪严宇说道。

    “嗯!宗门此次发现的很可能是一座远古遗迹,要不然费攸不可能让我也前往堕魔山脉。宗门新人选拔暂停之事由白河去跟司徒清羽道明即可!”甲辰子回头对白河又道,“你等切莫不可伸张宗门之事,随意编个囫囵即可!此事对宗门的将来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切记不可将消息走漏出去,有违者杀无赦!”

    “弟子谨记!”白河等人拱手敬道。

    甲辰子说完,从衣袖中取出了一道黄色纸符,剑指捻符。

    “神行道符,瞬!”甲辰子口中真言一出,另一只手则椅住纪严宇的肩膀,话音一落,白河等人只觉一阵风呼啸着从窗外疾掠而去,甲辰子、纪严宇两人则早已在千里之外,回过神来,方才知晓两人早已离开了烈阳城,心中不觉得感叹,“符师果是神通广大,非常人不可及也。”

    见甲辰子两人离开,白河众人方才想起甲辰子方才所说之事,也匆匆离开了客栈。
小说推荐